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碧海吴钩传》之第十九章 高寒处,上有猿啼,鹤唳天风夜萧瑟(下)

(2007-03-10 22:04:16)
分类: 长篇小说

    祁寒一见,想到就是他害得自己,不由怒道:“是你!”彭老生也刚认出祁寒来,便也“咦”了一声,道:“原来是你!”说罢,又哼了一声道:“算你命大,我那几枚透骨钉竟没打死你!”
    祁寒一怒之下,便已冷静下来,知道凭他和姜浣沅两人之力。绝非彭老生的对手,眼下之计,惟有自己先拖住彭老生,再让姜浣沅回去将姜大先生找来再说。便乘彭老生说话的工夫,偷偷一扯姜浣沅的衣袖,又指指江边,意思是要她快去喊姜大先生来。
    姜浣沅一楞之下,还没会意,彭老生已将这些都看在眼里,道:“想逃?怕是没那么容易,我先将你们拿下,再去和姜大先生叙叙交情。”话音刚落,身形微动,便已逼上前来。祁寒见事情紧急,不待多想,先将姜浣沅猛得往旁边一推,喝道:“快去喊你爹来!”运足功力于指端,便迎了上去。
    彭老生双掌斜拍,正要和祁寒指间相触,脚下忽然踏出两步,竟从祁寒身边掠过,直朝姜浣沅而去。
    姜浣沅被祁寒猛推出去两步,知道他是要自己先走,本待有心去喊爹来,又不忍看着祁寒在此独力支撑,正一犹豫间,却见彭老生已从祁寒身边掠过,一掌朝自己拍来。
    祁寒一指落空,情知不妙,侧眼见彭老生已一掌拍向姜浣沅,再要去救,却已来不及了。只见姜浣沅往后微退一步,手腕一翻,一道寒光直奔彭老生手掌。这一招正与那日在船上对付孟化的那招式相同,孟化收手不及,便被削下一根指头。
    彭老生也没料到姜浣沅眨眼之间手里便现出把匕短剑来,但他应变之快却比孟化快得多了,又往前猛跨一步,右掌顺着剑背往前一滑,正抓在姜浣沅的手腕上,一捏之下,姜浣沅吃痛不过,娇喝一声,手一松,那短剑便飞落在地上。彭老生冷笑两声,抬左手便向她肩上拍去。
    祁寒眼见此状,情急之下,便大喝道:“彭老生!”彭老生猛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浑身便是一震,那手掌便也在空中停住了。
祁寒一声喊出口,已纵身向前,俯身拾起姜浣沅落在地上的那把短剑,去势不减,抬手一招“疏雨刀法”中的“烟迷雨色”便彭老生的后背刺去。
    这招“烟迷雨色”本是“疏雨刀法”中最繁复的一招,共有八个变化,其中有七个变化都属于“烟迷”,但这七个变化的“烟迷”都是虚招,只有“雨色”才是实招。七个变化的“烟迷”都只为了那绝杀的“雨色”,而这绝杀的“雨色”只有一个变化。
    祁寒用这一招,却没有用那疾若闪电的“风雨争飞”,是知道彭老生虽然错愕了一下,但很快就能回过神来,任凭他出剑再快,也快不过彭老生这一回神的工夫。若是彭老生醒觉过来,他竭尽全力的这招又没有得手,那便只能束手就擒了。因此他这一招出手不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彭老生杀掉,而是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先逼得彭老生松开姜浣沅的手腕。
    彭老生果然一震之下便已回过神来,右手将姜浣沅的手腕一放,却已来不及回身,只得往旁边闪去。祁寒剑势不竭,一连七势,势势所指都是彭老生的背上的要害,彭老生身连闪了七下,将这七势一一闪过,顿觉背后压力一轻,只道祁寒再无余力逼上前,便将身子微微一转,喝道:“好小子,我先杀了你再说!”
