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10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兽同人】番外:奥妮克希亚的终末(微黑白?)

(2013-04-16 22:01:03)
标签:

魔兽世界

奥妮克希亚

安度因

拉希奥

同人

分类: 【山口山文包】

【篇前说明】《黑翼之环、终焉之刻》(奈法X奥尼)的番外、“奥妮克希亚巢穴”前夕的场景回忆、小安度因与黑龙公主的捏造对谈、脑补同人二设、奥妮洗白用意、“做坏事的人是因为寂寞”、微黑白(虽然我个人不觉得是)

主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d230b0101j831.html

↓↓↓以下正文↓↓↓

 

简短说了声“我要出去走走”后,拉希奥径直走出了迷雾栈道的小屋。

这话听上去并不像是邀请自己,安度因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跟了过去。

任性的黑龙王子总会突然间冒出一些奇怪想法,毫无常理可言——所以人类王子与他的相处之道,就是按自己的直觉而动。


安度因跟着拉希奥的背影缓步前行,两人一前一后走上后山的缓坡路。

雾纱栈道每天都是雾蒙蒙的,似乎从来没有放晴,连空气都充满了潮湿的气味。

山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黑色山林,晨光透过树叶洒下了斑驳的光影;路边生长的小草和藤蔓植物上还缀着露珠,水滴上反射着淡淡的光芒。

这条小路曲折蜿蜒,道路表面的黑色泥土很软,说明并不常有人行走。山路的尽头隐没在一片昏暗的薄暮之中,就像是延伸到幻境一般。


早在入住迷雾栈道前,侍卫们就详细调查了周遭的地形,所以安度因知道——这条小路将通往山顶一处高耸的悬崖。那里岩壁陡峭、地势险要,但视野非常开阔可以眺望整个昆莱山脉。

(想要登高远眺是很好,但也稍微照顾一下粉碎性骨折重病初愈的人吧?)

安度因一面在心里嘀咕,一面小心避开树根的凸起。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等到他终于登上崖顶,在那片杂草丛生的平台上,黑龙王子果然在那等着自己。


拉希奥瞇起眼睛看着脚下那片迷雾环绕的广阔土地,远方延绵的山峦只能看见隐隐约约的影子。呼啸的风声沿着崖壁向上传来,山间环绕的暮霭被朝霞染上了淡淡的金色。

这真是一片非常美丽的景象,如果就此停住呼吸,说不定时间也会随之静止一样。即使周围什么都没有,即使世界只剩自己一人,仍能感觉到安心和宁静。

“这里真美,对吗?就连我都忍不住想要保护它。”

拉希奥的双瞳中燃烧着火红的烈焰,他沉浸在这样的感叹之中。


人类王子却以玩笑般的口吻说道:“你眼中的世界有些与众不同,是因为被雾遮挡视线,才会觉得美丽吗?”

他一说完,拉希奥很明显的皱起了眉头:“你想说什么?”

安度因往上拨着贴在额头上的头发,因为刚才爬山的体力消耗,他的发尾已经被汗水浸湿。他没有在意对方的不悦,只是顾自说道:“你说想保护这个世界,我却不懂你为什么要保护它。”

他倾了倾头,又补充了一句,“我们人类是因为牵挂才会想去保护,而你呢?”

拉希奥两手抱在胸前,一脸疑惑的表情:“因为我了无牵挂,所以你觉得我说谎?”


安度因表情认真的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并非那般美丽,尤其是对你而言。”

“以我的经历来说,你也认为我会走上死亡之翼的路吗?”

人类王子抬头看着黑龙,语气坚定的说道:“不会的,你就是你,你不会变成你父亲。”

“感谢你的‘信任’,我可一直在为艾泽拉斯做着正确的事,被人污蔑的话可真教人泄气。”拉希奥用鼻子哼笑了一声,不再看向对方。


安度因望着拉希奥面无表情的脸,犹豫着是否该继续说下去,最后他还是决定说:“但是你不快乐。”

黑龙王子那线条分明的眉毛跳动了一下,他不禁嘲笑道:“你沉浸在治愈者的使命感中无法自拔了吗,人类王子。”

可安度因却以莫名认真的语气、把话又重复了一遍:“你的确是在做着正确的事。刺杀自己的父亲、清除腐化的族人、最后一条纯净黑龙成为了艾泽拉斯的守护者,这些都很了不起——但是你不快乐。”


拉希奥咬着嘴唇,这个人类总是对某些事情异常固执。他倚栏而站望向远方,被雾霭笼罩的群山叠嶂,一如他此刻的内心。

快乐?何为快乐?一群人拼命的想要他死,另一群人又拼命的想要他活,没有人问过他的想法、也没有在乎他的想法。所以当他要靠杀戮一群人而拯救另一群人的时候,也同样不需要顾及任何人的想法。

他觉得自己现在这样——无悲无喜的状态就很好。


安度因略微抬起头,仿佛在回想什么,他有些突兀的开口道:“拉希奥,上次你告诉过我关于自己出生时的故事,其实我也有些事从未跟人提起。”

“什么?”

