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10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兽腐向同人】【吼瓦】噩梦终结之日:下篇

(2013-09-08 00:08:46)
标签:

魔兽世界

加尔鲁什

瓦里安

腐向同人

吼瓦

分类: 【山口山文包】
World of Warcraft同人:噩梦终结之日 / End of Nightmare

CP:加尔鲁什X瓦里安(Garrosh X Varian) 


【下篇】

勇气竞技场的大门紧闭,今天并不是举行搏击比赛的日子。
库卡隆粗声粗气的吩咐着里面的人,很快一个地精便将沉重的铁门打开,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加尔鲁什与瓦里安驱使坐骑进入赛场,然后吩咐随从们退下。
空无一人的竞技场很容易让人想到坟墓,不过这里本就是个生死一线的地方。空气中混杂着沙土和野兽的气味,风声回荡在这片空旷的场地,发出呼呼的声响。

他们走向竞技场的正中央,在距离彼此十码的位置停了下来。
前任角斗士与挑战者迎面对峙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战士们的斗气却令周围的空气形成一股漩涡。
这是他们之间私人决斗,而这一次,它不会再受到任何打搅。这场对决加尔鲁什渴望已久,他终于能够彻底击溃瓦里安.乌瑞恩,并让这个懦夫知道与他为敌的下场——想到这里,兽人不由得热血沸腾起来。

“就算在梦里你也会是我手下败将!准备好受死了吗,瓦里安!”
逞起一时口舌之快,部落酋长口气狂妄的挑衅道。
“够胆你就来吧!”
人类国王拔出塞拉迈尼指向他,脸上维持着平稳的笑容。可这个笑容却令加尔鲁什的心情变得不太好,那感觉就好像——瓦里安并没把这视为一场以命相搏的决斗。他难道以为这只是一场点到为止的切磋?也罢,怎么想是他的自由。
兽人面色阴沉的暗下决心,要是这个人类敢有半点疏忽,他第一斧就会取他狗命。

两人摆出了战斗姿势,下一秒钟,加尔鲁什便充满杀意的挥舞战斧向他砍去,瓦里安立刻举起塞拉迈尼挡下这一击。兽人趁势抽回武器,第二次攻击直接朝着头部砍去。瓦里安察觉到后猛地往旁一闪,然后一个翻滚起身,出其不意的跃向对手。
剑锋就要刺中加尔鲁什的时候,兽人的上半身快速向后一仰,以远超出他魁梧身形的灵活度,让武器越过他的身体。重整姿势后他立刻挥动血吼,下一波更凶猛的攻势朝着人类国王扑袭而来。

加尔鲁什面露凶光,手上的攻击完全没有间断,并且越来越猛烈。他不断挥舞着血吼,这把恰如其名的战斧发出令人胆寒的哭啸声——瓦里安有些吃惊的维持守势。
他们的对决势均力敌,加尔鲁什的快攻无懈可击,可瓦里安的闪避也堪称完美,迅速展开的攻防战令地面激起一片尘土。
“你撑不了多久,懦夫。”兽人刺耳的大笑着。二人视线再度交汇,瓦里安毫无怯色的迎上加尔鲁什那不可一世的狂妄目光。
“你赢不了我。”人类的声音依旧冷静,“你现在的攻击空有蛮力,但毫无方向。”
“毫无方向?你难道以为我的血吼会砍偏了你?”

大酋长嘴上嘲讽着,手上用力挥出下一斧。对方就像预读了他的动作一般灵巧躲过,利刃只掠过人类国王的头顶,挥了个空。迟滞的那一瞬间,人类当机立断的反手持剑刺向兽人。
加尔鲁什闪避不及,剑锋擦过腰侧留下一道割伤,但这可比被砍成两段好多了。所以兽人丝毫没有退让,仍旧保持着迅猛的攻击态势——

猛攻!持续猛攻!一口气直至敌人倒下为止!

