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林横扫百年红学
陈林横扫百年红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67,057
  • 关注人气:3,8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荒唐的,不只是“续写”《红楼梦》

(2011-04-27 18:17:24)
标签:

红楼梦

红学

刘心武

脂本

诈骗

文化

分类: 横扫红学界牛鬼蛇神
荒唐的,不只是“续写”《红楼梦》
——青年学者陈林认为现存120回小说《红楼梦》出自一人之手,所以“续写”之说根本就不能成立

 ○浪子
 
荒唐的,不只是“续写”《红楼梦》
 
    3月9日,著名作家刘心武先生“续写”的《红楼梦》后28回正式出版。“续作”甫出,议论纷纭,有赞有弹,主要集中于讨论刘氏之“续作”成功与否。笔者就此专访了广州青年学者、《红楼梦》研究专家陈林先生。陈林认为,现存120回小说《红楼梦》本来就是一个整体,所以“‘续作’之说完全不能成立”;所谓“最接近原著的乾隆时期手抄本”“脂砚斋评本”全部都是近人陶洙(1878年—1961年)亲手伪造贩卖的假古籍。
    陈林2000年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师从著名学者艾晓明教授。从2003年9月开始,陈林一直从事红楼梦研究,并于2006年出版了个人首部研究专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目前正准备整理出版新论文集《破译红楼版本密码》和他所校注的“120回红楼梦真本原本”《石头记》。
    《红楼梦》的主线其实很简单,一个小男孩,一年一年长大了,他发现了家庭社会的虚伪和残忍,到处是假人、假话和假事,这个假的生活环境毁灭一切真善美,毁灭爱情,最后落个“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所以他不跟这个生活环境玩了,一走了之。《红楼梦》写“满纸荒唐言”,不是在讲小说胡编乱造,而是在讲小说写的是一个荒唐的世界。刘心武看不到这一点,盲目地去“续写”,也是很荒唐的。

浪子:著名作家刘心武先生最近出版了他“续写”的《红楼梦》后28回,媒体有很多报导,网上的议论也很多,您对刘先生的“续作”有何看法?

陈林(以下简称“陈”):很抱歉,我没有拜读过刘先生的“续作”,所以无法对“续作”的文字好坏谈什么意见。我想说的是,“续作”这个说法完全不能成立,完全不可接受。刘先生和著名红学家周汝昌等人鼓吹“续写”,这一行为本身就涉嫌欺诈。媒体的报道和网上的议论几乎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现存120回小说《红楼梦》本来就是一个整体,出自同一作者之手,“续”什么“续”?

浪子:您的说法很让我感到意外,难道《红楼梦》后40回不是高鹗续写的?曹雪芹写了前80回,高鹗续写后40回,这是大家的文学常识吧?

陈:我们关于《红楼梦》的基本常识——只有一条对了——《红楼梦》是一部清代小说。所谓“高鹗续写后40回”,得不到任何证据的支持。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7月出版的红楼梦研究所新校注本,已经悄悄地撤下了“高鹗续”的说法,换上了“(清)无名氏续”的字样。

浪子:不管后40回是谁续写的,总之是续写的吧?既然是续写的,那刘心武先生也可以续写。

陈:问题在于,首先,后40回根本不是续写的;其次,刘心武先生一直在宣扬“高鹗续写”,他是在撒谎。

浪子:您的指控很严厉,希望看到您拿出证据来。不过,我注意到很多人都说后40回写得很差,是“狗尾续貂”,远远比不上前80回,很容易看出来是续写的。

陈:我敢讲,说后40回“狗尾续貂”的人,绝大多数都没有认真读过后40回。您读过后40回吗?

浪子:惭愧,我没有认真读过《红楼梦》,更没有研究过前后的差别。不过张爱玲似乎说过后40回是“狗尾续貂”吧?

陈:对,张爱玲在她写的小册子《红楼梦魇》里大骂后40回,说后40回“语言无味”、“面目可憎”,是“狗尾续貂”、“附骨之蛆”。但是您也应该看到,林语堂先生在《平心论高鹗》这部论著中详细举证反驳了高鹗续作说,对后40回的艺术成就做了很高的评价,认为后40回就是原作,高鹗只是“补订”。著名作家王蒙先生在他的《红楼启示录》一书中对后40回的评价跟林语堂先生很相似,王老认为续书是不可能的,是不可思议的。

我读《红楼梦》从来没觉得后40回写得有多差,实际上整部小说写得最生动、最感人的情节就在后40回,就是“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著名红学家冯其庸是“续作说”的代表人物,他说前后之别就像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他2005年2月接受《北京日报》的采访时就说漏嘴了。他说《红楼梦》的“悲剧性的故事情节催人泪下,令人不忍卒读而又不能释手”,“宝黛爱情的悲剧是震撼人的灵魂的悲剧,是唤醒人们自我意识的悲剧,是中国古典文学史上处于巅峰的爱情悲剧,是古典爱情最高最新升华的悲剧,是具有近现代生活意义的悲剧,是对社会后世影响无比深远的悲剧”。冯其庸也不想一想,没有现存的后40回,哪来什么催人泪下的宝黛爱情悲剧;没有已经写出来的宝黛爱情悲剧,他的眼泪怎么掉得下来;他对后40回的宝黛爱情悲剧做出了这么高的评价,岂不是在说续作远远超越了原作?

