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想飞的娃娃鱼
想飞的娃娃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9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二、年少情愁

(2007-10-11 23:07:27)
标签:

文学/原创

连载二、年少情愁 
(图片说明:有时候事物的性质相去无几,只因不同对待显示不同的状态)
    上学那天,伟哥问我:“怎么一个人,还以为你是拖家带口呢?”

    我开始没听懂,想想才觉得冤。不就和女兆多说了几句话吗,竟然成家属了,捕风捉影的程度甚至超出了文字狱。

    其实伟哥的含沙射影并不止这一次,初中时,他就曾在自习课上乱传纸条,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说什么我和女兆是“-7”之类子虚乌有的话,而我有一回竟然气哭了,这是倍没面子的事情,那一次的“丢丑”让我至今耿耿于怀。

    上了高中,我们的班主任换了女的。这位“女班”的外观有些困难,所以开始时缺乏群众基础,这种局面自然增长了我类“狐朋狗辈”的嚣张气焰。甚至于我最“辉煌”的时候都有过一周迟到六次的记录。女班视我为“恐怖分子”,我也不甘示弱,针锋相对的视女班为“北洋军阀”。除了班主任是女的,班长居然也是女的,叫QQ,更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是“伟哥”当选了学习委员。我丝毫没有深入敌后的喜悦,反倒有了被分化的悲哀,QQ是女班的铁杆,与女班外表困难不同的是,QQ长得我见犹怜,无疑伟哥将很快的腐化为QQ的铁杆。伟哥这“登徒子”肯定是冲着QQ才去竞选班干。好孤独。

    有一阶段,我甚至狠命复习生理卫生,发现自己的个性并非生理差异。无奈中学没开心理学,我的青春期只能一再虚耗。

    所幸,伟哥的好景不长。女班督促伟哥分化一部分“恐怖分子”,伟哥非但没有完成使命,反借工作之名对QQ死缠烂打。也不知QQ是心高气傲还是性冷淡,很快的在女班面前告发了他。女班怒了:“竖子安敢于吾行营之内长男女之风,莫非欺吾病猫乎?”

    为了杀一儆百,同时也是维护QQ的利益,女班迅速召开班会,撤去伟哥学习委员之衔,并会上当众公布了原因。伟哥下野,正找不着地撒气,我们却在一旁雪上加霜地嘲笑她痴心妄想。火头之上的伟哥冷冷地盯着我说:“没发育的人不配和我谈这事”,众人喷饭。我哪里撂得下面子,回了一句:“你不就是名副其实的阳痿(杨伟)”。接着伟哥便说出那句至今让我咬牙切齿的话来:“你他妈的就不是男人。”尽管那时我们只是男孩,但冲动让我觉得这是奇耻大辱。为了这句话,我们差点火拼,我甚至想当着食堂里成百上千的同门们褪去下半身的着装验明正身。

    说实话,伟哥长的挺帅的,加上大家都在雾里看花的年岁,伟哥的三年里挺有女人缘的,但无一结果。由于我的努力,甚至花都没开出来。我的努力在于执行了全盘否定政策,见一个批一个,伟哥压根没有细细琢磨一番的机会。加上伟哥有严重的“先入为主”情结,一门心思吊死在QQ那里,对我的意见也就深信不疑。每当我笑伟哥“贼性不改”时,伟哥便戏谑我“无能”。

    高考过后,我们并不焦心等通知。对于日后的出路,QQ、伟哥和我,三个人各自锁定一方。QQ居然应邀参加我们的“离别聚餐”。很多事情上我不是执行者,却善于观察。当晚,伟哥暴饮,QQ埋头一言不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