加尔鲁什心潮澎湃。
内心涌动着出奇的兴奋感。
身躯都在因为这份喜悦而颤抖着。
他渴望战斗、渴求胜利,黑暗的过去在体内深埋太久,如今它们终于能够化为怒气倾泻而出——而他一直把这个人类视作最好的血祭。

兽人狰狞的大笑着,血吼朝向人类当头劈下。瓦里安理所当然的用剑直接挡住了巨斧,兵刃相接火花四溅。
加尔鲁什眯起眼睛抵挡亮光,他隐隐察觉到——对方熟知他的攻击套路;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应该只正面交手过寥寥几次而已。
剑斧僵持,他们第三次四目相对。
“我几乎要以为,过去那个你又回来了。”人类开口说道,眼神锐利的看着对方,“你现在了解你的对手吗。更重要的是,你现在了解自己吗——”

加尔鲁什对这话感到费解,而面前的人突然间做出了更令他困惑的举动。
瓦里安一把扔开了手中的武器,塞拉迈尼沉重的掉落在地面,而它的主人却在那一瞬间猛地向前冲去,迅如闪电般缩短了两人的距离。然后他双手一把抓住兽人防御不及的手腕,膝盖向下朝对方腹部猛地一击,战斧瞬间从加尔鲁什手中飞出。人类国王立刻将他两手反剪,钳制住他的下一步动作。
所有动作就在那一瞬之间完成,瓦里安成功把加尔鲁什制服在地。兽人挣脱不了束缚,只能向他还以怒吼。

“你不敢堂堂正正的决斗吗!下三滥的懦夫!”大酋长咬牙切齿。
“下三滥?哪里下三滥?只怪你自己大意了。”人类国王的脸上漾起愉快的笑容,“这还是我被称为拉格什时,由你们兽人传授的角斗方式——为了获胜不必拘泥任何方式手段。”
“你还敢说是兽人教你的——”
“认输了吗?”
“你做梦!不管做梦的到底是你还是我,我倒要看看这个梦到底做到几时!”

瓦里安桎梏着兽人,用身体的重量把对方压向地面:“等我数到十,你就输了。一、二、三——”
加尔鲁什重重地喘着气。他简直只剩下怒火中烧,胜负已分,这场他渴望已久的决斗最后竟变成一出闹剧,毫无荣耀可言。
“——十。”瓦里安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而下一秒钟,一直钳制对方的双手突然间不再施加任何压力。他松开手,从背后搂住加尔鲁什的腰,脸颊贴在兽人赤裸的后背上。
不过这个拥抱只持续了几秒,瓦里安就将他推开了。人类国王用手肘撑着身子直接坐在地上,大声的笑了起来:“你居然全身僵硬了?”

部落酋长铁青着脸,他的烦躁已经到达了顶点。有什么可笑的?在这种搞不清楚的状况下,他刚才的反应再正常不过!兽人一面活动着重获自由的手腕关节,一面神经质的抖着腿,似乎这样就能转移他的烦躁不安。
“喂,加尔鲁什?”
听到人类在叫自己,生闷气坐在一旁的大酋长把头转向对方。瓦里安从正面直视着他,天蓝色的瞳孔就像通透的宝石般反射着光亮——

“如果你觉得自己在做梦,那你的现实又是什么?”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加尔鲁什几乎立刻就回想起某个画面——在刃拳海湾,这个人类持剑站立在那儿,双眼充满仇恨的注视着自己。他身旁是无数联盟战舰的沉骸,未沉没的船要么正熊熊燃烧,要么正绝望的海怪奋战。而自己正高举血吼、仰头喊出了胜利的咆哮。
只可惜那个时候,他最终止步于那场胜利的一步之遥。
他们之间有过无数次争斗,即使现在,加尔鲁什仍然能清楚回想起每一次的场景。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他们最后争斗的结局,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我们是敌人,现实就是如此。”
兽人从嘴里咕哝了这样一句,声音压得很低,瓦里安差点没有听清。
人类国王伸出手,手指顺着脸颊的弧线,滑过了部落酋长下颚的刺青。他用一种近乎诱惑的纯粹眼神凝视对方的眼睛:“我们曾经是敌人,但已经不再是了。”
即使瞬间的第一反应想要推开,加尔鲁什却做不到——心脏怦地一下撞击了心房,发出一声震颤的回响。

