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10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兽腐向同人】幻象之影(麦迪文X卡德加)

(2014-03-03 23:10:29)
标签:

魔兽世界

最后的守护者

麦迪文

卡德加

腐向

分类: 【山口山文包】
World of Warcraft同人:幻象之影

CP:麦迪文 X 卡德加(Medivh / Khadgar)

【篇前说明】(迟到了NNN久的)送给低龄触@劣犬小妹妹的生贺,上次看到你那张麦卡捧头图时脑内除了浮现“恋人を射ち堕とした日”的旋律外也脑洞了这个故事,CP是麦我、咳咳咳不不不对、我=卡德加,雷第一人称同人的朋友请自觉避雷,仨月没写过东西外加搞了这个奇葩第一人称肉请随意嫌弃……


↓↓↓以下正文↓↓↓

我又一次见到了幻象。

头发灰白、穿着布袍的男人拖着摇摇晃晃的步伐,踩着台阶的石板一步步向下走去。他看上去十分疲累,仿佛一阵强风就能把他吹倒。墙壁上的火炬蜿蜒成一线,一直向下延伸到回廊的尽头。
借着那冻结的冷火,男人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东西——
然后他又重新把它紧紧抱在怀里,口中自言自语道:“我们走吧。”
黯淡的光线投射在那张苍老的脸上,一道道深陷的皱纹像是刀刻在泥土上的痕迹。
螺旋的台阶缓缓向下、缓缓地向下……

我突然间醒了。
睁开眼睛,一堆高高摞起的书籍首先映入眼帘,视线右侧则是一堆散架的书页。我支起身子环顾四周,熟悉的图书馆里流溢着柔和的灯光。透过覆盖铁丝网的狭窄窗户向外看去,窗外是一片晴朗无云的蓝天,看样子还没到中午。在卡拉赞里,时间的界线总是不那么分明。
我感到手掌中有什么东西,摊开一看,原来手心里攥着那只金属蟋蟀——它是我的第一任老师贾兹巴给我的奖励,我一直靠它侦测书里的法术陷阱。可现在,它竟然是坏掉的。它的金属关节像是被人用力压扁,扭曲成了一个古怪的姿势。
我望着手心里的蟋蟀,恍惚的发起了呆。

“年轻的信赖,你在思考什么?”
听到这声呼唤,我这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星界法师正站在我面前。 
我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身,我想要清楚地回答他,可是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老师直视着我,那双明亮的绿瞳一直盯着我的脸。一定是因为我全身颤抖、右手还死死攥着那只坏掉的蟋蟀,令他感到有些古怪吧。

老师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他的表情依然冷静而柔和:“你怎么了?年轻的信赖。”
“非常抱歉,大人。”我终于从喉咙里挤出一丝声音,“我……”
“发生了什么异常情况吗?”
“我……很……”
“嗯?”
“……我很难受……”
我发出了哽咽的声音,双眼在不知不觉间淌下泪水,夺眶而出的泪珠一颗接一颗的滚落而下。我手足无措的站立着,焦躁的看着自己的眼泪落在地上、渗入石板、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老师握住我颤抖的手,然后用另一只手覆上我的额头:“是为了什么?” 
我抬起头,与他视线相对。在这座橘黄色光线笼罩的图书馆里,星界法师麦迪文正低头注视着我。老师的背后,有一盏明亮的水晶枝形吊灯在他头顶闪耀。水晶反射的光芒突然穿透了我的眼睛,刚才的幻象又一次汹涌而来——
那张苍老的面孔
那座永远走不到底的回廊
还有那个男人紧紧抱在怀里的……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等到我终于有所知觉时,我发现自己坐在图书馆壁炉前的雕木躺椅上。明亮的炉火在眼前跳动,杉木燃烧的味道传到鼻腔,我这时才感觉有些清醒。
"平静下来了?"星界法师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注视着我。在炉火的照耀下,他的轮廓看起来格外清晰。黑色的头发、翠绿的双瞳、还有镶着银丝花纹的布袍,都跟初次见到他时一模一样。
“……抱歉……我刚才……失态了?”我的头一阵阵抽痛着。奇怪的是,我竟然不太能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
老师点点头,他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然后沉静的说道:“你一直在哭。”

