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现象界语

(2019-03-28 12:19:16)
分类: 我的诗文
如果你欣赏的东西,他也欣赏,但是,他并不与你一起欣赏、而是故意表现出不认同甚至反感,这就叫“意气”,意气之争是不可理解的,因为它并不意在理解,只是黑暗一团。如果你不欣赏的东西,他偏偏很欣赏,而且这欣赏还是真心的,发自肺腑,这就是“品味”,品味的问题,也是不能争论、没有办法的事。 

一个人越纯粹就越能够洞若观火。 

好奇心并不必然包含价值。恶俗的标题党便是看准了人类浅薄的好奇心,反复刺激和利用之。 

有人不知道是基于何种理论和数据,认为精神病人是彻底解放了自己的人。这真是太低估了人类精神的黑暗,又或者太高估了人类精神的自救能力。 

虚假的热情其实比真实的冷漠更令猝不及防,更令人厌倦。 

“愚人的肯定”毕竟也是肯定,那是空虚之人的春药。 

诗人,冒充得道的高僧,仿佛洞悉了人生的最终秘密,失去痛苦、困惑,一副什么都看穿了的样子,如果不算致命的缺陷,也的确不是什么优点。 

贝恩说,每年春天,那些关于春天的诗就要发作一次。现在又多了一样:复活的海子。 

铺天盖地的二手写作,唯一的作用就是抹平那些本来还有一点原创性的东西。这都是出版产能过剩和作者强大的虚荣心闹的。 

我以为,一种语言的文学,其亮度取决于它塑造的女性角色,其深度取决于其塑造的男性形象。 

诗的法则,是浓缩,是提炼,是萃取,是以一当十。任何试图以稀释、以勾兑、以数量的方式接近诗或者证明诗的人,不过是在自证其伪。 

我们的诗人们,似乎十分羞于承认自己的同行比自己写得好——他们非常默契地选择忽视那些无名却才华横溢的后来者;非常默契地结成这样那样的俱乐部式的圈子。他们可以老练而坚定地装聋作哑。 

一个人不能拥有明确而恰切的问题意识,是敏锐性正在丧失或者已经丧失的症状。 

研习心理学和处理人际关系是一回事儿吗?研究诗学和写诗是一回事儿吗?

有人的写作,给人沉郁顿挫的感觉,但是,他呈现给人们看到的生活,却是生龙活虎的,甚至是洋洋得意的。——这仿佛是一个喜剧。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入世不深的作者,但是,当我读过周围更多的作者那些文字之后,我不得不怀疑,他们入世的程度也许更不如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说,如果你的文字不能告诉我生活已经告诉过我的之外更多的东西,我何必读它。当然,入世深浅程度,只是看待作品的指标之一。

王朔说阿城“对活着比写文章重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听不懂,比如,那些搞反了的人。

奥勒留是为了留下一部名著吗?我觉得他只是喜欢沉思。 

直觉是先于、高于、大于分析推理判断认知这些能力的一种能力,但是不脱离这些能力本身。事实上这些能力越强,直觉也会越强。诡异的是,直觉能力也会被这些东西遮蔽和败坏。 

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的年代,我很担心自己成为那样一个人:什么都在看,却又什么也没有看到。所以,我宁可只看一个人、只看他的一篇文章,然后想想是否有所得。在这个意义上,同样,“取一瓢饮”多么重要。

高手举重若轻,作伪者举轻若重。 

必须有人质疑、有人反对、有人反叛,否则真不知道他们会让诗歌堕落成什么样子。 

如果诗歌只是一门学问,这世界上的诗歌教授早就成为最好的诗人了。 

很多道理,有人不是不懂,只是不准备实行。 

友谊也好爱情也罢,名声也好地位也罢,如果我们相信这些东西根本改变不了一首庸诗的实质,那么,诗歌之外的一切蝇营狗苟就都是毫无意义的。

翻译,在我这里的确存有一层意思从来没有说出,那就是对内心深藏的一种厌恶感的克服,一种想要加速逃离污浊车厢的强烈欲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