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诗(201902)

(2019-03-15 20:12:07)
分类: 我的诗文
风景地

去的时候,那里春暖花开。
山谷里回荡着费翔的歌声。
有人教我认识鸽子花。

坐了一晚上的绿皮火车。经过
一个叫鸦鹊岭的站,停靠很久。
仿佛一眨眼功夫就到了。
仿佛一眨眼功夫三十年也过去了。


夜空下

总是
这样平静的日子
无风三尺浪
你总是
保持着与忧伤之间
有效的距离
你总是
惯于等待
惯于重复的岁月
磨砺心力
你知道
你还有足够的时间
出神
你还可以
在发不出回声的
钢筋水泥的绝壁下
敲你的
石头


罗彻斯特的黄昏

一个试图重新开始生活的人
失去——那机会,但从此得以
出现在另一个人的想象里。

他已经失明,注定只能
看清自己的内心
——看清了,那里,仿佛空无一人。

现在,他坐在夕阳倾斜的
余晖里。他在倾听
一个明亮的——声音。

现在,他等待一世的幸福
正悄然来临:他所
熟悉的那个人,双手将他轻轻摇醒。


雨季

季节多雨。迟疑散发霉味
独守一隅我有一杯自己酿造的苦酒

一切都在加速进入轮回
南风猥狎
花蕊凋零
雨点漫飘……

万人空巷,只为良宵一刻
千人一面,原是殚精竭虑之疲惫
孔武刚毅血性消弭于岁月空穴
谁怯懦谁遭遇崇高?
谁踌躇谁画地为牢?
我自觉难言之隐不过自作多情之轻佻?

这原是一个消费的季节
我何多情,我何执迷?
生之精义仅在意志燃烧而我
唯期待你投掷那一粒星火

我感觉顿乏而余血尚温
我从来不曾如此爱
从来不曾心存奢望
我信奉爱的热力学
我信奉它对抗虚无的微妙原则

是的,生之甘美酸楚
仅在尚可牵肠挂肚
请别问我,何以有情何以执迷


死信

一封信:找不到收件人,也回不到寄件人之手。
一封死信。——而这,只是
邮政工人的说法。

而它
在你更像曾经的
一段情:被拒绝的,被蔑视的,被践踏的……


一种情感

一个朋友还是令我感动。
有时我会细细检视,我的内心
那一贯的自恃和坚硬是否正确?

多数时候,我一个人其实也可以
玩得很好。无非徒手攀登
万仞绝壁或者下落,全凭意志。

多数时候我是自己的锁,宁可
被砸碎,拒绝陌生的钥匙。
此刻,一个朋友还是令我感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