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赛西亚
赛西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60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摩登“修道院“记事>>(七)恐怖地下密室惊情

(2006-08-08 17:20:48)
<<摩登“修道院“记事>>(七)恐怖地下密室惊情         <<摩登“修道院“记事>>(七)恐怖地下密室惊情    赛西亚在音乐楼的走廊慢慢走着,脑海里全是钟子傲舞蹈时
飞翔的感觉,他的一举一动都牵扯着她的注意力,他的舞蹈充满激情和力量,每一次旋转和腾空都给她强烈的心灵撞击,让生活在活死亡状态的她震撼于生命的活力。
    路过器乐教室门口,赛西亚在虚掩的门外听到室内传来李启允的声音,紧接着就响起令人热血沸腾的电子乐曲,随着电子吉他撩人的扫拨声,一个充满盅惑力的声音低低的唱起英文歌。翻译过来的歌词是这样的--
    彩霞,掩盖了梦寐连连的黑夜,愁云惨雾,围绕在我身边,你说,没人该孤独的,这么死去,蓊郁的树林有仙女为你我而哭泣,我曾被上帝所造并被他所爱,就象你一样明白这一切足够我,笑对绝望,爱轻言不会让死神带我悄然离开,请坚信我的爱将永远驻留,你的身边,不要害怕黑夜的寂静和撒旦的诱惑,我们都是天使,我们都是天使,曾经住在天堂那座最美丽的牢狱,来到人间是我无悔的堕落,是谁收买了我的灵魂,禁锢了我的欲望,上帝和魔鬼都是奴隶主,只是称呼不一样.......
    很明显它有着哥特的元素,但是表现风格很模糊。赛西亚不以为然的望着他们自我陶醉的表演。
    李启允沉浸在黑暗音乐的特殊气氛里,一瞥眼,看见赛西亚幽灵一样倚在门边上,她戴着长手套,歌剧风格的斗篷和披肩,殷红的唇膏不小心抹到了嘴角边上,血淋淋的样子,他们被集体吓了一跳。
    赛西亚走进房间,拖着长到夸张的黑色裙摆,从乐队成员的每一个人的身边缓缓镀了一圈,手指轻轻掠过顶尖装备的乐器表面,目光扫过每一张不知所措的面孔,她象抚摩一件艺术品一样,在这些韩国男孩子们的肩膀和俊美的脸上滑过,他们的演奏技艺和不错,只是缺少某种精神激情。她走到麦克风前,瞥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李启允,对大家说道:“ 别再唱这些不痛不痒的音乐了,哥特时代的黑暗浪潮已经在只懂中庸,天人合一的东方土地悄然席卷而来,我,邀请你们,进入哥特的世界,不要再无所适从的生活了,到黑暗中寻求心灵的静镒吧。
    他们彼此对视着,感觉她咒语一样的召唤。李启允心想,也许这个古怪善变的鬼丫头并不是单纯的追求另类时尚的女孩子,哥特已经完全渗透到她的生活和思想中去了。
    做音乐是只我们业余生活的一种消遣,我们不想成为某种音乐信徒般的狂热追随者,更何况是那么黑暗的音乐。
    难道你没感觉,现实将我们逼的快要畸形了吗.....她淡淡的问道,哥特可以发泄被教育迫害,生活压制,被现实生存竞争逼疯的灵魂,还可以,让我们接近,那些已逝的灵魂,无论是自己的亲友,还是埃及艳后和罗马大帝。
    赛西亚娓娓讲述着,被李启允一把拉到身边,用手摸摸她的额头,“胡说什么呀,你脑子让驴踢了吗?”
    没有。赛西亚认真的回答。
    李启允苦笑不得的看着她,“快去厕所洗洗吧,你的脸是想要吓死谁吗!”
    赛西亚知道和这个不知忧愁为何物的白痴讲这些理论都是白费唇舌,于是,她干脆直接问道,我要加入这个乐队,可以吗?既然是玩玩的,也不排斥“玩玩”哥特音乐吧?!
