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桂明
刘桂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09,445
  • 关注人气:19,6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全国律协表态了:从关切到抗议

(2011-07-23 00:50:06)
标签:

全国律协

刑事辩护

律师维权

北海

辩护人

杂谈

刘桂明按语:

    在千呼万唤之后,在翘首期盼之中,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终于站到了律师维权的最前沿地带。对于北海律师案中代理律师遇袭事件,全国律协表示了强烈抗议。

     这一声抗议可谓来得及时,尽管来得有些晚、有些慢、有些迟,但终究还是来了。作为全国律师实施行业管理的最高机构,全国律协对律师维权工作一直很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但是,自从北海律师案出现后,全国律协立即联系广西律协、立即组织专家论证、立即听取北海律师团专题汇报,最后有了刚刚广而告之的强烈抗议。

     为此,我们有理由、有信心对北海律师案的未来结局寄予更多的期待。

 

 

 

全国律师协会抗议“北海律师案代理律师遇袭”事件

                 2011-07-22 16:45:05 来源: 人民网 

    (法制网北京7月22讯)今天,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就李金星等律师接受“裴金德等涉嫌故意伤害罪案”、“杨在新等4名律师涉嫌妨害作证罪案”当事人的委托,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开展工作期间受阻并被围攻受伤一事发表声明,要求当地有关部门保障律师合法的执业权利。

    声明全文如下: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严重关注律师在北海依法执业过程中遭受的不法侵害


    近日,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收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律师协会报告称:李金星等律师接受“裴金德等涉嫌故意伤害罪案”、“杨在新等4名律师涉嫌妨害作证罪案”当事人的委托,在北海开展工作期间,会见多次受阻并被要求反复安检,特别是7月18日,受委托的律师遭到大约20名不明身份人员的围攻,导致受伤,李金星律师现仍在医院观察。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对律师依法执业过程中,人身权利遭受不法侵害的情况表示严重关切,强烈要求北海市司法机关立即采取相应措施,保证律师人身安全,并切实维护律师会见、调查取证和阅卷等合法执业权利。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将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

 

新闻回顾:

北海律师伪证案维权律师团成员遭围攻

    6月13日,广西北海同一起刑事案件4名辩护律师涉嫌律师伪证罪被抓。随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律师自发组团赴北海维权。18日,律师团几名律师称在北海1家酒店遭围攻,有律师受伤。北海警方声明,称系伤害致死抛尸案被害人家属得知外地律师为被告人辩护表示抗议引发冲突。

           

广西四名律师涉嫌辩护人妨害作证罪被拘传

    广西北海警方21日通报称,杨在新、杨忠汉、罗思方、梁武诚等四名律师涉嫌在裴金德、裴贵等人殴打黄焕海致死并抛尸入海一案中教唆、引诱当事人和证人作伪证,已涉嫌辩护人妨害作证罪。目前,这4名律师有两人被刑拘,两人被实施监视居住。

 
(本文来源:人民网)netease
 
 
 
 
 家乡广西,读一读这两篇报道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32f250f0100st5a.html
奚正仁按
    1、以下这两篇新闻报道文章,分别发表于2011年7月12日和7月20日的《北京晚报》。《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人民网》和《北京晚报》都是“主流媒体”。“主流媒体”的份量,众所周知。
    2、网络舆论、“舆情”,如今已经成为中央和地方官员了解社情民意的重要窗口之一。网络舆论、“舆情”,必将成为“加强社会管理创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完善民主法治构建”、“建设发展政治文明”的重要推动力量。
    3、读者朋友、尤其是中国的各级党政官员、特别是正处在“北海事件”漩涡中心的北海、广西的相关官员,应该在“百忙之中”抽点空子,好好地读一读这两篇报道。据报道,目前,中国西部的网民相对较少。归属中国西部的广西(北海、钦州、防城港),被称为中国大西南的“出海口”,为了加快速度“出海”,广西的相关官员们,忙完公务时多上上网看看吧!

