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年07月01日

(2009-07-01 20:14:36)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感

《暗恋》离《桃花源》有多远

 

    网上有一句话曾经很流行,大意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这种情形说的应该是“暗恋”。在我的理解中,暗恋是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但他却不能告诉对方,只能把爱意深埋心底。倘若按照这样的理解去看《暗恋·桃花源》中的《暗恋》,就会发现剧情似乎有些文不切题。

    剧中的男女主角都不是在单相思。相反,他们彼此深爱,并且第一场,便是他们在表达相互之间的爱意,称之为“热恋”或许更为合适。参照之后的剧情,他们没有结合到一起,但即便有始无终,发生在云之凡与江滨柳之间的仍是一场两情相悦的爱情故事,而不是一段难以言说的暧昧情缘,从这一角度看,称之为“暗恋”,委实有些勉强。

    但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个述说“暗恋”的故事。这不仅仅是指,在四十多年的音讯隔绝中,江、云心中有情、却无法述说的状态,正与“暗恋”的内涵深相契合,更是因为如果换一个视角,会看到其实剧中所有的人,都在“暗恋”中。

    可以直接审视的是江滨柳与江太太,既是夫妻,却又似情感上的陌路人,除了生活上的照料之外,彼此之间,都不知互相在想些什么:江太太对江滨柳是无法揣测,而江滨柳对江太太则是漠不关心。但可以看出,江太太依然深爱着江滨柳,虽然她知道,江滨柳只把她看作是一个“妻子”,却从没有把她当成是一个“爱人”。而她也不能去向江滨柳倾诉自己的爱意,引起他的回应。因为她知道,在作为“爱情”的最高形式的“婚姻”里,她已经没有权利再去追求“爱情”。而这便是江滨柳与江太太之间的“暗恋”故事。

    能够据此引申的是云之凡和她的先生,一句“我的先生人很好”,便已述说了一切。同样的时代、同样的背景,相类的人物,不同的,不过是丈夫暗恋着妻子,而不是妻子暗恋着丈夫。

    还不妨在《暗恋》一剧的老导演身上做出这样的附会。可以相信,作为剧作者,江滨柳的故事实际上便是老导演的自传,而当他忘情地注目于舞台上象山茶花一样的“云之凡”时,他却没有看到身边那双关切的眼睛,也没有意识到在助理端来的咖啡和茶中,隐藏着怎样的苦涩柔情。

    事实上,相对于“暗恋”,我更愿意将其称之为一个“距离的故事”,因为不仅仅是《暗恋》,这出戏还包括一个《桃花源》。

    《桃花源》更象一个寓言,用来演绎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人与人在何种状态下最相亲近?即使不是唯一的,“相爱”也应当是最为合理的一个答案。可是人在何种状态下又最为隔膜?很少人会想到“相爱”,可这却是标准的解答——至少在《桃花源》中是如此。

    与《金瓶梅》一般,老陶、春花、袁老板三个主角的名字各取一字,便是《桃花源》的谐音。而《桃花源》也确实沾染了《金瓶梅》的意趣,将象征追寻理想与希望的《桃花源记》本事,改编成一出男女偷情的闹剧。但无论怎样插科打诨,如何情欲横流,老陶与春花、春花与袁老板之间仍有极为真挚的爱情,从某种程度上说,其真挚程度与江滨柳与云之凡相比,也相去无几。

    可是“爱情”却摧毁了老陶与春花,以及春花与袁老板之间曾经存在的“爱情”。因为相爱而要在一起,却又因为在一起而互相憎恨。从根本上说,老陶不是因为贫穷或是没有能力而受到春花的鄙夷乃至遗弃,同样,懒惰、好赌,也不是袁老板与春花反目的根本原因。决定三人之间关系亲疏的最终法则是“距离”。

