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9札记(7)

(2019-04-15 19:24:17)
我知道,本地和外地,都有那样的诗人,他们提出问题,时代啊体制啊,有的还是大问题,但是他们仍然给我“没有问题”的感觉。那些都是纸上的问题,不关心,不涉己,终是鹦鹉学舌,而且那样一些问题塞进诗里,貌似深刻,其实无效。

你活自己的,不是为谁活,更不是活给哪个看的。明白这一点,好像不难。

“业余者”(amateur)这个词就来自拉丁语的“爱人”(amator)一词,动词词义是“去爱”(amare)。

若无自律,便有他治。

看来的:优秀的人,往往在价值观上包容多元,而在审美上严格苛刻。平庸的人,往往在价值观上严格苛刻,在审美上却毫不在意。 ​​​​

生活总是要向前走,但要理解生活,必须向后看。——克尔凯郭尔

所谓势利眼,不只是会前倨后恭,巴结可以巴结的人,还表现在敢于开罪可以开罪的人。 ​​​​

诗是诗人的诗学最直接的体现。

在今天,诗人不断地写作,已经是对于诗的存在所做出的最有力的辩护,而这也已经成为我们时代写作的一个主题,即为诗一辩。 ​​​​

对于一个诗人诗之外的文字,我常常是不当真的。悖论的是,我于写诗之外的文字,可谓乐此不疲。 ​​​​

我理解的风格,是具有个人的独特性,个人的词典、个人的语调和语速、个人的思维方式、关怀半径、个人的体温和拒绝,等等,甚至可能在无意中形成了某些个人的程式,但是不应该是有意地追求那些程式。一招鲜固然容易形成所谓辨识度,但那也非常容易令人厌倦而心生逆反。所以,谈风格化,还需要在多样化的基础上来谈。离开多样化,单调的风格也是风格,却不够丰富,而人和世界本来都应该是丰富的。

礼貌的距离,亲密的幽怨。

奥修把“我”分为“主我”和“宾我”:“主我”是空灵的无限的,而“宾我”是被知识、经验所固化了的,是有限的。

福楼拜说,人生每多失望,能把思想寄托在高贵的性格、纯洁的感情和幸福的境界上,也就大可感到欣慰了。

帕斯卡尔讽刺说,最可笑的事情是有人把上帝伟大的观念压缩在自己狭小的脑子里,然后还赋予自己信心的冠冕。

他(维特根斯坦)从小接受的教育赋予他一种严苛的律己精神,绝不接受任何不是他自己挣来的东西。

我不怀旧,我也绝不为那个时代辩护,我只是看到了一种美,青春的美,无论哪个时代都会有的青春美,总是会打上时代烙印的青春美。 ​​​​

经验告诉我,一要看重本身活成一部历史的人,二要看重那些其人生积淀了一部历史的人。他们都有任何教科书任何教育都不能代替的东西在,换言之,他们本身就是教育就是教科书。

曾经也是认为某人的权术多么多么高妙。有些年岁后,才意识到所谓权术之所以就能见效,无非是奴性使然,奴性才是前提。

那种把所有问题推给上帝去解决的态度,其实是把上帝当奴仆看待了。

我感兴趣的是你为什么存在,而不是存在,因为我已经默认了你的存在,它是一个不必要强调的事实,否则是一个双重的羞辱。

抱着你的那个自我紧紧不放,这种恐怖丝毫不亚于没有自我所带来的那种恐怖。

高贵的同情是什么也不说,避免次生伤害。 

“笔墨等于零”——词语也等于零。从来就没有什么“诗的语言”或者“文学的语言”,它们都是因时因宜创造出来的。而创造需要遵循亲切化和陌生化的二律悖反。 ​​​​​​​​

诗歌语言的陌生化,不可能是一个无限制的东西。奇怪的东西难以成为一个美学品质,就如无穷尽的病句带来的陌生化,是很难忍受的。陌生化也有一个必要的度。 ​​​​

在诗歌上靠炮制夺人眼球的概念,或者企图以集体的方式出场,肯定是不灵了。早已不是那样一个时代了,不仅不灵,效果很可能还会适得其反,有识者明鉴呵。 ​​​​

所谓价值观,其实只体现在如何理解一个贵字。抹黑或者贬低人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过分抬举人也是一样。精神的意义仅在激浊扬清,让意志出场,让世界与人如其所是。上帝死了人还活着,就有可能再造一个上帝;人死了上帝还不可能马上死去,那么就还有可能造出新人。短期不乐观,长期不悲观,所谓方法,这就是方法。

庸人都在按部就班,享受光荣和成功。天才却我行我素,直到头破血流,给古老的敌意提供新的证明。 ​​​​

任何事情都有代价。既想要玩体制内的游戏,享受它提供的所有光荣和优渥条件,又想得诗神眷顾,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 ​​​​

很少有人会因为被人用一个降低的标准来要求而感到屈辱。相反,人们会说,差是差点,但是在同类之中已经算好的了。可见,原谅和自我原谅已经在先。借用美国女诗人阿德里安•里奇的话说,无人申请单独禁闭的荣誉。 ​​​​

