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猎人的一年》译后记

(2019-05-17 22:43:55)
分类: 我的诗文
切斯瓦夫•米沃什虽然精通几种语言,但他只用母语,也就是波兰语写作。《猎人的一年》1989年由巴黎著名的波侨出版机构“文学研究所”(InstytutLiteracki)出版发行,1994年被译成英语在美国出版,出版社是 FSG,译者是米沃什的学生玛德琳•G.莱文。

《猎人的一年》具有明显的自传性质,采取了日记形式,记录米沃什从 1987年 8月至 1988年 7月一年之中的日常生活,包括养花、参会、讲课、度假、访友等等,这是一条明线;另外一条暗线则是穿插其中的诗人对一生中不同阶段的许多回忆,特别是在维尔诺、华沙、巴黎、美国各个时期,作者与一些作家、朋友之间交往的经历。所以,正如前言里所说,现在和历史是交织出现的。这虽然是一部日记,主体部分却主要由回忆组成,说它是一部回忆录,大体是不错的。除了对一些经历的记述,对一些历史事实的澄清,还有对一些历史事件和人物中肯和独到的评说,笔者认为这些都是本书最为精彩、深刻的部分。

写作这部书的时候,米沃什已经七十七岁,不仅功成名就,诗人很可能是打算将它作为最后一部大书来写。1986年在一首题为《准备》的诗中,米沃什透露,将准备一年,“开始着手撰写一部大书,其中我的世纪将如其所是地出现”。在本书里,作者几次提及,要写一部关于二十世纪的大书,特别是关于知识人的思想变迁,他甚至设想那是类似托马斯•曼《魔山》那样的国际性小说。也许因为年龄、因为体力的衰弱或别的原因,作者又说自己“高兴于不写小说”,但这个念头还是反复出现在他脑海中,说明大师无法忘怀自己经历而即将逝去的那个世纪。同时,米沃什晚年似乎一直也被这样一个问题折磨着:昨日之我与今日之我之间那个巨大的断裂是如何形成的?换言之,他是否无愧于他的一生?因此,这部书也成为对此问题的一个回答。作为读者,我们从旁观之,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不过,作者的回答似乎不这么简单。其中的奥妙和滋味,自然蕴含在这本书的字里行间,读者不妨仔细体味。米沃什的一生,几乎贯穿了整个二十世纪,对此个人问题的反省与沉思,在很大程度上即是对二十世纪的反思,进而提出他个人化的总结。这显然属于一种极有价值的个人化历史写作。译者特别着迷的,正是书中涉及回忆的那些部分。虽然诗人在《准备》一诗中,谦逊地说“我还没有学会平静地讲话,如我所应该的那样”,但读者应该不难在这些回忆文字里,读到一个世纪老人最后所获得的那种平静和睿智。值得一提的是,这种回忆录性质的写作,与作者在稍后几年出版的另一部著作《米沃什词典》,彼此之间形成一种互文和映衬的关系,它们共同构成了米沃什晚年散文写作的主要成就。

我觉得,在理解米沃什的时候,有两种倾向是需要避免的。一种就是将他苛责成一个伪君子,这当然是那些非道德主义庸人的泼污。世界上还有比米沃什更正直的人吗?他的生活、他的写作、他传记材料中的一切,无不证明着他无愧于被誉为一个有德的人,一个纯粹而高尚的人。另一种则是急于将他推崇为一个圣人。事实上,笔者读到的米沃什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欲、有信有疑、有狂喜也有哀恸的大诗人、思想家、信仰者;他与生俱来的矛盾,正是他不断超越的内在动力,也是他以毕生努力去弥合的深渊。他不是一个完人,但他是一个足够真实的人,一个终生与二十世纪的恶魔搏斗而幸存的人。波兰学者耶日•J.马丘什科(JerzyJ.Maciuszko)在美国《今日世界文学》上发表的书评文章里说:“诗人不仅体现了他的绝对正直,而且表现了他难以否认的个人勇气。我们钦佩米沃什全部的创造力;由于其作品的自传性质,我们对这位诗人的尊敬之情大大地加深了。”笔者也充分相信,《猎人的一年》将会为我们准确地理解米沃什,提供一个更为直接的通道,更多丰富的细节和有力的证据。

常常有朋友对我说,米沃什的散文比诗歌写得好。对此,我虽有同感,却还是不得不理性地倾向于认为,应该将判断一位外国诗人特别是一位大诗人优秀程度的特权,归之于其母语国的人。因为语言的、经验的、文化历史政治地理背景后的那些东西,尤其是涉及审美微妙的那一切,别国的人说了往往不能算数。别国的人有什么优势呢?唯一的优势也许就是一种距离感,而距离感仅在审视某些大的方面起到一点作用,或者带来一点不同的视角而已。具体到《猎人的一年》这本书,据我了解,即使在一些专业读者那里,阅读起来似乎也不乏难度,因为其思想的深度、信息的密度,这些不仅需要一些专业背景,还需要一些理解的耐心。同样,正如一些书评作者认为的,这本书,只要你真正投入进去,换言之,如果读者足够专注,一定会感到兴味盎然,因为你是在倾听一位历史过来者娓娓而谈。而且,你肯定不能只阅读一遍就有把握说足够理解了。笔者认为这是一部值得反复揣摩、沉思的书。

本书涉及的历史人物实在众多,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感到很有必要增加一些注释以方便读者。译者对这些增加的注释负责,亦请有心的读者,对包括注释在内的全书所有内容批评指正。

本书在审校过程中,译者得到了责任编辑魏东先生不少良好的建议,他和助理陈天祥先生根据波兰文版索引精心整理出了中文版索引,也为他们对本书的出版付出的心血和努力,特表谢忱。



《猎人的一年》译后记
               ——本书各售书网站有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9札记(7)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9札记(7)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