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羔羊
羔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14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三枪并不惊奇

(2009-12-22 16:56:26)
标签:

休闲

分类: 随感

昨晚在大讲堂看了《三枪拍案惊奇》,由于大讲堂的电影档期习惯性滞后,因此观影之前照例听过一些评论,有大声叫好的,也有极为不屑的。看了之后才知道为何会有如此截然相左的反响,这或许是由于期待值的不同。如果抱着后奥运时代的幻想,期望看一部体现国际导演水准的世界级大片,那你肯定会失望,失望之余,所有的抱怨甚至怒骂都显得顺理成章。但稍有理智的观众,在看了赵本山、小沈阳等人组成的演员阵容之后,也应该知道这样的幻想基本上是想了也白想的空想,而倘若换一个思路,只着眼于从小品到大片的改编,那么在看了这样一部剧场版的小品之后,用“物超所值”四个字来形容可能更为恰当。

但即便是剧场版的小品,一旦拍成电影,或许也该有些与小品不同层次的追求。在这方面,表演、画面、音乐等等都不是我所能了解的,因而姑且不谈。凭借写小说聚敛的一点本能,这里想说说的,只是电影的情节。

在这部电影里,孙红雷所扮演的杀手应该是一个中心人物,这是因为所有的角色都通过他的串联才构成故事,所有人物的命运也都因为他而发生改变。而孙红雷在影片中的这种中心作用,主要便体现在他的几次杀人上。遗憾的是,虽然影片在绝大部分的篇幅里都极力向观众暗示,孙红雷是一个极为谨慎周密的杀手,但孙红雷的每次杀人都显得极为愚蠢,不是时机不对,就是动机不端。

先说第一起。孙红雷被面馆老板雇佣,去杀老帮娘和他的情夫小沈阳。可他自有打算,反倒企图杀了面馆老帮,并将他的财物据为己有。在这里,杀人动机不存在问题,有问题的是时机。

既然是杀人劫财,最合适的时机当然是在面馆老板起身打开了保险柜的时候。但在影片中,孙红雷是眼睁睁地看着老板锁上了保险柜,坐到他面前,才悠然地掏出火器,给了老板一枪。然后很抓狂地发现他无法打开保险箱,由此一发不可收拾,一次次闯入面馆,试图打开保险箱,又进而犯下了后面一宗宗的杀人罪行。简单说来,不在背后开枪,而是坐下来对面聊天时再开,确实很绅士,仿佛孙红雷上一部影片《窈窕绅士》的惯性遗留。但作为一个窃贼,这真得是最合适的时机么?

好吧,暂且不论开枪的时机,再说一说杀人的方式。在影片中,孙红雷展现了极为全面的杀手素质:他能轻松地用链条勒死一个壮汉,可以凭借听声辩位的方式用箭射穿一切可以展现箭术之美的东西:人、绳子、水囊,还能够充分开发钢刀在杀人之外的各种用途:铲子、撬棍、簸箕。可在杀面馆老板的时候,他却在无数种备选的方式中:刀、箭、绳子、铁链、石头、抹布……选择了危险系数最高的一项,枪。

他难道不知道打枪的时候会发出巨大的声响么?

不过这也可以找到解释。作为一个精通各种器具的杀手,从没有用枪杀过人,是不够格的。而当一个用枪杀人的机会真得来到孙红雷面前的时候,他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因此没有遗恨万年。这也可以解释在影片的结尾,当孙红雷被闫妮一枪击倒的时候,为何会绽放出绝世的微笑,用枪杀人,和死于枪下,原来竟是一样的爽利。

再说第二起。孙红雷费尽心机没有弄开的保险柜,被那个酒店胖伙计轻而易举打开了。当他看到保险柜里不菲的银锭和铜钱的时候,连作为观众的我们都暗暗为他高兴,太不容易了,太刺激了!但孙红雷望着这么多钱,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搜索一番以后,脸色反倒更阴郁了。原来他是在找那两件血衣,从孙红雷神情的紧张程度上,我们大致可以猜到这两件血衣的关键程度。

但可惜的是,这么关键的两件血衣,影片却交待得太不清楚,我只能依据自己的猜测,提供两种最为可能的解释:其一,衣服确实是老板娘和小沈阳的,孙红雷偷出衣服,在上面戳了几个洞,又用扎染的方式弄了点鸡血在上面,好糊弄面馆老板。其二,两件那衣服与老板娘和小沈阳无关,是孙红雷自己以及他媳妇的,而戳洞以及染血的方式则与第一种并无二致。

如果第一种可能性成立,那孙红雷就根本没有必要再拿回来,留下更好,别人看了,只会以为这血衣和面馆老板有关,就如同那个胖伙计乍一看到血衣便反应到的。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成立,那孙红雷就有理由一定要把血衣拿回来,虽然古代没有DNA之类的高科技,但既然烟灰都不能留,何况是沾有自家皮屑毛发的衣服呢?

