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415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兽腐向】【吼瓦】True End:也许爱过彼此(全文完)

(2013-03-28 22:46:32)
标签:

魔兽世界

加尔鲁什

瓦里安

吉安娜

吼瓦

分类: 【山口山文包】
World of Warcraft腐向同人(True End):也许爱过彼此

CP:加尔鲁什X瓦里安(Garrosh X Varian)

我……填完……坑……啦……三年来……的……冷CP……如今我……也是……有同好……的人……啦……我好……幸福……啊……

 

顺带一提这true end篇跑题跑歪得十分厉害,起码有一半都在写魔法少女吉安娜……我是有多爱捏他《魔法少女小圆》……还请大家包涵我的发散型大脑……

 

【做个目录】

 

序章

上篇:宁可从未相遇

中篇:永远不属于你

下篇:开始既是结束

终章:也许爱过彼此

 

(其实我还蛮喜欢这几个副标题……)

 

 
瓦里安沉默的走在湿漉阴暗的达拉然下水道里,为了不再引发不必要的麻烦,他披上了从加尔鲁什那得到的斗篷,用那长长的织物遮住自己的脸和标志性的盔甲。
当达拉然的街道重新出现在眼前,他突然停下脚步、站在原地不动了好一会儿。
望着渐渐升起的朝阳,他的内心像是掏空了一般。清晨的薄雾遮蔽着他的视野,一时间他感觉自己不过是置身梦境。

不能再待在这里,自己无论如何都得回去原来的世界了。
他的子民、他的联盟、他的安度因还在等着他,他们是瓦里安永远无法割舍的一切、也是他过去一路走来的生存意义。
他曾经跟加尔鲁什那么相像,都只懂得用武力和愤怒来填补空洞的内心。但现在,瓦里安已经知道有人能够理解他的痛苦、有人信赖他并且包容他。所以他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在黑暗中孤独的与另一个自己战斗。
“所以我永远不会变成你,但或许只有我才能真正理解你,加尔鲁什。”男人自言自语道,不经意间泄露了自己的内心,他莫名感到一阵懊恼……和失落。

瓦里安知道,即使这样一走了之,他这一生都不可能再忘记那个兽人。
其实就算没有昨夜发生的一切,在他双手被兽人的鲜血染红,兽人的手划过面颊的那一刻——那个画面就永远定格在脑海,一生都不会消散。
他的胸膛微微喘息着、全身也像散了架一样酸痛,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因为那个混乱而漫长的夜晚已经结束了。

瓦里安决定动身前往龙眠神殿,去向那些神秘的“时光守护者”青铜龙族求助。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人。环视四周并没有其他异象,他将视线转向后方。有个同他一样用斗篷遮住面部的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
——这个身影是他熟知的人,瓦里安这样确认着。

可是女人却沉默不语,瓦里安与她四目相视了好一会儿,不安的气氛逐渐扩散开来。
最后,女人“呼”的叹了口气,抬起右手将白色兜帽自头顶滑落下来。
晨光照射在那雪白如霜的头发上——她是来自未来的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这是你的时间扭曲法术?”瓦里安突然间像是预感到什么。
面对国王的提问,女法师目光不安的游走着,脸庞浮现出一丝歉意:“我很抱歉把您卷入其中,国王。”
瓦里安并不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从女人的表情中看出了哀伤……甚至绝望。于是他直截了当的问道:“你想要改变过去?”
“嗯,是的,你也觉得我应该这样做对吧?”
“但看样子你没有成功。”

吉安娜语塞,她像是内心受伤一般望向瓦里安,神色落寞的喃喃自语:“是的,我也已经意识到了。原来不管轮回多少次,我都改变不了那个愚蠢的自己。”
“吉安娜,那并不是你的错——”
“什么也别说了,瓦里安。”吉安娜打断了他的话,表情就像雕像一般凝固在她脸上,“您很快就可以回到正确的时间,时光守护者已经发现了我的异动,他们一定会出面阻止然后带我们回去。”

