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影像摩洛哥——丹吉尔和艾西拉

(2018-09-10 16:29:41)
标签:

丹吉儿

艾西拉

分类: 旅途点滴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生活中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摩洛哥游记差点烂尾。痛苦粘附着身体,跟随着生物钟在每天天亮中醒来,夜深后隐去,天、地、人世,不会受个人的影响,一切都是照旧一切还在延续。几场秋雨之后,空气终于凉了,我在威哥离家后的周末,翻出也快凉了的旅途日记,调整着心情,继续写。


 
摩洛哥的旅途在画了大半个圈后来到了最北端的城市:丹吉尔。汽车一入城,我的目光首先被路边的一座庞大的家乐福吸引了,在传统和古风中行走了那么多天,才恍然意识到现在是
2018年,我们游览的是已和世界接轨的摩洛哥。丹吉尔又是另一座具有自我特色的摩洛哥城镇,它位于舍夫沙万以北几十公里、直布罗陀海峡的丹吉儿湾口上,正好跨在大西洋和地中海的交界之处,这般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必是一个颇有故事的城市。虽然菲斯以北就进入了西班牙殖民者的地盘,但丹吉尔是个宝贝,曾被欧洲几大列强列为“国际共管区”的它,被几个大块头牢牢拽在手里不愿放开,这使丹吉尔在殖民时期就不会被一个单独的西方国家占有,它逐步成为与摩洛哥本土较为疏离的城市和最为西化的城市。丹吉尔是欧洲人的画板,他们把喜欢的一切都画在了上面:意大利风格别墅,
红色瓦当屋顶、蜿蜒街道和花园般的郊区。

 
汽车穿行过这座沿滨海山坡而建的城市,晴天给予城市满眼明亮的色调,海岸线上白色的住宅,蓝色的港湾,绿色的棕榈树再加点缀其间的各色鲜花,充满海滨都市的风情。汽车停在被大海温柔包围着的海湾,丹吉尔的打卡地必然是海边的卡斯巴海角灯塔和大力神山洞。卡斯巴灯塔位于丹吉尔城市西边12公里、直布罗陀海峡入口的卡斯巴海角,它的形象被印在了200元面值的迪拉姆纸币上,说明了它在摩洛哥独树一帜的地位。游客不多,路牌上的文字分别是阿拉伯文、西班牙文、英文,灯塔似乎没有开放,安静的矗立在乱石堆砌的海角,海风的呼呼声让眼前的一切都没有了声音:翻飞的乱发,摇动的枝叶,扑腾的海水,打盹的守门大爷和踱步的野猫,小树林里几位牵着驴子的当地人看了看我们,也放弃了做生意的劲头。眼前的海水,一半是地中海,一半是大西洋,并没有明显的分界线,我们只得使劲眯了双眼,以灯塔为界,仔细分辨着右侧缓和蔚蓝一丢丢的地中海,和左侧貌似暴躁些的大西洋。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从大西洋一侧的一处窄小的入口下行,可以走进一个被称为The
Caves of
Hercules(大力神山洞)的巨型石灰岩洞,涨潮时分整个山洞都可能被大西洋海水覆盖,所以洞里非常潮湿,洞口的轮廓天赋般形成一幅绝妙的非洲地图,也成为一幅考验智力和构图水平的画框,时不时会有勇敢的人儿不惧风高浪险,在这幅大自然的图画中硬拗着造型,凸显人类的力量。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直布罗陀海峡的另一面,西班牙在薄云淡雾间依稀可见,这条看上去并不宽阔的海峡,曾是难民的水路之选,有些难民在前路茫茫之中,就靠着一只轮胎渡过海峡。我只是想着,这些漂浮在茫茫大海中的苦难之人,是从南往北漂的多呢,还是从北往南漂的多?稳定和繁华,在每一处地方,未必都是永久的状态。

 
我们后来开车到海滨大道的山崖处继续观海,地面被雨水侵蚀的坑坑洼洼的,还不规则的分布着一些方形的凹陷,据说那是前人的墓穴,只是年代久远,早已变成崖壁上的积水坑了。海风扑打在身,吹散夏日所有的热量,市民们三三两两,或站或坐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有些沉默的瞭望着海平面上没有聚焦的远方,不知在思想着怎样的人生。近处的风景是一条深入大海的水泥堤坝,山坡上面朝大海的别墅和山脚聚拢的普通民居竞相构成都市人烟,屋与屋之间填塞着棕榈树冠,一座低调的宣礼塔努力宣告着这是一座穆斯林都市。山崖下方是丹吉尔最宽阔的海滨大道,夜晚灯光亮起之后,常常成为飙车党的天下,为这都市带来现代的劲爆动感。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丹吉尔最美妙的时光是在海岸边的HAFA咖啡馆度过,虽名为咖啡馆,却更像一个tea
house。大部分顾客,居民也好游客也罢,捧着的都是一杯薄荷茶——大叶片的薄荷叶在玻璃杯里霸占了大半的空间,茶水被叶片和蜂蜜滋润成可口的香槟色。陡峭的楼梯把咖啡馆分成好几层,因为凿壁而建,每一层都不算开阔,但眼前的风景是广阔无边的,每个人都搬把椅子,捧着自己的薄荷茶,朝着大海,在暖阳下懒洋洋晒着,消耗着北非特色的闲暇时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港口城市丹吉尔,以旅游业、纺织业及沙丁鱼渔业为支柱产业,西班牙著名的快销服装品牌ZARA工厂就设在对岸港口,然后辐射全球。海域盛产的沙丁鱼常常被做成罐头销往各地,尝过两三次,却怎么也无法接受那咸到发苦的滋味。我们当天晚上入住希尔顿酒店,窗外是正在修建中的火车站,火车站后侧的山坡上,是密密麻麻的别墅群,离开大海的衬托,丹吉尔就成为一座有点乱哄哄的建设中都市,找不出它的欧洲性也找不到它的北非感了。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丹吉尔市区的商店超市们


 
第二天一大早出发,从丹吉尔西南方行驶约一个半小时,就会经过港口小镇艾西拉。小镇被老城墙包裹着,入口附近有一座看上去像是一把大斧头的雕塑。入城门后,踏着旧旧的石板路走上一截,渐渐就能看见被粉刷成深浅不同的蓝色、粉色、白色等的门户和墙壁,各种能被利用的空间任由来自于全球的艺术家们各种涂鸦。涂鸦成为艾西拉特有的艺术,每年的8月,这里会举办壁画节,好的涂鸦作品将会被保留到下一次壁画节。但是,我总有点怀疑这是一个有点过气的艺术节,因为有些作品,我在几年前的照片中就看到了——比如那幅巨幅的、为展示各色头巾的头像群——显然不是一年来一次创新。遍布世界各地的涂鸦,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表现形式,涂抹一座城,至少在摩洛哥亦不算创新。被老城墙包裹的小镇里没有几个游客,也没看见多少居民,只见一辆马车从狭窄而空荡的巷道中走过,一位当地画家拿着一叠画作,向我们推销着他beautiful的画作,看我们没动声色,赶紧向远处走来的几位西方面孔奔过去了……如同小镇的蓝色主调一样,艾西拉确实恬淡宁静,但似乎也有一些颓败。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午餐的西班牙餐厅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影像摩洛哥——丹吉儿和艾西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