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姝然
姝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60,382
  • 关注人气:29,9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是否只能擦心而过

(2011-01-14 16:15:11)
标签:

姝然

擦心而过

分类: 姝然的故事你不懂

是否只能擦心而过

文/姝然

音乐似烈酒,咖啡似罂粟,文字似毒药。三者碰撞擦出的火花,穿越灵魂,置身事外的人岂能了解。于我,世界只有三种东西:音乐、咖啡、文字。就像我一直认为世界只有三种颜色:红色、蓝色、紫色。红色-音乐:是热烈,是冲动,是激情,是毁灭。蓝色-咖啡:是孤独,是忧郁,是深刻,是沉沦。紫色-文字:是沉默,是惆怅,是彷徨,是宣泄。

 

一个人,就一个人静静地,将自己融化在音乐中,手里握着那只老掉牙的咖啡杯、回忆。犹如红色和蓝色的光束混合最终变成了紫色。回忆着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多少的感慨万分,多少的幽怨无奈,多少的难忘。不知从何年何月起,大学成了恋爱的学堂,成了初恋的坟墓。

 

圣经上说,创世主用六天的时间创造了天地万物,第七天创造了男人。因见男人独居太寂寞,便在他沉睡的时候,取他身上的一根肋骨,造成一个女人给他作配偶。所以说,女人是男人的骨中骨,肉中肉。每个男人都在寻找自己的那根肋骨,只有找到了她,他的胸口才不会隐隐地痛。Purple是个韩国男孩。相识并非一个偶然,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Purple的怀抱四季如春,依在他的怀里笑,就那样一直笑,我们像一对傻子。他常常追问我:“我是不是你的初恋?我只是嘴角微杨地浅笑,内心却波涛汹涌。他常常不肯罢休,一直追问着:”我到底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我对你有多重要?”

 

很久后的很久……那天、天空下起了毛毛雨,我站在宿舍的楼顶收到他的短信:“我在你心里是什么?”我回复他说:“你在姝然心里就是你,不是别的谁。”“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他回复我说。“看来韩国人对中国的文字还是不能深刻地理解。”我回复说。他显然有些急了回复我说:“见面说清楚。”我说:“想说什么就用短信说吧,不需要见面。”“必须见面,我要看着你的眼睛说。”

 

小雨中,丢掉伞,仰望天空,天空的苍白掩盖了所有人的寂寞,此刻,谁能比天空更抑郁?“姝然,你是我遗落的那根肋骨。”他看着我的眼睛严肃地说。嗯?我有些想笑,为他的认真。“我肯定你是我身上的那根肋骨!我确信!”他的表情僵硬得有些扭曲。“你确信?”我淡淡地问他。“当然。”他肯定地回答。

 

很久后,只能用很久形容。一个高年级的学哥对我展开了非一般的攻势,我开始不停地躲避着。一次Purple拦在Red载着我的车前,要把我拉下来,两个男生争吵后,他径直冲向马路,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声嘶力竭地大喊:“我根本不是你的唯一,根本不是你心中不可替代的那个人,你是个骗子,我恨你!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你根本不是我的肋骨,我也骗了你……”空气凝固了,急刹车声后是死寂,一切都凝固了……

 

Purple离开了。而我的生活依然继续着。我身边依然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但却一直觉得少了点什么,不能像从前那样跟男孩子们交往,午夜梦回的黑暗中,煮一杯苦咖啡,熄掉房间所有的灯,胸口会隐隐地痛。我不愿意承认是想念Purple的缘故。毕业那年,已经是公司老板的Red带着名贵的首饰,向我表达对我的爱慕。“我一直在等你毕业,我现在很成功,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幸福的。”眼前的Red的确很优秀,可是,看着他,我想起了Purple,胸口开始剧烈地疼痛。谁是谁的肋骨?我不停地问自己......

PS:【爱情是叹息吹起的一阵烟】是姝然的一系列作品,三年前写过八篇,今年想续写。因此把三年前的先整理出来,于是就有了这第一篇的是否只能擦心而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