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10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兽腐向同人】【吼瓦】Break me down(5-8)

(2014-07-24 07:37:00)
标签:

魔兽世界

腐向

瓦里安

加尔鲁什

吼瓦

分类: 【山口山文包】
World of Warcraft/魔兽世界同人:Break me down

CP:加尔鲁什X瓦里安(Garrosh X Varian)

现代AU佣兵梗、腐向。拖了这么久终于更了,也是送给驴小渣的生贺!生日快乐!去年的生贺是吼瓦文,今年也是,希望明年还是!总之不好负能量、不准不开心,官糖官渣皆下咽,同好且萌且珍惜!\(≧▽≦)/ 另外感谢提供技(猛)术(烈)指(吐)导(槽)的理工男雷逍妖同学,你让我坚信了把同人文发给理工男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以下正文↓↓↓


【五】蒂芬

我一次又一次的梦见蒂芬,仿佛她从未离开过。

她静静的站立在那里,面朝着一片湖泊。没有风,空气仿佛都淤积在这里。幽暗的水面纹丝不动,倒映着女人孤寂的倒影。嘀嗒、嘀嗒、水滴落下的声音传入耳畔。然后她慢慢的回过头——
“瓦里安。”
这个温柔的声音令停滞的空气开始流动,阳光突然流泻而下,照着那头金发闪闪发亮。有一朵鲜红的花在女人胸前绽放着,花蕊中心不断滴下液体。她的白色长裙上沾满了红色的斑点,就像被打翻的颜料盘。
“这不是你的错,瓦里安。”
蒂芬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说道。她依旧微笑着,笑容一如往昔。

对,这不是我的错。
可这到底又是谁的错呢?
他的妻子——蒂芬.乌瑞恩已经死了。
当那颗子弹击穿她的身体,鲜血瞬间喷涌而出时,瓦里安甚至忘了如何去悲伤。直到那场悲剧过去整整一周,他的痛苦才突然一发不可收拾。
他开始整晚整晚的梦见妻子,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她死去——她仰起泪水沾湿的脸孔,口中艰难的说着什么,可他什么也听不见。直到妻子在痛苦中咽下最后一口气、在他怀中变得冰冷。

这份痛苦日复一日的累加着,当它就快要达到极限时,梦中的蒂芬突然不再是临死前的样子。那张美丽的面容不再被痛苦所扭曲,她又变回了平时的模样。
蒂芬像过去那样笑着,展露着可以治愈一切的笑容。然后,她用非常温柔的声音说道——“这不是你的错。” 
这句话里带着一种魔力,仿佛这就是毋庸置疑的真理。蒂芬温柔的笑着,在无数个梦里一遍又一遍重复着这句话,所有的悔恨就在那一刻得到解脱。 

(不,蒂芬她怎么可能这样想)
(那些全是幻想,是你为了摆脱罪恶感而捏造的幻象)

从梦里醒过来时,瓦里安便再也无法入睡。
床头闹钟显示着凌晨五点,天刚蒙蒙亮。这里是他租的一居室公寓——从公寓到市中心要一小时的车程,周边的生活配套很少、公寓的设施也很简陋,这地方唯一的优点就只有安静。
瓦里安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走到狭小的阳台前。楼下的马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很久才有一辆车呼啸而过。接近入冬的清晨已经明显变冷,呼出的气瞬间化成白雾又慢慢散去。

瓦里安喝了一口酒,冰冷的液体滑入喉咙倒进胃里,整条食道都很不好受。这只是一种强迫症的行为,并非因为喜欢。接着,他从衬衣口袋里缓缓掏出一个小银匣——那是蒂芬唯一留下的东西。他抚摸着上面的雕刻,金属的表面传来一股深不见底的冰冷。
(即使过去了那么久,你还是无法承认自己犯下的错)
妻子死了,儿子行踪不明,到最后他连家业都没能保住。等瓦里安终于意识到这是一场处心积虑的阴谋时,一切都已经太迟。

他不想承认是自己害了所有人,因为一旦承认——就会背负上那无法抹去的罪恶感,一辈子都活在痛苦与悔恨的煎熬里。可不管承认或是不承认,他往后的人生只会陷在泥沼里越滑越深。
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色彩,除了儿子的下落,瓦里安对这世上的任何事物都不再关心。渐渐的,就连对与错、善与恶、甚至生与死的界线都变得那么分明。即使是那天晚上的自甘堕落,也没感觉到些许罪恶感。
或许这样的状态已经算不上是“活着”,只是“还没死”而已。

(为什么那颗子弹打中的不是你自己呢? )
(那样的话,你就不用承受这比死还要重的惩罚了)


