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10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兽腐向】【吼瓦】上篇:宁可从未相遇

(2013-02-28 22:59:11)
标签:

魔兽世界

加尔鲁什

瓦里安

腐向

吼瓦

分类: 【山口山文包】
瓦里安.乌瑞恩 性格设定——傲气女王受YES!神棍至高王NO!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性格设定——激进中二攻YES!烧饼脑残吼NO!

(……你们能看懂我的意思吗)


World of Warcraft腐向同人(上篇)宁可从未相遇 

CP:加尔鲁什X瓦里安(Garrosh X Varian)

【篇前说明+自断后路】短篇、原著向、很难HE、同人二设、结构很乱、OOC那简直是一定的、上篇无肉下篇有但没写、剧情承接上次的5.3结局(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d230b0101ezfj.html

冷CP也有春天~心诚定能觅得同好~感谢驴渣妹子的投喂(>_<)

3-2追记——窝的眼角冒出了幽暗城的绿水……再也没有什么我了……三年一人萌此刻圆满……看到@ph娘妹子投喂过来的配图汐海我简直幸福得泪流成河!!!于是我颤抖着把美图配在了文章里,泪水在飞……

(以下正文)

瓦里安.乌瑞恩举起手中的塞拉麦尼,利刃深深刺向敌人的心脏。
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如同少年时代重复了无数遍的挥剑练习那样。
这些兽人刺杀了他的父王、摧毁了他的家园、残害了他的子民、还险些害死他唯一的儿子;而且就连瓦里安自己都曾被卖作角斗士,在鲜血竞技场拼命搏杀供兽人取乐。每当想到这些,瓦里安的心中都会充满憎恨。
而现在,复仇的时刻终于到来了——他要撕碎它们的心脏!砍断它们的头颅!挥洒它们的污血!!!

加尔鲁什目光呆滞的站在原地,除了胸前的致命伤外,全身的伤口都在不断向外流血,鲜红的血液啪嗒啪嗒的从他身上滴落下来。
心脏贯穿的剧痛令他发出了痛苦的吼叫,就像困兽犹斗的嘶吼一般,但他并没有作出反击——瓦里安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对手原来是赤手空拳,并且再也拿不起武器。
敌人的穷途末路令瓦里安不自觉露出了残酷的笑,于是他握紧塞拉麦尼的剑柄用力向下刺入,兽人立刻以极度痛苦的表情跪倒在地。

一口鲜血从加尔鲁什嘴里咳了出来,像雾一样飞散开去,紧接着更多的血喷涌而出,连鼻子里也呛满了血。兽人痛苦的弯着腰,剧烈的咳嗽着、吐着血,但他却依旧执拗的死盯着眼前的人,然后吃力的说道:“你终于……肯看着我了。”
瓦里安不懂他在说些什么,但那个声音却像一下子夺走了周围的喧嚣。

“我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部落的第一勇士……”
瓦里安这才注意到,加尔鲁什正以一种复杂的表情注视着自己。那个表情与其说是愤怒,倒更像是满足似的笑容。这个浑身血污的兽人就这样怪异的笑着、然后抬起他的右手——
“联盟最勇猛的战士……请……请与我一战……”
粗糙的手指划过瓦里安脸上的疤痕。伴随着手指垂落而下的动作,加尔鲁什吃力的喘息终于平静了下来,他咽下最后一口气,死了。

时间彷佛就在那刻停止了一般。

*************************************

黎明时分,瓦里安在达拉然的临时住所中醒来。
他从床上坐起身,走下床洗了把脸。冰冷的水刺激着面颊。抬起头,镜子里映出一张可怕的脸,镜中人触摸着自己脸上那道骇人的疤痕,眉头紧锁。
天空才刚刚亮起,微亮的光线从窗口透了进来。从打开的窗户向外看去,屋外正对着达拉然城最高的尖塔,那座紫罗兰色的建筑在清晨的薄雾中显得格外鲜艳动人。可瓦里安没有心情欣赏这些,他眺望了一会儿,决定出去走走。

联盟赢得了奥格瑞玛讨伐战,瓦里安也手刃了最大的死敌——他却没办法高兴起来。因为只要稍稍闭上眼睛,自己就会掉入那时的回忆里。
加尔鲁什的遗言和手指划过脸颊的触感,总是一次次出现在脑海,令瓦里安感到透不过气来。
他跑来我面前其实是为了求死吗?
他最后那番奇怪的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他临死前为什么会对敌人做出那种……暧昧的举动?

瓦里安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某些记忆片段,那还是在银白十字军联赛上,部落看台上的加尔鲁什有好几次向他投来了火热到有些放肆的目光。
这些事情,怎么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这样一来简直像是……他其实一直都对我……!?

