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忱
刘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0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冬天,怀念一个人

(2007-09-19 14:32:32)
分类: 往事与回忆
 

           冬天,想念一个人

 

  一晃,庄众大哥走了有一年了。

  去年这个时候,接到卞霞姐的电话,一种不祥的预感已经浮上了心头。听到噩耗,我更是热泪长流。

  庄大哥是我丈夫罗马的顶头上司。因为罗马年轻,又是庄大哥的师弟,很受了庄大哥的呵护。所以在没有见到庄大哥之前,他的名字就已经如雷贯耳。我们结婚时,在罗马的12平米小屋里布置了新家。可是,我们连张双人床还没有。罗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了一条木板,准备把单人床加宽一些。可是,他不会蹬三轮车,这块板子怎么弄回去呢?结果是庄大哥给蹬着三轮车送了过来!那时正是郑州的酷暑,庄大哥又胖,出了一身的汗,上衣都湿透了。见了我,还嘎嘎笑着和我打趣:“师妹(我父亲是他的老师),你看看你多有面子,县太爷亲自蹬三轮车给你送床板!”当时,他正在固始县挂职当县长,可不就是县太爷吗!

  以后的日子,到他的家里做客、吃饭都是常事,他的嘎嘎像唐老鸭的嗓子总是叫人感到说不出的轻松、幽默。他谈戏剧、小说,谈文艺批评,也谈在县里见到的新鲜事,还和我交流刚学到的信阳话。让我怎么也无法想到他还是一位领导。卞霞姐则总是默默地在厨房里忙碌着,等烧完了菜,才出来吃东西。见我和朋友不太熟,总是轻柔地小声叫我多吃一点菜,千万别拘束。

  日子一天天过去,罗马也离开原来的单位,到北京和我在一起生活。我们很快就有了孩子,因为没有条件,只能回郑州的娘家做月子。庄大哥知道以后,就不断地到我家来看望我们和新生的孩子。那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总是看到一脸油汗的庄大哥,手里拿着麦秸编的大草帽,大呼小叫地说:“哎呀,热死了!热死了!”看看刚出世的小家伙,他咧着大嘴嘎嘎笑上一阵,又呼扇着草帽走了。

罗马的工作不允许他总是陪伴我们娘儿俩,就回了北京,庄大哥还是时不时过来看看我们。快到年底了,天也开始冷了。我抱着孩子在外面散步,没想到,听到有人叫我,不用说,那嘎嘎的嗓音除了庄大哥,没有别人!

  后来,他病了。南下北上地看病。到了北京,不顾我们住的多么偏僻,还想着看望我们。那时,我们也刚搬了家,邻居也不熟,他说找罗马,邻居摇头说不认识,他照着自己的下一比画了一个半圆,意思是此人长了一脸大胡子,邻居立刻会意,朝后面院子一指说:“后面,9号!”当他进了我们家,就指着罗马大声喊:“你行啊行啊,这么有名儿!我这么在下巴上一比画就找到你了!”

  喜出望外的我们赶快把他让进简陋的小家。我们准备给他做些像样的饭菜,他却只能吃一些白菜豆腐的素食了。那一天,天很冷,暖气还不够温度,我们三个人吃着一大锅砂锅豆腐,吃得热乎乎的。

  再后来,我们只要回郑州探亲,也总是去看看他。即便罗马不能陪我们去,我也会找到庄大哥的家,看望他和卞霞姐。他们的孩子长大了,去了国外留学,庄大哥和疾病抗争了十多年,还在抗争着。卞霞姐一头挑着单位沉重的担子,一头挑着庄大哥和这个家。无论怎样,她都亲自照顾着庄大哥。她说:“俗话说,四指没有一痄宽。我照顾他,总比别人照顾的好些。”

  最后一次去见庄大哥,是在2005年的10月。因为是出差。所以,趁同事外出参观时去了他家。我看见庄大哥瘦的脱了人形,原来胖乎乎的脸庞削了下去;两只闪烁着智慧、善意的大眼睛深深凹了进去。我已经说不出话,眼泪扑簌簌流了下来,很想陪他多坐一会儿,可我担心自己会痛哭失声。担心这种没来由的伤心影响了庄大哥。我只好强忍着眼泪和他拥抱告别,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

  果然,两个多月后,我的预感变成了真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