【六】猎杀

加尔鲁什皱着眉、挺直身子傲立在瓦里安面前:“刚才的猎杀行动你没来。” 
人类两手交叉抱在胸前,冷冷的打量着他。过了一会儿,他才以一副不愿多谈的口吻说道:“你果然是个危险的家伙。”
“呸!不去杀人你当什么佣兵!” 兽人气冲冲的把枪放在一旁,一屁股摊坐在树下。他全身是血、又在刚才的战斗中负了伤——所幸伤势不重,只是被颗流弹擦过手臂。

加尔鲁什动作艰难的从随军背囊中取出毛巾和水壶,用水沾湿毛巾慢慢擦拭伤口。瓦里安犹豫了一下,接着把自己的绷带拉开,绕着兽人的手臂反复缠绕,直至伤口不再渗血;然后用牙齿咬断绷带,利落的完成了包扎动作。
给我下手轻点!——加尔鲁什好几次都快脱口而出,但他忍住了。
毕竟,这个人类会帮他已经很令他意外。

“我跟你完全不是一路人。”瓦里安重新站起身,一脸厌恶的表情。
“深有同感。”加尔鲁什马上反唇相讥。
“总有一天你会为自己的鲁莽追悔莫及。”
“软弱如你,自然分不清鲁莽和无畏。”
“无畏?”人类的声音难得有些冲动,“我只看到了无谓的轻率行动、无谓的赶尽杀绝,你和你的同伙们就像一群野兽。”

加尔鲁什放声大笑:“但我赢得了一场完全胜利,把恐惧扎根在所有人心里!不过这还远远不够,终有一天我会令世人称颂地狱咆哮的威名。”
“你在自取灭亡,没人会称颂一个战争贩子。”
“哈!在我看来,所有的英雄都是战争贩子!”
在兽人刺耳的笑声中,人类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去,直到最后也没有看他一眼。加尔鲁什盯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愤怒在胸腔中翻滚沸腾:“临阵退缩的懦夫也配对我指手画脚!?”

他们的分歧始于刚结束的那场战斗。
那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较量,雇佣他们的是一个南部小国的反政府势力。他们的对手是政府的正规军,装备有最尖端的武器。面对政府的出兵围剿,反对派招募了大量佣兵,孤注一掷企图反扑。
这种委托有着极大的风险——他们不再是狩猎者、而是被狩猎的猎物。可一旦获胜,收益也将同等巨大。加尔鲁什追求的正是这样刺激的战斗,他一定要赢,也一定会赢。

意外的是,他又一次在战场遇见了瓦里安。
两人隔着硝烟惊讶的互望彼此,直至确认是友方后,他们的表情都像是松了口气——多一个不合拍的战友可比多一个棘手的敌人强。
那时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的正面冲突持续了很久。人类双手各持一把枪,朝敌军交替扣下扳机。兽人扶着机枪扫射,弹雨如雷鸣般炸响。血沫在前方四散飞溅,真是非常残酷而刺激的画面。

在激烈的枪战中,本该占据优势的正规军在局面上并未占优。之后的战局正如加尔鲁什所料,实战经验丰富的佣兵渐渐占据主动。正规军的战线被撕开了一道裂口,最后全线崩盘。
在据点待命时,加尔鲁什成功煽动了大多数人、去向总部主张追击。只有一次,他的视线掠过了瓦里安。人类隔着人群盯着他,眼神像在看着极其不详的东西。没过多久,无线电中传来了总部的指令——
“佣兵团开始猎杀行动,其余原地待命!” 

冷酷的枪声再次响起,势不可挡的佣兵团涌向了落荒而逃的败军。他们一边开枪一边向前方推进,宛如海啸卷着巨浪扑袭而来。距离最近的敌人惨叫着中枪倒下,然后被吞噬在硝烟里。
加尔鲁什开枪扫射、装填子弹、继续开枪扫射。猎物的尖叫和哀嚎声宛如激荡的乐章,与他脑中的亢奋和狂喜共鸣着——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当然会把它紧紧抓牢)

死亡的漩涡重新变得风平浪静,政府军彻底放弃了一切反抗,战斗结束了。
一面被熏得焦黑的国旗在风中孤零零的飘动,满目疮痍的街道上遍布尸体。所有参与猎杀的士兵就像被淤泥泼了一身,全身都溅满黑褐色的飞沫。那些污迹在阳光照射下反射出红色的光芒,原来那些是血——大量的、已经干涸的血。
加尔鲁什也浑身是血,他提着枪摇摇晃晃的走出战区。瓦里安居然在等他,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眼神冰冷。

他们争执了几句,然后不欢而散。
人性?理性?加尔鲁什可没有兴趣听人标榜道德制高点。他只知道这个人类又一次令自己失望了——整场猎杀行动中,他都没见到对方的影子。
他本以为瓦里安身上有一些与自己相似的特性。
但可惜,他们终究不是一路人。


