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想飞的娃娃鱼
想飞的娃娃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9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三、大学初体验

(2007-11-04 21:40:21)
标签:

文学/原创

连载三、大学初体验 
(图片说明:清心的环境里不一定寡欲,这就是弱点,但多少能有些美丽的回忆)

    QQ渐渐失去联系,但通过组织了解到似乎一直保持单身。而伟哥给我的第一个电话居然就是发现新目标了。“这小子的眼睛真毒啊!”我在挂上电话后感叹。

    我也厌倦了戚戚地唱《单身情歌》。也是那时侯起,我认识到大学课程里安排的实习课的重要性。我无从着眼,也不敢妄动,只好抱啃“青蛙王子”的童话。“你看上去有点忧郁。”伯齐说。

    伯齐(勃起)是我上铺的哥们,姓姬。宿舍的哥们安慰我说:“幸好你小子睡下铺,要不然醒来可能就被顶上天花板了。”

    我是南方人,发音不准,为了避嫌“下流”,我管他叫“齐哥”。齐哥很逗,谁要和他在一起能保持10分钟不笑应该可以创造记录。女孩子们显然更需要开心,以利于美容。所以齐哥不止是开心果,也是女儿国的宠物。但根据口供,齐哥并没有藕断丝连的情缘,和我同属贵族。

    刚进校门,我们就栽在了一帮穿着制服的土匪的手里。负责我们军训的清一色是♂ ,有点性饥渴的那种。我们班级的队伍由此被分化,一半由温室里的花朵变为狼眼里的花朵,另一半则从父母眼中的太阳变为太阳下的焦碳,女生凭着性别或者体形差异享受到了男生无从遵从的标准。

    我想起农夫和蛇的故事。那些白眼狼从我们身上捞到了吃喝和现钞,竟然做起念完经打和尚的事来。尤其练习踏正步那段时间,我们扎脚扎得两腿发麻、双腿不敢着地,那群黑心的白眼狼还是一个劲的说“脚不实”或者“老不实”,“军爷”们说的都是标准的湖南普通话,所以听起来就像在说“小布什”或“老布什”。齐哥是个仗义的人,为救大伙于水火之中,他勇敢地举手报告,“报告教官,这‘老布什’和‘小布什’两父子已经把我们整得不如伊拉克了,您看能不能换成普京或谁的。”笑过之后,教官便同意大伙坐下来休息一阵。打那之后,男生的阵营里出现了可以和两眼绿光的白眼狼们争夺“温室里的花朵”的力量。

    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一的日子很无聊,但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打发时间。野心勃勃的领导人才削尖脑袋往学生会里钻,旧情未了的忙着一有空就老相好写信、打电话。那时手机挺稀罕的,大伙都用IC卡打电话。我和伯齐开始是加入了社团,但社团的招新标语作的像医疗广告一样,基本上是交了会费以后就算完成了一年的活动。“加入社团无异于争取时间来打发时间”--齐哥又是语出惊人。

    满怀的希望落空之后,齐哥竟然卖起电话卡。开始还卖的挺积极,有时候跟个特务似的,觑了管理员阿姨的空子就往女生宿舍钻。有一次,我找他要张卡,那小子居然称没货,开始我怀疑他要留着赚钱。等过了几天,发现齐哥身上没卡也钻女生宿舍,我隐隐觉察到事情好象不对劲。

    如果不从文化的角度去深究,酒和性在大学里当是炙手可热的话题。星期六晚上,我们齐哥骗把到排挡里套话,齐哥的酒量不如我们,喝到七分醉的时候,来龙去脉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连载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连载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