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立群
王立群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19,392
  • 关注人气:23,9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6年12月03日

(2016-12-03 16:53:26)

修齐治平、齐家治国:家的位置在哪里

 

       家是个会意字,又是个形声字。《说文解字》中的解释是:“凥也,从宀,豭省声(许慎撰、段玉裁注《说文解字注》七篇下《宀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第337页)。”凥(jū),处、止的意思,不少版本讹作“居”,算是歪打正着,其实意思差不多。宀(mián),表示房屋的意思。从宀,就是与房屋有关。豭(jiā),公猪,既表音,又表意,写时省略为“豕”。如果不了解“豕”是“豭”的省略,那么就认为“家”仅仅是个会意字,而与形声无关了。房屋里有公猪就是“家”,这表达什么意思呢?有两种解释。一种认为,最早的房子是用来祭祀祖先或家族聚会的场所,公猪很凶猛,很难捕捉,是非常难得的祭品,所以最隆重的祭祀是用公猪作为祭品。这种理解意味着家就是一种范围较小的社会组织的意思。另一种解释则认为,在古代生产力低下的时候,人们多在屋子里养猪,所以房子里养猪就成了人家的标志。这显然是人工养殖家畜以后才兴起的观念。两种解释都有道理,但后一种显然仅仅将“家”下面的结构视为“豕”,而不是“豭”的省略了,而家作为一种“组织”的含义也没有了。在汉字的简化史上,1977年曾经将“家”下面的“豕”简化为“人”字,房屋里面住着人,这就纯粹是会意字了,与“家”的本意已经很遥远了。所幸的是,这批简化字公布后,立即遭到了各方面的激烈批评,实施半年左右就废止了。虽然短命,影响很大,直到今天,还有人在不同的场合使用这种不规范的写法。

       可以这么说,家不仅仅是一伙人共同聚居的场所,更是一种最基本的社会组织,因为人在本质上就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和。从整个社会的构成单元来看,家的确是最基本的社会构成,将之比喻为社会的细胞,这是很形象的。只有每个细胞都健康,社会肌体才会正常。所以,从古代的时候,就特别重视家庭细胞健康的保持与维系。

家庭为什么如此重要呢?

      孟子说:“人有恒言,皆曰天下国家。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焦循《孟子正义》,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493页)。”恒言,意为常言、俗语。孟子讲的是国家的根本问题。所谓国家,即国和家紧密相连,不能分割。孟子强调的是,要平治天下,就必须国家有道,政治清明,即天下的基础是国家。而要国家富强安定,就必须家庭和睦,家风仁厚纯朴,即国家的基础是家庭。家庭是由每个成员组成的,即家庭的基础是个人。孟子阐述了这样一个链条:人——家——国——天下,其中各部分都是相辅相成的,不能截然独立。对于个体而言,最基本的社会关系就是家庭。《周易》第三十七卦是《家人》卦,其中的彖辞说:家庭成员之间,女主人居正之位在内,男主人居正之位在外,这样男女主人在家庭内外各有其正当的地位,这是天地之间人们必须遵循的道理。家庭中应该有严厉正道的长辈,这就是父母。父亲有其责,孩子有其责,兄长有其责,兄弟有其责,男人有丈夫的职责,女人有妻子的妇道,各尽其职,各尽所能,那么家风自然就端正了。家道端正,天下也就安定了(《家人》,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男女正,天地之大义也。家人有严君焉,父母之谓也。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正家,而天下定矣。高亨《周易大传今注》,齐鲁书社2003年版,第248页)。由家至国的序列,在古代社会体现在方方面面,最为著名的当属修齐治平。

      修,修身。齐,齐家。治,治国。平,平天下。合起来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简称则为修齐治平。这个成语出自《礼记》中的《大学》篇:“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4页)。”只有自我修养之后,才能整顿好家庭,整顿好家庭之后,才能治理好所在区域,治理好所在区域之后,整个国家才能实现大治。其实,《大学》中的这段文字规划了一幅完整的人生蓝图,其进程为: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前面四个阶段,更多地属于个体内在心理的范畴,远没有修齐治平流传广泛、影响深远。正因为如此,修齐治平就成为古代士子的人生目标,成为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话语。

