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醉后无语
醉后无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60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月二日

(2014-06-01 06:46:35)
标签:

杂谈

五月二日

当我坐在剧场中静等李宗盛演唱会开始的时候,忽然对这次演唱会的主题《既然青春留不住》产生了困惑,不知这位歌者想要表达一种什么样情感,当我把这个疑惑告诉了身边的朋友,并要大家顺着这个主题再续一句,暮鼓的回答是“既然青春留不住,如今才是唯一”,这是要把握现在。老赵则说:“既然青春留不住 当更加珍惜”,是在追忆过去。而我的答案是“既然青春留不住,不如一切随它去”,则说的是干脆放弃。

每个人的理解不同,回答也不相同,无关对错,人生也从来没有标准答案。但有一点我觉得没有错,青春确实已经和我们这些人匆匆远离。就象朱自清先生所讲的那样: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但在那些逝去的日子里,总是有些东西值得留恋和回忆,它可能是一句话,一件事、一首歌或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个日子。我希望今后某一天,回想起时说“二零一四年五月二日,我很怀念”。

我是个生活上很简单的人,每天的过得平淡而机械。美食,音乐与朋友聊天是唯数不多的爱好。五月二日这天有两件事,一件是在海外多年的朋友这天回国探亲休假,终于又能坐在一起打屁聊天,谈天说地,这是一大幸事。另一件事就是我崇拜了近三十年的偶像,流行音乐教父级的人物李宗盛来到我们这个偏僻的内陆城市开演唱会。当朋友从异国打来电话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激动的我满家乱走。在以后等待的日子里,每每想起这两件事,经常一个人莫名的嘿嘿直笑,吓得同事和朋友们在那段日子里,不是绕着我走,就是小心翼翼的问我:“是不是吃了不好消化的东西?”这可正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在焦急与幸福的期盼中五月二日终于到来。

与朋友的见面平淡而真挚,两人相视一笑,互道几句问候,看到岁月并没有在彼此身上镌刻过多的痕迹,知道对方生活很好这就足够了。有时朋友之间并不需要那么多繁文缛节,知心就好。一路无话,早早的坐在会场等待,我们座位几乎是会场的最后一排,如果想要看清舞台上的人物,必须借助高倍望远镜才行,好在两旁边各有一个巨大的屏幕,能够让人看清舞台的一切。即使这样,我们也激动不已,觉得自己在经历一场神圣的朝圣活动。除了开头的一幕外,再也没有其它事情发生。当时间到达20:00整的时候,剧场的照明灯光突然熄灭,所有的灯光都指向了舞台,音乐响起,舞台正中地板了裂开一块,李宗盛抱着自己亲手制作的吉它从中缓缓升起,唱到“其实一个人的生活也算太坏,偶尔有些小小悲哀,我想别人也看不出来,即使孤单会使我伤怀,也会试着让自己想的开”,这一刻全场欢声雷动,而我瞬间泪流满面。