    这话刚说完,彭老生就觉一股劲风直奔自己肋下而来,而此时他刚刚转过身,想再往旁边避让,却已经没有时间了。
    彭老生不知道这一势,正是“烟迷雨色”中的“雨色”,如果他面对祁寒,祁寒的招式无论多让人眼花缭乱,他也能一眼就看出其中的虚实来。但方才他是背对着祁寒,一直没有机会回过身来,自是看不出这招中的玄妙所在。况且他于祁寒在震源镖局前一番交手,以为祁寒的武功不过尔尔,便不免存了轻敌之心。但他却不知日子来,祁寒和别人交手既多,武功也长进不少。况且那“疏雨刀法”又是一位武林异人的得意武功,倘若那日和他交手时,祁寒手中有刀,他即使能将祁寒击伤,也要多费些周折。
    此时不待彭老生多想,祁寒手中的短剑已快刺到,他甚至能感觉到那剑锋的锐利。便在这时,彭老生猛吸一口气,肋下之处便忽然往里面陷下去两三寸。祁寒的剑已到,猛得一刺,却正好被这两三寸的距离让了过去,只划破了彭老生肋下的皮肤。祁寒心里微惊,手中短剑待要再往前递,彭老生已乘这一刹那的工夫腾出手来,伸指在祁寒的剑脊上一弹,祁寒的剑便荡了出去。
    祁寒暗叫一声可惜,心道也不用爹的长扬刀或是林师伯的秋声刀,只要手里拿的不是姜浣沅的短剑,而是一把普通的钢刀,此时这彭老生就已命归西天。这招没有得手,再想觅得这样的良机,却是千难万难了。
    彭老生往后一跃,伸手在肋下一摸,见手上满是血迹,不由冷笑道:“好!好!好!这十数年来,还不曾有人能我这样伤我。今日我若不将你们毙在我的双掌之下,我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祁寒忖道,既已如此,虽然明知不敌,也只有先挡得一挡,若能支撑到姜大先生赶来,或许还有些希望。想到此处,不待彭老生先出手,便飞身上前,一边出剑,一边向旁边的姜浣沅猛喝道:“姜姑娘,你先走!”
    姜浣沅给彭老生捉住手腕,惊魂未定,心里正突突跳个不停。听见祁寒这样说,脚下便往江边迈了一步,忽想到彭老生说过要杀了祁寒的话来。担心自己一走,祁寒一人难以抵挡,便道:“祁大哥,我走了,你怎么办?”
    祁寒怕彭老生再象方才一样,从自己身边绕过去偷袭姜浣沅,便施展全身功力,勉强以短剑使出“疏雨刀法”,将一柄短剑使得密不透风,要将彭老生拦住,好让姜浣沅先走。此时那彭老生虽过不去,却又使出他那“千炼章鱼掌”来,将祁寒围在其中。祁寒正被彭老生逼迫得难以喘息。见姜浣沅不走,心中急迫,却哪里说得出话来。
    彭老生一时奈何不了祁寒,也正担心姜浣沅跑去将姜大先生唤来,便一面出掌,一面道:“你自是不能走,你只要一走,我便杀了他!”口中这样说道,手下不停,反攻得更紧了。
    姜浣沅听到这话,更不敢走了,便道:“祁大哥,我来帮你!”迈步就要上前。祁寒猛出两剑,将彭老生逼退半步,大声道:“你去喊姜大先生……”话没说完,彭老生又迫了上来,祁寒下面的话便又说不下去。
    姜浣沅脚下一停,彭老生说道:“你去喊姜大先生,正好还能赶上给他收尸!”姜浣沅略一犹豫,见祁寒似乎能与那人打个勉力平手,自己若再进去帮忙,就不用怕他了,打定主意,便道:“祁大哥,我来帮你!”