元末明初的陶宗仪在他的笔记《南村辍耕录》中记载了当时一个著名学者胡石塘的故事。元世祖忽必烈在位时,广泛笼络天下英才,著名学者胡石塘应聘入京。忽必烈在便殿接见了他。因为这是胡石塘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第一次见这样的阵势,内心难免紧张,神情就很不自如,张皇失措。愈是紧张,愈是犯错。不知不觉间,帽子歪到了一边,高度紧张的他却没有丝毫察觉。当然,皇帝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劈头就问:“你都会些什么学问呢?”类似的问题,估计胡石塘事先早就在腹中演练了无数次,所以直接应对说:“都是些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学问。”看到胡石塘滑稽的样子,听着胡石塘自负的应对,忽必烈笑了。说道:“你连自己的帽子都戴得歪歪斜斜的,又怎么能够平定天下呢?”听到如此的评价,胡石塘有何反应,笔记中没有记录。可以肯定的是,忽必烈并没有重用这个自称能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胡石塘。笔记中还说,因为忽必烈可怜读书人贫穷,心生恻隐,特意给了他一个扬州路儒学教授的职务,用以养家。

       陶宗仪写到这里的时候,很是感叹,“吁”了一下,说:“以先生之学行而不见遇于明君,是果命矣夫(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二十,中华书局1959年版,第242页)。”陶宗仪说:胡石塘是有学问的,忽必烈也是英明的,忽必烈不重用胡石塘,这就是命啊。话虽如此,其实,言谈之间,陶宗仪颇有为胡石塘鸣不平的意思,说忽必烈是明君,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还是骂他眼瞎。

       宋明以后的文人清闲的时候多,喜欢知识,爱炫耀知识,所以好写笔记,多记录逸闻轶事,内容丰富,的确能提供一些有趣的细节,能够弥补正史的不足之处。胡石塘这个人在《元史》中是有传记的。根据他的传记记载得知,他出身儒学世家,“至长孺,其学益大振,《九经》、诸史,下逮百氏、名、墨、纵横,旁行敷落,律令章程,无不包罗而揆序之(《元史》卷一百九十《儒学二·胡长孺传》,中华书局1976年版,第4331页)。”胡长孺,号石塘。出身儒学世家的胡石塘,不仅将家学发扬光大,并远超先祖,经史子集、章程律令,无所不通。由此看来,胡石塘也不是没有学问的,他说自己平生所学都是些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学问,当然不能算是装模作样、一本正经地吹牛,因为在古代,这些知识就是被视为修齐治平的学问。正史中倒是没有记录他面对忽必烈时候的张皇失措,只是说与宰相“议不合”,就是两人不对眼,话说不到一块儿,所以被放到地方担任儒学教授去了,这记载也许是真的,也许是为尊者讳,丞相背皇帝的黑锅而已。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古代知识分子的理想,也是他们的终身追求。这个成语更多的时候被简略为修齐治平,字面的意思无非是说,提高自身修养,整治好家庭,治理好辖区,实现国家的太平。这些方面,不出伦理与政治的范畴,所以,有时也用这个成语泛指伦理哲学和政治理论。在这四个层次中,家庭与国家经常被凸显出来,因为古人认为“家国同构”,家庭与国家在组织结构上有共通性,现代歌曲中也有“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的歌词,都是同一个意思。总之,古书上常讲“天下一家”,既能表达视天下人为一家,和睦相处,也能表达全国统一的意思。家、国的被强调,还生成了另一个成语:齐家治国。

       《大学》中讲:“所谓治家必先齐其家者,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无之。故君子不出家而成教于国(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9页)。”之所以说治理国家必须先管理好自己的家庭,是因为不能管教好家人而能管教好别人的人,那是绝对没有的。所以,有修养的人在家里就受到了治理国家方面的教育。这还是强调家与国的关系。只有把家庭整治好,才有可能治理好国家。由此可见,家庭在整个社会组织中的重要地位。

前面所讲胡石塘的事情,到明代的时候,冯梦龙将其作为一则笑料编入了《古今谭概》(又名《古今笑史》)中,并加按语把他与东汉时期陈蕃的故事进行对比,嘲讽了一番:

 

      陈蕃不扫一室。为欲扫清天下。石塘不正笠,意者志不在一笠也。惜哉不以此对!袁凫公曰:“尔时方温《大学》,想不到此。”(《古今谭概》,天津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第13页)

 

       冯梦龙评价说,陈蕃不扫一室,志向是扫清天下。胡石塘帽子歪歪扭扭,大概是志向不在这一顶帽子上吧。可惜他没有用这样的话来回答皇帝。冯梦龙的同乡袁凫公说:“他那个时候满脑子里正在温习《大学》篇呢,哪里会想得到这些。”

       袁晋,字凫公,又字于令,是当时知名的戏曲作家,也是冯梦龙的同乡,都是吴县人。冯梦龙、袁于令对胡石塘都有嘲讽、挖苦的意味。挖苦胡石塘不懂得应对,嘲讽他就会背诵《大学》这些启蒙读物,缺乏真才实学。其实,历史上的胡长孺即使见皇帝时帽子歪了都没有觉察,也不能完全否定他的学问,他说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学问,话虽出自启蒙读物《大学》,说的却是大学问,其中也不乏自负,然而终究因为张皇失措,给人留下了谈资。那么,冯梦龙推崇的“不扫一室,为欲扫清天下”的陈蕃,又是怎样的人呢?

