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汐海未来
汐海未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853
  • 关注人气:2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背包党游台服】供电男与银行女的魔兽世界(19-20)

(2010-05-20 22:27:20)
标签:

wow

魔兽世界

台服

回忆录

游戏

分类: 【山口山文包】

重新修改并排版的第一季WORD档已经做好,大家请移步这里下载——

http://vdisk.weibo.com/s/zfOkc1FzfvsRL

 

我和供电男终于在台服满80了,OH YEAH~个中的纠结后文再提罢……(这次的更新里没有写)今天的文又是没有润色的初初稿,呃~居然写得头痛脑热~我还是去画画改变心情罢>__<  PS:5.22润色修改完毕

 

Capture 19

 

听说1T硬盘才卖五百块钱的白菜价,我不由得砰然心动。

于是我婉转的告诉供电男:“我的硬盘有点不够用了。”

 

我在用40G的硬盘时这样说道,尔后换成80G;

我在用80G的硬盘时这样说道,尔后换成200G;

我在用200G的硬盘时这样说道,尔后换成500G;

正如女人的衣柜里永远缺少一件新衣服,宅女的电脑中也永远缺少一块大硬盘。

 

供电男只是平静的回答,哦知道了。

到了晚上我发现电脑果然多出了十几G的可用空间,仔细一看国服客户端被SHIFT+DELETE了。

我泪流满面——文件夹里有截图好吗!青葱岁月成长回忆就这样不见了!国服的遗憾也因此成为了永远的遗憾。

 

我的装备没毕业,因为黑手;

我的操作也没毕业,因为驱散,双倍的遗憾。

 

这么说其实也是有感而发——前两天在网上看到一位牧师MM诉苦,她因为不懂驱散被团长讥讽后黯然退团。

太软弱了,要是照我的悲剧人生,我恐怕得退团退会上百回。

 

作为一个牧师、一个水货牧师;

从未有一个技能会像“驱散”那样令我毛骨悚然。

供电男也始终无法理解:每次联盟和部落在太阳井前火拼时,我很懂得龟缩在副本门口狂丢驱散,炉火纯青,娴熟自如;可一进副本就成了手忙脚乱无所适从的废柴。

他只能把这归因为“缺乏协调性”。

 

曾记否、想当年、叹往昔——

祖阿曼的BOSS祖尔金,因为我驱散不及时而瞬倒的坦克数不胜数;

我通常用“意外失手”百般抵赖、搪塞过关。

太阳井的BOSS菲米丝,因为我驱散不到位而秒扑的队友罄竹难书;

再厚的脸皮也说不出口“意外失手”了,那分明就是“意外成功”。

 

每次听到团长喊“驱散!”时都感到手脚冰凉脑袋发蒙全身发抖;

我始终觉得那是因为傻X团长的声音猥琐有震荡冲击效果。

后来团长怒不可遏了:我擦!不熟练你TM就在旁边多练练啊!

我只好讷讷的在地上一丢一放一丢一放一丢一放……

然后令空中盘旋的菲米丝姗姗降落。

团扑满地。

 

那段时间差点被团长的唾沫星子淹死,吐血剔号的心都有了。

直到菲米丝的BUG打法腾空出世,我才泣不成声的庆幸噩梦终结。

结果开荒到穆鲁时,牧师又要勇挑驱散重任——我立即言辞恳切的请求让贤,并力荐他人来完成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团长毫不犹豫的回答:“实在不行我就找外援,BOSS不用你驱散。”

这让我在感激涕零的同时多少也有些尴尬。

 

不会驱散的牧师注定是个半桶水的牧师;

这也成为了我在国服的最大遗憾。

我后悔自己应该在水团开荒时勤学苦练驱散;

而不是看着其他牧师的驱散频频失误、然后窃喜自己脱离苦海。

年轻人,多掌握一门职业技能是不会错的……

 

即使穿上全套太阳井毕业的装备,却依旧是个不能毕业的牧师;

即使顶着治疗量第一的“大奶光环”洋洋自得,菲米丝和穆鲁总能让我原形毕露。

后来我去过几次G团,每次我都会事先密RL说明自己不会穆鲁的大驱别安排我做……RL通常一脸的了然于心,并用“你这身装备是买来的吧?” 的淡定眼神看着我。

我唯有显示头盔默默忧伤。

 

 

Capture 20

 

供电男有个玩术士的同事,国服跟我们同服同阵营。

他叫白发利眼,我就简称“老白”,叫得很是顺口。

顺口到听供电男提起他时,我还会发愣:他不是姓“白”吗?