    其他人都是一副或无所谓,或很有兴趣的样子,李启允暗自窃喜,如此一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近她了,她是一个很独特的女孩子,虽然有时候很象个白痴。(这大概是他们对彼此共同的认知吧)在启允眼中,这与她的奇装异服没有任何关系,她希望她可以从那种阴翳的世界里走出来。
    好吧,那就来试试吧,可别太给我丢人了。
    赛西亚看着他,诡异的微笑着,象木偶一样,两只手几乎粘在一起鼓掌似的拍了拍手,不出一点声音。
    切。李启允对她装神弄鬼的样子很不习惯。
    你是董事长的女儿......那么,就向校长申请把修道院的地下室改成我们的排练厅吧。
    你对这里倒是很熟悉嘛,她虽然不太情愿到那种地方唱什么哥特,但是她想看看莫到底要搞什么鬼,于是,就很痛快的点点头,“好吧,”
    李启允向她介绍了乐队的成员后,从校服口袋掏出一包万宝路,赛西亚伸手从她手中拿过来,变魔术似的从身后划亮一根加长的火柴,  记住,哥特族,只抽丁香烟,它对身体的毁灭程度,比你的万宝路要快的多的多。或者,你就别碰任何香烟。她说完,在他面前将整包烟都烧掉了。
    李启允怔怔的看着走火入魔的赛西亚,一谈论和触及和哥特有关的东西,她的胆子就明显的大了起来。她痛苦的对其他人说,“看来,我们引狼入室了。”
    其他人都轻松的笑起来。
    我会告诉你们从哪个网站可以订到哥特式的服装和道具,你们不抵制日货吧,那么,我告诉你们几个东京著名哥特服饰网站,它们要比美国货便宜的多。赛西亚对李启允的意见视而不见,自顾自的问大家。
    什么?还要穿那种鬼衣服!李启允跳上椅子,坐到椅背上,怪怪的的看着莫宝琪。
    可是,除了李启允,其他人倒是觉得很有趣,“那种衣服是很华美很精致的,启允,我可是很期待呢。键盘手权佑赫调侃的说,并顺手弹了一连串低沉的音阶,呵呵的笑了起来。
    如果她是你的女朋友,你就不会助长她的怪癖了。她用韩语闷闷的说。
    这个乐队的名字叫什么?”赛西亚问。
    左岸。说话的是吉他手安正哲,他很象日本偶像龙泽秀明。
    象快关门的老酒吧的名字,她刚说完,安正哲就扑哧笑了一声,表示赞同,赛西亚略一思索,脸上又浮现出怪异的悲喜难辩的表情,“还是叫吸血鬼盛宴”吧。
   李启允刚想发表反对意见,其他人却异口同声的说,“哇哦,好酷。”
   怎么样,李启允?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李启允真怀疑她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症,一谈论哥特,她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当然支持了,谁让中韩人民世代友好呢。”她没好气的瞪了其他人一眼,从椅子上跳下来,“排练结束了。”
 
   赛西亚加入乐队的消息,就象一枚炸弹,在学校里轰动了好长一段时间,人们议论纷纷,互相猜疑她是怎样走进那个“私人组织“的。
   真是个厉害的中国女人,轻而易举的就融入帅哥云集的美男集中营了。
   那是一个来自地狱的女人。
   可是启允学姐那么宠她,好象她是个天使似的。
   如果她也算是天使的话,那么我的画像岂不是要挂在教堂里了。
 
  <<摩登“修道院“记事>>(七)恐怖地下密室惊情
   地下室的潮湿阴冷让赛西亚感到舒适和放松,却让其他的人本能的局促不安。
   把乐器都搬进来后,她优雅的弹掉衣领褶皱上的尘土。
  “一定要到这种鬼地方来排练吗。”贝思手朴承勋环顾了四处后,哭丧着脸嘟囔道。
   我觉得很刺激啊,键盘手权佑赫双手抱胸自得其然的倚在入口处的铁链旁,我们要做的不就是哥特式的音乐吗,这种气氛简直太带劲了,啊,是不是啊启运。他用胳膊轴拐了一下李,他正盯着赛西亚幻影一样票面的背影出神。
