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姝然
姝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58,225
  • 关注人气:29,9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再爱一场难道不是孤单

(2009-04-08 12:54:15)
标签:

姝然

过客

分类: 擦心而过的某些

再爱一场难道不是孤单

文/姝然

一早就通知开会,说要欢迎新领导。于是准时到会议室等候。闲聊正兴时前任领导于副总进来,身边跟着一位中年男士,中等个儿,脸部轮廓清晰,表情坚定,给人以安全感,属于硬汉型的。

大家安静一下,站在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们新来的领导邵子维。以后他将全面领导我们的工作,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邵总的到来!于副总激昂地调动着我们的热情。邵总也在热烈的气氛中对今后的工作表了决心,会议是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的。

“妞,新来的邵总叫你去他的办公室”行政秘书神秘兮兮的在我的耳边说。

“什么事?他刚来就找我。”我探密式的问她。

“我怎么知道?开完会邵总就点名让我叫你去。”秘书暧昧的表情让我有些倒胃口,单位工作的人际关系是相当的复杂,常常会在不经意间,不知明的情况下就身败名裂了,所以上班是很累人的事情。


邵总的门是开着的,走到门口邵总便看见了我,热情地招呼我进去,随后秘书把门关上,关门的声音很小但依然在我心里重重的振了一下。

妞,你不认识我了?邵总显得有些兴奋。

我扑闪着大眼睛,一脸迷惑的看着邵总的脸。

记不记得小时候一个四合院住着的子维哥哥?我就是子维啊!不过那时候你太小才七岁,所以你不记得我也正常。但是你一定记得黄奶奶吧?

哦!天啊!您就是黄奶奶家的子维哥啊!

妞,你的摸样没什么变化,比小时侯更漂亮了,刚才开会我一眼就认出你了,所以迫不及待的把你叫来了,有点唐突,你不不会怪我吧?

不会,不会,当然不会。

我知道虽然我们两个人是陌生的,但我们的心里却流淌着亲情的温暖,靠的很近,曾经一个四合院住着,就如同一家人一样。

离开邵总的办公室,心情无比的轻松,甚至有些雀跃,不自觉地哼起了小调,引得同事们一阵猜疑,我高兴的是我又与一个小时候一个四合院长大的人相见了,这中感觉太温暖了。


日子就这样继续着,子维哥常常约我吃饭,而我们从来不谈工作和个人情况,每次在一起都非常开心。在子维的眷顾下,短短的半年时间,加薪;提职;国内、国外的每次学习机会统统有我的份,在工作上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一次公司聚餐,同事们都知道我不能喝酒,只要喝一口就会皮肤过敏,但他们却合谋犯坏,轮番过来敬酒,我理解这是他们的嫉妒心在作怪。所以才会这样对我。同事们不停地轮番攻炸,为了自尊我只能喝了,正当我要喝的时候,邵总抢过我手中的酒杯,对大家说:各位同仁,你们可能不知道,我家和妞家拆迁前住在一个四合院里,我把妞当自己亲妹妹看,妞喝酒过敏,公司人都知道,今天可能大家太高兴了,我理解,所以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又能避免妞过敏的痛苦,我替妞喝了这杯酒,现在是下班时间,我不是你们的领导,我们作为朋友,我作为哥哥替她喝,大家没意见吧?

也许是邵总的解释,给同事的猜忌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答案,也许是慑于对领导的畏惧,让我喝酒的事就过去了,那天大家喝的很尽兴。而我莫名地忐忑起来,会不自觉地偷偷看子维,看他喝酒的样子,吃饭的样子,说话的样子,无论怎样的表情里都有那么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吸引着我,令我愈发不能自控地不想跟他分开。

聚餐结束时已经是午夜一点多了,邵总喝醉了,我准备开车将他送回家,但是无论我怎么问他家的地址,他都无法清楚地告诉我,无奈只好把他送到公司下属的酒店,一切都安顿好了,在我准备离开时,他一把抓住我的手,那一刹那,一股从未有过的紧张、振颤潮涌般袭来,有一种想要投入他怀抱的冲动,此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这个大哥哥。

他说:“妞别走,我求你,留下来陪我好吗?我不会欺负你的,只想你能陪着我这样呆着就成了。”

我没有应声,悄声地坐下,坐在他的身边看着他的醉态,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放在他的手中,我能听见他心跳的声音,快而有力。也能感受到尽管他醉了,但他的思想是清醒的,他在极力控制自己,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躺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睡着了,睡的那么沉、那么香甜。

醒来时,子维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躺在他的怀里,头镇着他的胳膊,脸贴在他的胸口,而他的另一只胳膊搂着我。我喜欢这样被拥抱的感觉,更喜欢他身上的味道,似乎能催眠。
欲挣脱,但子维更紧地搂着我。

妞,你睡着了象个小赖猫,拱进人家怀里就不走了。你知道吗?如果我没有家庭,我一定会去爱你,但是我有家庭了,无论有没有爱,都应该对家庭负责,我是男人也经不住诱惑,所以人家忍受着煎熬搂着你,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子维的眼睛里充满了柔情和渴望,他的眼神象火一样灼热,我不自主地向他怀里靠,闭上眼睛假装自己是在梦里……子维轻轻抬起我的下巴,将唇抵在我的唇上,我抽搐般地迎接着,那么热烈!

敲门的声音在最不恰当的时候响了,我们的那种热烈刚刚开始就戛然而止,他打开门,进来的是他老婆,后面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尽管我们仅仅有了吻。但有谁能相信呢?

后来,他老婆每天到公司,逢人便讲我和子维被他捉奸在床的事情,子维被调到台湾公司工作,这是他老婆没有想到的,原本他老婆只是想逼我走,我没走反倒是子维走了,她后悔极了。

子维临走时,我们公司聚餐为他送行,近一年的相处,同事对这位领导也是佩服有佳,因此同事们都依依不舍地失去了平日的热闹,聚餐一反常态的沉闷。我依然坐在他的旁边,总有一滴眼泪在眼眶内打转,想借机逃出来,我拼命地控制它…… 

子维突然站起来举起酒杯说:“我要离开大家一段时间了,什么原因大家都知道,很舍不得跟大家分开,不过我还会再回来的,感谢大家在这一年里对我工作的支持,我先干为敬!”说完一饮而尽。

大家纷纷把杯中酒干了,我倒掉了杯中的果汁,倒上了白酒,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一饮而尽。所有的人都楞楞地看着我,眼神里全是怜惜,眼泪终于夺眶而出了,我没有控制它,任它宣泄,子维用一只胳膊紧紧地搂着我的肩膀说:“多大的姑娘了?还哭哭泣泣的?我还会回来的!”

子维走那天我们都去送他,他跟每个人拥抱告别,我是最后一个,他紧紧地拥着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其实在你小的时候我就已经爱上你了,别忘了我!”一滴热乎乎的液体落在我的长发中,那是他的泪。看着飞机离开地面,我的心跌进了深谷,如同世界末日。从没想过,一个人的离开会如此的痛苦。我知道自己倔强到了极点,这是我内心深处最薄弱的情感,无论自己怎么包装,那里永远是敞开大门的,而我还要假装去找钥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