如果说这梦里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荒诞无稽的玩笑。自己本可以把这一切一笑置之,可这场梦却顺理成章的变幻出更夸张的局面作为回应。
在记忆中,这个心高气傲的人类总是一副怒容满面、像在竭力压抑什么的表情。但此时此刻,他面对的是自己的“恋人”,并且很自然的表现出亲昵的态度。当这双眼睛里没有了憎恨、愤怒、轻贱的时候,居然如此充满……诱惑。

“你从来没有让任何人进入你的内心,甚至包括你自己,你以为这样就能把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封闭在心里。但我已经了解了真正的你,正如你也看到我心里压抑的黑暗,我们终于都不再是独自面对。”
瓦里安似乎是下定决心才说出这些,他的声音是平和的,仿佛有种无声的平静填满内心。加尔鲁什沉默不语,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对这番话也没有任何回应。但瓦里安很肯定对方有在仔细聆听。

“如果此刻真是一场梦,会有比这更好的现实吗?”
瓦里安轻声说道。这句话语里仿佛带着奇妙的芬芳,那股芬芳仿佛融化了加尔鲁什的脑浆,令他陷入了意识麻痹的幻觉。他突然间无法再去否认——这个人类在强烈的吸引着自己。
不止现在、不止刚才、不止在他们兵刃相向的时候、而是在很早之前——当他看到这个人类在紫罗兰城塞凛然而立的模样,那个身影就开始深深占据他的脑海。也是从那一天起,他们的命运便纠缠在了一起。

这发生一切到底是梦?还是长久以来自己所想要的现实?所以抱紧他就会知道答案吗——这样的诱惑一瞬间闪过加尔鲁什脑海,事实上,他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没这样做。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紧紧握住了瓦里安的手。感受到那只手的温度的那一瞬间,加尔鲁什的体内突然涌出了解脱感,一切的不协调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加尔鲁什不想再去思考任何事,即使他不曾了解这个世界的过去,也不会面对这个世界的未来,但这“现在”却属于自己。直冲脑门的冲动令他用力搂住了对方,然后两人唇舌交缠在了一起。

(哈,不就是这么回事嘛,这不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吗)

兽人的舌头粗鲁攻入了人类的牙根,人类毫不服输的回应着,温润的粘膜纠缠辗转,两人之间的热度也逐渐攀升。瓦里安被猛地摁倒在地,加尔鲁什费了一番功夫才将他那身繁琐的盔甲和上衣剥掉,然后粗喘着气压在他身上。
“你不会是想在这里——”人类国王在紊乱而热切的喘息中,挣扎着低声抱怨。
“别装模作样了,这可是你发出的邀请。”
“嗯,是啊。”人类的嘴角上挑,“可我没打算跟你在土里打滚。”
加尔鲁什笑了起来,他抱起瓦里安,对方也用手臂勾住了他脖子,他们一面拥吻一面走进勇气竞技场的休息室,然后倒在那块铺床的毛皮上。

【魔兽腐向同人】【吼瓦】噩梦终结之日:下篇

欲望释放后两人躺卧在床上。加尔鲁什抚摸着瓦里安的腰,然后抱住了他,让两人之间不存有一丝空隙。
瓦里安安静的倾靠在他肩头,此刻的温存带给加尔鲁什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意识几乎都要沦陷在这场虚无里——

如果此刻真是一场梦,我会想要醒来吗?我又会在怎样的现实中醒来?