“你知道你的姐姐——奥妮克希亚的事情吗?”


话题突然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拉希奥纳闷的苦笑道:“你说这个干什么?”

他当然知道奥妮克希亚的事,也知道人类王子恨透了她。

拉希奥那素未谋面的姐姐、邪恶的黑龙公主是死亡之翼的长女,她化作女公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以黑暗法术控制了暴风城王室长达十年之久,几乎令人类王国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混乱与绝望。


“拜她所赐,我的童年一直生活在谎言和悲伤里。”


回想起过去的事情,人类王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百感交集。

黑龙王子缄默不语,毫无情绪起伏。要是他开口说话,说不定会反问安度因——那又怎么样呢,要是族人的罪行要由我道歉的话我可忙不过来。

但奇怪的是,安度因却没有表露出憎恨或是愤怒,对于拉希奥的冷漠也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后来温德索尔元帅揭穿了她的身份,她现出真身杀了他,并把我作为人质掳去了她的巢穴。当时我才12岁,我蜷缩着身体坐在那片弥漫着硫磺味的黑暗里,就这样坐了一整夜。”


安度因没有向拉希奥过多描述那时的场景,但对于他来说,那其实是梦魇般的回忆。

一望无际的黑暗、即将被杀的恐惧、死寂就像是从心脏由里向外蔓延着——然而这竟然还不是最糟糕的。因为他在半睡半醒间,居然见到了母亲离世时的画面。

当时自己明明还是个婴儿,不可能会记得什么,但黑暗却唤醒了内心深藏的阴影。

汹涌的人潮将皇宫团团包围、愤怒的辱骂声像是潮水般倾泻而出。提菲茵紧紧拥抱着襁褓的孩子,仿佛这样她就能保护他远离这一切,然而她的惊恐和不安还是透过双手传达给了安度因。


碰——伴随着一声惊悚的碰撞声,母亲的双手突然失去了力道。


发不出半点悲鸣,一直强忍着不去哭泣的少年终于崩溃了。

他的眼泪夺眶而出,母亲倒下的那个画面就这样定格在脑海。那一片混乱之中,只有黑龙化身的女子脸上露出了笑容——那个残酷的笑容,令安度因感到全身都被憎恨之火灼烧。

那个人……不……那根本就不能称其为人,而是邪恶的化身!为什么她可以毫无感觉的剥夺他人生命,就像完全感受不到人类的感情!?


两位王子之间依旧弥漫着沉默的空气,只有人类王子在低声诉说:“我挣扎着从黑暗中站起身,抬起被锁住的双手,徒劳无力的拉扯着想要挣脱。就在这时,一团暗紫色的光芒突然照进我的视线。”

“我看到卡特拉娜公爵、不、奥妮克希亚面无表情的站在不远处,那个身影看起来就像融化在黑暗里。‘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老实呆着少吃点苦头’——她这样说道。她的身上涌动着紫色火炎,那诡异的颜色令她看上去……格外邪恶。”


拉希奥定定的望向远方,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日光映照着晴空万里的苍穹。

然而越是强烈的光,就会诞生越是黑暗的影。

安度因也仰头看着天空,又接着说道:“我想我当时真的很恨她,这条黑龙让我厌恶得想吐。”


————————————————


我愤怒的瞪着她:“你会得到报应的,你的残忍、疯狂、还有傲慢,总有一天会付出代价!”我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说话时我感觉自己声音都在颤抖。

奥妮克希亚则露出了毛骨悚然的冷笑作为回应:“与其关心我的未来,不如担心自己能不能活过今天吧?”她的眼神如此凶险,简直下一秒就会张开利爪把我撕碎。

我们相互瞪视着僵持了一会儿,我突然间意识到:我与这个“人”认识了十年之久,却是第一次面对真正的她。


火红色的眼睛、披泻而下的黑发、修身的紫红色长袍衬托着白晰的肌肤——她跟十年前简直一模一样。

记忆中的女公爵总是面带微笑,她的笑容非常美丽、但也非常虚伪。

是的——虚伪——我不记得是从几时开始就这样感觉的了。

然而此时此刻她终于撕掉了脸上的伪装,换上了一张冷酷无情的脸,似乎世间的一切都与己无关。


“难道你没有感情吗?我们备受煎熬的样子,只会令你感到愉快吗?”