我举这些例子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要简单地用个人阅读感受作标准,去判断后40回是否为续作,我们要拿证据去证明。后40回是否为续作,实际上是一个著作权的归属问题,你不能因为自己不喜欢就说它是续作,也不能因为自己喜欢就说它是原作,这种主观感受在证据法上叫作“意见证据”,没有正当的证明力。

浪子:我记得刘先生是用“脂砚斋评本”中的脂砚斋批语来作证的,有批语指出小说原作的后几十回被借阅者迷失了。

陈:说“迷失”的,是“脂砚斋评本”中署名作批者之一的“畸笏叟”。“脂砚斋”是谁?“畸笏叟”又是谁?没有人知道,都是乱猜乱讲。“脂砚斋”和“畸笏叟”身份不明,那么这些批语就相当于匿名信,在判断后40回著作权的归属问题时,这些匿名信毫无正当证明力。

另一方面,我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所谓的“脂砚斋评本”,目前发现的有十三种,都是近人陶洙(1878年—1961年?)亲手伪造的假古籍。

浪子:这太令人震惊了。请出示您的证据。

陈:简单地说,仅从笔迹对比就可以证明。陶洙在“脂评本”之一的“己卯本”中贴了一张签条,白纸黑字地说明他根据“庚辰本”“补抄”了“己卯本”中的第21回到第30回的正文和批语。可是,这补抄的10回正文和批语,特别是第23回和第24回,笔迹跟“庚辰本”对应回目的笔迹非常相像,几乎一模一样。当我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贴出对比图片,有人立即辩称陶洙是影抄、描抄、仿抄了“庚辰本”。可是,陶洙影抄、描抄、仿抄“庚辰本”,怎么抄出了一笔他自己的字呢?逻辑上是说不通的。惟一合理的解释就是陶洙亲笔伪造了“乾隆抄本”“庚辰本”。

陶洙还又亲笔抄了一部《脂砚斋重评石头记》,1957年以当时240元人民币的高价卖给了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这个“北师大藏本”上第21回到第30回正文的笔迹,也跟“己卯本”和“庚辰本”几乎一模一样。现在这个本子出了影印本,我买了一套,大家对着看,马上能清楚地看到三个本子笔迹几乎一模一样的明显事实。

这三个本子上几乎相同的笔迹,具有几个明显的书写特征,如斜弯勾写得特别长大、一撇一捺写得特别长大、不少常用字都写成了具有相同特殊结构的异体字,甚至错别字都写得一模一样。这些“特殊写法”和“特殊结构”的笔迹特征,在全部“脂砚斋评本”中都大量、反复呈现,所以全部“脂本”都是陶洙伪造。你要是信不过我的笔迹鉴定,可以请警方的笔迹鉴定专家重新鉴定,我对自己的言论负完全法律责任。

浪子:没想到“续写”《红楼梦》一事还有这么复杂的首尾。如果事实真如您所说的那样,讨论刘心武“续写”的议题倒不是那么重要了。

陈:刘心武作为一名作家,同时又是一位《红楼梦》研究者,他根本就没有看懂《红楼梦》,他不知道后40回的精妙之处,他看不到后40回是前80回情节铺陈演进的高潮。《红楼梦》的主线其实很简单,一个小男孩,一年一年长大了,他发现了家庭社会的虚伪和残忍,到处是假人、假话和假事,满场是假,无所不假,这个假的生活环境毁灭一切真善美,毁灭爱情,最后落个“白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所以他不跟这个生活环境玩了,一走了之。《红楼梦》写“满纸荒唐言”,不是在讲小说胡编乱造,而是在讲小说写的是一个荒唐的世界。刘心武看不到这一点,盲目地去“续写”,也是很荒唐的。

荒唐的,不只是刘心武一人一事。学术界搞红楼梦研究,搞了一百年,一个基本问题都解决不了,够荒唐吧。更荒唐、更可悲的是,一大批所谓“声名显赫”的专家学者纷纷卷入隐瞒陶洙造假,并进一步撒谎造假的可耻境地。我公开指名道姓地批评,不是诬蔑诽谤,而是实事求是的指控。我欢迎新闻界和司法部门积极介入调查,验证我所指控的一切并不复杂,实际上很简单。你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让我痛心疾首的,不只是红楼梦研究这个议题,而是整个学界的学风、学品和学术方法论。如果由讨论刘心武“续写”的荒唐,能够引向对学界的革新,那么刘心武的“续写”倒是很有积极意义了。


(完了)




“时间密码”锁定“红楼真本”(中篇)

——学术专著《破译红楼时间密码》提供《红楼梦》版本校勘辨伪之“方便法门”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