不管是谁说,我认同这句话:很多人很多事真还没有到需要拼天分的那个地步。 ​​​​

人的内心深处存在这样那样的魔,有的叫贪婪,有的叫嫉妒,不一而足,谁是那驱魔人?一篇《马的倒影》令人解颐,耐人寻思。从真实的角度,拉比说得比对,马或者牛之所以踩着水喝水,甚至是因为它们够不着,脖子不够长,够得着的话它们才不去踩水呢!这个我有经验。但是在隐喻的意义上,拉比是对的。生意人不喜欢竞争,独揽一片多好啊!文人之所以相轻,不也是本能或者潜意识里就担心风头被占吗?然而,市场是一个好东西,没有市场的地方每个人都风光不到哪里去,市场才能聚起人气,竞争才能带来繁荣。一家独大好是好,但是那不过是一家的事,跟你我无关。

认知偏见很愚昧,审美偏见很无趣,道德偏见很狭隘。 ​​​​

一般说来,四十岁后,人生就进入下半场了,六十岁后基本上就是伤停补时,小负即赢,翻盘——不是不可能,但是肯定属于小概率事件。人民大多活得没有安全感,并不是天天都是在家操心天灾人祸,实在是由于翻看人生账本的时候太过贪婪。 ​​​​

经营生意,是为了赚钱。经营名声呢?难道是为了不朽? ​​​​

有人宣称皈依了一个什么什么,却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高人一等地正确。我不禁纳闷,莫非皈依的是一个假神、假佛? ​​​​

一个人变得很无趣,我认为基本上就失败了,无论披上多么华丽的伪装,安上多少夺目的光环,他的生命是失败的。 ​​​​

米沃什是幽默的,布罗斯基是幽默的,甚至写荒原的艾略特也是幽默的。不正经的黑色幽默也很有趣,不只是因为他们让人发笑,而是因为他们都有真正的深刻,他们对人说,乐观是可笑的,悲观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有第三种态度,入乎其中,超乎其外。

人固然应该“睁了眼看”,但是,如果有人偏执地,无聊地给你推荐一个狭隘,割裂的世界图景(如某些网站的首页),为什么不能拒绝?毕竟它们拼命呈现的图景并不是世界本身。 

人在生存过程中体感到的直觉性要求,以及随之而来的判断选择、安全感、获得感、幸福指数所依据的价值与舒适度,这些远在一切说教和信念之上。仅仅依据理性思维判断而生活的人是没有的。与其说人为真正值得的东西而生活,不如说人为自以为是的东西而生活——自以为是之是,是一个综合性的东西,在单纯的理性判断之上。理性是浮出水面的部分,水下才是根本。作为一个理性的人,理性越发展,越容易意识到那些非理性的暗层——这似乎是一个悖论。不理性的人只会受控于非理性;理性的人却懂得接受那些非理性的因素,了解它们,认识它们,掌控它们,以防止理性的小船说翻就翻。

在我们怀疑,嘲讽和贬低人的生命的时候,往往忘记了我们、我们的存在是多么幸运。人的存在的残酷和荒谬,并不取消它在悲剧过程中带来的悲壮感。人类整体固有的向善乐生的趋光性,跟其他物种一样,丝毫不为任何个人、任何至暗时刻而改变。绝对意义上的虚无,并不是一个自甘沉沦的体面借口。

人们珍惜自己唯一的生命,而对生命的认识却甘愿停留在平庸和浮浅的程度上。BY奥德修斯•埃里蒂斯

成为一个具有自洽自足精神和能力的人,这是第一步也是非常困难的第一步,却是很多人可以做到的。但是实现这个,还是不够的;在此基础上,一个真正自我实现的人,需要进一步发展自己,与他者共在,奉献自己的价值。活出自己并且有益于人,我的人生哲学不过如此。

爱的圣徒是懂得并能心甘情愿牺牲自己的人,凡夫俗子只会奢谈自我。当然,具有完善健康人格的凡夫俗子,本身就是罕见的。 

一个有着创造意志的人,必然是一个喜欢绕过他人、警惕从众的人,孤独的爱好不是一个缺点,不是一个小事,而是一种本能的选择,是一种职业性要求。我很难相信,一个哪里热闹往哪里凑,哪里显赫就往哪里挤的人,在他身上有什么独立意志。

对有的人来说,做什么都是做生意,不是生意为什么还要做?没意义。有的人不做生意,不赤裸裸地要钱,他们还要漂亮的说辞。所以,和尚也是生意人,文人也是生意人。我不厌恶生意人,我厌恶这些假生意人。

不要动不动就试图颠覆美的概念,包括诗的概念、艺术的概念——你颠覆不了。不要由于自己无能发现和创造美的形象,就试图否认美的存在。美,难以定义或无法定义,但是当它出现的时候,我们感觉得到。

虚无主义是对应于虚荣价值的解毒剂,但是其作用也仅限于此。

文化是一种共生现象。我最喜欢看到它们之间互相拆台,相反相成,互为清热解毒剂。

诗人老乡让我记得的诗:《死后一分钟》  死了就该及时  闭上眼睛  谁来悼念无关紧要  从云缝里发现的题材  多是天堂之类的文物  这 对你没用  对一般的鬼们没用  大家动动手吧  快把死者的眼睑阖上  莫让他在活人中  认出谁是鬼的  间谍

乡人爱夸张。若言拒绝态度之坚决,必曰“皇帝的老子来了我也不……”这是因为他明白早没有皇帝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