“没错,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因为你再三扭曲不同世界的时空,我们必须制止你的肆意妄为。”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侏儒女性的声音。
一扇闪动着金色光芒、宛如漩涡般的传送门突然出现,从里面走出了克罗米和卡雷苟斯的身影。刚一现身,卡雷就已经不管不顾的冲到恋人身旁,他急切的呼唤着:“吉安娜!”
吉安娜目光空洞的看着他,蠕动嘴唇轻声说道:“对不起……我……”

“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还没有!在这里……一切都还没有开始……”
“为什么你不肯原谅自己!?”卡雷不自觉提高了音量,他的声音里包含了痛心、怜惜,但也有一丝无法理解对方的困惑。
“我就是没法原谅过去那个愚蠢的自己!尤其是此刻——还在妄想着拯救阿尔萨斯、还在幻想着令联盟部落和平共处的自己!”

吉安娜颤抖着闭上眼睛。此刻这个世界的她正坐在紫色天台上眺望达拉然城,未灭的希望之火仍在她眼底闪闪发亮。然而那个场景对她而言太过讽刺,女人眼里强忍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要知道,你们过去所发生的一切都不可能再被改变,你所做的其实是在无数个平行世界里穿行而已。”克罗米态度坚决的摇了摇头,“相信在你第二次时空旅行时就应该察觉到了这一点。”
吉安娜无声的流着泪,点了点低垂的头:“是的,我那时就已经知道了。”
“但你并未停手,你反复扭曲时光到底是为了什么?”克罗米像是在努力思考的一般,歪着头看向她。
“我只想看一眼幸福的未来……就满足了……”吉安娜露出了近乎哀求的眼神。 

克罗米瞬间收敛了脸上的表情,那青铜色的双瞳威严的注视着女法师,她以如同仪器般精准的均匀语速,不带感情的开口说道:“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女士,第一次时光回溯,你扮作先知向自己预知了未来所发生的一切,然后返回原本的世界,可是一切都没有改变。”
在她的低语声中,吉安娜脸上露出了像是被击垮了的神情。

“第二次时光回溯,你已经意识到自己身处平行世界。而那个世界的你、请求你协助她闯入冰冠城塞去拯救你的王子,可惜功亏一篑,她死于巫妖王剑下又被复活为巫妖——最后跟阿尔萨斯一起战死。”
女法师只想用手拼命捂住耳朵,什么都不想听,也什么都不想回忆起。

“第三次时光回溯,你直接现身在自己和罗宁面前,用自己异变的容貌向他们警示未来的悲剧,可他们没有相信你。提里奥弗丁认为是天灾军团假扮成你来挑拨联盟部落的合作,你被关进了紫罗兰监狱。”
吉安娜绝望的瞪大眼睛看着克罗米,然而她的下一句话更是狠狠踏碎了她的心:“你失望的传送回原来的世界,所以不会知道那个世界的塞拉摩被毁发生后,你懊悔没能相信自己的警示,而彻底发疯崩溃,召唤潮水摧毁了奥格瑞玛以及联盟的第七舰队。”

“——别再说了。”卡雷苟斯以悲痛的声调喊道,想阻止克罗米继续伤害吉安娜。
时光守护者却视而不见的继续说道:“第四次时光回溯,你与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正面冲突起来,你把压抑在心的憎恨全部发泄在那个世界的他身上。‘既然你以武力自持,那我就用同样的方式报复你!’你成功击溃了他,同时也彻底断送了联盟和部落脆弱的合作关系,在那之后双方很快爆发了全面战争。最后,天灾军团毁灭了一切生灵。”

“够了……求求你别再说下去了……这样听起来,简直像所有的一切……都在因为我而变得越来越糟似的……都是因为我……”吉安娜紧闭着双眼,她用手抱住自己双臂,宛如发冷似的蜷缩着身子。眼泪从她眼眶滚落下来,泪珠反射出剔透的光芒,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流淌。
“对,都是你的错。”克罗米的声音低沉而又冷酷,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变成尖刺,深深刺痛着吉安娜。“但即便如此你依然没有停止——”