我开口质问她,但内心也觉得这问话毫无意义。人类短暂的生命对于黑龙来说不过是一瞬,邪恶的她只会沉浸于破坏的喜悦感里。

我看到奥妮克希亚嘴唇讥讽的向上挑起,本以为她不屑回答这样愚蠢的问题,她却冷淡的说道——


“要是这就能感觉快乐,我的一生该有多幸福。”


我没办法理解她所说的这句话,或许因为我真的露出了非常困惑的表情,黑龙微微的笑了一下,那不像是嘲笑,而是个看起来有些寂寞的笑容。

虽然有些犹豫,但我还是开口问道:“你有什么苦衷吗……?”

黑龙公主顿了顿,以讶异的眼神看向我。她脸上先是露出毫不掩饰的讥讽,但一下又变得若有所思,最终她傲慢的昂起了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族的复兴,这些不需要被任何人理解。”


话题无法继续,我们又重新陷入沉默。

奥妮克希亚用手去拢了拢长发,刚才那个笑容也转瞬即逝的消失在黑暗中。她又恢复到那个冷酷而僵硬的表情,让人完全感受不到她有任何感情。

我却莫名想要与她继续交谈:“你一个人住在这里吗?你们黑龙不群居在一起生活?”


黑龙公主又重新把头转向我这边,她似笑非笑的注视了我好一会:“我比较喜欢一个人呆着。”

“你不喜欢跟家人一起生活?”

奥妮克希亚摇了摇头:“不,因为他们都不太正常。”

她说完便很自然的笑了起来,我很费解,这并不是值得发笑的场合。


“可你自己也不正常。”我不加思索的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黑龙公主似乎很意外的抬起头来,她又凝视了我数秒后才开口说道:“你也这么想?所以哥哥是对的,既然我们流着同样的血,我又怎么可能普普通通的活着。”

说完她又哈哈哈的笑了,女公爵从来不会这样子肆意大笑、但我觉得邪恶的黑龙也不适合这种笑,因为她的笑容看上去真的很寂寞,一副压抑着但又无处解脱的样子。


然后我们又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黑龙公主又重新把头转向我:“为什么我会跟你说这些?我很久没有这样跟人说话了,要是跟我的同族也能这样正常交流……如果真有那么一天……”

如果我们这番对话都可以称之为正常,我怀疑她与家人真的有办法交流吗?

奥妮克希亚扬着眉毛,脸上露出看似笑容的表情,但那个似笑非笑的样子让我感觉很难受。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她在自言自语——


“既然笑不出声又流不下泪的话……不如我也像大家一样疯掉好了。”


我一时间甚至不确定面前这个人到底是谁,她跟平日里那个明艳照人的女公爵、以及记忆里那个残酷冷笑的黑龙公主简直判若两人。

听到她那悲伤流露的语调,这让我不禁有些难过。

真奇怪,她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我又被她挟持到这里生死未知,竟然会反过来为她难过。


——可是这个人看上去很孤独。

她因为无人理解、因为失去希望、因为厌弃世界而孤独,所以她把心也封闭在这片黑暗之中。

我怀着憎恨与怜悯交织的复杂心情看着她,但我知道她不会在意任何人的想法,因为任谁也帮不了她。


虽然仍旧置身于黑暗之中,但我突然间不再感到害怕。

因为我知道父亲此刻正赶来这里救我——父亲虽然分裂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但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却是对我的牵挂。

被人牵挂的感动,就像强光驱散了黑暗。


我不禁闭上眼睛回想母亲的面容,不是她悬挂在王宫里的冰冷肖像,也不是她死前的悲惨场景,而是她跟父亲一起哼起童谣逗着幼儿时的样子。

我突然感觉她的身影就立于眼前,表情温柔的注视着我。

当我屏住呼吸、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母亲当然不在眼前。

但我知道,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她的关爱——原来从未离我而去。


我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活在这世界上。

因为牵挂。

我并不是一个人在对抗这片黑暗,直至精疲力尽、最终一无所有……我心中已经有了牵挂,而我也被人们牵挂着。我并非孤独一人——因为内心的牵挂,人们才会变得超乎想象的坚强。


“看来,我的客人们已经不请自来了。”


奥妮克希亚的声音又重新回复平日的傲慢腔调,仿佛每一字都卷着华丽花边似的。

我沉默的看着她,她以一付镇定的表情,微微抬起下巴挑衅般的看向我。

我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切,内心免不了一阵阵的惊恐。即将到来的那场苦战中,我不愿再看到自己牵挂的人失去生命。


