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峻峰
峻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585
  • 关注人气:2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那些无处归依的孩子们

(2016-08-24 22:26:30)
标签:

转载

正能量,喜欢至极:)

今天想说一说留守儿童,说一说这一周下乡出差的见闻。

上周随单位到湖北出差,考察“免费营养包”项目的实施情况。到了两个国家级贫困县,鹤峰长阳,每个县调查两百左右农村儿童家庭。



营养包是国家卫计委研制的产品,小小一包,补钙、铁、锌、维生素,免费发给贫困县里的2岁以下孩子,以解决普遍存在的贫血和生长迟缓。

我们单位从2011年开始营养包实验,从几个村子做实验,验证有效性,希望能推动成为国家层面的政策。目前阶段是300个贫困县试运行。



我们这次走访,是要评估项目执行。先与省里和县里卫生、妇女部门座谈,然后进入乡镇,召集孩子家庭做问卷,每村75份问卷,再进入15个家庭家访。

我这次主要跟随鹤峰组,想了解营养包的领取、喂养和效果,以及家长对孩子成长的知识意识。先问卷,后测量身高体重、血红蛋白。



来调研之前,我们有过很多争论,有关营养包的发放方式和补助方式,之前听说过一些人质疑营养包,担心免费的东西不好,也不珍惜。

我们群体中分成两派:政府vs市场,“政府”派主张加强政府的推动力度,“市场”派主张给农民家发优惠券,让他们可以购买配方奶粉和补充剂。



这次带着这样的疑问到山村求证,在做问卷的时候,也会多聊几句。起初我是满赞同给农民市场优惠券,但是这次来之后,观念有所改变。

以前我以为贫困地区最缺的是钱,给他们代金券,可以买更好营养剂。但这次来明白了为什么需要派发。这里最稀缺的不是钱,而是意识。



我们的问卷中问“是否了解婴儿营养”,还有有关于“花多少钱买玩具和书”。

多数家长并不了解婴儿营养知识,不知道微量元素,也不大想去了解。如果医生不通知,不会想到缺营养。会买少量玩具,基本不给孩子买书。

少数母亲会看手机学一些育儿知识,但老人带小孩就完全不会去了解。



问卷中我们也会问到经济条件,很多家庭对孩子的支出并不少,主要集中在衣服、食物、和看病,最少一个月也有七八百,多则上千。

这里的农民并不算穷得一无所有,近年来农业和打工收入都有增加,有些家庭甚至可以算相对富裕。



整个营养包计划中,最宝贵的资源,其实是一一给家庭打电话的村医。家长懵懂中听医生说要吃,就去吃。

问很多家庭,如果不免费你们会买吗,他们都说如果有需要,一定会买。

关键不在于营养包完全免费,关键在于有人说那句话:孩子需要。


每个村子我们都会走访15个家庭。可以看看照片,感受一下家庭情况。


这是比较典型的一家,房子宏伟,进入之后发现依然是家徒四壁。据说盖房子大约花二三十万,这家人的经济条件并不算差,但是没有装饰、买家具的习惯。

入户访谈时,有三四个男人在吃饭,但是孩子自己在角落里吃东西,在房间里游荡,只有奶奶管安全。


这是一家传统的木屋和宅院,两个老人带小孩,父母都在外地。

这边的风俗是给孩子买小汽车,除此之外,仅有的玩具是一把水枪。


这家的父母是从浙江打工回来,孩子的爷爷奶奶当初也外出打工,家庭条件就相对宽裕,知识较多,母亲和孩子的玩耍像城市家庭无异。


这是政府兴建的连排房子,卖给有需要的家庭,政府有补贴。

这一家是母亲一个人在家带孩子,父亲很久回来一次,也没有老人。


后面这两家相对贫瘠很多。传统木屋,家里几乎没有家具,老人带孩子,孩子没有娱乐的事,老人于是允许一直看电视解闷。