可那时的自己明明从未正眼看过他,哪怕一次都没有。萨尔的跟班、好战的疯狗、一心想靠战争来证明自己的可怜虫——瓦里安一直是这样看待加尔鲁什,只会向他投去轻蔑的眼神。
而且自从最糟糕的初次见面开始,两人一直相互仇视。不管是后来面对面的对决、还是联盟和部落之间的较量,哪一次都是拼尽全力想要置对方于死地。
他怎么就偏偏爱上了自己的死敌?如果真是这样,我到底无意中做了什么好事让他误会,还是他根本就疯了!?

瓦里安有些郁闷的揉了揉太阳穴,他不习惯思考超出常理的事情,而且这件事简直比最乏味冗长的贵族会议更令他抓狂。
黎明的街道上十分安静,瓦里安选了条鹅卵石铺砌的小路漫步,一路上只有他一人在慢慢走着。天变得越来越亮,朝阳的晨光渐渐将四周染上一片金黄。
达拉然是肯瑞托的空中要塞,跟雄伟壮阔的暴风城不一样,这座法师城更像是一座穿梭在时光中的浮空花园。瓦里安的脚步停在了安东尼达斯纪念碑前——吉安娜一直很喜欢这里,郁郁葱葱的树木环抱着这座小花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宜人的灌木清香。

突然之间,一阵北风毫无预警的刮过。
强风拍打着瓦里安的脸颊、吹起了他的黑色长发、头顶的树叶也沙沙作响。冷冷的寒意让他不由得回想起达拉然还停在北裂境上方的时候,也不时会刮起这样的北风。
远处传来脚步声,两位穿着肯瑞托长袍的女法师沿着小路走了过来。看到人类国王的身影,二人立刻停下行礼。瓦里安并不认识她们,但当他看到一位女法师兜帽边尖尖的耳朵,脸上立刻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那是个血精灵。

达拉然不久前刚经历完一场残酷的“清洗”,因为夺日者的背叛,肯瑞托新领袖吉安娜把城中的部落成员全部驱逐出境。经历了那场流血事件后,如今达拉然城已不再是中立的圣域,而是联盟的领土。
但为什么这个精灵法师还穿着肯瑞托长袍站在这里?
瓦里安心中顿生戒备、眼神凌厉的望向面前二人。可不管那位精灵法师也好、身旁的人类女法师也好都一脸平静,二人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并没有其他异常举动。

国王意识到自己目不转睛的注视会造成女士们的尴尬,于是匆匆挥手致意。他正要开口盘问那精灵,有人出声喊道:“瓦里安王。”
他一惊,望向声音的方向。只见一位身穿肯瑞托战甲、身材高大的红发男人就站在不远处的台阶上俯视着这里。
那一瞬间,瓦里安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或是仍在睡梦中没有清醒。他瞪大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那个本该不存在于世的红发男人。
“瓦里安王?”
男人向他走了过来,并再一次开口道,可对方就像看到鬼一样望着自己。

直到这时,瓦里安才真切的感觉到异常。
深绿色眼睛、鼻子上的伤痕、还有那标志性的火红色头发——面前的男人毫无疑问就是肯瑞托的前任领袖罗宁。可是罗宁已经死了,在部落偷袭塞拉摩的时候,他以生命作为代价——最大限度控制了“聚焦之虹”,没让它的爆炸毁灭一切。
可为什么他还存在于这里?就像这个肯瑞托的部落法师一样?难道——自己回到了“过去的”达拉然城!?

回到过去——瓦里安在心中想着这个词,心跳逐渐加快。
他的思绪突然间滑入了另一个场景,那是奥格瑞玛讨伐战结束后,他与吉安娜并肩眺望被黄昏余晖染红的贫瘠之地。炽热干燥的热风里像是夹杂着沙粒一般,吹在身上很不舒服。可吉安娜只是出神地望着地平线的那端,身体一动不动,只有那银白的长发在迎风飞扬。
担心她可能已经沉浸在不好的回忆之中,瓦里安忍不住出声叫了她。吉安娜慢慢的转过头,面无表情的望向他。紧接着,她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描述的笑容。她像是梦呓般低声说道:“瓦里安,假如能够回到过去,你会想要做什么?”

——你会想要做什么?