即使今天,我也还有点解释不了当时为什么会哭,有见到偶像后的幸福感瞬间添满小心脏激动,也有这首歌恰恰契合了当时我的某种心境,打到了我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还是想起了三十年前少年的我,用攒了将近一个月的早餐钱,坐了好几站公交车,在外文书店的音像部买下人生中第一个专辑《生命中的精灵》听到这首《爱情有什么道理》情形,是否还有一些自己也说不清 道不明的情绪。反正一时间五味杂陈涌上心头。现在听到的这个版本是经过重新编曲的。如果非要说二者之间的区别来,现在的这个版本让人更多感受的是一种风清云淡的洒脱。三十年前听到则更多些 不甘与无奈 自嘲中略有一丝丝的悲哀。不过也对,这时的“大哥”已经不是当年瓦斯店小伙计的“小李”了。那时二十岁的他可能处在人生最黑暗的时期,联考(相当于大陆的高考)没有考上,补习了一年再去考,整个补习班里只有两个人没有过,其中一位是个弱智,另一个人是他。白天在父亲的瓦斯店帮忙,骑着车四处给人送货,晚上写着那些不知是否有会欣赏的作品。即使后来刚刚步入乐坛,也是个默默无闻的新人,不知出路在何方。即便生活如此,却从未放弃,人生有时就这么神奇,在学校中品学兼优、一帆风顺的学生进入社会后往往碰的头破血流,因为他们缺少遇到挫折的经历,面对挫折的勇气。而那些平时学习不太好的差生,因为从小饱受打击与摧残,往往容易养成坚韧和不屈的性格,从而拥有一颗“大心脏”。只要不被完全打垮,就一定想法重新站起,珍视每一点来之不易的荣誉。我非常非常欣赏他那时写的那首《和自己赛跑的人》“人有时候需要一点点刺激,最常见的就是你的女友离你而去,人有时候需要一点点打击,你我都曾经不止一次的留级,在那时候,我们身边都有一卡车的难题,不知道成功的意义就在超越自己”。不客气地说,这首歌在我青少年时期人生观的建立上起了相当关键作用,有时想“我这样一个低碳环保的人,一直坚持不懈的活着”,这首歌也功不可没。这样你们也有些理解为什么我如此喜欢“李宗盛”了吧!但被打击多了,难免有些自信心不足,也难免对生活会一些怨怼。这就不难理解过去与现在给人的不同感觉。

很喜欢“韩寒”的一句话“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才看的出来”。我觉得用在三十岁的“李宗盛”身上最合适不过,这时,他已经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音乐制作人,所有与他合作过歌手,爱他也恨他,记得当年与朋友讨论过一件事,我们都认为“李宗盛”能够读懂女人心,读懂她们的每一个眼神,每一声叹息,每一丝忧愁、他经常默默的在一旁观察,在当事人还没有意识到时候,洞悉了她们的情感,明白她们的无助,最后变成了一件音乐作品再让她们去演绎。当然给男歌手的作品也非常棒!他通过一双点金妙手,开发着每一个合作艺人不为人知的潜力,让她(他)们变得熠熠生辉。人们也恨他,他总是像个贪婪的孩子,希望获取更大果实,在录音室里让人一遍遍的做新的尝试 直至让人崩溃。这样的魔鬼手段也为他在流行音乐界闯下赫赫威名。

“亲亲我爱,多么希望,你会明白,我需要安静下来,想想未来,怎么安排......就要离开,虽然心中有无限伤怀。就要离开,虽然我心中有难言的悲哀,明知寂寞叫人难以忍耐,也许一切就此从头再来,虽然不知何时回来,我只盼望你能明白”。这是李宗盛四十多岁时写给自己的歌,叫《远行》。人们常说四十不惑,而他四十岁时却是最困惑的时候,功成名就的他已经实现了年轻时的梦想,滚石台湾公司的音乐副总经理,最牛的音乐制作人,被流行音乐界称之为“大哥”。套用武侠小说中说法,江湖地位如泰山北斗般不可捍动。婚结了又离,离了又结,最后还是离了。但在两段婚姻中,一共得到了三个女儿,用他的说法:“这是上帝给我恩赐”。然而当这一切都拥有,重新审视自己内心时,发现年轻时拼命追寻,并且为之奋斗的一切,并不是现在自己最想要的,在获得成功的喜悦与满足的同时,伴随而来的竟是空虚和寂寞。一个唯心主义古老的哲学命题出现了,“什么才是我想要真正得到的”。于是就有了前面的那首《远行》,从此《滚石》少了一位金牌制作人,而音乐界多了位“吉它”制琴师。用他的话就是“制作出最好的琴,把它们交给真正热爱音乐人们的手中,用那些署着他签名的琴,让音乐获得另一种形式的传承”。我尊敬每一个懂得自省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充满了智慧,我更崇拜那些自省后敢于行动的人,不是什么人都有勇气抛下所有从头再来。所以仅从这件事来看,他值得我尊敬和崇拜。