这边对电视的态度与城里倒置,越是年幼的孩子,越从早到晚看,高年级学业紧了反而规定不许看。


这一家是父母在家带孩子,但却是看起来最贫瘠,黑漆漆的。

据说家里满有钱,但不愿意修饰,父亲自己玩根雕,也做些小生意。


其实在乡下,倒不需要很多玩具,天地自然,都是孩子可以玩的场所,只是无论是哪里的孩子,规律相似,三岁之前与人的交流是大脑的给养。

我们去的一家,老人带两个小孩。老人坦诚:他们只能管好孩子吃穿,交流和教育,都是他们不懂的事。

两个孩子都很想念广州的父亲。五岁的哥哥已经上幼儿园,很聪明,在墙上写满了字,迫不及待给我们看。



下面照片里是一个年轻温柔的村医,了解整个村子上百户人家的具体情况,谁家有高血压,谁家小孩体质不好。特殊情况不能领取营养包的还送上门。

村医做这些工作并没有额外收入,编制社保都没有,入户需要自己骑车,发营养包是额外工作,却无额外补贴。



下图里穿白衣服的是另一个村医,他建议我们随着营养包也能发些玩具,或者识字卡这样能开发智力的东西,因为他觉得这里的孩子智力更缺营养。

我们问他有没有给农村家里讲一讲,他说他会提醒,但他也太忙了顾不得。



有很多时候,所缺少的就是那句话:你需要给孩子吃维生素和微量元素,你需要多跟孩子说话,多跟孩子玩耍。

在这虽已不算贫困,却仍贫乏的乡村,我们见到少数与孩子互动很好的母亲,也见到大量置于空屋中漫游的小孩,务农的老人能供给饮食已是最大努力。

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已是常识的知识:两岁之前是大脑发展的最重要时期,父母的语言、玩耍、图画都是给养。

如果营养包能从医院发到孩子手里,那么大脑的营养要怎样才能发下去。



和另一个村医聊天,聊到留守儿童,她说没办法,老人不可能提供教育。

我说应该由父母把孩子带在身边,她说不可能啊,城市里工资那么低,养自己都难,怎么能再养小孩。

她然后问我: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在哪儿都觉得带不了孩子?

我没有跟她解释,因为孩子能留守,所以城市工资被压低,不负担家庭。因为有这些孩子,才有人口红利,才有我们整个国家的三十年繁荣。

她又悲伤地告诉我,当年她产后,家里公公婆婆只管做饭,无人过问,心情低落抑郁,很快就没有了母乳。这是最常见的产后抑郁,并不复杂,只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没人懂得支持。



营养包调查项目很快就会结束,我们也将回归生活,永远不再来。

只是当自己再写下儿童心理的文章,还是会想起黑屋子里游荡的孩子。


据镇上负责卫生工作的姑娘说,前几年也有人建留守儿童学校,但是效果不好,孩子提起父母就哭。近几年青少年犯罪也经常为父母不管的孩子。

他们需要微量元素,但远不止于此,可是其他东西都不知道该如何传递。



如果我有很多钱,我想建托儿所,在城市给打工者,让他们能带孩子,从打工者群体中培训一些育儿师。

如果我有很多钱,我想拍电视片,非常简单通俗的那种,讲亲子互动,讲婴儿期怎样的沟通促进心理健康。

如果我有很多钱,我想建度假村,建五星级、堪比clubmed的度假村,建在这些少有人来的美丽的山里,有儿童运动场、图书室、游乐项目,旅游旺季给城里的家庭带孩子度假,旅游淡季就给这些孩子免费读书。

可是我没有很多钱,可能也不会有。


儿时想做到一些事是unconditional,总觉得自己长大了就能拯救世界,现在想做到一些事是conditional,幻想一些结果,可是条件并不具备。

于是就在这样无结果的幻想中生存,为了做不到的事,做不放弃的事。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