   啊.....是的。我还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呢。他捂着鼻子,对里面的发霉的味道很反感,对面墙上那个看着就不结实的小木门也让他压抑的很。
   那个让李启允不舒服的小木门是通往修道院的墓室的,上面挂着一把已经生了锈的锁。门顶上的十字架在这黑暗的地表深处显的如此温暖可爱。这里大概有60多平米,有一些奇怪的,刑具一样的金属制品,地上堆积着不知谁遗落的取暖的木材,墙的四壁上分别有一盏铁艺的欧式烛台,赛西亚在前一天已经来重新更换了蜡烛,除此之外,低压的天花板上还有一盏造型艳丽的彩色玻璃罩灯,灯下有一个玫瑰色的老式天鹅绒沙发。
   在这里,赛西亚证实了自己非同寻常的天赋,她可以演绎出天籁之声,也可以传达出地狱深处穿透一切的尖吼,莫的声音让每一个乐队成员都感觉到心惊胆战的震颤。
   悲伤,欢迎你降临
   夜色中的庄园,你的忧郁,溢满上空贪婪的蓝色祭坛
   流血的红蔷薇,吐露咸湿馥郁的芬芳
   午夜的钟声已经敲响,我永生挚爱的,苏醒吧,在温暖舒适的,棺木里
   COME ON COME ON
   我悬浮在黑暗中的教堂上空  聆听萧森凄切的鸟群从身边飞过
   如果没有爱,永生是什么  如果没有希望  明天是什么   
   亲爱的  苏醒吧  为了 那低嘶渴望着的  干涸哀漠的喉咙
   困惑的人类  月夜中颤抖的搜寻   暗夜的贵族
   当尖锐的痛楚和癫狂的幸福  让你在我神情的注视下  模糊了视线
   迷失在花园里的少女啊  你用鲜血祭奠我们禁忌的爱
   你娇嫩如圣婴的脖颈  有玫瑰花般的齿痕  血液妖娆蜿蜒
   躲在墓穴之后的我美丽的孩子们共同享受今夜的血族盛宴吧
   Come on Come on ......尽情的去爱她吧。。。
   上帝啊,我曾经神情呼唤的父亲我终于被你抛弃但是那又如何
   在你浩淼宽爱的苍穹之下少女凄美的呻吟你听到了吗
   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呢 FUCK,Fuck ....
   你在哪里  你又在哪里呢.....FUCK
   她垂死的手指虔诚的划过我的双唇微笑浮现在嘴角
   死亡的瞬间目光定格在天空的方向那宁静到让我心碎的眼神啊
  连同她的血液共同涌动在我的体内
  悲伤,欢迎你降临
  亲爱的,你睡着了吗?
   <<摩登“修道院“记事>>(七)恐怖地下密室惊情
   哀伤飘渺的优美女声符合低音提琴,和强有力的吉他中悲愤的黑死腔都出自同一个人。明亮携久的钢琴,如泣如诉的爱尔兰风笛交织,组成来自异域的神秘风情。
   你是怎样做到的?那种声音,真的很不可思议....好一会儿,才有人冒出这么一句话。
   李启允也被她发自灵魂深处的声音震慑住了,那绝对不是装模做样的表演,而是神奇的,极具感染力的宣泄。她那妖魅的眼神,扭曲的表情,俨然是一个天谴者女王。
   你的声音会把墓地里安睡的灵魂触怒的,半晌,朴承勋站在入口处的阶梯上,指着那扇通望墓地的木门诚惶诚恐的说。
   李启允上前一把把他重又拉进地下室,用一只胳膊圈着他的脖子把他拖到门边,把他按在门上:“胆子可真够小的,在女生面前丢人.  喂喂,你快点松手吧,别用这么大力气啊,如果把它推开我会掉进去的!!
   哎呀呀,李启允用手捂住朴承勋的嘴,“你就别乱叫了。”
   放开...放开....别闹了....他拼命去抓李的胳膊,企图挣离他,突然,他听到门后传来奚奚卒卒的叫声和爪子挠门的声音,背部一片冰凉,血一下子全涌到头上来,他猛的推开李启允用韩语叫着,“有鬼啊,真的有鬼啊....”见他疯狂的举动,其他人也下意识朝地下室的楼梯口退去,只有李启允和赛西亚还留在原地。
   启允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慢走近朴承勋,他挑着眉毛,斜视着他:“鬼在哪里?”
   我....我明明听到了,他们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还用他们的长指甲不停的抓门......