(老白泪流满面)

 

老白是我这篇回忆录除男猪女猪外最早登场的角色——就是第二章、电话咨询台服移民的那位。

可他并不满足,还打电话来要求露脸、显ID、加戏份。

我感到十分为难,因为我们在WOW里的交集实在太少。

那时我和供电男每天都在勤奋FARM T6副本,而他每天都在耐心奋战于永远冲不完的声望和刷不完的坐骑。

 

所以在我眼里,老白就是一个资深蛋疼人士。

他上线无非做两件事:要么冲声望、要么刷坐骑、要么就在冲声望和刷坐骑的路上,他不时给我和供电男发来炫耀的密语——

[白发利眼]悄悄地说道:[银色骑乘虚空鳐]

[白发利眼]悄悄地说道:[蓝色灵翼幼龙的缰绳]

[白发利眼]悄悄地说道:[乌鸦之神的缰绳]

我虽然艳羡嫉妒,但还是鄙夷他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真是蛋疼。

那时的我完全没有想到,我会在台服比老白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台服德鲁伊达到了79级,毕业在即、胜利在望。

于是咨询80级强力人士:满级以后要做什么?

对方答:做日常、冲声望,装备的话先去打战场拿PVP装积累装备基础、然后英雄副本每日N刷攒牌子,凯旋牌子毕业后求抱ICC团大腿继续攒牌子,冰霜牌子毕业后再去几个大型副本……

我听罢默默无语、意兴阑珊、索然无味,这种生活真有乐趣可言吗?

 

其实我只想窝在荒无人烟的埃索达,做一个投机倒把的低调奸商。

供电男冷眼斜睨:你可不可以想个更大的追求?

我眯起眼睛:唔……有了!我要当一个有《大使》头衔的小号!

供电男彻底无言。

 

我的铁炉堡只差2000声望崇拜;我的莫诺瑞根流亡者只差11000声望崇拜;其他主城均已崇拜999,胜利在望!

于是我健步如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诺森德,跑回旧大陆冲声望。

社会上通常把这种行为称做“毕业恐惧症”。

 

我的消极练级一直持续到儿童周——我干劲十足的完成了三个孩子的全部任务,高高兴兴的领回宠物奖励。却目瞪口呆的发现自己距离80级只差2格经验槽……

我无语凝噎:节日任务怎么可以涨经验!

供电男嗤之以鼻:节日任务怎么不可以涨经验!?

 

正巧那天有人在主城喊:黑暗神庙怀旧团开组。

我求组,果然还是想在那个最熟悉的地方达成80级啊。

怀旧团组到16人,其中4个是不满80级的小号。

然后大家传送到人迹罕至的沙塔斯城、飞向人迹愈发罕至的影月谷。

蛋哥,我来看你了!我开始心潮澎湃。

 

进本后我在团队里喊:我DPS还是治疗?连叫了三遍都没人理。

80级的“诛王勇士”们根本没把这点可悲的DPS或者治疗量看在眼里;

我们毫无章法的一路疾奔全程碾压。

 

我一边打一边回忆起各个BOSS的各种打法,我惊讶自己如数家珍。

什么墙角站位啊、什么上水下水啊、什么台上台下啊、什么暗影魔啊、什么抗火啊……多好的记性,国服的傻X团长怎么会骂了我那么久的“猪脑子”“没记性”呢!?

 

而怀旧团对BOSS只有一个打法——

坦闷头前冲、DPS闷头集火、治疗胜似闲庭信步。

真像是一群80级的大人在欺负几个可怜的小朋友……

 

正在想的时候,莎赫拉丝主母施放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致命吸引”——我被拖出了人群,然后毫无悬念的放倒。

最近一直在写主母和瓦丝琪的腐女文,这让我误以为自己与主母积累了深厚的友情;

可惜我失望了,从国服到台服我都是主母中意的“一拖死”。

 

怀旧团毫无悬念的碾压到底。我却没能升到80级、漫长的黑暗神庙只升了1格经验——还真是高估了70级的副本。

看着蛋哥的尸体,我仿佛听到他在对我说:“代替我去与巫妖王决战吧。”

我被自己的妄想感动得泪如雨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