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404
  • 关注人气: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薄来身边的女人

(2011-04-05 11:07:17)
标签:

杂谈

谷开来——薄熙来之妻,北京开来律师所所长,是原总政治部副主任谷景生将军五女,前新疆区委第二书记谷景生之女,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后攻读北大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毕业后成为职业律师,九五年开来律师事务所由大连迁往北京。薄熙来说夫人是一个很有思想,很有情感,又很有气质的人,写一手好文章,既有古文的底蕴,又有现代的思维。她会弹琵琶和钢琴。早些年作家赵瑜写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马家军教头马俊仁状告赵瑜和《中国作家》杂志,谷开来受聘当了马俊仁的辩护律师。她创作的《我为马俊仁当律师》、《胜诉在美国》都是文坛畅销书。
薄来身边的女人
  
薄熙来其人,大家都知道,但有谁知道他成功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一位贤内助哪?
薄来身边的女人
  
 在很多场合,薄熙来携妻子出席。谷开来出版过一本书《胜诉在美国》,大家从心底赞叹薄熙来好眼力,把小巧玲珑、美丽聪慧的北大才女娶回了家。  
   谷开来出身名门,父亲谷景生是著名的“一二·九”运动发动人之一。其母范承秀,为范仲淹的后代,抗战时期太行山区著名的才女、妇救会干部。  
  谷开来父母是高干的家庭背景使她经历了更多的磨难。开来说:“这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父母,他们是那种极不会入俗的理想主义者。”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政治悲剧笼罩了这个家庭。到生下开来时,已说不清是几月几日,生日似乎成为开来今后也无法解开的谜团。  
  不过,谷开来从小就养成了坚强性格。“文革”中父母相继关押,四个姐姐都被赶到农村,小学没有毕业,她就上房当泥瓦匠,还到副食品店操刀卖肉。这个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的小姑娘,是个叫人目瞪口呆的“一刀准”。为了更长远的生计问题,她决定学门手艺,她开始学弹琵琶,聪颖的她一学就会,很快就达到了专业水平,被确定为独奏演员。在北京电影乐团录音棚中为电影录音,毛主席逝世那部纪录影片的琵琶伴奏,就是谷开来演奏的。


薄来身边的女人
   
1977年恢复高考,1978年谷开来考北京大学。她没学过数学,几近交白卷,但是她的文学答卷才情过人,竟是一下就考上了,又是“一刀准”。她考上北大法律系,在填报志愿表时,父亲期望小女儿的未来人生能够彻底摆脱父母辈的坎坷,大笔一挥,把小女儿的名字改为“开来”,取继往开来,为正义、幸福而战的意思。  
   对于这个说法,谷开来笑着补充:“当时,准确的名字应叫‘开莱’,但嫁给薄熙来之后,有一次他看似认真地对我说,现在你入了薄家的门,按古时的传统你要妇随夫姓,今天咱们不兴这个了,你就妇随夫名吧’。于是,熙来趁我还未来得及提意见,就把我名字上的‘草’给砍了下来。于是,我的名字就成了现在的‘开来’。”
  谷开来和薄熙来相识于1984年。那年,开来和中央美院的傅天仇教授到大连金县考察一个环境艺术课题,薄熙来当时是那儿的县委书记。“他也是北大毕业的研究生,当时,这位高材生蹲在荒凉的海滩上,和当地的农民兴致勃勃地策划出了一个关于环境艺术与农村经济发展的前景……他很像我父亲那种极为理想主义的人。他住在县委一个像是永远也扫不干净的小脏屋里,用放在桌下的一个破纸箱里的小苹果招待我和教授,然后开始大谈他的想法。”
薄来身边的女人  
  
谷开来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小说里看到的那种人,有素养,有承担,生来是属于某种事业的,不是属于家庭的。本来开来已考上美国一所大学,而且获得了奖学金。但是,开来说了:“咱哥们够意思,不去留学了!”1987年年底,他们有了儿子瓜瓜,第二年他们就从金县搬到了大连市,也就是在这一年,开来取得了律师资格。
   1996年以前,谷开来和薄熙来一直住一套普通居民房,有一个6平方米的厅。厅里挤着饭桌,来人进门就得坐饭桌边。门外常常是满满当当的人——百姓们随便都可以来堵市长的门。市长午夜前又不会回来,市长的妻子哥们够意思地忙着接待各种素不相识的面孔。
  这夫妻二人不唱歌,也不跳舞。一次春节,他俩请几位副市长偕同夫人一起过节,每个小家庭做一个菜,他俩的菜大受欢迎。席间每个家庭都要表演一个节目,他俩赶紧现场排练一起唱两句儿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  
薄来身边的女人
   谷开来对一个朋友谈到丈夫时,曾这样说过:“熙来曾经是一个摄影家,贴了一本我的照片,每张照片下面都写了一段话,都是一些非常超脱的话,他总是把影集放在他的身边,从不给别人看。他把对我的这种感情不时放大着,一直放大到他的为人处世和心爱的事业之中。”
   只要见到儿子薄瓜瓜,薄熙来的温柔就会全部释放出来。  
  谷开来常常笑着说:“丈夫和儿子就像一对大小孩子,两个人只要遇到一块了,‘来呀,咱们打一架呀!’‘这是天马流星拳!’小孩子喊。‘这是一指功!’大孩子叫。有一段时间,他们一个在大连,一个在北京,我不能同时归他们,那么究竟归谁呢?丈夫说嫁鸡随鸡,儿子反驳说生谁归谁。对于我今天是
在大连还是在北京,我往往是在他们的石头剪子布中得到结果……”
   薄熙来成功的背后,是妻子谷开来的默默支持——“女人是男人的一所学校”。
薄来身边的女人 薄来身边的女人薄来身边的女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