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色列的种族隔离政策

(2006-07-26 21:50:03)
目前西方左派(与世界上所有关心国际问题的人一样)最关注的问题是所谓的以-黎冲突。除了少数比较拥护以色列的左派以外,包括一部分(但绝对不是所有的,也不一定是多数)犹太左派,几乎所有的西方左派都严厉地批评以色列公然践踏国际法、炸死几百个无辜黎巴嫩平民、大规模炸毁黎巴嫩重要基本设施、实行“集体惩罚”、造成严重人道主义危机。昨天还听到以军炸死四了名联合国人员,包括一名中国人在内。

美国政府以及西方主流知识分子对以色列的批评是微乎其微的,甚至全力以支持他们。美国已开始急速运输大量导弹以及其他武器到以色列,来补充以军已用光的军火。支持以色列的人都相信以军只有那样做,因为面临敌人的是原教旨主义穆斯林恐怖分子,无法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只有把他们完全除掉才行。

持此种态度的人,绝大部分一点都不了解阿拉伯或穆斯林社会的实际情况。谈到以色列和阿拉伯-穆斯林冲突的时候,很多西方人理所当然地支持以色列。不少西方人也会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感觉到,犹太人就像他们自己一样,是白种人,文化背景基本上也是一样的,以色列人大部分也会说英语,很多一点儿口音都没有,一般的美国人也会认识至少几个犹太人,经常他们在以色列还有亲戚,所以大家都感觉到西方和以色列的关系很密切。谈到阿拉伯或穆斯林人的时候,那就大不一样了,他们才不像西方人,不是白种人,他们的语言是古怪的,绝大部分也不会说英语。很多西方人只看过几个有关“恐怖主义”事件的新闻报导,可能也听说过穆斯林对女性有如何落后的态度,反而能够得出这么一个结论:阿拉伯和穆斯林是落后的、不可相信 的、劣等的民族,多半是原教旨主义者,相当一部分很欣赏恐怖主义,有机会的话自己也可能会参加恐怖主义行动,看到他们在飞机场等地必需要警惕。

上述的态度毫无疑问是纯粹的种族主义。不幸的事,这种态度非常普遍。著名比较文学理论家塞伊德曾经指出,在当前的世界只有一种种族主义可以公然地存在,那就是反阿拉波反穆斯林的种族主义。在9-11事件发生以后,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与普遍。

黑评论家网站(Black Commentator)7月20日发表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揭露以色列和阿拉伯-穆斯林冲突的社会基础的一个重要方面,即“以色列的种族隔离政策”,指出以色列国内法律体系与全世界否定的尚未摆脱白种人种族主义统治的前南非种族隔离政策很相似。这种政策的关键不在于“隔离”,而在于对不同的种族有不同的法律对待。

文章的作者和黑评论家网站主编Bruce Dixon说明以色列社会实际上有三种“公民”:第一等公民是犹太人,能够享受完善的公民权。第二等公民是以色列籍阿拉伯人,普遍受到社会和法律上的歧视,经常也遭到警方的骚扰。除了这两等级的正式公民以外,还有又无法得到以色列国籍又不能成立自己的独立国家的西岸和加沙的巴勒斯坦人,Dixon称他们为“第十一等公民”,意思是他们的地位低得不能再低。至于他们的处境,Dixon引用美国19世纪最高法庭遗臭万年的Dred Scott按判决:“黑人没有任何白人必须尊重的权利”。西岸和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虽然不是奴隶,但他们确实没有任何以色列犹太人必须尊重的权利,在祖祖辈辈出生和长大的那块土地上,巴勒斯坦人这60年以来没有真正财产权,没有通行权,连最基本生存权也经常遭到以军的侵犯。

美国的主流社会并不知道这种情况的真相,因为主流的新闻媒体都不会报道。Dixon还指出,美国新闻媒体也不会想到用“种族主义”这个概念来描述以色列社会,反而经常把它成为“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这和美国普遍反阿拉伯反穆斯林种族主义很有关。除此之外,因为以色列在美国右派政权中东策略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美国政府每年予以以色列几十亿美元的直接经济和军事援助。

在中东问题方面,中国的新闻媒体远远地超过了美国,至少会提到巴勒斯坦人的痛苦。但我最近感觉到,是不是有一些中国人在某一个程度上已经接受了美国所谓的“反恐怖主义”宣传,认为中东的问题都要归咎于阿拉伯和穆斯林人的恐怖主义袭击?恐怖主义确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作为一个社会现象,我们需要问什么样的社会背景才会产生恐怖主义,什么样的情况会让人走上恐怖主义的道路?有良心的观察者不应该忽视这两点:1)以色列的社会体制自从开过以来和前南非一样是一个以种族主义为基础的体制; 2)充满来自美国军备的以色列对“国内”以及国外阿拉伯-穆斯林人实施的暴力远远超过了自己遭到的恐怖主义袭击,两者相差得那么远,很难相提并论。谈到这一点,Dixon说得很清楚:
"as though some raggedy fool with a suicide belt, or a few hundred fighters with small arms are or ever have been equivalent to the devastation wrought by the established gulags, checkpoints, airborne firepower, economic strangulation, house demolitions and nuclear armed might of the Israeli state.  The two sides do not have access to anything like equal means of inflicting violence, and so cannot be equally culpable or equally responsible for stopping that violence."
我们不应该回避恐怖主义问题,但我们更不应该轻易地接受服务于美国右派中东策略美国的大量的“反恐怖主义”宣传,或美方或以方的自我理解,或他们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即阿拉伯和穆斯林的暴力是恐怖主义,以色列的暴力是自我保护)。

黑评论家网站在整个西方左翼舆论界影响不是特别大,但是个很出色的左翼网站, 经常提出白种左派没有意识到的问题,而且对种族主义的批评写得直言不讳。观点独特,思想尖锐,读到他们文章的时候,我经常有启发。所以想把这篇好文章提供给会读英语的中国同志们看。

愿意讨论此问题,或有语言方面的困难的同志,请写信给xifangzuopai@mailshack.com,或在评论领域提出问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