【七】靶场

大胜而归后,军中紧张肃杀的气氛明显放松了下来。
营地临时搭建的营房是八人一室,士兵们四仰八叉的躺在行军床上鼾声四起。昨天的战斗令所有人筋疲力尽,瓦里安却仍像往常一样很早就醒了。简单的洗漱进食过后,他穿过军营来到驻地另一端的训练场。
瓦里安拎起一把狙击步枪,装填上实弹。靶场里空无一人,他可以尽情释放心中压抑的……某些东西。

清晨的薄雾随着太阳升起而渐渐散去,第一波固定靶射击开始了。
人类佣兵端起枪,瞄准百米开外的标靶陆续扣下扳机。“砰!砰!”的尖利枪声划破空气,十发子弹出膛,全部准确命中十环。瓦里安重新上膛,迎接第二波移动靶。他的视线追逐着目标,一眼瞄准、然后急速点射。一轮过后,再次全中靶心。
短暂的沉寂后,靶场的鼓风机同时吹起强风,瓦里安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风力和风向——等待的三分钟过去,最后一波逆风移动靶射击开始了。

第一枪,命中靶心。
身体根据外部环境的改变,只凭本能就修正了射击的方式。
二、三、四……
躯体的重心、肌肉的力度、弹道的角度,一切体感都深深铭刻在脑海。
五、六、七……
心脏的跳动与射击的节奏已然同调,人类瞄准目标陆续扣动扳机。仿佛他只是一台精准无误的射击机器,手中的枪械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扣动扳机的瞬间便知命中无疑。

还剩三枪,八、九……瓦里安扣下最后一枪,之前积攒在胸中的躁动一扫而空,身体的疲劳感也与解脱感一同袭来。他把枪托支在地上站起身,然后看向身后,才一转头就对上了加尔鲁什的双眼。他早就察觉到身后有股充满压迫感的视线,没想到又是这个兽人。
“你可真是天生适合拿枪。” 加尔鲁什隔着铁网注视着这边,眼中流露出几分赞赏。即使相隔了有一段距离,他的大嗓门却听得一清二楚,“多么神奇的天赋,听说你入行甚至不满一年。”
瓦里安不想同他说话,径直朝另一处训练区走去。加尔鲁什快步跟了上来,把他堵在靶场的入口。

“你怕我怕到要逃吗,懦夫?”兽人哼笑道。
“滚开。” 
“你一定经历过什么。” 
“什么?”人类瞪大双眼,兽人的视线深深的剜入他身体,有一瞬间他甚至感觉像被蛇给咬中了。
“普通人需要无数次的练习、无数次的实战,身体才会记住操作枪械时的手感,而你却有那种本能——这是你与生俱来的天赋?还是某些经历造就而成?”

瓦里安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加尔鲁什的眼神就像在试探他的底线,大有一种不惜把他开膛破肚也要一探究竟的执着。
“你只管去查。”
人类扭头想走,兽人却一把摁住他肩膀。人类利落的侧身一闪,然后一拳揍了上去。兽人反射性的用双手护住,直接接下了对方的拳头。两人的近身技能都同等敏捷——当兽人以惊人的力气锁住人类的右臂,试图扭着那只胳膊摁住脑袋时——人类猛地发力挣脱束缚,他一把抓住兽人的胸口,靠惯性把对方狠狠撞倒在地。
因为太过用力,瓦里安压上去时几乎撞上对方的鼻尖。直到加尔鲁什的手掌按上他侧腰时,气氛一瞬间变得有些微妙。

“别紧张,你过去的经历就像一张白纸,我什么都没能查到。” 
加尔鲁什若无其事的说道,双手开始向下摸。
“或许我们应该继续那天晚上的事,才比较容易瓦解你。”
瓦里安几乎立刻从他身上弹跳起身。“FUCK OFF!以后离我远点!”他硬梆梆的抛下一句粗话,要不是还有一丝尊严尚在,他可能已经拔腿就跑了——待在这个兽人身边简直是种折磨,他仿佛随时随地就会崩溃一样。


