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唐古拉山
唐古拉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897
  • 关注人气: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山下村的桐油坊记忆

(2008-02-26 16:53:45)
标签:

文化

人文/历史

分类: 乡土

  嘿哟,嘿哟,唷哟~~;嘿哟,嘿哟,唷哟~~整齐有力的吆喝声穿透山下村的夜。当年幼小的黄齐家每每听到这个带着节奏的响亮声音,就知道不远处的油坊打出桐油了。这已是五十年代初的记忆了。


  在他的童年记忆中,山下村像他父亲一辈年纪的人,个个都是榨桐油的能手。


  在他的童年记忆中,山下村因为有油坊,热闹极了。五十年代末,周边的福安、周宁、松溪、政和等县市的商贾,通过霍童溪河运,不断有大量的桐油籽、茶籽、柿子和花生等原料运到村里来,然后,再不断地将榨出来的桐油、茶籽油、柿子浆和花生油,卖到广东、上海。走不了河路的周宁县咸村等邻近村的商贩,肩挑桐油籽来山下村。霍童溪两岸的村民,则方便多了,自家产的茶籽自家榨。


  而今,霍童镇山下村像许多村庄一样,空寂了许多。一批一批的年轻人离开了乡村,走到县城、省城,或是更远的地方,留存的油坊记忆渐渐被淡忘。


  而今,60岁的黄齐家站在山下村村口的那片土地上陷入沉思,他的脚下土层里,埋着三个桐油碾槽。

 

山下村的桐油坊记忆

     现保存在泉州闽台缘博物馆里,展有历史榨油、榨甘蔗的照片

 


三个桐油碾漕 埋在土层下的记忆


  说起榨桐油,不得不先说说至今还埋在山下村村口的三个桐油碾槽。


  一个桐油碾槽直径有6米,制作材料是三合土。2006年3月6日,黄齐家和同年纪的村里人准确无误地挖开土层,当桐油碾槽仅一角露出土层时,就足以令人惊奇。


  那天,天下着雨。锄头和碾相撞时发出的咔咔声,丝毫没有损伤用三合土制作的碾槽的“毛发”。在雨水冲刷下,这个弧形的带着槽沟的碾,居然如此干净,好像土层一直就是它的天然包装膜。


  雨水滴在槽沟上,“这滴滴嗒嗒的声音,多么像碾桐油籽的声音”。黄齐家介绍说,“远近运来的桐油籽,就是通过这个碾槽碾成沫。我的记忆中,村里的碾槽都在这里,三个,就三个了。”“一个碾槽配一个碾饼。碾饼中间有一个洞,用来穿木杠,木杠一头固定在碾槽中央,另一头拴在牛身上,人只要赶着牛走就可以了。榨桐油的过程,基本上是通过牛来完成的。在整个榨桐油过程当中,碾槽所起到的作用仅仅是第一道工序。”


  而今在碾槽土层上,搭着村民的蘑菇棚。村民发展经济的方式已经发生了改变。再也看不到像64岁黄国平用肯定语气所说的“半个小时的时辰,白色的桐油籽100斤能打出50斤,黑色的籽能打出38斤”的情景了。霍童镇厘头馆公园内至今还放着一块碾饼。碾饼下是石柱,供来这个历史文化古镇的旅游者观光。这个庞然大物让外人惊叹,从他们眼里,仿佛是飞碟,从遥远的星球飞来,探索神秘的地球世界———见证已消逝的油坊的历史。

 

      山下村的桐油坊记忆

    在霍童镇文昌阁前公园绿地上,保存着完整的磨饼和石碾,


    今人将之当做现成的石桌石凳了。

 

 




吆喝声迭起 柴针木头挤靠就榨出油了


  “碾成沫的桐油籽,被送到油坊里蒸,这也开始它的第二道工序。” 这个蒸的火候,熟练的油坊艺人完成用自己的鼻子来感觉,像腊月来临,家家户户酿酒前蒸的糯米。


  蒸熟蒸软的桐油米,分别用网状的纱布包成拳头大小的球状,交给油坊的打油师傅。黄国平回忆说:“打油工序是一个力气活,全靠用柴针木头挤靠来榨油。大致程序是,一位师傅站在油漕的前端,其他两位则站在两旁,沙包桐油米背放在夹板内,一声吆喝开始,三位师傅抡开臂膀,先用木锤不断敲打柴针,使柴针挤靠夹板。依次进行,一直到夹板的桐油米产出油。”


  “所以,先前的柴针比较容易敲打进,敲第二根、第三根、第四根……越来越费气力,于是吆喝,吆喝,让气力协调而有力。”


  “所以,一直到嘿哟,嘿哟,唷哟~~的时候,桐油米出油啦。”在当时,霍童山下村油坊加工出来的油,用途很广。柏油可制作成蜡烛,也可制作成肥皂。豆油、花生油是每日三餐必备的食用油。茶籽油除做食用油外,还是山下村姑娘有着乌黑亮丽长发的秘诀。


  桐油呢,可以与白灰和成泥,做为造船填塞缝隙的浆。至今,漳湾福船技艺师傅还在使用这种材料,他们说,这种材料是填充船缝隙的好材料。桐油还可以做为纸伞的保护漆,连最负盛名的霍童“二月二”灯会上的舞龙灯芯,都是用桐油加工的。产油后的桐油渣,是农作物的上乘肥料。

 

 山下村的桐油坊记忆

    霍童当地老人向来访者讲解当年榨桐油的过程,


    现如今文昌阁前的公园绿地成了桐油石碾的展台。




重现桐油坊,一个不远的梦想


  黄齐家的大女儿黄海燕,是省城福州一家公司的经理。在与父亲一同回家乡山下村的路上,海燕问,现在再探索这桐油坊的历史,有价值吗?海燕的疑问,代表着村里许多年轻人的疑问。


  霍童山下村,位于霍童溪南岸,地处狮子岩山下,古名狮洋村。在当时,山下村油坊是霍童溪两岸唯一的祖传经营榨油加工业的地方。历史上,山下村的榨油手艺是从哪儿流传来?为什么山下村的榨油手艺最为上乘呢?黄齐家认为,这与先祖黄鞠的水利开垦不无关系。他说:“先祖黄鞠斩龙腰开水利,采用水流带动坊车的力学原理,使后代得到了启发。”


  山下村较为原始的榨油手艺之所以消亡,这个过程又留下一个年代的痕迹。一当地老人曾经在日记中写道:1952年,宁德县合作总社在霍童办了好几个糖厂收购站,政府号召多产糖,于是霍童各村农民大种甘蔗。1953年,农民响应政府号召,生产种植以粮食为主的农作物。由此,原来传统的油坊的加工量随之减少。到六十年代初,油坊、车楼等逐渐消失。


  现在,黄齐家和村里的老人,正计划把埋在土层下的碾槽挖出来,试图重现当时的油坊加工场景,他们还计划着开发和利用独具魅力的狮子岩。


  令他振奋的是,2006年,我区收藏家宋经在参加闽台文化交流的展览会上,居然看到了一张台湾地区的油坊照片。


  如果等到那一天,桐油坊,水车楼重现在山下村时,黄齐家和村里老人的后代会不会理解,那就是他们祖辈割不断的一个划时代的梦想。

 

    山下村的桐油坊记忆

        至今在山下村村口的田地里,还埋着磨槽。山下村的桐油坊记忆

桐油渣,被作为桐油饼.是当年最好的洗发品,如今还有几人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