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说京剧《藜杖行》

(2010-05-06 14:39:38)
标签:

京剧

藜杖行

陕西省京剧团

赵冬红

杨少铎

文化

分类: 自由言论

也说京剧《藜杖行》

   

    事过一周,新编历史京剧《藜杖行》究竟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什么?其实,对于陕西省京剧团改制后的第一部作品,我是很看重的。不管采取什么样的合作方式,也不管作品背后那些纷乱复杂的琐事,我只谈戏本身。

    满眼的“素”,刺眼,导致视觉严重疲劳。

    一直以来,我不喜欢过于繁华的舞台,每每看到简约而又符合作品主题的,我总是欣喜不已,比如梨园戏《董生与李氏》、越剧《陆游与唐婉》,再比如越剧小戏《末代皇后》。简约,或者雅致,绝不是单纯的从舞美、服装颜色上体现,而是以作品主题和风格为基础进行的,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更不能舍弃传统戏中的一些精华。在这一前提下,《藜杖行》大可不必将所有人物的服装颜色都统一成一个色调。五娘寻夫前,银泡、黑褶子即可,其公婆米黄色也可;蔡伯喈,在离家、高中、招赘相府中,服装颜色应有很大的变化,尤其招赘之后,更应喜庆。传统戏中,红帔最为常用。或许编剧(本剧编剧、导演、舞美均为一人)的意图是这样:表现蔡伯喈极不情愿招赘的内心,所以着素。但在那个特定的环境下,蔡伯喈即使内心不愿,也不得不遵从那样的礼俗,何来满身的“假素雅”呢?如果蔡伯喈着素还能理解,那牛家小姐着素可就让观众难以理解了。堂堂相府千金,花红柳绿本是常事,却为何也是满身的素?只有胸脯前的那朵红牡丹让人眼前一亮。如果将服装颜色按照人物的特定环境而设置,素雅的舞美也就没有争议了。什么事情都要把握个度,一旦过了,就会“东施效颦、让人见笑”。所以,《藜杖行》的整体色调与剧情不符,与大众的审美情趣亦不符,与传统戏曲的浓墨重彩更加不合。

    “长了腿”的桌椅,不能只图方便。

    传统戏中的一桌两椅,在《藜杖行》中被改成了带着滑轮的四方块,大的小的长的短的,桌帔椅帔也不见了踪影,顶替的是一系列图案。“长了腿”的桌椅确实方便,但总让人有种看话剧的感觉,过于现代了。加之两个换场的人物一阵出来进去,一阵做着各种生硬的动作,硬生生地将入戏的观众拉了出来,观众那时真有熟睡中被叫醒想打人的感觉。而且这两个人导致整部戏拖沓,严重的拖沓!有观众甚至在戏结束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只记住了这两个不知姓名的人物,“喧宾夺主”了!这样的设置不仅为人物换装争取了时间,还玩了一把时尚和新鲜,可以理解,但是否能设置得巧妙一些?

    舞台就是一个放大了的“摄影棚”。

    如果不知道编剧是何许人也,或许会觉得整个舞台清新淡雅,可对摄影稍微有点感知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样的舞台实在是一个放大版的摄影棚。背景布从天而下,一直拖到了舞台前方,人物、道具站在上边,这不是影棚内的实景么?真够现代的。如果换成传统舞台上的一道幕二道幕,辅以简洁清爽的布景,这个戏会更好看。玩创新,绝对不能随便玩,先将传统吃透了再说。

    音乐和唱腔,能让人跟着节拍哼唱,易于传唱。

    整部戏的音乐和唱腔,个人认为不错,朗朗上口,极易流传,两段昆腔印象深刻。只是赵五娘的某些唱词不文不雅不押韵,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整部戏的雅致。在戏的开头和结尾,一众演员的朗诵,没有任何感情,生硬。场次转换时的音乐,有极个别的符合了剧情,虽然是非戏曲的,但大多数还是远离了这部作品,不相融。

    整部戏,现代元素很多,只是没有很好地将其与剧情融合,导致血肉分离,是一个散体。

    突然响起一个细节:钮永庆扮演的老旦,死时的姿态实在像足了一个地痞被打死时的感觉。四体朝天,极为惨烈。或许有人会说,这杨的死法就是要表现那种痛苦,可,戏曲是写意的,太实了并见得是什么好事。您说呢?

    能看的出,这部戏的个人情感色彩非常浓厚,可以说,是一部很私人的作品。可,毕竟是公演的剧目,出来了,就得接受各方挑刺,客观的主观的,不管你情愿与否。我的这一番言论么,当然也是带着很深的个人情感,只是闲聊罢了,别当真。

 

    补记

    回到家,突然想起,《藜杖行》的主题,有些话还需要说道说道。孝道,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历来无论是文人还是商贾,无论是皇帝还是平民,都将孝道奉为立人之本。《藜杖行》所表现的主题便是这样。除孝道外,这出戏还对“守诺”做了浓墨重彩的描写,承载这一美德便是张大公一角。蔡伯喈离家时,拖张大公照看五娘;五娘公公去世前,又拖张大公照看五娘,并将藜杖交付于他;五娘寻夫前,又拖张大公照看公婆坟茔。一系列的“守诺”行为,将张大公这个配角的地位迅速提升。凭孝道和守诺这两点,这出戏在主题上就能站住脚,并能走很远。

    有观众说这个戏太平,没有高潮,照我说,平淡无奇不怕,只要以情动人,依然能感染人。《藜杖行》在主题立意和情感上首先站住了脚,它需要做的只是,在表象上做一些适当的修改与调整,使其与作品主题更加吻合。

 

   再补记

   不管形式如何,单从这个戏的主题及故事来看,就值得大家一看。尤在剧末,所有演员手捧蜡烛,双手合十,默默祈福,为自己的老人。从情感上,《藜杖行》占据绝对的优势。母亲节、父亲节、九九重阳,更应该有这样的剧目。

 

(注:《藜杖行》也叫《琵琶记》,秦腔传统戏中叫《赵五娘吃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