我深吸了口气。即使脸上还残留着未干透的泪痕,我却什么也记不起来,只能依稀回想起一股强烈的孤独感……然后我脱口而出道:“大人,我可以留在您身边吗?”
这句话显然出乎老师的意料,他把视线转向我,那目不转睛的注视令我顿生怯意。可是我很快发现,那对翠绿的双眸中闪动着我从未见过的光芒——老师头一次以这样的眼神注视我。
我突然间觉得一切都无所谓了。我径直上前抱住了老师,以一个并不体面的姿势扑倒在他身上。我的手在他身上慢慢挪移,然后捧住他的脸,将唇贴在他的唇上。我们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人类的体温、柔软的触感,就像被温水包裹的感觉。

我紧闭着眼睛,这样的温存持续得越久,心情就变得愈发热烈——
“我爱着您,大人。”唇舌分开后,我情不自禁的说道。
这是我一直想对老师说的话,我的内心满满的都是这个念头。我从未想过将它说出口,但此刻我却感到心满意足。
老师的眉毛动了动,他平静的回答道:“我知道。”
“是吗……这是否……令您感到过困扰?”
老师笑了笑:“没有。”
“那就好。”

我失望的、甚至有些呆滞的回应着。我完全猜不透老师的想法,内心不免有些难堪。刚才那一瞬间,我是那样渴望得到老师的回应——但这终究是奢望罢了。空荡荡的壁炉里升腾着火焰,木材燃烧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全身不知为何感到非常寒冷。
“如果,您愿意抱着我的话……一次就好……”
我用极低的声音说出了恬不知耻的话。我的心情是平和的,表情也一定很认真、脑中也不再有先前的眩晕感——我没有任何异常,我只是非常自然的、发自内心的想要这样做。

炉火的逆光在老师的脸上投下阴影,影子遮挡了他的表情。
我跪了下来,用整个唇舌吸入老师的分身,一面小心的避开牙齿,一面用湿润的舌头舔着它。直到前端渗出透明的汁液,并混着我的唾液沾满了手指,我这时才终于想起了羞耻心。
我猛地抬起头,老师正用一种像是痛心般的眼神看着我。
我从未感觉如此难堪,我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老师的手覆上我的眼皮,额头上传来了微湿的触感。我紧紧的闭着眼睛,然后在迟疑中伸出手抱住他的后背。

至少此时此刻,我们很像是一对沐浴爱河之中的恋人吧?
我感觉自己双腿敞开,然后被老师横抱在腰上。当指腹碰触腿间的位置时,我全身震颤了一下,下身开始蠢蠢欲动。老师的动作放得很轻,但异物进入肠道的不适感还是令我不自觉咬紧牙关。我蜷缩着身体,一面压抑喘息、一面把头深埋在老师的胸前。
肛门在手指的扩张下逐渐松弛下来,身体也开始变得燥热。老师让我抵靠在椅背上。然后进入了我的身体。我终于叫了出来,随着身体的律动,兴奋何快感也愈发高涨。我再也不顾上什么礼节和尊严,仿佛唯恐自己堕落得不够彻底。

我们在欢愉中释放了欲望,我的头后仰着,沉湎于这样的幸福。
老师用那骨骼略大的细长手指抚摸我的头发,他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年轻的信赖。” 
我想笑,除了整理这间图书馆,我没有做过值得被您感谢的事啊。可是我笑不出来,此时此刻有无数莫名其妙的愧疚感在我脑中盘旋着——对不起、老师、对不起……

后来,我和老师躺在长椅上,安静的度过了早晨的时光。
沉默回荡在我们之间,从老师的胸膛中一直传来平稳的心跳声。
我披裹着织毯,一言不发的看着壁炉里的火焰——木材快要烧尽了,温暖的橙色渐渐褪至冰冷的微光,仿佛黑暗徐徐展开羽翼。很快,最后的火光就会黯淡下来、然后散去、最终迎来尾声。

我最后看了壁炉一眼,视线又重新转回到老师脸上。
"我打算……永远留在这里。"
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了我的决心,话一出口后,我突然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一股莫名的罪恶感在敲打着我的心,但我从未如此坚决。
我们的目光碰触在一起,老师那双翠绿的瞳孔没有丝毫动摇,仿佛他只是在听我聊着肯瑞托的轶事、达拉然的奇闻;仿佛我们仍旧像过去那样,我在壁炉前滔滔不绝的说着各种各样的话题,老师因为某个话题而开怀大笑。

