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10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兽腐向同人】【吼瓦】王都炎上(5-8)

(2013-11-19 23:11:16)
标签:

魔兽世界

加尔鲁什

瓦里安

吼瓦

同人

分类: 【山口山文包】
World of Warcraft/魔兽世界同人:王都炎上

CP:加尔鲁什X瓦里安(Garrosh X Varian)

吼瓦本谢礼!感、谢、大、家!个人比较喜欢这篇的5-8……大家自行感受一下鲜血终末的瓦王及无辜躺枪的马尔考罗克吧~~~我是后妈!我承认了!

↓↓↓以下正文↓↓↓

chapter 5

马尔考罗克手持利斧行在暴风要塞内穿行,四名库卡隆卫士如阴影般跟随在他左右。
暴风城之战是一场伟大的胜利,而此处更是荣耀的战利品。库卡隆最高指挥官四周巡视着这座要塞,巨大而空旷的内室里,如今只孤零零的站着几名兽人卫兵。他们懒散的倚靠着厚重的石墙,满腹怨气的履行值守。
驻守的卫兵们没能跟随大军和加尔鲁什大酋长一起返回奥格瑞玛,那边正在举行空前绝后的凯旋庆典。想象着那个盛大的场面,黑石兽人的嘴角不禁勾起一个阴森的笑容。其实错过这场庆典,他也同样感到遗憾。

马尔考罗克之所以还留守暴风城,并非因为大酋长的命令,而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对于这座城里唯一还在喘气的那个联盟——他总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前任暴风城之主瓦里安.乌瑞恩已经神经失常、彻彻底底变成了废人。现在那条丧家之犬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可即使如此,马尔考罗克依旧感到极其不安。
暴风城沦陷的那天,加尔鲁什把那个人类带上了天台。后来吩咐他收拾残局的时候,瞎子都能知道这两人在上头干了些什么。

马尔考罗克不想妄自揣测,大酋长究竟是被什么样的情感支配,才会近乎疯狂的发泄在一个敌人身上。而他更忘不了的是人类国王的脸,那副扭曲的面容完全异于常人——长发披散在面颊上,眼睛深深的凹陷下去,目光黯淡得如同一个死人。不过想想他所有糟糕的经历,倒也是情理之中。
加尔鲁什离开前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人类露出了畏惧的神色,但不知为何,嘴角却浮现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想到那个令人不快的怪诞画面,黑石兽人脱口而出的嘀咕道:“鲜血、死亡、还有疯狂……这就是我在这里所见证的一切。”

暴风要塞的花园里草木繁茂,却并没有任何繁琐的雕饰,中间只有个小小的圆形喷水池。月光洒下银白色的光辉,周遭的一切都看起来朦朦胧胧。就在这时,马尔考罗克突然注意到前方有个人影在缓步行走。
他一愣,然后厉声吼道:“给我站住!瓦里安.乌瑞恩!”
人类听而不闻,泰然自若的往前走去,布袍的下摆在赤裸的双足下飘动。黑石兽人恼怒的追上他,人类却突然间停下脚步。他仰起头,蓝色的瞳孔中映出了夜空中的圆月。人类国王仿佛只是像过去那样,在晚餐后散步到花园而已。

对着这个疯疯癫癫的人还能做什么?马尔考罗克直接把武器抵上了瓦里安的脖颈:“你倒是很轻易就甩掉了负责看守你的卫兵,不过你要再敢这样乱跑,我有权就地处置你。我的直觉不会错,你是个危险分子。可惜大酋长不采纳我的谏言,你这废物最合适的处置就是——死!”
黑石兽人阴郁的目光瞪视着对方,试图从这张生无可恋的脸上搜索到些许反应。可他的威胁照例没有渗进对方大脑,就算斧子已经架在了头上,瓦里安也只是静静的看着而已。马尔考罗克从未看过这般空洞的人,这个人类的眼睛里连一丝光亮也没有,令他极不舒服。