   唏--!他不耐烦的伸出手,示意他闭嘴,然后自己在赛西亚狐疑的眼神里,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的听着,突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啊!!其他人全部拥到出口,拉开大门,阳光攸然照了进来,打在李恶作剧后得逞的得意的脸上,:“是鼠小弟。”
   赛西亚冷冷的望着李启允调皮的行经,觉得他真是白痴到了极点。
   很多看似恐怖的事情,其实都是因为太蒙昧了,所以才会紧张兮兮的。他不和适宜的和赛西亚讲这些”科学道理“。
   赛西亚根本没理他,她突然对门上那把锈迹班驳的锁表现出很大的兴趣,她跪在地上,猫下腰用手去拉琐柄,除了金光剑,其他人都慢慢向她靠近。权佑赫还烘托气氛的弹起教堂灵歌般的电子键盘。
   李启允躺在沙发上,曲起一条腿,用一只胳膊支撑着身体,懒样洋的看着莫毫无意义的举动。
   喀嚓!锁却意外的被挣开了。
   权佑赫停止了演奏,李启允腾的从沙发上立起来,那种吸血僵尸一样的姿势,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其他人全部呼吸急促的站在原地,强烈的心理刺激,让他们忘记了要撤退,欲罢不能的恐惧感和折磨人的好奇心电流一样飞驰在这些年轻人的身体内。
   赛西亚扭头冲着李启允诡异的笑了一下,那种得意的,鬼魅的眼神,让他心中一颤,她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用手按住已经弹出的一道门缝。无声的冲她摇摇头。
   赛西亚从地上缓缓站起来,猫一样眯着眼睛,露出”挡我者死”的表情,启允看她的表情,充满心痛,她对黑暗和恐怖事物的迷恋,对神灵的不屑和对死者的尊崇,一再让她觉得她正急速将自己推入一个永无天日的阴翳世界中,而她认定,赛西亚的美丽,她的灵气,她坚强的充满力量的内在个性,应该属于阳光。
   在她那充满威慑力的,妖惑的目光里,布满贪婪,就象一个肉体窃贼,震慑了所有的人,整个地下室一片寂静。
   亚亚....她轻唤了她一声,最终还是松开了手,“不要打扰修女们的圣体。。”
   赛西亚没有理会他,转身对着权佑赫伸出左手,用她魔法一样的眼睛,盯着他黑暗中惊悸的脸,勾了勾食指,召唤他过来。
   门在他们面前徐徐关上了,李启允无力的倚在墙壁上,她的心砰砰的狂跳着,就象是闷雷一样的强烈。赛西亚妖魔化的行为让她头疼不已,也许她只是要去四处看一看,并不会象他想象中那样的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她试探的去拉门闩,门在里面被反琐住了,他懊恼的捶了门一下,听到权佑赫默契的咳嗽了一声,声音听上去就在附近,没走远。
   佑赫.....他用韩语跟他交谈,“佑赫,那里面,真的是墓地吗?”
   没有声音。
   佑赫,别让我着急,你们都还好吧,快出来吧,会缺氧的。虽然讨厌自己别扭的婆婆妈妈,但是现在也只能这样。
 
   门的另一面,赛西亚正和权佑赫在湿漉漉的地面上小心的走着,中的火柴发出柔和的朦胧的光芒,他偷偷瞥了她一眼,看到她眼中的,令人触目惊心的光亮,那是拼命压抑狂喜的,满怀期待的光芒。
   借着微弱的光束,权只能看到两边青色的石块堆砌的墙壁,越往里走,空气越潮湿,他搓了搓已经冰凉的手臂,听到李的声音,他刚想说话,莫突然滑翔似的来到他的面前,正对着他。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吸血鬼这种生物存在吗?她问。
   啊......这个.....权佑赫在这个特殊的环境里,不知道怎样的回答才合适。
   你相信所有的教徒死后都会进天堂吗?你相信天使的内心也许也埋藏着反叛的种子吗?
   我......不知道.....
   上帝只喜欢看表面的东西。只要你乖乖的听他所有的话,他就会安心的接纳你。
   我....我不信任何宗教。所以,别说这些了,这里安眠的,可都是上帝的信徒呢.....