 

 

              一 、《北京晚报》7月20日第18版
 
  人民网五连评“善待网民和网络舆论”,本报对话评论人 

              人民“威武” 
 
  最近,人民网一组以“善待网民和网络舆论”为主题的系列评论,成了网民和网络舆论关注的焦点。

  这组由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打造的“五连评”,从“遇事就简单地封堵民间舆论,是惰政行为”的直切要害,到“网民的本质是公民”的深入探究,都让网民们精神一振。FT中文网的专栏作家评说:人民日报和人民网近期在一些社会热点话题上的表现,得到了民间集体赞扬。

  与此同时,在舆情监测室搜集的反馈信息中,既有24%的网民表扬了“人民网威武”,也有10%的网民认为这是“人民网在作秀”。

  那么,在“五连评”的作者们眼中,中国当下的网络舆论环境究竟如何呢?

 

  [背景]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是人民网下属的从事舆情监测、研究的专业机构,目前有舆情分析师40多名。

  舆情监测室近期发表的“善待网民和网络舆论”系列评论分别为:

  《打通“两个舆论场”》、《为“网络问政”喝彩》、《对话“意见领袖”》、《网络舆论的“生态治理”》、《网民、人民和公民》。

  此前,从今年4月21日开始,人民日报陆续发表了五篇关注社会心态的评论,其中,《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和《执政者要在众声喧哗中倾听“沉没的声音”》两篇尤为引人注目。


 对话】


  “互联网是社情民意最敏感的那一部分”

 

  记者:从你们的舆情监测来看,目前我们的“网络民意”和真实民意是否一致呢?

  单学刚(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副秘书长 “五连评”的作者之一):

  “网民”不是空的,是现实中的人,他们的意见是民意的一种代表。当然,也不能把网民当成全部人的意见,毕竟我们还有近六成的人不上网,而上网的人很大一部分未必发表意见。

  喜欢在网上发声的更多是年轻人,他们对一些现实问题的体会更深、更紧迫。比如刚毕业走入社会的大学生,他们可能找不到工作、买不起房子,更容易产生不满的情绪,也更喜欢通过网络发泄出来。

  另一方面,网民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他们的代表性也在不断加强。原先只有两亿网民的时候,这可能是一个相对小众的群体,现在我们已经有4亿多网民了,再过几年,会达到6亿、7亿,就突破半数了。过去网民都是年轻人,现在年纪大的人上网的也多了;过去网民都在城市,现在农村网民也多了。所以,网络民意的代表性会越来越强,越来越趋近于全体公民的真实民意。

 

  祝华新(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 “五连评”的策划人):

  “网络民意”不代表全部的民意,我们自己计算过,经常在网上发声的大约只有一成人。作为政府,不仅要倾听这些“有声”的中国人的诉求,还要照顾到另外那些“无声”的诉求。

  但必须承认,互联网是社情民意最敏感的那一部分。虽然它只是那一成,但关于民生问题,关于公共治理中存在的瑕疵,在互联网上能得到最充分的诉求——这些最敏感也最擅长表达的中国人的诉求,值得充分尊重。

  我想,对于网络舆论,公权力应当有一种敬畏感,在当前法制还不够健全、利益表达通道还不够畅通的情况下,网络舆论有时候是唯一比较顺畅的表达渠道。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再来分析网络舆论的一些偏差和情绪上的偏向。

 

  “偏激的声音通常会有多元的声音和它制衡”

 

  记者:关于网络舆论的“偏差”,此前一些评论关注了谣言的问题,认为微博这样的新媒体已经成为滋生和传播谣言的“最佳工具”,你们监测到的情况是这样吗?另一种关于网络舆论的担忧,就是“情绪上的偏向”了,比如有观点认为,网络民意通常会放大一些负面的情绪?