可惜的是,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成立,那面馆老板就不可能上当。他再傻,也不会认不出自己媳妇的衣服,因此唯一的可能只会是第一种。既然如此,那孙红雷还要去找那两件血衣干什么?说到底,那个胖伙计不是死于贪财,而是冤死在这两件血衣上。

最后说第三起。孙红雷杀了胖伙计,如愿所偿找到了血衣,又根据观众的意愿,将所有的钱财洗劫一空。没有人闯入现场,也没有人发现他做的事情。出于对余则成的一向好感,观众都大出一口憋了很久的气。下面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孙红雷依旧又从库房的那个小洞里钻了出去,或是继续潜伏在巡逻队,或是带着钱财远走高飞,去做他的太平绅士。

然而好的导演是永远不能让观众猜到下面要发生什么的。所以孙红雷没有从洞里钻出,他要堂堂正正的从面馆的院子里走出去。不仅是走出去,他还要大摇大摆地扛着刚被他杀死的胖伙计的尸体走出去。也不仅仅是扛着尸体走出院子,他还要将尸体担在马背上,明晃晃地在大路上行进。

幸运的是,应该是对于冒险者的鼓励,无论是醉酒的闫妮,还是熟睡的丫蛋,不管是在路上徜徉的小沈阳,还是呼啸而来呼啸而去的巡逻队,都知趣地呆在该呆的地方,这一路上孙红雷没有见到任何的目击证人。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不幸的是,百密一疏,他埋胖伙计时恰好落下了烟斗,被恰巧路过,又腹痛大解,并恰好在那个位置大解,还留下一个绣囊的小沈阳看到了。

灭口不可避免。

……

说了这么多,我不是在指责孙红雷所塑造的杀手形象有什么问题。事实上,这可能是一个极为精彩的人物:表面的谨慎周密和实际的画蛇添足、作茧自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如同影片末尾的情节所显示的,那把钢刀在他的手中明明象一把瑞士军刀一样功能多样,劈开那道门口也是很轻松的事情,他却非要用手去够门后的插销,尺度很大地将胳膊曝露在闫妮面前,似乎是在挑逗那把锋利的剪刀,你来扎我呀——这或许是一个有别于以往任何一个笨贼形象的笨杀手,其显露出的人性复杂与他身上的盔甲也极为相似:看似美轮美奂,来自遥远的二十一世纪,实则除了让孙红雷在奔跑时显得含蓄而深沉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实际用途,甚至不能抵挡弱小女子手中的一把剪刀。

是的,从人物的角度无可挑剔,但从情节上说呢?就编剧的角度而言,我可以充分理解孙红雷在上述所有事情上的出人意表:在面馆老板打开保险箱时就杀了他,以后就没有理由再来面馆了,也就不会再发生下面的所有情节,所以一定要在保险柜被锁上之后再动手;如果不是有血衣的牵挂,孙红雷拿到钱财就可以直接跑路,但这样同样不会再发生后续的故事,所以钱财可以暂时不拿,血衣却一定要查清下落;这样说来,埋胖伙计也只是一个幌子,不然小沈阳就不会发现烟斗,也就不会给孙红雷以杀他的动机,虽然孙红雷是一个杀手,但没有目的的滥杀总是不好的。

而开枪杀面馆老板呢?看到这里,编剧肯定要笑了,剧名叫《三枪拍案惊奇》,不打枪你怎么惊奇!

说得太繁琐了,简单些吧:作为影片的中心人物,孙红雷的一系列杀人举动几乎担负着所有的情节,但这一系列举动却都是建立在杀人时机、动机甚至方式都极端不可理喻的基础上的。明白了这一切,就会知道其实有如血迷宫一样惊悚的三枪,其实并不惊奇。

不过还是应该以更为公允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切,就如同一开始我所说的,作为剧场版的小品,影片已提供了太多的享受,它集中展现了小品、二人转、知识竞赛与现代摄影技术相结合的最新成果,我们无权再苛求额外的东西。

至少,坐在大讲堂里,我始终保持着面对舞台的姿势,没有为扭伤的腰部再增添新的伤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走马归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走马归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