    正如同云之凡和她的先生的故事,可以从江滨柳与江太太那儿引申出来一样,从春花与袁老板的“偷情”中,我们也可以想见老陶与春花必定也经历了一番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的爱情历程。但当二人结成夫妻、彼此之间亲密无间之后,“距离感”便又在二人之间产生。这种“距离感”也最终在春花将老陶驱逐到险恶风波之中、让其去死之时,达到了另一个极点。而在这一过程中,偷情的双方,春花与袁老板之间的距离却在无限接近。

    接下来的情节其实是上一段故事的翻版,无限接近后的春花与袁老板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大,同时,春花心中对于的老陶的思念却也随之加深,春花与老陶之间的距离感在达到了一边的极点之后,开始触底反弹。这既体现在老陶因为思念春花而离开桃花源,更物化为春花供在老陶牌位前的那张大饼。而颇具意味的是,老陶当时已“远离人世”这一现实空间的遥远距离,却是使得他与春花之间虚化的心理距离又渐渐靠近的直接原因。

    距离越远越相亲近,距离愈近愈相嫌弃。老陶找到的“桃花源”之所以那样美,便是因为其足够远,远到他们的祖先看起来只有几厘米。在电影版的《暗恋·桃花源》中有这样一句台词:“远远一看象绣的一样,近看就不像个样子”,不仅是指舞台的“桃花源”背景,更是在隐射剧场中搬演的现实爱情。

    倘若按照这样的眼光,会发现《暗恋》里反复演算的也是这一“距离定理”。在西南联大与台北的狭小空间里,江滨柳与云之凡缘铿一面,反是在地域更为广阔的上海,二人由相识到相爱。这可以视为对二者间距离决定关系的一个隐喻。而距离也不仅仅是空间的,还包括时间,在这一点上,江、柳之间四十多年的隔绝,可以视为两人的爱意能够延绵约半个世纪的根本原因。而当二人最终会面时,所有的空间距离与时间距离都在瞬间崩塌,但江滨柳与云之凡也这才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却比空间与时间上的隔绝更加令人绝望。

    在第一幕里其实也提供了这样的暗示,虽然处在热恋的状态中,可江、云并非没有隔阂:一个在痛苦地回忆着东北老家的故土,一个却在愉悦地畅想昆明年节时的松针;一个在品味恋情的甜蜜与暂别的失落,期望时间能在这一刻静止,另一个却在不停地抬腕看表,计算回去的时间,显得那样匆急。从这一意义上说,最后一幕的无奈并非时间与空间距离所引发的必然结果,而只是两人之间关系的一个自然延伸而已。

    这样的“距离”也不仅呈现在江、云之间,江滨柳与江太太、云之凡和她的先生,乃至老导演和助理,莫不都是如此。没有空间与时间横断在其中,但相互间仍然隔绝到即便是整日厮守,也无法激起彼此爱的共鸣。

    现在可以回答前面的标题,《暗恋》离《桃花源》有多远?其实一点也不远,两者之间简直没有距离。江滨柳与云之凡的爱情有始无终,但即便有始有终了,却又能如何?不过又是另外一个老陶与春花,或是春花与袁老板罢了。无论魏晋、现在,热恋、结婚,正剧、闹剧……貌似千变万化的事情都在印证同样的定理:距离决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最后还必须说到那名始终在寻找“刘子骥”而不得的女子,她看似游离于两出戏之外,其实正在《暗恋》与《桃花源》之中。她寻找的不是刘子骥,而是既往与刘子骥之间的恋情,从相爱到相处,又从相处到分离,那名女子既是老陶,也是春花,又或是江滨柳与云之凡。但她仍比这些人要幸运,因为当“爱”在近距离的接触中消散的时候,她却因为找寻不到恋人,而能在永远的回忆中体味永恒的爱意。

    或许可以把开篇的那句话修改一下:世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但他们之间的隔膜却有十万八千里。

2009年07月01日

 

2009年07月01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蝉翼
后一篇:擂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蝉翼
    后一篇 >擂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