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想飞的娃娃鱼
想飞的娃娃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791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一、嘴上没毛的日子

(2007-10-06 11:52:49)
标签:

文学/原创

连载一、嘴上没毛的日子
(图片说明:与其说是凭空捏造,倒不如说是一些合理事物的荒诞组合) 

    我反复琢磨,觉得自己有必要改个姓氏。姓王而无半点豪爽决断之风,倒不如复姓无能算了。女友却是缠绵无尽,胶着有加,全是迷醉幸福的状态。

    我们过年回家,很久没聚了。我给伟哥打了电话,问要不要找一下QQ,

    我在青春期里不断刷新的只是自己的年龄,内心似乎一副铁石心肠。

    中学我有个铁哥们叫“阿伟”,阿伟姓杨,所以很少人连名带姓的叫他,“伟哥”也只好背着老师和女同学叫。前后桌的女生的名字倒是非常个性,女生姓姚,名女兆,据说女兆还有个妹妹叫兆女。我们对她老爸佩服的五体投地,简直奉若神明。而且羡慕她有个姓“姚”的好祖宗,比如我再分解也只能叫王一土或者王干一,而伟哥显然只有在写繁体“楊”才能分解为杨木易,没分解时倒像是木乃,综合了像“木乃易(伊)”。

    上初二的一天,伟哥突然附在我的耳边说:“英语老师今天好性感”。我先是吓一跳,摸摸伟哥的额头,接着自己也打量起英语老师,漂亮是漂亮了,却始终没有伟哥说的感觉。伟哥忍不住提示:“你看她今天穿的衣服是不是很透明”。

    下课了,我拉着伟哥到保卫室,保卫室的老伯只穿了一个大裤衩,我自鸣得意地问:“那福伯是不是更性感?”“啪”的一声,我的头上就挨了一巴掌,接着看到伟哥七窍生烟……

    我和伟哥都是土生土长的山里娃,学起洋鬼子的话怎么都不顺口,所以上英语课经常溜出去玩。可是那之后,伟哥的英语课是一节不落,搞得我凭空多出许多睡眠时间。睡腻了,也只好听听课,作作笔记,打发时间。因为那个美丽英语老师的一次着装,从此改变了两个山里娃的命运,善莫大焉!

    时机成熟了,女生们纷纷抓住机遇,身体的线条渐渐的发生着变化。我发现伟哥和别人说话时总是诡异非常,大不如此前我们在一起时的神情,起初我以为这家伙背地里还害我,谁知他和一帮人伙在一起就讨论哪个女生哪里变化最大。真让我大有“哀其不幸”的感觉,而这家伙居然也“怒我不争”。

    女兆的胸前也像塞进了两个油桃,而且一说话就脸红,尤其是我们叫她名字的时候。听女兆同村的女生讲,女兆刚上初二就嚷嚷着改名,后来她爹烦了,伸手给了她一个“耳光”,之后女兆变得沉默寡言,成绩也不似从前骄人了。(后来遇见为人母的女兆吃惊:称不就像说奶罩……)

    我是唯一正儿八经地叫女兆名字的男生,女兆也只有和我还有话缘,没事时候找我聊聊天,也不脸红。学期末的时候,女兆突然说过完年不来了,要到汕头打工。“都能自己赚钱了。”——我不无羡慕的想。

    女兆并没有去赚钱,因为女兆的妹妹出去了。女兆的妹妹成绩比姐姐差,又和外出打工的小伙子好上了,过完年就迫不及待的走了。老师说,女兆的成绩能成为乡里的女大学生,但女兆的父亲却不这么想,让女兆留下是为了农忙时多个帮手。

    初三那年,学校里一棵双人合抱的凤凰树被台风刮倒了。大家都怀疑是个凶兆,尤其是女考生成绩可能会受影响。果然,中考成绩出来,女生无一上榜,之后我们再没见着女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