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忱
刘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05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黑砖窑中的童工,我的焦虑和担忧

(2007-06-28 23:02:36)
 

           关于黑砖窑中的童工,我的焦虑和担忧

 

    当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已经告一段落,都把消息从最显著的位置撤出的时候,我觉得该说话了。

    虽然我只是跻跻无名的网上草根一族。虽然我的话不值什么,致多也不过和别人一样,在“倾听墙外的叫卖声”,对许多社会问题不过发布一些大而化之的叹息和感慨而已。而今,如果还仅仅是发感慨的话,无疑是一种耻辱。

    媒体其实是尽了自己的责任的,各种道义谴责和学术分析顿时充满了各种网站和报纸、杂志的头条。官方也前所未有地公开向公众道了歉。公安部门的专项行动也很有成绩,那些丧尽天良的窑主、人贩子、打手纷纷落入法网,等待正义的审判。但我立即又痛苦地发现,仍然有上千名“窑奴”不知去向。而在至今未被解救出来的“窑奴”当中,有许多就来自我的家乡,来自黄河两岸的城市和乡村。特别是当我知道,有一些童工原本就是被强行“掳”到山西的,他们就是在上学的路上惨遭的毒手。失踪之后,父母根本无从找到他们。当听到侥幸逃出的童窑奴说起山西黑砖窑的悲惨情形,他们才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串联起来,踏上太行山西边的土地,寻找自己的骨肉。我脆弱的神经因此一次次经受着煎熬。

    离开家乡多年,早已经在情感上美化了家乡的一切。虽然家乡给我带来的,并不全然是美好的印记。在媒体报道出来的“提防XX人”事件中,在朋友们善意和不那么善意的调笑里,淳朴、憨厚、并不富裕、有点没头脑、偶尔有点小算计,出过没出息的惹点乱子后生的家乡人成为歧视和取笑的对象。但记忆中那个孕育自己成长的城市无论怎样都是美丽的。我也曾经在法国梧桐树密密的树阴下,在泡桐花浓浓的香气里,走过青春最没心没肺最不可一世的年纪。特别是近来与从前的同伴相聚,大家已经是“儿女忽成行”,一代人的青春接上了下一代人的青春,欣喜和憧憬总是交替着成为谈话的主题。可谁能预料到绿荫下的黑手呢?就那样残忍地伸向我们的孩子!这黑手不是一只,而是一群!他们把黑手屡屡伸向我们还未成年、尚无防备的儿子,孩子们脑子里想的可能都是功课、游戏和梦想中的大学,一转眼,他们干着超出体力许多倍的劳动,吃不饱肚子,忍受着打手的皮鞭和狗咬,成了他们只在电影、小说里看到的奴隶!这些孩子,是我们的!

    解救这些孩子却遭遇了匪夷所思的难题。许多情形下,我怀疑那些窑主、那些玩牌的官员、包括那些沉默着走过黑砖场的村民是否还有人性?是不是也算父母?好在媒体不断地进行深度报道,政府也不断做出承诺,一定严查到底。让人多少有些宽慰。可是,随着新闻主题的更换,后续报道越来越少了。如果真的大家都无暇关心这个事件了,说不定黑砖窑又会死而复生,那些孩子就可能永远找不到回家的路了!这怎能让人放心!那些失踪孩子的家长找到他们的亲人了吗?他们都经历了什么?还有人敢向他们挥舞大棒吗?还有人命令派出所的指导员轰他们下车吗?那些沉默的村民还是不敢提供一点孩子的音讯吗?作为关注这个事迹的普通人,我怎么才能知道,孩子去上学的路上,还有恐惧吗?他们出去打工,还会碰上黑窑主吗?如果向政府部门求助,他们会碰上冷若冰霜的脸色吗?如果向当地的村民求助,他们会被躲瘟疫一样躲开吗?   

    我不要大道理,不要空洞的承诺,不要苍白的声讨,只要一个明白的回答。我也会时时守在电脑和报纸旁边,等候最后一个被“掳”走的孩子回家的消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