“不是的——我只是——”吉安娜声音颤抖着试图反驳,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些事?如今她自己都无法理解了。
已经记不得是从第几次回溯开始,女人只是麻木的不断施展时空扭曲法术,在茫然迷惘的状态下穿梭于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就像是某种强迫症般的行为,会一直持续到她法力透支而倒下为止。
无法停止、无法结束、明明已经不再期望什么却还是无法收手。吉安娜早已身陷于愤怒、悲伤、懊悔、绝望和憎恨……种种负面的感情漩涡之中,然后彻底迷失了自己。

“你在以人类之身干预造物者的规则,世界绝对不会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所以我真正该做的是回到过去杀掉自己对吗!”吉安娜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美丽的面孔也因此而扭曲。她的胸中奔涌着怒火、无处宣泄的怒火。她哭泣着跪在地上,一面憎恶着自己的软弱、一面诅咒着痛苦的轮回。
我已经快要疯了——回过神时,她意识到自己正在发抖,全身冰冷,胸口窒息。而她的恋人正用力的抱着她,吉安娜为了止住身体的颤抖,也拼命的抱紧了卡雷苟斯。
“一切都结束了,停手吧。”蓝龙一边温柔着拍着她的背,一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女人的精神渐渐安定了下来。

时间不知冻结了多久,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维持着沉默的平衡。
我已经不要紧了——卡雷苟斯似乎听到了吉安娜的轻声呢喃,她的嘴唇幅度很小的张动了几下。吉安娜试图向他展露出笑容,可惜那个笑容非常勉强,但她已经回复到往常一样温柔的神情。
“时光守护者,我不会……再那样做了,对于我所犯的错误我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克罗米似乎松了口气。她浅笑了一下,然后施展法术开启连通正确时空的传送门。就在这时,时光守护者突然把视线移向不远处的达拉然街道,她看着那边轻声说道——“你们的生命如此短暂,为什么还要浪费在后悔过去的事情上呢?”
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既有达拉然的居民、也有穿着各异的冒险者,大家都在径直走着自己的路。时光守护者的眼睛紧盯着前方,却又像是同时看着无数个世界,她的眼神早已穿透一切。
吉安娜愣住了,她转头看向克罗米,卡雷也同时握紧了她的手为她打气。
女法师在理解了话中的意思后,她含泪点了点头:“我不会再为过去的事情后悔。”

瓦里安旁观着这一切,直到吉安娜说出那句话时,他才像是回过神来般的想起——刚才有个人也对自己说过很类似的话,而那时的场景不经意间跳回到他的脑海。
传送法术的强光褪去之后,重新睁开眼睛时已是正确的时空,时光旅行在此告一段落。紫罗兰色的达拉然城依旧在晨光中熠熠生辉,那一模一样的美丽,却如此缺乏现实感。
那一瞬间,瓦里安居然希望自己仍未离开上一个世界。

“我永远都不会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兽人这样说道。
那番话的另一种意味突然刺痛了他的心,不后悔——是因为他无法后悔。

*************************************

那个夜晚,瓦里安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了冰冠城塞之战。
“退后,穆拉丁,让这位悲伤的父亲通过。”
苍老的萨鲁法尔大王抱起儿子的尸体向他深鞠一躬:“我不会忘记这个恩情,感谢您的高尚。”
“我并没有身处愤怒之门。不过那些活着回来的士兵告诉了我发生的一切。你的儿子怀着荣誉而战。他以一个英雄般的方式死去,也理应以英雄的方式下葬。”

望着远去的萨鲁法尔父子,吉安娜潸然泪下。但当她看到平台的一角后,她突然吃惊的瞪大了双眼。瓦里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不禁皱起眉头。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身影印入他的眼帘,棕色的皮肤、魁梧的身躯、巨大的血吼。兽人独自一人站在那边,他的轮廓在原始萨钢反射的光照下显得格外清晰。

兽人把握紧的拳头放在了自己胸口上——他在行礼。
目睹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他怀着赞许之情,向自己敬重的对手行礼。

人类国王难以置信的紧盯着对方,在他的记忆里,当时根本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他突然意识到这是另一个世界发生的故事,正在向他敬礼的兽人,就是那个向他表明心意、并且自负的说着“永远不会后悔”的加尔鲁什。