“你没事吧,瓦里安王?”罗宁一脸困惑地问道。“刚经历银白联赛的那场意外,你一定是累了。请恕我失言,或许你还在为白白送命的联盟勇士们感到不平……但我相信大领主的本意并非如此。”
瓦里安知道自己脸色很苍白,他只想点点头说了句“我没事”然后快速离开,嘴里却只发出一声含混的呻吟。
罗宁断定他是身体不适,而对方又明显想要走,只好草草结束对话:“还请保重身体。”
就在这时,台阶通往的紫色天台出现了罗宁的妻子——瓦雷萨的身影。精灵女人注意到了他们,于是她点头致意,脸庞绽放出美丽的笑容。瓦里安突然想到,在罗宁死后,瓦雷萨就再也没有这样笑过了。

告别罗宁夫妇后,瓦里安漫无目的地向街道走去。有岔路就转、有小道就穿、与其说是在走,不如说是在晃。
他沉默的走着,完全不理会一路上向他行礼致意的达拉然居民和冒险者。可能因为他的脸色真的很难看,人们开始窃窃私语,猜测是谁惹恼了联盟的国王。
是的,瓦里安很生气;
而且走着走着,瓦里安越来越觉得非常生气。

如果没有罗宁牺牲生命的壮举,如今联盟部落的局势或许早已掉转。
塞拉摩那个触目惊心的巨坑里——有无数冤魂在恸哭哀叹。
国王没能保护他的子民;
国王放任了敌人的肆虐扩张;
国王的毫无作为导致了这场毫无人道的暴行。
塞拉摩的人们变成了齑粉、罗宁留下了妻子和年幼的子女自己断送性命、发丝如霜的吉安娜那歇斯底里叫着要部落血债血偿……这些其实都是他对部落的软弱所致。

瓦里安蓦地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部落的营地。高悬的部落旗帜在迎风飞扬,那鲜红的颜色刺痛了他的双眼。扑通,胸口随之传来一阵痛楚——瓦里安突然回忆起自己还是王子时,曾经对着那旗帜流下眼泪。
那时他祈求上苍,能让自己在此刻流干所有眼泪,然后他就不会再有恐惧与畏缩。他要报仇,为了那些死不瞑目的牺牲者报仇。年幼的自己拼命诅咒着、憎恨着、并发誓要杀光那些入侵者——不计一切代价、不惜葬送性命、即使失去一切也要杀光他们!!!

结果,少年时的誓言根本无法实现。
因为他是一个战士,但同时又是一个国王。所以他既不能抛下一切去厮杀、也无法不计后果的去杀戮。形势!制衡!外交!人道!这些东西就像枷锁一样套在他身上,就连挥出的剑都变得拖泥带水。
我所做的一切真的正确吗?如果可以重新开始,我是否会选择另一条道路?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兽人——棕红色、像泥土一般的肤色。
当他看清那个兽人长相时,瓦里安一下子变得冲动起来。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

——假如能够回到过去,你会想要做什么?

吉安娜的话像某种咒语般再度浮现脑海。
那一刹那,瓦里安突然有种如梦初醒的感觉。他的另一个人格“拉格什”突然间占据了身体,幽魂之狼的怒火在他的眼中熊熊燃烧。
回到过去的话,我会亲手杀死这个万恶之源,让一切的悲剧从根源上终结!!!

没等理智发挥作用,瓦里安已经拔剑冲了上去。
兽人发现了他的突袭,于是立刻屈膝向下、快速转身闪躲。塞拉麦尼的利刃擦过兽人竖起的马尾,几根头发被削下后飘落在地。
有那么一瞬间,兽人脸上露出了像是又惊又喜的表情,但马上又回复到应战的紧绷情绪。他的眼里闪着寒光,一面瞪视着瓦里安一面站起身来。

“一大早就来特意送死吗?人类国王?”

瓦里安用剑指着兽人的脸答道:“我是来送你提前上路的,渣滓。”



TBC
 

【传送门】

序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d230b0101ezfj.html

中篇:永远不属于你——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d230b0101ise5.html

下篇:开始即是结束——(因为全章是肉已经被渣浪剔除了)

TRUE END篇:也许爱过彼此——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5d230b0101k2cn.html


【篇末说明】其实一开始真心是想撸肉文的,可到头来某人果然还是没有办法无视原作藐视逻辑上来就干(喂!)……而且所谓的铺垫铺了4K都入不了题啊卧槽……
 
PS:我查不到资料,无法确定部落现在的旗帜到底是不是跟兽人当时入侵艾泽拉斯时的一样,不过剧情需要我就当它们一样了。
 
PPS:关于穿越梗”——老实说作为一名万年联盟,在小吼把聚焦之虹砸到塞拉摩那一刻起,小吼X小瓦这个CP在原著向里就算是彻底被拆了毁了……小吼即使5.3不死我也想不到这CP怎么去达成Happy End。所以小吼之死倒像是给了个痛快,从暴雪无良编剧手中了结他破罐子破摔的一生……作为二设创作,就用穿越梗来给小吼这个缺爱的倒霉孩子发发福利吧……
 
PPPS: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萌冷CP很寂寞的只能自言自语自攻自受,大家别嫌我啰嗦好伐Q-Q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