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为之
为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40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穹顶之下,我们来登山

(2015-03-02 19:42:20)
标签:

了了堂

万金

为之

穹顶之下

登山

穹顶之下,我们来登山

  

山,不管你去亦或不去,它都在那里。

昨晚有朋远道而来,乐乎!酒意阑珊之际,畅谈近来生活的如意亦或不如意,书法的得意亦或不得意。送走友人,安然入睡已是子夜时分。宿醉晚醒,今晨睁开双眼,妻已拉开窗帘,阳光照到了我和儿子的大花被上,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起床!”我拍着儿子滑溜溜的小屁股喝道,“今天我们去登山”。

我食毕早餐,未几登山,打开微信,被朋友圈刷屏的柴静雾霾调查纪录片《穹顶之下》吸引。手机屏小不足全家观看,换上IPAD,于餐桌上接受了柴静1小时4355秒的雾霾科普。穹顶之下的我们,正被雾霾侵袭,环境保护不容乐观。

观罢纪录片,我翻箱倒柜找出一件近一年未穿的蓝色牛仔裤,穿上,意在向“柴布斯”致敬,再穿上运动上衣,登上旅游鞋。“快点,快点”,在对妻儿的催促声中,匆匆整理登山行囊,双肩背包装上了四个红富士大苹果、四罐旺旺饮料、一块蛋糕、一个早餐未食的鸡蛋、两包花生、及一包牛奶糖,又将单反相机检查完毕,让妻背相机包,我持机。

“出发喽!”儿子欢呼下楼,我同行,妻锁门继后,时在上午十点五十分。

下楼右转,东望阿掖山,阳光灿烂,春意浮现,我对妻儿载笑载言,“看到了吗?我们的目标,阿掖山的大圆球——雷达连,不达目的不能罢休。”“谁也不能半途而废啊!”儿子扬起笑脸看着他妈妈说。

出了轿顶山花园,左转,再右转,顺轿顶山路徒步向阿掖山行进。我在前面大踏步向前,儿子如小鹿蹦蹦跳跳,忽前忽后,偶跑道我跟前对我说,“女的就是慢,是不是?爸爸。”“是呀,你老妈就是慢,她不是我们家的老慢吗,嘘,别让她听见。”我笑道。道旁的树木枝桠旁逸斜出,遒劲有力,堪入图画,未有萌芽迹象,但在暖阳的照耀下,我想春已悄悄在其体内潜滋暗长了。

经过区政府、紫云阁、竹云山庄楼后,走上了一条新修的马路,渐行渐近阿掖山,儿子也愈来愈兴奋。再横穿一条绕山公路,我们已到阿掖山脚下。

 

仰望阿掖山,淡霭松林,绵延不断。

从哪里上山呢?山脚下围有绿色的铁栅栏,我左顾右观不得登山入口。“爸爸,爸爸,你看这里”,朝着儿子叫喊的地方望去,一处北门外的宣传牌“护林防火,人人有责”躺倒在地,它旁边的铁栅栏翻卷向上,露出一洞。我回首招呼妻子,“就从这里过了”,说完再看儿子,他已低身从容穿过铁栅栏,进入了松林。我走近看了看地形,弯腰欲钻洞而过,不行,再低身,膝盖着地,一手护相机,一手撑地,若爬行穿洞而入。

阿掖山,我来了。

这座山我已不是初登,但如此不走寻常路尚是第一次,好在名句“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在前,有如此登山之洞,定有上山之人,定有上山所行之道。

山脚处稀稀疏疏的松树间多见坟茔,是人迹常到之处,已成小道,夷且坦。我们快步向前,不多时,上山路上已荒草遍地,不知名荆棘丛生,常有松树断枝残柯遮道,人迹罕有。我在前面松林中披荆觅路,为安全起见,多寻有人迹所到之路径,妻儿随后,时近时远。

我们的到来,打破了山林的寂静。偶有飞鸟振羽从荒草中飞起,我则学几声鸟鸣随其后,“喳,喳……”儿子亦学几声,于山林中此起彼伏,儿子继之叫道“爸爸,这是哪里来的乌鸦啊?是公鸡还是乌鸦啊?”我接着“喔喔,喔喔……”数声,欢乐在山林蔓延。

在山林中曲折前行,时已近午,“我肚子都咕咕叫了,休息一会吧?”儿子喊道。我转顾身后的她们,再看看周遭,此处离山顶也就是二十来米的距离。“加油!加油!就要到山顶了,我们到山顶开餐。”说时,我弯腰屈膝独步向前,登高十几步,豁然开朗,得一高旷地。苍松一株傲立于旷地边缘,北风经年吹拂,已塑造其松枝北侧少南侧多的造型。再往前即为山顶巨石,攀援其上即达本山之巅。我回头极目四望,山川风物尽收眼底,近处关山似大馒头,远处吾家居之轿顶山若隆起的馅饼,小山环抱中的岚山城在若有若无的淡淡烟雾中伸向海滨,望不到边。