黑石兽人往地上唾了一口,面带愠色的放下利斧:“可我不能杀你,因为这是大酋长的命令。在大酋长重回暴风城带走‘战利品’时……他要看到活着的你。”
“可你活下去又有什么意义!?”他带着犀利的目光逼视对方,尽力压下内心的恼怒,“你曾经是国王、是战士,但你现在什么也不是!你甚至还不如一个娼妇——大酋长跟你的背德勾当不会诞生后代、无法延续血脉,它究竟有什么意义!?”
人类缓缓低下头,像在看着什么东西从空中飘到地上,棕黑的长发随之从肩头垂落。月色的光亮在他脸上化作阴影,遮挡了他脸上的表情。

陷入沉默的间歇,马尔考罗克环顾四周。喷水池附近只有一个卫兵在巡视,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欠、一副毫无戒备的模样。周围一片沉寂,空旷的要塞里充满了冰冷的空气。
黑石兽人大声吩咐道:“去把负责看守人类国王的卫兵找出来!他们消失得够久了!”库卡隆卫士们挺直身子敬了一礼,然后迅速离开了。
下一瞬间,马尔考罗克猛地抓住瓦里安的手腕。人类反射性的想把手抽开,兽人则威胁般加重手中的力道。他眉头紧锁、表情狰狞的咆哮道:“看守你的卫兵去哪了?他们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擅离职守,还是说——”

(还是说他们已经死了!?)
他没有把话问出口,已经没有必要问了。
这不出所料,却又难以置信。
黑石兽人突然感觉自己正跟一个极其恐怖的家伙迎面对峙——因为这个人类洗掉了血迹,却没有洗掉身上的血腥味!

chapter 6

“看守你的卫兵去哪了?”黑石兽人厉声问道。
人类歪了歪头,用力的咬着下唇,似乎也回想——那些卫兵到底去哪了呢?
哦,想起来了。

今天晚上沐浴的时候,我脱下外袍,把肮脏的身体泡在水里。
这时,身后的人突然说道:“真是了不得啊,为了活下去,居然像条母狗一样向大酋长求欢。如今连链子都不用拴,也不会跑。”
我沉默着,用手抚摸右肩上那个人“赐与”我的惩罚。那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并且凝结成一道长长的、黑褐色的丑陋疤痕。
“你就一点尊严都没有?大酋长为什么要留下你这条贱命,还让哥几个服侍你?还是你在床上有什么过人的本领,比那些妓女更会讨好男人?”
那个劣等种族用下流的口吻嚷嚷着,其他人也开始大声嬉笑。
“喂,联盟狗!你怎么还不去死?难道真的好死不如赖活?”

在我伸手可及的位置放着一盏烛台,蜡烛在烛台上熊熊燃烧着,在水面撒上一层橘黄色的柔光。我一把抄起它,朝着那只喋喋不休的杂种用力砸去。它的鼻子瞬间歪向一边,满脸痛苦的尖叫起来,我没有停下,直到鲜红的血蔓延到我脚边,直到那张嘴再也无法出声哀嚎。
其他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当他们终于醒觉要自卫时,我已经朝着下一个目标挥出钝器。眼前又是一片鲜红,鲜血和脑浆飞溅,又一个兽人头破血流的倒下了。

(去死吧,该死的是你们这些兽人才对)

我像猎手一般追逐着猎物,把它们恐惧的哀嚎和濒死的痛苦深深烙印在脑海。这些绿色的头颅像椰子一样碎裂了,这些污秽的杂种在地上抽搐挣扎着,失控的快感流窜全身,比做爱更加满足的滋味令我如痴如醉。
我在笑吗?我当然是在笑吧。
我很快就把它们全都杀光了,然后重新回到浴池。身上的血迹一下子就被水冲洗掉了,我不知为何感到非常失落。