  单学刚:

  网络舆论有自我修正的功能。在网络上,一旦有东西传得很热,就会有人自发地去求证其真实性。比如微博上现在自发诞生了很多“辟谣联盟”、“谣言粉碎机”之类的用户,主动去进行信息甄别。最近网络上热传的成都听证会“专业户”,怀疑那个老太太是当地政府安排的“托儿”。但是很快就有人出来更正这个信息,指出来她并不是政府指定的,而是因为报名参加听证的人本身就很少,而她很积极,报了三十多次名,所以多次中选。

  网络事件发生一段时间之后,网民的意见会逐渐形成共识。总体而言,网络舆论通过不断自我修正达成的共识,往往是相对客观、理性的诉求点。比如“郭美美事件”当中,网民要求我们的慈善组织信息更加透明、减少佣金、和有利益纠葛的边缘人物进行切割等都是合理的诉求。

  偏激的声音也会出现,但通常会有多元的声音和它制衡,不会形成主流,很难成为网民的共识。

  祝华新:

  近年来,网民的意见不是趋于两极化或者多元化,而是经常“一边倒”。不问是非地“扶弱抑强”,不辨析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而只是诉诸头脑中已经形成的“刻板印象”的善恶。比如,公务员、警察、城管等社会群体,在网络上被严重妖魔化了。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简单地指责“民声”偏激,也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官声”过于傲慢,不屑对老百姓讲一点沟通技巧,而是凭借公权力的强势地位来压制不同的声音。

 

  “‘娱乐化悲情’可能让民众心里更受伤”

 

  记者:除了网络舆论自身的特点以外,政府部门对网络舆论的应对也是人们关注的一个热点。你们一直都定期发布地方政府应对网络舆情能力的排行榜,据你们观察,现在政府部门在这方面的表现怎么样?

  祝华新:

  我们对解决舆论危机秉承两个评判标准,一个是平息了事态,恢复了社会稳定,这是刚性标准;还有一个柔性的标准,就是是否修复了政府的公信力,我认为后一点更为重要。

  如果只看第一个标准,表面上看,上街的回去了,闹事的处理了,但是群众是不是埋下了更深的不信任呢?这个是必须考虑的。我们一直强调:没有真相,就没有谅解。网民的舆论首先是要求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本来是义正词严,甚至是义愤填膺的,但有时候因为真相难求,反而会以一种娱乐调侃的方式来要求真相、宣泄不满。“郭美美事件”后来的娱乐化倾向就非常明显。

  这种“娱乐化悲情”的表达,表面上看矛盾并没有多么激化,但网络却用娱乐调侃的方式记下了民众心理上的一个伤痕,对政府公信力的伤害可能在很长一个时间跨度里显现出来。

 

 政府第一时间成为突发事件核心信息源,能止谎、止慌”

 

  记者:那么,如何应对网络舆情是较为恰当的做法呢?

  祝华新

  最近有一个比较好的例子是,四川会理的“悬浮照”事件,真的是小地方有大智慧,面对网络批评,一个县级政府处理得多漂亮!迅速承认错误,然后以自嘲的心态,和网友们一起欣赏那些PS照片,还指出来县领导觉得哪张照片最好,最后又向网友“讨饶”:感谢大家让领导们免费环游世界,现在他们已经回到了工作岗位,也请大家把目光转向我们美丽的会理……非常漂亮的一个“反向营销”。

  前两年,北京喀什餐厅爆炸的突发事件处理得也非常好,市委有关领导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现场举行新闻发布会,而且欢迎外国记者采访。政府第一时间成为突发事件的核心信息源,能够止谎、止慌。

  单学刚:

  政府官员的网络素养地域差异比较大。江浙、广东一带比较好,比如你问他们谁用过微博?多一半人都举手;但是中西部,你问微博是什么?都很茫然,而且还很害怕。除了地域差距以外,行业差距也比较严重,比如公安系统的微博,现在有好几千个,里面确实有的很不错,改善了杨佳袭警案以来紧张的警民关系;但有的行业就非常少。

 

  “‘民间舆论场’可能是个阶段性现象”

 

  记者:你们这次在第一篇评论中提到官方和民间“两个舆论场”的问题,认为网络是一个“民间舆论场”,那么,这个“舆论场”近年有什么样的新变化呢

  祝华新:

  最近几年,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意见领袖”的崛起。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意见领袖,当年产生影响的载体主要是学术著作,顶多加上一些学术演讲;而今天,我们的“意见领袖”动辄有几万、几十万粉丝,博客里有几千万、上亿的访问量,这种话语权是前所未有的。这种话语权如何审慎地运用,对他们本身是个挑战,对社会管理也是个新课题。