   赛西亚没再说话,她仿佛要看进佑赫的内心深处一样的盯了他好一会儿,才又继续往前走,毛骨悚然的权后悔自己受到她的盅惑,走进这个想想就让人心惊肉跳的地方。
   不要害怕....她象会读心术似的。
   相比那些活着吃人的同类而言,死人要可爱的多,更何况这是神圣的修女们的卧房,她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我知道.....但是....这样打扰她们是很不礼貌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们是修女,这地方早被考古学家挖掘出来了。
   你看,信奉上帝总是有好处的。。。他试着在紧张的气氛里开个玩笑。
   如果这里深埋着中世纪的亡魂,那么,靠近她们,我的心会获得更多的平静的。
   为什么?
   受古老年代和神秘气息感染,在这个物竟天择,适者生存的物质社会,会得到很多优雅和纯粹的精神气质,你会感觉到它神秘的召唤和洗礼。
   可是,不一定要接触黑暗的一面啊。。博物馆里有很多中世纪文化展啊。。。
   博物馆里的东西,是博物馆里的东西,它们已经失去了灵魂,只剩下死亡的个体立在世人面前。而不受修饰和禁忌的,黑暗中的东西,才充满灵气,即便是已经死亡的肉体,至少也保持了原始的风貌,未被新世界碰触过。
   权佑赫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便试着平息自己的恐惧,慢慢感受黑暗中沉浮着的,古老的魅力和无限蔓延的神秘莫测的空间感。那是一种只属于黑暗的,无限可能的感觉。
   他们静静的朝前走着,最后一根火柴已经燃尽了。
   权佑赫不知道他们这样小心翼翼的在这条狭长的走道里已经走了多久,他总觉得四周有看不见的黑色幽灵在暗处默默的注视着他们,在他的身边随着他飘舞,越来越稀薄的空气,也让他几乎要绝望,赛西亚适时的牵住他的手,刚要说放弃的佑赫,又将话咽进肚子里。当他的手掌碰触到前方冰冷的墙壁时,他轻轻的吁出一口气。
    赛西亚失望的扶在墙壁上,脸贴着墙,轻柔的摩挲着。
<<摩登“修道院“记事>>(七)恐怖地下密室惊情
    这里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赛西亚不甘心的在四周的墙壁上仔细的摸索着,佑赫已经快窒息了,他拉起赛西亚的手就往外走,“等明天拿到照明的工具再来吧,我们不能再让启允担心。”
  “你们对那个凶丫头还真好呢。”
  “丫头?佑赫无力的笑了笑,“她可是个蕾丝边(LESBIAN)呢,而且还是帅T呢。”
  “什么?”
  “出去再说吧。”他喘息声已经和虚弱,赛西亚无奈的点头,一起朝出口走去。
    启允焦躁不安的踱来踱去,当忍耐到达极限的时候,女性的脆弱敏感让她担心至恐惧,她抡起自己Music man的吉他用力向门砸去,强烈而沉闷的撞击声,就象她惊悸跳跃着的心跳声,一下一下.....
  门开了,赛西亚神情漠然的出现在大家面前,旁边还站着面色苍白的权佑赫。
  启允把吉他往地上一扔,伸手扶过佑赫,他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我还好,里面有一堵墙隔着墓地。”
 “快到上面去吧。”她拉住佑赫往外走,完全将赛西亚当作隐形人。
  当大家相继离开这里后,赛西亚伏在沙发上无声的哭了。泪水打湿了厚重的尘埃,一堵冰冷的墙将她和那个缘故世纪隔离在两个不同的空间。
 “现实再一次伤害了我。”她呜咽着,“我只是想哟啊短暂的心灵平静,我只是,想要隔离这个对我而言残酷到,没有亲人,没有爱的世界。她双手捂着脸,跪在木门之上的十字架下。
<<摩登“修道院“记事>>(七)恐怖地下密室惊情
 “God....God....give me love...please.....我的亵渎和轻蔑,无法在这样忧伤的时刻,掩饰对你的爱和渴望..
oh....father...my father....
  一缕午后的阳光塞落在十字架下的女孩身上,她慢慢转身,看到了门外的李启允,阳光的笼罩使她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是感觉,默然屹立的身影,很象从天而降的天使,她起身抹去眼角的泪水,低着头,从她身边默默的走开。
 “赛西亚...”她轻轻的唤她,“你的秘密,可不可以让我知道,我不许难过....”
  赛西亚鼻子酸酸的,她没有回头,径直走开了,女孩子之间的爱恋,她还没有学会,该如何自如面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