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铖
罗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930
  • 关注人气:4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4年的诗

(2014-05-20 15:09:54)
标签:

文化

分类: 诗歌

致胡应鹏

 

 

乡村荒芜,城市雾霾重重

河流浑浊,藏不进孤独的风,我不想留下

你支撑我掘出黑夜的隧洞

 

警车来了,啮齿动物说我是危险分子

需要一个小房间,和一些思考,他们的耳朵

就想听我说出谎言,可我不会

 

我有流水的心,宁可破碎,也要干净

与纯粹,于是,我病了,沉默是重疾

医生忙着堕掉阴暗的胚胎,满手血光

 

只剩下护士,像我的每一个女友

面带桃花,仿佛单纯,已经很久没有性欲了

体内隐藏着病毒,它们啃噬我……

 

像在啃食醉鬼、流浪汉和小妓女

在立交桥上,在垃圾站,在小胡同里

面前是静止安谧的空旷,身后是流动不息的月光

 

没有菩提花,我开始相信命运了

你说,这是好事:终于找到了断除噩梦的良方

梦的本质是黑暗,我或者是找到了一口更深的井

 

把幽暗净化成虚无,滋养自己沙砾一样的身心

可我更想像一片雪花,穿过这星球的边际

逆向飞翔,像你,将灵魂安顿在辽阔的星河里

201417

 

 

寄赠

 

 

再近一些,就能嗅出你幽蓝的气味

再近一些,体内要涌出清冽的泉水

四月,起风的夜晚,不适合平衡术

如果再早些年,我还是那个痴情郎

一定亲你的眉间纹,一定,请相信

月亮的光色里,山涧的野桃花正盛

东南西北,我不会分辨星星的倾斜

这满目的烟云,我也不猜测远或近

寺庙里的钟声,是命中人的口信吗

我的犹疑,在山下定是淋漓的暴雨

201448

 

 

老鼠之歌

 

 

楼道里的灯火依旧昏暗,风吹过四季

也没有将它吹灭,王家老太的眼睛却瞎了

她敲铁门栅的木拐落尽暮色里

 

而身后的石阶上飘满落叶,日渐光秃的槐树

像两手空空的僧侣,对着星空默诵着经文

这时候,老鼠又开始歌唱:“这里的世界。”

 

有人漫不经心地打扫落叶,并思考生命与存在

有人隐藏一天的酸苦,提着一壶酒从夜里归来

穿过那昏暗的灯火,像幽暗的树影穿过散碎的玻璃

 

这里存在一种不可知的神秘:窗外花盆里的种子

被小老鼠啃食过,但它依然在发芽,一想到这里

小老鼠放松了颤抖的喉咙,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黑夜里,王家老太的木拐又在敲打墙壁

像她戴着假牙的叹息。“有些人,总是好的!”

一只年迈的老鼠突然说,它带着明显的乡音

 

今夜,人民南路南延线二段73号,落满月光的墙上

那个圈起来的暗红的“拆”字,像老鼠们正在冷却的血

“这里的世界,我的世界……”黑夜从门缝里涌进来

 

“……这里是最后的一晚”,

“我的世界,我的家园……”

歌声潮湿,像两行清明时节的脚印

201449

 

 

在黄龙溪独饮

 

 

醉酒伤身,那不醉呢

伤身的应该是这深夜的钟声了

昨日已然,今日已然,庙宇还是肃穆庄严

敲钟的人老了吗,顺着河岸,人影绰绰

 

我也来来回回,走走停停,像风里的柳永

流水茫茫,石头是隐居的长老,在深处看我

把酒水饮成悲苦,把词语垒成硬伤

再喝一杯,南风漫漫,我嗅出了幽暗之味

 

有夜风淌过流水的腥臊,与湿润

遥远的星辰落进我的酒瓶,再喝一杯,要痛饮

月行八百里,多么自在,身后的水声

像密集的花蕾,让枯坐的影子获得安慰

20144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