就这么让它们轻易死掉了,真是……非常可惜啊。

-----------------------------------------------------------------------------

额头上传来一股极不舒服的湿度,马尔考罗克伸手擦了擦,原来全是汗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无法再保持冷静——这个人类“做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将会”做什么。
瓦里安.乌瑞恩也许是在异常的精神状态下突然清醒、又或许是突然间变得更加疯狂,于是那些卫兵变成了替死鬼。这个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无法预料,正因为如此才最为危险。终有一天,毫无防备的大酋长也会被他——
得出结论的那一瞬间,马尔考罗克猛地一震。黑石兽人勉强克制了情绪,语气生硬的说道:“很好,现在我终于有了处置你的恰当理由。”
就算被大酋长责罚也无所谓,他迟早会明白我的苦心,这一切都是为了不让大酋长身陷险境。

马尔考罗克猛地挥起利斧,瓦里安在被砍中的前一秒突然离开原地。
人类就这样直视着他,蓝色的瞳孔不再像之前那般空洞,而是迸发出憎恨的光。马尔考罗克几乎要以为,这个人类其实一直在装疯卖傻、伺机复仇……可那种空洞的表情装得出来吗?
下一瞬间,人类突然发力挣开了被抓住的手,然后抬起脚往兽人的大腿狠狠踢去。被踢中的黑石兽人暴怒的挥斧砍向对方,却被一把抓住手腕。

兽人怒吼着试图甩开,但对方的力气大得惊人。他无法挣开、还被硬生生掰开了手掌,右手紧握着的利斧砰地一声掉在地上。人类立刻灵活的朝右侧一倾,扑向兽人掉落的武器。他在地上一个翻滚捡起了那把斧头,迅速起身朝着兽人脖子用力砍下。
马尔考罗克想用左手的武器去挡,但对方的动作却远快于他的思考,他完全凭借本能的快速向后倒下。利刃在耳边呼啸而过,巨大的冲击力穿透了肩甲,然后重重砍进花圃的泥土里。

黑石兽人惊魂未定的按压住脖颈,被割开的伤口发出阵阵剧痛,但幸好刚才本能的反应让他避开了要害。可他也摔了个四脚朝天,还被自己的武器钉在了地上。
瓦里安静静伫立着,身影仿佛已经没入身后的黑暗之中。他的眼底仍旧空无一物,暴风城之王已经疯了,大酋长把他彻底毁了,一切能够毁掉的东西全都毁掉了,只剩下纯粹的憎恨驱使这具身体。
黑石兽人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嘴唇歪斜得像在笑一样。很显然,这个人类比自己这副狼狈模样更加可笑。他压低声音吐出了一句:“你应该拿那斧头砍断你自己的脖子。”

chapter 7

瓦里安缓缓抬起头。
马尔考罗克以那个丑陋的笑容面对他,继续说道:“无聊的闹剧该结束了,就算你装疯卖傻,趁人麻痹大意时杀死一个、十个、甚至一百个兽人,又改变得了什么?变成废墟的暴风城不会还原,那些刺死在处刑台上的可怜虫也不会复生!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苟活着?”
人类露出了迷茫的表情,仿佛初生的婴儿被突然间丢在世上一般孤立无助。

从生到死,犹如一瞬,那么人究竟是为什么而活着?有多少人曾经疑惑过这个问题、又有多少人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
可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自己出生的意义。我的父亲,是暴风城的王;而我,则是暴风城未来的王。这就是我生存的价值,是暴风城赋予了我活着的意义。
我一直以为,这就是我生命的全部。而我的生命,也应该跟暴风城一起化为灰烬。

“想明白了吗?你早该死了,没有存在意义的家伙也没必要活在世上。你应该感激我为你屈辱的后半生划上句号,人类。快去死吧!用这斧子砍断脑袋一了百了吧!”
瓦里安终于对上了马尔考罗克的视线,在夜色的笼罩下,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人类的咽喉深处传出一个沙哑的声音,含混不清的呻吟声完全辨识不出字句。他从地上拔起了斧子,视线从兽人身上缓缓移向斧刃,恍惚的看了好一会儿。接着,人类把斧刃调转朝向自己。
黑石兽人警惕的注视着对方的动作,一阵冷风迎面吹来,汗水沿着背脊往下滴落。