在我观览风景时,妻儿已至我身边。“妈妈,那是我们家住的地方。”儿子西向站立,手指远方。“啊,我们家就在有座大高楼的那个地方,你再看,那是爸爸妈妈的学校,你的学校让高楼挡住了。” 妻指着西南方向对儿子说,“子敬,你知道那笼罩在楼房上空的像烟雾的东西是什么吗?那就是今天早上柴静阿姨说的雾霾。”妻子藉此开始了环保科普。我未因此加入妻子的宣教行列,而是选了一枯草丰厚处,放下背包,席地而坐,取出苹果、饮料、面包、花生,开餐。

微风拂面,暖暖的阳光令人有几丝困意。

仰望苍穹,天不甚蓝,又想起了柴静的纪录片。柴静的声音,对生于斯工作于斯的岚山人无疑是振聋发聩的。刚才,妻子向儿子说教雾霾,我未忍心引导他们把目光投向关山以北的工业区,我知道那里日钢的钢炉正在熊熊燃烧,海运来的原油正在源源不断冶炼中,……那里的天空是更加分明的灰色,那里的人们如纪录片雾霾中的人们一样生活着,忍耐着。

人们的福祉需要改善,社会需要发展,离不开物质基础。但是,一定需要生产这么多钢筋、水泥等物质财富吗?生产物质财富的同时,一定要创造雾霾中国吗?片中已告诉我们,钢铁等多数重工业的产能已是过剩,我们的管理有问题。于我看来,还有这个时代造就了很多不知守望人世风景的妄想家、物欲者。他们仅知向外无限索求,唯恐占有的物质不足,唯恐发展的车轮放缓;而,对向内人心的关照少了。我们的脚步太匆匆,向内关注少了,拥有多少是多呢?多少又是幸福呢?无怪,今岁春晚刘欢演唱木心作品《从前慢》,打开许多人的心扉,引起无数人的共鸣。这里面展现的朴素精致人世的风景,是快节奏生活中的我们对慢向往的所在。

昨晚,朋友举起青花小碗的一句——幸福在当下,享受当下的幸福,让我心动,浮了一大白,而今细思量,其义即是——朋友慢慢来。是啊,天道悠悠,着急干嘛呢?

今天,我们科学技术在不断进步,而大师却趋向于无,为何?是否因为我们在南辕北辙,不知道原理的发明者如爱因斯坦等都是向内的,而非向外者。当前管理要求精细化,教育科研也越来越精细化,人们都在框子里整齐划一的生活着,一睁眼就进入了生活流水线,能够向内心的追寻的空间、时间也都在萎缩。于今,我们向外进步了很多,对人心的追求,对文明的追求,较之古人不一定进步,亦或退步了很多。

现在,到了应该放慢脚步,慢慢欣赏风景,向内关照的时刻了。不然,走的越快,距离深渊也就不远了。

遐想间,妻儿已食饱喝足,整理行装,要继续攀登,直造山巅。未数步至此山顶巨石下,巨石斜盖南侧山崖之顶,目观,石下似有罅隙可通过。我让妻儿原地不动,待我探路后唤他们。我趋至石下,附身定睛细瞩,未发现有缝隙可穿过,回转,继续向山石南侧寻路,循人迹杂沓处走不数步,已临悬崖峭壁,向前探望,腿软心慌,寻路不果,再返回北侧,见巨石之后脚下,有乱石堆砌而成。忽觉此地似曾相识,忆起2008年秋初至岚山时,我酒后与数友曾从此攀过,而今六年过去,山岩依旧,人事已非,有今昔之感。现在看此处,手攀石胸贴岩应可通过,但于妻儿就太危险,还是放弃吧。

回到妻儿身边,这山望着那山,那山一如这山的松林蔚然,卧佛寺的殿阁楼宇隐于其中依稀可见,游人的喧哗声时有传来,未闻钟磬声。“怎么办?前方没有我们可以通行的路了。”我向妻儿征求意见。“向山前转一下,看看有没有能够转过去的路。”妻不想放弃。我们即转向南侧下山路,欲下行后再转到对面山上去。下山路一如上山路,我们还是专走少人行迹,又不能无人迹之径。路上一样多松树,及其它树木杂乱丛生,地上荒草密布,行之小心谨慎,不敢大意。我在前,妻在后牵着儿子走了一段,终不得通往对面山的道路。

儿子在下山路上发现一块若拳头大小的火石,拣起扬在手中,“爸爸,我发现宝物啦!”“真是宝贝呀,你一定要把它带回家。”我说。后来他竞真如获至宝,奉之家中。妻喊道,“快来拍照,这边有小花开了。” 在这寂静的山林中,几朵淡紫色小花怡然自得的开着,在荒草还在沉睡时,它们已感知春的消息,它们知道水木清华,竞相绽放的春天就要到了。

就这样下山了。不去雷达连了吗?不去了。

山就在那里,急什么呢?

我跟妻儿说“只要在岚山,我们每年正月寻不同山径登一次阿掖山,如何?”

 

乙未新春,万金记于岚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论语选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论语选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