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外国诗(5)

(2019-03-12 20:11:02)
分类: 阅读欣赏
在路易斯安那看见一株活着的橡树正在生长
(美国)惠特曼
李野光 译

在路易斯安那我看见一株活着的橡树正在生长, 
它孤独的站立着,有些青苔从树枝上垂下来; 
那里没有一个同伴,它独自生长着, 
发出许多苍绿黝碧的快乐的叶子, 
而且,它的样子,粗壮,刚直,雄健, 
令我想到我自己,我惊奇着,它孤独的站立在那里, 
附近没有它的朋友,如何能发出这么多快乐的叶子, 
因为我知道这在我却不可能; 
我摘下了一小枝,上面带着一些叶子,而且缠着少许的青苔, 
我将它带回来,供在我的屋子里,经常看它, 
我并不需要借它来使我想起我自己亲爱的朋友们, 
因为我相信最近我是经常想到他们的,) 
然而它对我始终是一种奇异的标志 
——它使我想到了男性的爱, 
尽管如此,这路易斯安那的活着的橡树 
依然孤独地生长在那广阔的平地上, 
附近没有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情人, 
一生中却发出这么多的快乐的叶子, 
这我十分知道在我却不可能。


我的日子 
(俄)茨维塔耶娃
绿豆 译

我的日子是懒散的,疯狂的。 
我向乞丐乞求面包, 
我对富人施舍硬币。 

用光线我穿过绣花针眼, 
我把大门钥匙留给窃贼, 
以白色我搽饰脸色的苍白。 

乞丐拒绝了我的请求, 
富人鄙弃了我的给予, 
光线将不可能穿越针眼。 

窃贼进门不需要钥匙, 
傻女人泪流三行 
度过了荒唐,不体面的一日。 


像这样细细地听
(俄国)茨维塔耶娃
飞白 译

像这样细细地听,如河口 
凝神倾听自己的源头。 
像这样深深地嗅,嗅一朵 
小花,直到知觉化为乌有。 

像这样,在蔚蓝的空气里 
溶进了无底的渴望。 
像这样,在床单的蔚蓝里 
孩子遥望记忆的远方。 

像这样,莲花般的少年 
默默体验血的温泉。 
……就像这样,与爱情相恋 
就像这样,落入深渊。 


给迈克的煤
(德国)布莱希特
黄灿然 译

1
我听说本世纪初,
在俄亥俄,
比德厄尔有一个女人
叫玛丽.麦科伊,铁路工人
迈克.麦科伊的寡妇,贫困交加。

2
但是每夜从转轮铁路公司那一列列咆哮的火车上
司闸工们都会扔一块煤,
越过尖桩篱栅掉进那片土豆地,
用粗哑的声音匆匆喊道:
给迈克!

3
每夜当那块给迈克的煤
击中那间棚屋的墙,
老妇人便会爬起来,
睡眼惺忪穿上衣服,把那块煤藏好,
那是司闸工们给迈克的礼物,他死了
但没有被忘记。

4
她之所以要起早摸黑把他们的礼物藏好,
不让世界看到,是因为这样一来
那些司闸工才不会
被转轮铁路公司找麻烦。

5
此诗献给司闸工
迈克.麦科伊的兄弟们
(迈克的肺太弱,顶不住
俄亥俄的运煤火车)
为了兄弟情谊。

       1926


别了,胴体
(德国)君特•格拉斯
芮虎 译

我讴歌女人的胴体,
瘦的苗条,胖的圆润——
犹如大理石雕塑的女神——,
却很快布满皱纹,血管泛蓝,
探寻的手总是习惯那样温柔
触摸凸骨,数着细微的骨节,
仿佛要举行告别仪式
皮肤曾经舒展润滑光泽,
而今已枯萎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歌唱你们,成双的乳房,
还如此年轻,抚摸时双手充盈,
已经熟透,那双峰凸起,
在床上烦躁不安,
男人吮吸起来依然饱满
称为乳头,他们抓摸着,
汗水淋漓闪闪发亮
由于畏惧舔舐着,
它可能会长出结块,成为癌症……

你们的睡器,悬挂着的口袋——
一半充盈,一半空洞——,
却可以让人无限遐想,
它们曾经是如何鼓胀丰满,
我歌唱你们,乳房,
我曾经悬挂其上:吮吸从未满足,
精疲力竭,几乎想要哭泣,
平静,终于平静下来;
或者,意气已经消沉,
不知道是何缘由,
没了希望,独自呆着,
男人们无聊乏味的独处。

我急于沙哑地歌唱你们,
阴部,桃瓣,蚌壳,
还有家居的蜗牛,
年轻时代的避难所;
现在泉水已经闭合。
告别它,那柔滑的臀部,
背脊以下的斜面
形成圆形的两个腮帮,
它们开放的时候:啊太阳,太阳!

向毛发告别,那茂密的灌木丛,
我曾经在里面手舞足蹈。
向双手告别,总在寻找
那个尚未发现的洞孔,
入宿,露珠般潮湿的苔藓
与鸟巢般的洞孔。
只剩下手臂与双腿,
曾经将我拥抱夹牢
持续了千百年的时光。

向张开的嘴巴告别,
宜居的洞穴,舌头的游戏,
随心所欲,自我满足。
向缓慢的跌倒告别,
原始的声音,突然间
动物留下的东西,
呼噜着醒来,如今变为呻吟,
直到低沉含糊,然后是拔尖的叫声,
尖叫发出了最高音
不断上升,上升…

向胴体告别,遮蔽着的肉体,
在棉布,丝绒,绸缎,
在亚麻布编织的粗糙衣服里面。
纽扣太多,拉链卡住,
镶花与条纹重叠的布料,
丝绸在最下层——黑或者白——
直到最后是胴体
剥得精光躺在那里,
还有锁闭着的女性,
是的,几乎还没有触摸过,
呼吸的肉体,我赞美的东西,
自从亚当赞美之后,我们合为一体,
正如那本书里的文字。

一生一世,在梦中也可以触摸
爱的刺激与生命的吗哪【1】。
肉体,我从那里来到人世,
使我更加感到饥饿;
不,不要广告女郎,
不要荧光屏上的肉体,
向大众许诺的粉红,
可以长久保持的新鲜。

用模具浇铸的自然,
好像那歌唱者,我歌唱的人,
为爱情私语绿意永恒围绕的胴体,
当她安静下来,我的笔
画出最终会结束的线条,
她的曲线随之而来,
让她凸起——在地平线上远去——
平坦,带入一块场地。
她投下自己的阴影
并造型出一道风景,
总是新颖,纯洁如一座新居,
座座都有自己的构思。

找不到结束语的告别,
永远不会平息下来的歌唱——
哎,最亲爱的人啊,我的所爱!——
向谁的贝壳,向谁的耳朵
曾经在沙滩上悄悄倾诉。
一节节的分行诗歌,
轻轻地回放,短暂的高音,
然后无聊单调,已经离静息不远,
直到身体变成了石块
远离所有的肉体。

——
译注:
【1】吗哪,《圣经》里记载,以色列人出埃及时经过旷野时获得的一种如露珠晶体的神赐食物,使他们免受饥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9札记(6)
后一篇:写诗(20190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9札记(6)
    后一篇 >写诗(20190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