就在这时,瓦里安突然从梦中清醒过来。
四周一片寂静,就连自己的呼吸声都显得嘈杂。
他静静的坐在床上,脑中随之浮现的是自己与加尔鲁什——与那个世界的加尔鲁什相遇后的片段。那些的回忆纠结成块,向他席卷而来。

加尔鲁什改变了。

虽然不确定是怎样程度的改变,但那个兽人看上去真的不太一样。
这个世界的加尔鲁什已经众叛亲离的惨死,然而另一个世界的他却有着不一样的可能——但自己却永远不会知道在那之后的事情。
当瓦里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自己的泪腺有这么脆弱吗?他自觉可笑,却又无法自持。

他想再见加尔鲁什一面。
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也许他们是爱过的,即使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他;但他们却在那个瞬间有过完全相同的情感,即使很短暂,他们也曾经像恋人般拥抱在一起。
最后,瓦里安口中发出了连自己都分不清是哭还是笑的声音:“再见,部落最勇猛的战士。”

——那时的心情,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

身下是奥格瑞玛的热砂,濒死的加尔鲁什双眼无神的望向赤红的天空。
空气中弥漫着血和火焰的气息,眼前已经只剩下一片黑暗,但他很庆幸是由那个人结束自己的生命。
意识像是被牵引着去向另一个未知的空间,他闭上眼睛,随即又慢慢睁开。

头顶的天空如此湛蓝,一望无际的草原从他眼前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方向。大风不断的从旷野吹来,茂盛的草地泛起层层波澜,连空气都充满了草叶的清香。
无论是多么暴戾的灵魂,也能在纳格兰的草原上获得安宁。
目眩的阳光将一个小小的影子投射在草地上——加尔鲁什发现自己变回了童年的模样,他笑了起来,然后站起身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I was dreaming of I was siniging of
我做着一个梦,梦见自己唱着歌
I was never to be able but was dreaming of
我从未这样做过,但我却依然做着这样的梦
being never raged, being never raged 
未曾疯狂求战、未曾暴力相向
just being filled with laughter and sorrow
只需要被欢笑或忧伤填满心灵

兽人少年赤着双脚走在草地上,踩在青草上的清凉触感让他感到很舒服。他回头望了一下,那一瞬间,他看到在那广阔的绿色草原中站着一个人类男孩。
那个皮肤白皙、身材瘦小的人类少年,他双手抱在胸前,歪着脑袋像是挑衅一般的看着他。兽人少年用鼻子嗤笑着,他毫不示弱的向对方投去“够胆你就来啊”的眼神。

他们沐浴在同一片阳光下。

(完)
 

 
PS:最后那个歌词及曲欢迎怒点这里——WOW版 へっくしゅん(radwimps)
 
 
【篇后说两句】 趁着完结,我把这篇的设定来给大家顺一下——
 
A世界的瓦里安在奥格瑞玛之战时杀死了加尔鲁什,但兽人临死前的举动使他意识到对方真正的感情,也因此十分困惑。
同时,因为机缘巧合而掌握到青铜龙时光法术的吉安娜,决定回到过去改变塞拉摩的命运。她一再进行时光回溯又一再失败并最终迷失其中,A世界的达拉然城也因此卷入进时光法术的漩涡,瓦里安也因此而误入了B世界,与那个世界的加尔鲁什相遇。
瓦里安与B世界的加尔鲁什短暂心意相通,但他们之间注定不会有结果。因为瓦里安必须回到A世界,而A世界的加尔鲁什已经死了,所以他们之间一开始既是结束。
回到A世界后,瓦里安做梦梦见了B世界的加尔鲁什,并且发现兽人因为与自己的相遇而改变了态度(学会尊重自己的对手,而不是只懂得用暴力去破坏)但他们再也不会相遇,所以他也不会知道——B世界的加尔鲁什也因此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
 
至于B世界的加尔鲁什与B世界的瓦里安会有怎样的故事,就请大家自由想象啦
 
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HAPPY END吧(顶锅盖逃)
 
最后,真心感谢大家的阅读!!!欢迎PO感想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