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哲思 | 围观一场苏格拉底与猪的决斗

2017-03-16 11:43:00评论 杂谈
​​

我最近收到一位十年前的学生从美国来信,信中提及这段话,以鲜明的对照来表现她的观察。人到中年,不复幻想,对于现实的一切可以接受,但是更要批判,否则无以慰借那渐行渐远的对「人」的典型之乡愁。

弥尔向人们抛来的命题,苏格拉底与猪全副武装走进格斗场,这场莫名其妙的决斗,向我们展现了决斗双方的四种可能性:

一,痛苦的苏格拉底,一个勇于反省、追求生活品质的心灵,陷于痛苦之中;

二,快乐的猪,一个随俗浮沉、无所用心的灵魂,可以沉湎在快乐之中;

三,快乐的苏格拉底,一个坚持真理、自我超越,居然也可以快乐的人;

四,痛苦的猪,被无穷的欲望与变迁的环境所困惑,毫无抗拒能力,一个痛苦不堪的生命。


猪会痛苦,多半是因为不满于只是猪,而亟思成为会「思想」的猪,或是二足的「人形」物。这一步「知不足」而「思超越」,根本上就种下痛苦的远因,毕竟要超越自身经验的局限与属性的领域,究竟是困难的,然而却不是不可能。


这样一展开,我们惊奇的发现,弥尔的问题不再是二选一的单选题,因为在真理的道路上,除了痛苦的苏格拉底和快乐的猪外,还有更多痛苦的猪和极少数快乐的苏格拉底。当然,更有不计其数不知自己该类属于猪还是人的混沌存在。


活在当下的围观者们,将如何下注?


一,如果清醒带来痛苦,糊涂带来快乐,我们如何选择?

二,清醒是否一定痛苦,糊涂是否一定快乐?

三,能否达到清醒又快乐的境界?


当然,如果糊涂却又痛苦,就活得毫无意义了,不谈也罢。 


还有一个问题:痛苦与快乐的定义、标准是什么?


若是定义不同,标准有别,大家不妨自由心证,何必在乎什么是真正的苦或乐?

但是,就在这一点上,我们抓住要害,那就是个人自己的判断。判断的前提是「自觉」,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如此一来,痛苦的是苏格拉底,快乐的也是苏格拉底;而猪呢?很抱歉,在浑浑噩噩之中,缺乏自觉的情况下,虽然谈不上什么痛苦,但是也不能享受快乐。

那只是「活着」的本能在运作,只与生存的「量」有关,却与生存的「质」无关。而苦乐都是属于「质」的。除非只以「感官」的当下满足与否做为判断乐与苦的标准,否则结论只能如此。

那么问题来了,感官的当下满足与否「为什么」不能做为标准?

因为:


一,它诉诸「量」,量必有限制,好像吃饱了就不能再吃;

二,它诉诸「重复」,花样尽出之后,难免弹性疲乏,刺激减弱;

三,它诉诸「体力」,而身体必然随着年龄而衰老,注定陷于绝望。


所以,只有苏格拉底可以痛苦也可以快乐


苦与乐是「相反相生」的,不可能以其一取消其二。我们能做的,只是让快乐多于痛苦,或者以最少量的痛苦换取最大量的快乐。在此,所谓的「量」是指对「质」之度量而言。


哲思 <wbr>| <wbr>围观一场苏格拉底与猪的决斗



然而,我们没有轻视猪的念头。哲学家皮罗(Pyrrho)有一次在海上遇到狂风大浪,看到四周的人惊慌失措,他就指着一只猪,鼓励大家向它学习,因为它丝毫不为风浪所动。

是不是所有的猪都如此镇定,我们不得而知。

是不是因为猪没有苦乐之感,所以也就没有恐惧之念,我们也不得而知。


但是,我们可以确知的是:一,猪只有本能,而无所谓「修养」的问题;二,人除了动物本能,还有能思想的心灵,若是表现不如动物,实在应该惭愧。


化解之道,大概只有靠「修养」了。


在知、情、意方面自我期许,应该是转化痛苦,创造快乐的坦途。​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