风停了。
人类国王并没有如兽人所愿把斧头砍进脖子。
我在做什么?——他反而迷惑起自己的行为。因为发不出声,瓦里安呓语般的呜咽着。人类用手盖住了额头、开始不住的摇着头,像在跟内心的另一个自己抗争着什么。
马尔考罗克终于沉不住气了:“你居然不想死?事到如今你还对这世界有何留恋!?”
就在这时,他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是因为大酋长吗?”光是说出这句话已经令他头皮发麻,马尔考罗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尽可能保持平稳:“也许你们之间的关系,根本不是掠夺与征服那般简单……”

暴风城沦陷之后,加尔鲁什只要一有空就跟瓦里安呆在一起。他们之间即使不做任何肢体接触、只在视觉交汇时都会有种微妙的氛围。每当那个时候,行尸走肉般的瓦里安还会稍微像个活人的样子。莫非正是因为这样,这个人类才活到了现在?他那片空无一物的心里,被那份虚假可笑的感情占据了。
“你爱他吗?可你该不会是忘了,他才是你最应该憎恨的人吧?”
马克罗克脱口而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困惑,话一出口他瞬间感到畅快无比。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疯狂极了,完全超出大脑所能理解的范畴,恐怕连当事人自己都无法理解吧! 

瓦里安眼神空洞的注视着他。
因为兽人还在说个不停,他对准兽人的头顶猛地把利斧劈砍下去。要是连骨带肉、乾净利落的砍成两半的话,就再也不会被这烦人的声音环绕了吧。
伴随着惨嚎,一条血箭从断裂的血管中喷射出来,人类的脸上立刻沾满喷涌而出的鲜血。砍中的部位呼呼的冒着鲜血,将他的双手涂成了红色。瓦里安望了望已经遍布血迹的长袍,出神的、面无表情的站立着。
一直等到哀嚎声减弱,他这才晃晃悠悠的走向喷水池。

流水在手中不断的流淌着,月光在水面上投下一片淡蓝色,人类的脸上不禁露出无比安心的笑容。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嗤嗤的笑出声来,泪水也同时从他眼中流了下来。 
“原来我爱着他吗……”
人类喃喃自语,嘴唇颤抖着,整个身体开始震颤。他突然间失控了,仿佛终于被允许去尽情大哭、大笑。他就这样一边大声笑着、一边流着眼泪,好像永远都不会停下似的。
然后在整个身体的水分被哭干前,瓦里安终于平静下来。

暴风城在眼底燃烧。
被圣光二度抛弃的城市在烈焰中燃烧,那火焰永远都无法被扑灭,那情景已永远烙印在眼睑里。世界就此毁灭,时间在那一刻停滞,只剩下死亡的寂静将自己挤得粉碎。但幸好,他终于从那令人疯狂的悲哀之中解脱了。
瓦里安红肿的双眼凝视着天空,好像终于得到救赎似的露出了笑容——
“我爱着他……而且……想被他爱着……因为这是我唯一还没有失去的东西啊……”

他如梦初醒般的说道,带着温顺的笑容站起身。
这个时候,一阵踩在鹅卵石上的细碎脚步声从身后接近,而且是很多人的步伐。瓦里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仿佛完全没意识到其他人的存在。直到那些人在他身后停下、刀剑出鞘。
他回头一看,眼神瞬间像是看到了极其肮脏的东西,他喃喃自语道:“死吧,这个世界没有你们兽人会更好。”

chapter 8

透过昏暗的视野,马尔考罗克看到瓦里安正追击着一个方向,然后举起斧子一挥而下,斧刃贯穿了他的一名部下。
“啧……”黑石兽人倒抽了口气,血液混着唾液瞬间逆流回喉管,令他痛苦的咳嗽起来。鲜血正从他被砍中的创伤处汩汩涌出,那正好是脖子和肩胛相连的部位,稍稍扭头就传来了骨骼断裂的触感。
剧痛几乎令他呼吸停顿,马尔考罗克只能尽力仰头上望,不让自己失去意识。

