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枝羽
周枝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326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悦然、韩寒、郭敬明,谁还在代表80后

(2008-11-04 11:30:08)
标签:

80后

张悦然

郭敬明

韩寒

孤独

嫉妒

小时代

代言

文学

心灵主题书

文化

张悦然、韩寒、郭敬明,谁还在代表80后张悦然、韩寒、郭敬明,谁还在代表80后

在最近的卓越亚马逊图书销售排行榜上,张悦然刚刚推出的主题书《鲤嫉妒》冲上了排行榜首位,已经畅销了近2个月的郭敬明的《小时代》仍然能够排在第2名的位置。我突然有一个小小的遗憾,如果韩寒的新书也在这一期间出版,那么眼前的这个图书排行榜上会不会形成一个三星辉耀的场面。

这么一想,不禁觉得有些惊骇,怎么到了2008年年底,80后一代的这三位俊男美女竟然还是如此稳定的比肩屹立在一代人的最前沿,其他的80后呢?仿佛甘于被他们代表了。在这一代人中,他们三个拥有无数的粉丝,不是你的,就是我的,要么是她的,三个人,代表了一个时代所有青年的内心么?那些叛逆的、愤怒的,在不知疲倦的附和着韩寒的愤青言论,成为韩寒每一次拔剑时剑芒的一部分;那些柔弱的、唯美的也是狂热的,正在将郭小四当成某种宗教般拥护,他们仿佛和郭敬明呼吸着同样的金鱼缸中的空气,并且一起吐出精巧的泡泡,呵呵,一代吐泡泡的年轻人;那些幽静的、缠绕于自己内心的、敏感而多情的,正陷落在张悦然的文字与心情的迷宫中,将斑斓的黑夜披在身上,成为星光下的晚礼服。

一代人在成长,80后们大都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时代在往前奔流,青春被甩在身后,柴米油盐的生活越发具体,生活中充满了紧张的危机。

偶像们也在成长,虽然张悦然、韩寒和郭敬明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拥有稳定的爱情和婚姻,但这并不是他们试图强行留住青春的籍口,青春不可避免的从指缝中流逝,他们在成长。如果仔细观察,其实他们成长得比一代人还要快。一个可能令人悲伤的事实是,偶像们其实成长得比一代人更快,快很多,快得像是在抛弃什么。

对于韩寒来说,作家这一身份其实已经被排到了第三位,几乎能够明显的看出,只有在缺钱的时候,他才会飞快的写完一个长篇交给出版商,换来更换赛车零件的银两。他首先是一名赛车手,这是他真正的内心,速度与竞争;然后是一位博客评论员,随心所欲的抨击他所不喜欢的现实,他正在用这种方式享受偶像名声带来的无所顾忌的社会效果,这使他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主流社会名人,而不仅仅是一个青春作家;作家这个身份,其实是最后一位的。所以,当韩寒成功的成为这个社会最有名人主流名人时,他的影响力早就脱离了80后这个群体,他再也不用为80后一代写作或立言,他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取悦于所有精英阶层的方式,越来越多的60后和70后们反而成了韩寒的知音。

与韩寒相比,郭敬明依然在依靠他的写作本身获得更多的声誉和金钱,从《悲伤逆流成河》到《最小说》再到《小时代》,不间断的文字和出版行为使他作为作家的身份得到了更多的确认。虽然他已经拥有了另外一个身份——书商。他是一个事实上的文化公司的董事长,他有自己的出版和杂志事业,他还在像超级女生选秀一样试图包装文学新人。但是这一切的一切,还是围绕他自己的写作为核心的。郭敬明最聪明的地方其实是,他知道进入成年的80后们不见得还会继续成为他坚定的粉丝,他实际上在偷偷的取悦数目庞大的90后,也就是说,他已经将他的读者目标向90后一代过度了。至于80后,爱谁谁吧。

张悦然的成长于韩寒、郭敬明不同,她似乎越来越对的得到国内甚至国际文学界的认同,她更在意自己在文学内部的地位,这是她聪明的地方,只有这样,才能持久恒远。所以在三个人,她是唯一一个考虑写作本身最多的作家。于是她发现了一个机会,一个成为80后一代代言人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现在看来是韩寒和郭敬明拱手相送的,起码在情感和心灵上,她在试图与一代人共同成长和呼吸。《鲤:孤独》和《鲤:嫉妒》的出版有着明显的代言意图,以至于文学评论家谢有顺非常吃惊的评价道:带着这样的猜想,进入张悦然新近出版的系列主题书《鲤》的第一部《鲤:孤独》,我立刻感受到了她那种强烈的野心。她想干什么?在这本精致、光洁的图书中,在妖娆、幽暗而暗藏疯狂的文字中,张悦然如同黑色花朵般燃烧的野心,就是那种试图穷尽一代人内心深处所有隐秘、试图为一代人代言的野心,在生长。或许,这样的代言者的野心,连张悦然自己都未曾省察,它的发生,往往是在无意之中。当70年代出生的卫慧那么恣肆地炫耀自己的青春,书写自己新鲜而兴奋的欲望时,你应该承认,她在无意中完成了某种代言——在她的身后,欲望成了新一代写作者的基本母题。但8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是一个难以被代言的群体,他们自我分裂、自我保护的意识比任何时代的青年都更强烈,可是,当我读完《鲤:孤独》,我还是觉得,这代人同样有可能被描述,被代言。

从《鲤:孤独》到《鲤:嫉妒》,张悦然正试图用《鲤》这一主题书品牌作为一个精致而深刻的容器,去装下一代人情感和心灵中最幽深的部分。当韩寒越来越远离写作,取悦主流网民时,当郭敬明开始对蠢蠢欲动 90后下手,争取成为下一代的菊花教父时,在三个人中一直不显山不露水的张悦然却意外的开始成为80后一代的内心的探究和反思者。

性格决定选择。80后三杰真正的分野才刚刚开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