五月二日


耳畔巨大的声响把我迅速拉回到现实中,那是所有人合唱的声音,只要台上一张嘴,台下所有的人都跟着唱,没有人会在意你是否走调,没有人关心你的歌声是否动听,也不用担心明天嗓子是否能说出话来。每个人都放开身心的溶入其中,快乐的声音聚集一起,盘旋着冲天而起,好象要把剧场的屋顶给掀飞似的。从台两侧的屏幕上看,五十多岁的“李宗盛”胡须已经有些隐隐的发白,但阅历的积累与岁月的洗练,在身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林肯说过“人的容貌三十岁以前归上帝所有,三十岁后归自己所有”,没有想到年轻时并不英俊的他,到了这把年经居然混入了“大叔”的行列。(另备注:所谓大叔是专指像“吴秀波”“肯尼 罗杰斯”那种越活越有型有品味的气质型的中、老年人形象,而不是那种秃头,金鱼眼、将军肚的屌丝升级版的中年人)。如果硬要我形容的话,就是那种“铅华尽去的朴素,看尽云卷云舒的淡然”。弹琴时,指甲劈了,当着所有的观众,用牙齿咬掉,丝毫不在意自己好歹也是个大腕。歌唱的间隙,与观众们分享创作时的体会,谈到了“性”的问题,并开着荤素不忌的玩笑,说自己现在是天天素,以前只是初一、十五素,说到这些的时候,并发出“嘿嘿”的笑声来,脸上带着那种具有孩子般天真气的并且阴谋得逞般的笑容,让人并无丝毫的反感,到是那种狡黠让人忍不住想到了“可爱”这个词。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健康的心态,本来就是人世间最自然的事,是人最本质的东西。在阳光下说起,比那些在躲在阴暗角落里暗自揣摩和戴着道德的面具表面一本正经,暗地里一肚子龌龊的人要强百倍、千倍。最难能可贵的是,人在这个年龄还保持一份强烈的好奇心,在节目的后半段,带来了几首与他人一同创作的新作品,做着各种尝试,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五十多岁时,他还能《山丘》这样作品问世。而同时期的齐秦后来的黄舒俊等则“泯然众人矣”。当然,你也不要低估每个人都有颗阴暗的心,我们也暗自猜想,可能是人家生活很美满,所以也就没有这样创作动力。而他现在是光棍一条的原因……
    “时间啊!你此刻能否慢些”,三个小时的演出似乎只是过了一小会就要结束了,当“李宗盛”唱完最后一首歌,向观众鞠躬致敬,并从台侧走下舞台时,所有人起立、鼓掌向这么大哥致敬。而乐队所有成员,依次用手中乐器solo一小段后,也向鞠躬并离开舞台,观众们也都鼓掌为这些艺术家们送行,当艺术总监也是“李宗盛”最亲密的搭档“周国仪”在键盘上按下最后音符离场后,剧场灯光亮起。演出正式结束,而我们还想在剧场多待一会,多感受一下这里气氛,最后还是被看不过眼的保安,在催促声中离开的。这时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因为我们是很晚才走出剧院,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大巴车,见一个穿着连帽卫衣的中年男子慢步走上了大巴,这个人最大特点就是手臂很长,真有点象《三国演义》里讲的那种双手过膝情形。暮鼓眼尖,认出了好象是乐队的主音吉它手“倪方来”,刚想冲上去要个签名,这才发现进来时,除了一个相机,一个望远镜外,其它东西全都被存。那一刻我真产生了写血书的冲动,但用谁的血写,这是个新的问题,所以,只能带着遗憾走了,到今天为止,每每想到这事,我就想起两句唱词:“我有心替主爷把贼捣,手中缺少杀人的刀”,你就能明白我心情了。
   五月二日这天,有朋友,有音乐、有偶像、有遗憾、让人怎能不怀念!
                                 后记(献给暮鼓)
    用了大约一周的时间才写完,就这还磕磕绊绊,这可能是迄今为止我最难写的文章,非常羡慕好朋友暮鼓“片刻文章”的本领,已经有好些年不写了,多亏了朋友的鼓励和示范,才让我有了动笔的勇气,否则的话,可能今生今世也不会写了,没有你到来就没有这篇文章,所以在这里衷心表达我的感谢。有什么错误和不到的地方,请给马上我指正,让我不至于太丢人,丢我的人, 也就丢你的人,您说不是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