  我们认为网络舆论是社会管理创新的一个推手,或者说互联网是社会管理创新的一个平台。我们希望有更多新的理念来发展好、使用好和管理好这个新的舆论场。

  这个舆论场很可能只是个阶段性现象,互联网本身和现实有一种“对冲”的作用,现实中的一些矛盾缺乏利益调节的通道,才催生了这个激情四射的舆论场。

  未来如果中国形成一个健全的法制社会,网络舆论不会这么发达……所以,这样一个空前发达的网络舆论场,是我们社会转型期的特殊现象,在世界上可能不会再有,在历史上可能也不会再有。

 

 

 

               二、《北京晚报》7月12日第四版


                      网络舆论最关注反腐与民生 
          在近7成重大事件中起到正面推动作用
 
 
 
    本报讯(记者丁肇文)今天上午发布的新媒体蓝皮书——《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2011)》透露,网络舆论最关注腐败与民生问题,并且,在67%的重大舆论事件中,网络舆论起到了推动政府解决问题的正面积极作用。

   新媒体蓝皮书由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其中的《1998-2010年中国重大网络舆论事件与传播特征》指出,中国的网络舆论给人留下的负面印象高于积极作用,但据对中国210起重大舆论事件的研究,网络舆论在67%的事件中起到了推动政府解决问题的正面积极作用。

   研究显示,网络舆论事件,在地域上多集中在东部发达地区;群体上,多集中在占有更多政治、文化、经济资源的群体。网络舆论事件最关注的问题是政府官员的执政问题与民生问题,而警民对抗、房屋拆迁问题,是最容易引起网络舆论关注的焦点和热点。

   210起网络舆论案例中,与官员腐败与政府管理密切相关的47起,占案例总数的22%,显示出网民对政治生活的关注。

   警民对抗问题共13起,占到总数的6%,反映的也是网民对政府行政执法的监督。如2010年贵州安顺警察枪击致死案、凤凰少女跳楼事件、“我爸是李刚”等事件,都引起了网络舆论的轩然大波。

   对民生问题的关注,是网络舆论事件关注的又一大热点。民生问题是与普通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问题,如教育、医疗、城市拆迁、环境污染、食品安全等,这类案例共39起,占到总体数量的19%。这些内容最易于触发网民的敏感神经,引起网民共鸣,并快速形成网络舆论热潮,引发人们对制度缺陷的探讨。如2010年湖南校园踩踏事件、河南蜱虫事件、河南栾川县大桥垮塌事件等。

   对外关系问题主要是中美、中日问题,案例17起,占到整体的8.5%。

   性与婚姻问题也是网络舆论关注的焦点,这类案例共9起,占到整体的4.5%。现实社会的道德滑坡使网民特别关注体现人类基本道德的性与婚姻问题。

   在历年重大网络舆论事件发展的类型中,2010年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随着微博、手机等新媒体迅猛发展,政府管理、房屋拆迁、警民对抗事件在网络舆论事件中的比例呈扩大趋势,成为最容易引发网络舆论关注的兴趣点。J144  

   相关新闻

   仅两成未成年人不上网

   蓝皮书中,由中国少先队事业发展中心提供的《2010年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报告最为引人注目。这份报告透露,2010年不上网的中国未成年人仅占22.8%;而在“触网”的未成年人中,5至10岁之间首次上网的比例达48.8%,第一次上网在5岁之前的比例也达到了7%。

   此外,未成年人手机拥有率达46.6%,使用手机上网率达39.5%,手机已经成为未成年人重要的通信和上网工具。大部分被调查的未成年人使用互联网的频度和时间在合理的可控范围内。七成以上被调查未成年人每周至少上网一次,每次上网时长控制在2小时以内。

   娱乐放松是被调查未成年人上网的主要活动,QQ是使用最多的网站和聊天工具,聊天、社区、视频成为未成年人最热点的互联网应用。

   中国成新媒体用户第一大国

   蓝皮书透露,2010年全球互联网网民已突破20亿、手机用户超过50亿,中国互联网网民超过4.5亿,手机用户近9亿,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新媒体用户第一大国。

   2010年是中国新媒体发展史上具有标志性的一年,网民数超过4亿,年底达到4.57亿,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人成为网民。