       陈蕃是东汉名臣,刚正不阿,官至太尉。初唐四杰之一王勃名文《滕王阁序》中“徐孺下陈蕃之榻”,用的典故正是他的故事。按照文献的记载,陈蕃说出“扫天下”豪言壮语的时候才十五岁。他曾经独处一个庭院读书,庭院以及屋舍十分杂乱无章。他父亲同城的朋友薛勤来拜访他,对他说:“小伙子啊,你为什么不打扫干净庭院来迎接客人呢?”陈蕃说:“大丈夫处理事情,应当以扫除天下的祸患这件大事为己任。为什么要在意一间房子呢!”薛勤认为他有让世道澄清的志向,对其甚为惊讶(尝闲处一室,而庭宇芜秽。父友同郡薛勤来候之,谓蕃曰:“孺子何不洒扫以待宾客?”蕃曰:“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之。《后汉书》卷六十六《陈王列传》,中华书局1965年版,第2159页)。类似的记录亦见载于刘孝标注《世说新语》所引的《汝南先贤传》中,文字稍有不同,陈蕃的豪言壮语是“大丈夫当为国家扫天下”(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中华书局1983年版,第1页)。

       陈蕃生活的东汉末年,朝廷长期被外戚、宦官把持,官吏鱼肉百姓。陈蕃要扫除的就是这些社会污垢。后来他官至太尉,多次反对宦官专权,被称作是“不畏强御”的人,又策划与人合谋诛杀宦官,结果计谋泄露,反而被害。可惜的是,他最终也没能真正实现澄清天下的雄心壮志。

      其实,陈蕃与薛勤的讨论,在《论语》中已经有类似的记载: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程树德《论语集释》卷三十八《子张》,中华书局1990年版,第1318页)

 

      洒扫,洒水扫地,泛指家务劳动。应对,听从呼唤,回答问题。进退,指迎送等礼节。古代常用洒扫应对这个成语指青年人居家在尊长、客人面前应该做的事情。

      子游、子夏都是孔子的高徒,是孔门四科中“文学”科的两个杰出代表。子游说:“子夏的学生,叫他们做做打扫卫生、接待客人、应对进退这样的工作,那是可以的;不过这只是末节罢了。探讨他们的学术基础却没有,怎样可以呢?”显然,子游将洒扫应对进退的事情视为细枝末节,不是根本,光学这些是不可以的。对此,子夏是不认同的,他认为学术就像草木一样,也是要区分成各种各类的。先学哪样,后学哪样,这是很难说的。既然说不清孰先孰后,那不妨先从末节开始,这又何尝不可呢(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论语集释》卷三十八《子张》,第1319-1320页))!

      齐家治国,先能齐家,方可治国。齐家当然不单纯是洒洒水、扫扫庭院那么简单,但洒庭扫除肯定是其中之一。在这方面,可以说年少的陈蕃显然做得还不够好.虽然后人对陈蕃年少时的豪言壮语褒扬有加,对陈蕃后来澄清天下的努力也敬重有加,但生活于“荒草丛生”的庭院、一室之不治,终为不美。

总之,在大多数古人眼中,家国同构,齐家与治国密不可分。胡石塘在忽必烈面前张皇失措,暴露了他在面临重大问题时可能不会沉着应对,肯定不是最合适的治国之才;陈蕃的一室之不治,也透露了他在细节方面疏忽的问题,有时细节决定成败,这与他后来铲除宦官的失利未尝没有必然联系。

       北宋时期的学者司马光著有两部书:一部是《资治通鉴》,另一部是《家范》。前者深受后人重视,是政治家、史学家必读之书;后者是一部治理家庭的规范杂抄,知名程度远没有前者大。不过,司马光自己却说,《家范》比《资治通鉴》更重要。他说这话的时候,就是基于欲治国者必先齐其家的传统理念。

 

本文选自王立群新作《王立群智解成语6》,河南大象出版社2016年版。该书将在2017年1月中旬北京图书订货会上首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