当我的紧张感开始松懈时,老师用他那一如往常的声音说道:“你不能留在这里,年轻的信赖。”
“……为什么?”我从喉咙深处挤出了四分五裂的声音。
“因为你不属于这里。”
老师说完便把头转了过去,我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壁炉,然后怔怔的瞪大眼睛。在壁炉边的黑暗里,一团阴冷的红光照亮了某样东西,光亮中浮现出像是一对羊角的轮廓。 
“为什么你会……”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东西,心有不甘的嘟囔了好几遍——那里摆放着一颗长着恶魔角的人类头骨,空洞的眼窝里闪耀着红白色的光芒。我像着了魔似的,踩着机械般的步伐走过去捧起它。当头骨以仰望的姿势面朝向我时,我感觉自己的胸膛已经被挖空了。

——幻象消失了——

我终于清醒过来,寂静的幻象随之在眼前散去。
我不再是刚才那具年轻的身体,我又重新变回了衰老的卡德加。
我那满是皱纹的手掌依旧捧着老师的头骨,老师已经死了……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双膝一软,就直直的跪倒在地上。
我到底在做什么呢?要是被洛萨爵士知道,我竟然试图永远留在幻象里——他一定会深深皱起眉头、大声怒斥我是不是也疯了。可他应该能理解我的痛苦,因为他同样也在为不得不杀死挚友而悲伤着。

恍惚中,我仿佛听到鸟儿拍动翅膀的声音。
我不禁在脑中回想起第一次骑狮鹫时的场景——那个时候,我和老师一起越过山脉,天边的地平线已经发白,星星点点的湖泊在我们脚下反射着光芒。
一想到这些,我不禁自言自语:“从今往后,您的旅途再也不需要由我陪伴了。”
我想永远待在他身旁,可是我们之间的时光已经结束了。即使多么难以接受,它都永远的结束了。刚才的幻象诱出了我的欲望,并险些侵蚀我的灵魂,我如此放任自流,只因为我想永远待在他的身旁。

这时,有只手轻轻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没有回头,时间仿佛已经停滞,我的内心只残留着悲哀与愤恨。
“离开吧。”那个声音这样说道。
我注视地上拉长的影子沉默不语,你一直都在那里,一直都在。可是我们无法靠近,我再也触摸不到你的身影。从今往后漫长时光里,我只能凭这幅衰老的身躯去一遍遍的回忆着过去。

“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年轻的信赖。”

我勉强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吃力的站起身——不再年轻的身体完全使不上劲了。
“再见了,老师。”
我在心里说道,我仍然没有回头,只是径直向前走去。虽然步履蹒跚,但我却尽量挺直自己的背脊。
提瑞斯法最后的守护者啊,当您回忆起作为“人类”的自己时,愿那些温暖的记忆能化作一抹光亮,照亮你的旅途。
我默默祈祷着,却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只是不断的朝前走、朝前走。

我会在卡拉赞的墓场埋葬你的头骨,让那个饱受痛苦的你从此安眠。再在旁边的墓穴埋葬下摩洛斯和库克,他们会一直陪着你。等暴风城的战事结束,再来做个纪念碑吧。就用建造卡拉赞的那种白砖,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定很醒目。
老师,你是否也会见到幻象?
如果你在幻象中被我抱住,你还会愿意回应我吗?
“我会的。”那个声音在我耳边说道。
“那就好。”
我眼眶里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我们会再见的,就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并肩而行……” 
那个声音被风卷起而渐渐消逝,我最后只捕捉到几个残缺的字句。
而我已经走出高塔,当耀眼的阳光宛如歌剧院里的白色幕布般披垂而下,我突然开始呜咽起来。但是我胸中已不再有苦闷和悲伤,阳光照射在我手心,它是如此的温暖。

(完)

最后附上这篇的灵感来源~劣犬妹子的美图——

【魔兽腐向同人】幻象之影(麦迪文X卡德加)

后话:看完《最后的守护者》就萌上了这对,总之能写出来真是太好了。但是对不起这文有点作……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们请随意嫌弃!另外因为很悲伤所以要强调一遍……第一人称肉……简直就是作死玛丽苏……我再这么作……我就是个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