(汐海的吐血提示:如果不想被捅刀请不要看true END篇谢谢……)

 
【True END】

也许此刻闭上双眼,重新睁开时这一切就结束了。
加尔鲁什真的这样做了,重新睁开眼睛时,他发现瓦里安正仰着头,视线与他交会在一起。
“昨晚,我也做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梦。”
人类国王这样说道。

加尔鲁什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听到“梦”这个词的一瞬间,他忽然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瓦里安的眉头紧锁,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在把不愿提及的记忆从脑海深处挖出来一般,觉得冷似的把手抱在了胸前。
“那个梦里我们相互仇恨、敌对、谁也不愿理解彼此。最后我们兵刃相向,然后我用塞拉迈尼……刺穿了你。你在临死前,挣扎着对我说你爱我。我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我们走到了这般无路可退的地步,竟然还是爱着彼此。”

瓦里安将视线自加尔鲁什身上移开,他的声音因为内心动摇而有些颤抖。
“不会有比那更糟糕的噩梦了……它甚至是那么有真实感……在来见你之前,我甚至一直在想,如果我们不曾相互理解,我们的命运说不定真会变成那样。”
强烈的错愕感宛如潮水席卷全身,加尔鲁什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卡了什么东西似的发不出声音。他突然回想起自己一直想不起来的事情、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

人类国王最终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然后抱住了一言不发的恋人,他依偎在那强壮有力的臂弯里低声说道:“幸好那场噩梦已经结束了。”
这个声音听上去越来越微弱,加尔鲁什只觉得脑子里都被雾气笼罩。视野一片朦胧,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晃动,然后所有一切都像失重一般歪斜了……他拼命的想要抓住面前这个人,却发现自己的意识游离了身体,然后向着未知的黑暗深处延伸而去……

*************************************

回过神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片如血的残阳。
战火和硝烟还没完全散去,可是四周已不再有任何生者的气息,只有一片死亡的静寂。加尔鲁什站立在血流成河的尸海中央,茫然的凝视着面前的那具尸体。
棕色的皮肤、魁梧的身躯、狰狞的刺青——那并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已经死了。

那个人所说的噩梦,才是自己的现实。
积累在记忆中一幕幕场景,一下子全被唤醒。他在奥格瑞玛之战中战败、被塞拉迈尼的利刃贯穿胸口,不堪回首的记忆在脑海中肆意奔涌着,全然无视他此刻的感受。
原来就连死亡也不能使人放下执念吗?又或者是自己本就不曾执着生死?那场梦终于彻底醒了,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也再不会梦到刚才那样子的梦。

“这简直太可笑了。”
那场噩梦——他再也不想梦见第二遍。
那或许是梦、或许是在另一个世界真真实实的存在、又或许都是自己虚构出来的不着边际的妄想。不管是哪一种,此刻对于他而言都是讽刺。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亲手搞砸的,他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他已经失去性命,再也没有补救的机会,甚至连悔恨的机会都没有。

加尔鲁什不想去回想,但瓦里安以“恋人”的眼神注视他的情景还是浮现出来。他突然间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只能全身僵直着握紧颤抖不止的拳头。在夕阳照耀下,棕色的脸庞上最后浮现出一丝扭曲的笑容。
(如果此刻可以是一场梦的话,我会在怎样的现实中醒来?)
兽人的身影突然间在残阳里消失无踪,仿佛根本不曾存在过,只有那西沉的落日洒下破碎的光芒。

《噩梦终结之日》(完)


【篇后话】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是想打脸吗打脸吗还是打脸吗?我一直不承认自己是小吼的后妈直到写完这篇我觉得自己简直比后妈还心狠……所以我写这篇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难道不是想要温暖人心吗……你们打脸吧我现在真的已经没有继续治疗的必要了……

说说本篇的设定吧,其实这篇正对应的是前次《也许爱过彼此》。上次是“A世界的瓦里安穿越到B世界遇见加尔鲁什”,这次是“A世界的加尔鲁什穿越到B世界遇见瓦里安”,然后还有另一条隐藏支线是“B世界的瓦里安穿越到A世界看到加尔鲁什战死”的情结。其实可以当做那篇文的番外及补完,因为A世界的剧情线已经固定了,所以注定会是一个悲伤的结局,但也算是让大家看到了B世界的吼瓦在一起LOVE LOVE的情景吧……(求忽略那个true end)

还差几天5.4就要开了,这次倒是真没想到官方也玩了“多时间线”的梗,让我这个平行世界控多少有些喜出望外,并且倍受鼓舞——说不定我也能化身魔法少女开脑洞扭转小吼的命运啊(快闭嘴你这个死后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