【八】对决

加尔鲁什毫无顾忌的笑了一会儿,嘲笑的表情慢慢阴沉下来。
瓦里安.乌瑞恩——对于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类佣兵,他一方面抱有极大的兴趣、另一方面也始终怀有警惕。佣兵的世界里既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如果他再次成为敌人,我有必胜的把握吗? 
亲眼目睹这个人类的真正实力后,加尔鲁什的心里仿佛被蒙上一层奇怪的阴影。那究竟是领悟枪械的天赋,还是对于杀戮的本能?他仿佛是天生的猎手,却又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想到这里,兽人带着鄙视的鼻音问道:“你究竟为什么当佣兵?”
人类沉默的瞪着他,不做任何回答。加尔鲁什冷笑了一声又继续说道:“既然不执着胜负、也不沉迷杀戮,甚至不懂得趋利避害,你真该去换份能活得久一点的工作。”
“我没打算活那么久。”瓦里安不假思索就说出了这句话。
加尔鲁什一愣,突然感到莫名恼火。这个人即使拥有独一无二的天赋,却始终是这样一付生无可恋好死不死的人生态度。他压抑着鄙视之情,也不屑再去看对方一眼,只是以少有的严肃口吻说道——
“既然我已经见识了你的实力,现在我要挑战你,人类。”

瓦里安不发一语,但他怒目相向的表情已经做出了回答——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兽人总能轻易扰乱他的步调。
“挑战一下极限如何?”加尔鲁什煞有介事的活动着手腕,把指关节按得咔咔作响。“就比移动靶,我们交替射击,最先脱靶的人就算输。”
“我接受。”瓦里安用冷静、甚至说是冷漠的声音答道,“我赢了的话,就永远滚出我的视线。”
兽人冷笑了两声:“当然。”

于是他们各自领了把AK47,重新走下靶场。
高耸的围墙内杂草疯长,风一吹,便响起潮水一般的沙沙声。靶机运作的嗡鸣,令到四周的空气也开始共振——对决即将开始,加尔鲁什的心情既兴奋、又出乎意料的沉稳。大脑在飞快计算着子弹击中靶心的速度和射程,以及周遭环境造成的细微偏差。
这就是他所坚信着的、经由无数次战斗累积而成的经验——它比听觉更敏锐、比视觉更明晰、比所谓的“天赋”更靠得住。

这个懦夫不会是我的对手,我一定会证明这一点。

两人聚精会神的等待着移动靶出现那一刻——
下一瞬间,子弹交错出膛,飞散的弹壳不断掉落在地上。淡淡的硝烟飘散开来,所有子弹都准确无误的命中目标,然后又是下一轮射击。两个佣兵沉默不语的轮番扣下扳机,以精准无误的射击回敬彼此。
但从第五轮开始,两人逐渐偏离靶心。进入第十轮后,原本游刃有余的表情开始显出疲态。直到第十五轮结束,装填弹夹时手指已经明显感觉僵硬。这的确是在挑战极限——射击移动的标靶更耗费精神,再往后,射击的亢奋感渐渐被沉重的疲倦感取代。

又一轮射击结束后,气喘吁吁的两人还不忘互讽几句。
“你的体力所剩无几了吧,人类?”
“赢你还绰绰有余。”
加尔鲁什打定决心不着急取胜,即使这个人类完全能够与他抗衡,那就比谁能在持久战中笑到最后!

可出乎意料,这场胶着的对决持续的比想象中更久。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轮了,枪的后坐力已经震得两手发麻。手上的枪仿佛越来越不稳,颤抖得几乎快要拿不住。可让加尔鲁什不可思议的是,瓦里安握枪的姿势丝毫没有走样——看上去愈发像是一台射击机器,宛如已经定好了程式一般精准无误。而他只能勉强把手指维持在扳机的位置,再这样下去,脱靶是迟早的事。
此刻他们比拼的究竟是什么?难道一切的经验和体能,都比不过纯粹的本能吗!?心脏在急剧的跳动着,血液几乎上冲到脑门,加尔鲁什不由得紧咬牙关,喉中发出一声低吼——再坚持一会儿!!!

就在这时
“你在拿枪的时候,会不会变成另一个不像自己的人?”
瓦里安好像梦话一样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焦躁而又紧张的氛围。下一秒钟,人类射出的子弹远远脱出了标靶。加尔鲁什立刻握紧枪,仿佛要把无法抑制的烦躁狠狠握在手心,然后他怒吼着向目标射出子弹——
“当然!因为我是扣了几千上万次的扳机,才把自己变成了另一个战无不胜的我!!!”
子弹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射线,然后准确的击中靶心。

加尔鲁什放声大笑,当他把头转向瓦里安时——那张脸上却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表情。人类的眼中布满血丝、嘴角向上扯动,表情像是在笑,又像在渴望着什么——而他的枪口正直直的对着加尔鲁什。
“同样是射杀,打那些靶子显然没什么乐趣。”
人类用四平八稳的语调说道,然后扣下扳机。

不过,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

TBC

【魔兽腐向同人】【吼瓦】Break <wbr>me <wbr>down(5-8)

(2014-7-25后记:拿到驴小渣的配图后整个都在狂喜乱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