四处飞溅的血泊中央,很快就只剩下人类一人屹立着,其他人则横七竖八瘫倒在地上。没能当场毙命的人奄奄一息的喘着气,被剧痛折磨着直至生命耗尽。
人类蹲在了一个兽人身旁,然后一手卡住他脖子,把他用力按压向血迹斑斑的地面。只听见了“噗”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被剖开了——兽人扯开嗓子、极其凄惨的嚎叫起来。
阵阵痉挛的肢体不久便沉寂下去,人类随手甩掉手中那团东西,摇摇晃晃的向下一个目标走去。

银白色的月光静静洒落在花园里。
瓦里安.乌瑞恩提着斧头,匀速而缓慢的拖动脚步,活像幽灵一般。
有个人影从路前方大步朝他走来——然后突然间停在那里、不再往前。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瞪大双眼看向脚下,鞋底踩到的柔软物体原来并不是泥土。他的视线又落在了地上那几具兽人尸体上——他们的腹腔敞开着、里头的东西被一掏而空、丢得遍地都是。
深夜的暴风要塞里静得只能听到自己的耳鸣。

那一瞬间,加尔鲁什想杀死瓦里安.乌瑞恩。
眼前的画面令他的思维陷入停滞,只剩下这个极端的选择。
加尔鲁什突然很后悔为什么要从奥格瑞玛赶回暴风城,尽管他知道终有一天会变成这样,但没想到会比想象中更早。
人类散乱的长发在夜风中轻轻飘动,看上去犹如长在他背上的翅膀——漆黑的、沾满血污的翅膀。他抬头望向兽人,当眼里映出对方的脸时,凶器从人类沾满血迹的手中“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上。

“圣光在上,你回来了……”
人类这样说道,嘴角浮现出不可思议的笑容,可他身上却散发着不可以接近的危险气息。这个画面实在难以描述,就像是海妖一样,虽然唱着动听的歌,但却是为了诱骗船只驶入暗礁。
理智在心里发出警告的声音,兽人却还是径直走了过去——
刚才并不是幻听,自己的耳朵确实听见了。即使那句话如此不合逻辑,自己却欣然接受了它。仿佛事实就是如此,没有丝毫不对劲。所以,他的双脚很自然的迈向那个人的方向。尽管他自己也觉得不可理解,但又觉得必须过去。

壮硕的臂膀弯成一个弧度,兽人紧紧包裹住了人类。
两人紧紧贴合着,几乎连呼吐出的气息都融在了一起。人类温顺的依偎在他胸口,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用脸轻轻磨蹭他的手臂。
脚下踩着的东西似乎变得越来越柔软,它们化为浆液滴滴答答的蔓延扩散。现在脱身还来得及,再不走的话,恐怕整个人都要被脚下这片黑暗吞噬了。可是——
瓦里安突然吻上加尔鲁什的嘴,两人的唇舌纠缠卷绕着,用力吮吸彼此口腔里的津液。人类的面颊却在不知不觉中落满泪水,兽人吻掉了那些液体,令人不快的咸味在口中扩散,可他并不介意这一点。

(不要走)
(不要离开我)
(永远都别想离开这里)

鼻腔里漂浮着浓厚的血腥味。
马尔考罗克在恍惚中睁开眼睛,有个魁梧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人类身旁,他只能勉强看到那个人棕红的肤色。
黑石兽人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把眼前这个恐怖的场景永远扔出脑海——那两人像是完全忘了身旁那些死状凄惨的尸体,他们立在那片污血四溢、遍地内脏的血泊里,亢奋而又疯狂的亲吻彼此。

TBC


后日谈 coming soo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