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以亮
李以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87,171
  • 关注人气:2,4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袁桉译诗

(2019-08-20 21:08:57)
分类: 阅读欣赏
终曲
库·海尼克
袁桉 译
 
四肢无力。骨骼松脆。
我被时间拖曳而去。
吃吧老鸟不然会死的:
一句格言无义可言。
而我开始仇恨自己。
因为我垂垂老矣。尽管我还在服食
一小口顺喉的美酒,
正如那迷茫的叹息
万般惬意地将我团团缠绕。
似乎上帝也已将我遗弃。
 
并非我臆造了我自身,
这点我当有自知之明。
是从前有人将我胡弄出来
心血来潮随意为之。
我对自家的身世也难以说清。
仿佛我把自己拆卸下来,
由头到脚细细端详,
梦游一般乱摸一气
寻找外罩帽子和拐杖。
这些物件也离我而去。
 
老者的前路便是死亡,
我和你一样在劫难逃。
我画出一片瑰丽的晚霞
在我的陋室门上,
由此我看到了我落脚的深渊。
我仇恨这爱过的世界,
它的骗局吃力也讨好。
为何只有我孤身卷入
这汪浑浊的落潮?
水位很快将淹没到我脖子以上。
 
我知道我会欢天喜地
潜入那秘密之内:
为什么在那远天是那孤星
而在近处则是我一人,
这个背负时日重荷的人?
我,一条界线,已被界定,
前额,哦,也伸展不出多远。
或许我体内正粲然闪耀着
一爿小小的永恒。
我只是有所预感而难以言说。
 
 
诗歌
卡·克罗洛
袁桉 译
 
废话围绕着漂亮的东西转——
一首诗,关于弯曲的线条
或死亡的恐惧——一个民族
生活中无关紧要的事情。
让我们来好好查对一下——
以一种特定的方式清谈,
一道谜语比如自由或
男女之间的关系,
他们面面相觑
彼此之间已经两讫——
可靠的死亡,被一语道破
在一个句子里头。稍后而来的
则与家庭用品有涉,以及
滑动的水流漫过石头。
焦灼过盛——有时这种情形会持续更久。
你依然写作不辍
面对如此复杂的犒赏。
来吧,你听——
手掌滑过他们的头顶。
漂亮得有些过头。
你还得重读一遍。
 
 
三月与十月里的诗章
京·埃希
袁桉 译
 
无边的雨水与回忆
洒向平坦的风景或者山谷和海景。
而在我心深处,那绵绵絮语的
是你么,任一个你抑或谁人?
 
一阵疲弱的歌声扬起的气流在颤抖
环绕我头顶和底部。
声音,拥抱,耳鬓的厮磨,
你浪迹何处,遍及四方还是此处?
 
为恒久的雨漏唤醒,
死去的人们向我坐近,疲惫且昏暝,
不知他们,可是再度新生
抑或游魂。
 
在雾瘴的飘拂下面
他们饮起我的葡萄酒。
在我呼吸的气流中他们将自身重现,
而他们的声音则出自我口。
 
我不能再说些别的话题,
除了从前他们亲口讲过的内容。
我进入每一个躯体
并且在其中重复自己的声音。
 
秋日与无边的雨水
都是盐,将我们汇融于一处。
我迎着守望的人群俯过身去,
他们将我埋葬并且为我号哭。
 
 
坚果
沃·贝希勒
袁桉 译
 
死者金黄的头发
从坚硬的地表中长出来,
在我们的脚下改变颜色。
胡桃树向我们撒下
枯黄的落叶。
 
然而在坚果之内
脑髓在渐渐形成。
一会儿我们将敲开头盖骨,
把脑子从皮壳中摘取出来
并且咬碎,那滋味
这片土地智慧的滋味就在舌面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