我看到黑龙公主以优美的姿势抬起手施展法术。

巢穴中的黑暗渐渐淡化,并缓缓过渡到光明。

法力微粒宛如飘雪一般闪烁着微光,四周慢慢被染上了紫红色。

那颜色如此鲜艳夺目,美得不像是存在于世间。


“黑龙公主最后的华丽谢幕,睁大眼睛好好看着吧。”


这是奥妮克希亚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此刻正展露微笑——我惊讶的发现那个笑容竟然看起来真实而又平静。

那个时候,我虽然不敢相信她会被父亲击败,但却预感到黑龙公主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我见到了这条邪恶黑龙最真实的模样,但恐怕永远不会有人会相信我。


“每次穿过暴风城英雄谷,我都会忍住不去看奥妮克希亚那个巨大的龙头。如果我说,那个时候我对她的怜悯之情涌上心头,恐怕所有人都会嘲笑我无谓的心软吧。”

人类王子说完这句话,原本一直背对他的拉希奥也转过头来,两人不约而同的互看了一眼。

风仍在耳边嗖嗖的吹着,安度因合上了双掌,将额头轻靠在指尖上:“熊猫人以这样的姿势悼念故人。”

拉希奥看了他一眼,也模仿着这样做了。

  

人类王子所说的奥妮克希亚,是拉希奥从未听闻过的另一个她,这令他感到一阵轻微的眩晕。

——她想要普普通通的活着——

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她期待着不再疯狂的同胞诞生——

而此刻最后一条纯净的黑龙就站立在这里。


安度因直视着拉希奥的双眼:“有时候我会觉得你们俩其实很像……我一直在想,你的诞生对你的家族而言并不是诅咒,而你的家族也并非如你想象的那般……冷血无情。也许你可以试着接受、并且原谅、然后遵从自己内心而活。”

拉希奥眼睛睁大,他强作镇定的把视线重新投向远方。

他的家族一直是黑王子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他们犯下了累累罪行,自己双手也沾满了他们的汩汩鲜血。拉希奥一直试图摆脱过去、却并不成功,就如他永远改变不了自己血管里流淌的东西一样。


如今人类王子却劝说他面对——并且原谅。


这个看上去弱得不堪一击的人类,可他的坚强和宽容却远远超出想像。

虽然很奇怪他为什么能够看透自己的心,但拉希奥却不自觉的脱口而出:“安度因,你是个出色的治愈者。”这话完全不像黑王子惯说的外交辞令,安度因有些孩子气的、无忧无虑的笑了起来。

或许因为情绪的感染,拉希奥觉得这个人类的笑容似乎也浸透到自己的内心。内心一隅感到了未曾体会过的喜悦,黑王子突然觉得自己也是可以笑的——


因为我/你并非孤独一人。


两人并肩眺望着延绵到远方的昆莱山脉,山野吹来的风让人感觉如此舒适,仿佛所有疑虑都随着风远去。

这个如此丑陋却又如此美丽的世界,拉希奥说过想要保护它,而这绝对不是谎言。黑龙王子抬头望见有一只飞鸟掠过云雾,朝着天空的方向一直向上飞去。

姐姐也会喜欢这番景象吧,最后的黑龙在心中自言自语。

翱翔的飞鸟溶入在蓝天中,两人一直看着它,直至它飞向天空的尽头。


END


(篇末碎碎念)一千个读者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不知道我所理解的奥尼和拉希奥是否跟大家认为的相同?我觉得这对姐弟都是会把感情压抑在心里的类型,就算内心多么悲伤,也要装作若无其事的冷笑。就像正篇里设定的那样,奥妮克希亚并不希望背负黑龙一家堕落的命运,但又不得不做着身为黑龙一族的长女所必需做的事情;而拉希奥同样也是如此,作为最后一条纯净的黑龙,守护世界是他不得不去做的,但要靠杀戮同族而履行的使命——他真的可以欣然接受吗?

所以在我的脑(妄)海(想)里,“笑不出声却又留不下眼泪”——就是这对姐弟最好的写照。我相信黑龙公主的末路,其实也是奥妮克希亚的解脱;而拉希奥却不一样,5.3的朱雀试炼会令他真正走出阴影,不再厌世和逃避,而是昂首挺胸的遵照自己内心活下去。

PS:以安度因的成长经历来说,他能长成现在这样,真心是个非常坚强的好孩子啊


以上胡思乱想,还望多多包涵~最后再次感谢阅读~(汐海未来2013-4-16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