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兰芳》:丢了那一点魂魄!

(2008-12-20 10:46:09)
标签:

《梅兰芳》

《霸王别姬》

魂魄

传记

分类: 影视

    对于《梅兰芳》,我有所期待,更多好奇。

    人物传记和虚构故事说是不存在可比性,可是看看众多的评论,看看于丹老师在星光大典上“程蝶衣为戏而死、梅兰芳为戏而生”的慷慨之词,一切都是明摆着的。说出口的也好,藏于心的也罢,每个人的心里都吊着一杆秤,立着一个标杆——谁让《霸王别姬》那么绚烂耀眼,谁让陈大导演又那么喜爱京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比较,在所难免。

    关键是我们从什么角度去看。

    其实,真要把《梅兰芳》做为一部人物传记来看,我觉得问题就太大了。原因就在于影片与真实相去甚远。既是电影当然允许虚构,但不能离谱,毕竟真人真事有那么多史料在那摆着呢。如何将传记的真实性与影片的故事性统一起来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在这点上,《梅兰芳》显然是有所欠缺的,无论是梅孟的爱情,还是其高尚民族精神的表现,都难免让人产生质疑。而立足此点,要比较的对象就不应该是《霸王别姬》,而是其他传记电影,比如《叶问》。

    但完全单纯地把它作为一部故事片与《霸王别姬》相比较,又是极不公平的。一个完全虚拟出的人物和一个真实存在过的艺术家,一个跌宕起伏、自由挥洒到极致的故事和一个受着诸多主客观条件限制的束手束脚地创作,高下已经一目了然。

    说到底,这部片子戏里戏外、无论导演还是观众,都给自己上了一把挣不开的枷锁。

    有珠玉在前,史实在侧,这也难怪。

 

    所以,还是就片子本身去看片子,更公允些。

 

    总的来说,这是一部中规中矩的影片。无论是故事讲述的方式还是拍摄的手法,都属于常规范围。

    也应该说,这还是一部不错的片子,但也只能称之为不错而已。

 

    影片有的是精彩的段,可惜的是没有精彩到底。形不散而神散,则成了最大的遗憾。

 

    十三燕与少年梅兰芳一段,戏剧冲突十足,张驰有度,演员的表演更是无可挑剔:十三燕作为旧时京剧名伶的范儿拿捏得恰到好处,确是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而少年畹华眉宇之间的气质神韵也颇能打动人心。改戏一节于不动声色之中就把梅兰芳勇于进行戏曲改革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而打擂台更将故事推向了高潮。说它精彩毫无为过。有音有韵有灵魂,人物是厚实饱满的,张力十足。

    可是也只是到此为止。当中年梅兰芳一出场,似乎整个影片的气场就发生了变化。    

    果然,一路看下去,我看到了一个在中国电影当中经常出现的高大的英雄人物形象。

    他舍弃爱情,尽管是被动,但没有过多地抗争,为的是成全事业;他可以克服内心恐惧,毅然冒着搭上全副身家的危险去美国演出;他也可以在日本人刀架脖子的威胁面前面不改色地说:谁愿意看一个弄脏了的梅兰芳。这不活脱脱一个威武不屈的共产主义者吗?可是,尽管大义凛然,却全然没有动人的力量。 

    究其原因,人们大都指责黎明木讷、温吞,没有神韵。在我看,不是黎明的演技有多差(当然这方面的原因也不能完全否认),更多地是影片先前凝集着的魂魄似乎游走出了片外。情节的设置、故事的编排使人物缺失了与少年时期一脉相承的精气神。苍白无力的沉闷感成为影片的主调。

    本来爱情是最容易感染观众的桥段,但看看片中的梅孟之恋吧,我们不去考证事实(事实上,真实的梅孟之恋远比电影更具戏剧性),单纯就片中的情节而言,红颜知己,纯情的爱恋,怎么看都有些做作;孟小冬为了成全梅先生的孤独,离去似乎极为高尚,但那个刺杀事件怎么就觉得虚假突兀;梅大师为了失去的爱情会做的只是不再唱一出《游园惊梦》,还在自己的妻子面前一边喝汤一边流泪。本应最动人的真情,却让人始终感觉流于为爱情而爱情的窠臼。而且在妻子面前流泪的行为应该怎么看待呢,是不是也是一种对情感的亵渎?

    之后的美国之行的内心挣扎表现得太不充分,以至于这一段是完全可有可无的。

    而蓄须明志就是一个英雄主义的标签。

    片中诸多情节成全了邱如白的痴迷与执着,成全了孟小冬为爱牺牲的精神,

    也成全了梅兰芳的大义,但却成全不了一代戏剧大师的内心。

    试想梅兰芳一个七尺男儿,一生在戏台上扮演着女娇娥,戏里戏外如此反差,内心该有怎样的复杂?

    电影里一直强调谁毁了梅兰芳的孤独谁就毁了梅兰芳,可梅兰芳的孤独在哪?我触摸不到。

    这句有名的台词,却正中了《梅兰芳》的要害。

    人性最深处的孤独黎明演不出,故事也讲不出。

    顶着艺术大师的名头,这些表达都变得畏畏缩缩。

    偶尔某个镜头、某句台词,恍惚还能看到无极的影子。

    陈导演可能太想表达清楚,总要借助语言来画龙点眼,孤独、纸枷锁、男人、干净等等等等,可有时却适得其反。

   

    大爱无言、大言稀声啊。 

   

    画人难画魂,魂魄丢了,徒留一副骨骼,还枉谈什么震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