   中国互联网起步较晚,2000年普及率还不到1.7%,当时不仅远不及发达国家(24.6%),大大低于世界平均水平(6.4%),甚至还略低于发展中国家2%的普及率水平。经过十年的奋起直追,中国互联网普及率2010年达到34.3%,是发展中国家21.1%的1.5倍多,和发达国家在普及率方面的差距在逐年缩小。

   此外,中国手机用户2010年突破8亿,2011年3月底达到8.9亿,是美国3.03亿手机用户的近3倍。

   根据互联网世界数据中心2010年6月的统计,中文语种网民自2000年至2010年增长率达到1277%,目前仅少于英语网民(5.37亿),中文作为互联网第二大语种,在互联网上的话语权大有增强。本报记者丁肇文 J144 
 
 

【后记】
    转发这两篇报道之前,我刚刚读完北海外地律师团团长陈光武先生(一位年届六旬的山东大汉)在他们在北海遭到围攻之后发表的肺腑之言(详见《晨光斋——陈光武律师网》中的《陈光武感谢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支持》),我不由自主眼睛湿润了!作为身在他乡的一个广西人,我真想对陈光武先生他们说声“对不起”,因为我曾经给他们网上留言说,我觉得他们在北海的人身安全应该没问题,......。可是我又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说出口,因为我代表不了广西,同时,我要说,广西的一些人和一些事代表不了我,也代表不了最广大的北海人民和广西人民。我真想弱弱地问一声北海、广西的一些相关官员:你们该不该扪心自问一下,为怎么在你们这一任期内、在你们的治下,在北海发生了这一系列一再让人目瞪口呆的乱象?!美丽的海滨城市、广西的第一个“沿海开放城市”、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的“桥头堡”——北海,如今,怎么会在短短一个月多月之内,变成了这个样子?!为怎么?!......
    最后,我要分别对陈光武先生和伍雷先生说一句“谢谢您”!因为,即使这样,您们还说您们“热爱北海”。北海是广西的,广西是中国的,我作为一个广西籍的中国公民,读到这句话,我真的有点无地自容、羞愧不已!另外,我还想跟您们说一声:据我了解,北海、广西的最广大人民,和中国其他地方的最广大人民一样,也和您们一样热爱中国这个国家;在北海、在广西、在中国,还是好人多!


    祝福以陈光武为团长的外地律师团的每一位成员能够平安地离开我的家乡广西!
    依然而且永远:祝福家乡!祝福广西!
                                           奚正仁2011年7月21日于北京

 

 

 

北海律师团李金星律师关于“7.18围攻殴打律师事件”的声明

2011-7-22

 

     2011年7月18日,北海律师团成员陈光武、李金星、杨名跨、徐天明四名律师在北海利源宾馆遭到不明身份人员先后多次围攻、殴打,多名暴徒试图绑架陈光武、李金星律师。当晚的围攻、殴打、试图绑架造成陈光武律师身体多处被抓伤以及李金星律师昏迷、呕吐,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抓伤的严重后果。

     上述过程中,虽经多次报警,但北海警方出警不及时,处置不果断,在整个事件过程中北海警方没有依法履行保护公民人身安全之职责。并且,在7.18围攻殴打律师事件”发生后直到2011722日下午4时的四天中,警方没有找受害人就案情进行任何询问,没有对该事件的施暴者进行任何处理。2011722日上午,经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律师约见北海市公安局相关领导,表达强烈关注后,下午警方才与本人联系取证事宜,但明确拒绝被殴打律师复制“7.18围攻殴打律师事件”的录像的请求,同时要求宾馆方面也不得提供录像。

     本人认为,上述“北海7.18律师被围攻殴事件”是一起罕见的严重侵犯律师人身权利的恶性事件。暴徒之凶恶,后果之严重,警方之失职,社会影响之恶劣,皆属国内罕见。

    本人要求,有关部门必须迅速调查“北海7.18律师被围攻殴事件”真相,维护律师合法权益,保护律师人身安全,严惩肇事者,严肃追究当地相关部门相关责任人渎职失职的责任。

  特此声明!

                                           李金星律师

                                    二0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