    祁寒拼尽全力支撑了这么多招,已觉不支,又见姜浣沅不肯走反要帮忙,不由暗暗叫苦。彭老生见她不愿走,心中暗喜,口中却道:“你们两个年轻人,却来联手欺负我这个糟老头子,传到江湖上,也必定光彩得很。”
    姜浣沅见他年岁颇大,颔下白髯飘动,心道自己和祁大哥两人对付他一个老人,确实不是爹平日所说的侠义所为。又见祁寒正与他打个平手,便站在一旁替祁寒掠阵,准备待祁寒落了下风时再上去帮忙,也免得落下欺负孤老的口实。
    祁寒见姜浣沅中了彭老生的计,心中叫苦不迭。彭老生却是心下大定。祁寒的武功本就与彭老生相去甚远,只不过是凭借一股刚勇勉强支撑着罢了。姜浣沅这一留下不走,二人心情一下一上,差距更显。彭老生双臂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祁寒短剑所及之处却越来越小,只能堪堪护住身周要害。
    这时,便是姜浣沅也看出情势不对,便道:“这位老丈,我可要上去帮祁大哥了!”彭老生道:“你可千万别过来,你若过来,我便不是你们的敌手了。”
    姜浣沅听了这话,道:“你若知道不是对手,就逃了吧,我们不再追你就是!”祁寒说不出话,心里却苦笑道:“让他逃?还不追?我们俩能逃回船去就不错了!”
    彭老生哈哈笑道:“就凭你这两句话,我便逃走了,岂不是让天下英雄笑话!也得你上来露两手,我再逃走不晚。”姜浣沅道:“是你让我来的,可不是我们俩硬要欺负你。既如此,我就得罪了!”说着便纵身上前。
    祁寒见姜浣沅上前,心下大急,知道若她不来帮忙,凭自己自己眼下之力,还能支持个一二十招。若她一过来,非但帮不上忙,自己还要分出手去照顾她,那便连两招都支持不住了。
    祁寒正在思忖间,彭老生右掌攻势不竭,分出左掌便向姜浣沅击去。祁寒见他左边略有空当,忽然短剑一挥,一招疾若闪电,正是“疏雨刀法”中的第一快招“风雨争飞”直刺彭老生左边胸口。
但祁寒此时已是强弩之末,这一剑的去势便不免慢了许多,威力也顿减。彭老生看得清楚,身子微侧,左掌在半路一折,斩向祁寒手肘。谁知祁寒竟不撤招,看着彭老生的手掌斩过来,避也不避,剑仍往前刺去。
    彭老生眼光何等锐利,已看出这招虽然很快,却不能及远,何况祁寒手拿的又是短剑,便在心中冷笑一声,暗道:“想同归于尽吗?只可惜你的剑还未到我的胸前,我的手掌已经把你的臂膀砍下来了。”此时祁寒的剑已到了近前半尺处,果然再无余力向前。而彭老生的手掌已触到祁寒手臂上的衣服。
    便在这时,祁寒的手一松,那柄短剑竟脱手而出,直飞向彭老生的前胸。那剑相去彭老生本就只有半尺的距离,来势又急。彭老生一惊,顾不上再去将祁寒的手臂砍下。双脚钉在地上,头猛往后仰,身子与地面平行,正是一招“铁板桥”,那剑便擦着他的胸口飞了过去。
    祁寒剑一飞出手,也不看击中与否。跃到姜浣沅身边,拉住她的手道:“快走!”两人施展轻功,直向江边而去。
    这边彭老生已立起身来,冷哼道:“想跑!”猛得跃起,只两个起落,便离祁寒和姜浣沅只有尺许,手臂一伸,就向姜浣沅抓去。正在此时,忽然有人大喝一声,从旁边的岩石后飞出一道剑光,直刺彭老生。彭老生脚在石上一点,身往后退。定睛看去,却见那块岩石后面走出一个年轻人,脸色苍白,手里提着一把长剑。
祁寒和姜浣沅都已停下脚步,回身看去。就听姜浣沅欢声道:“师兄,是你!”原来这年轻人正是沈云天。
    沈云天这几日见师妹总和祁寒一处说话,心中颇不自在。白天里和镖局里的人在一块,心中虽然也想着这事,总算还可以用做事来排遣。到了晚上,一个人睡在船舱中,想起师妹和祁寒说话时欢快的神情,想到师父竟要把师妹嫁给祁寒,心中便一阵阵的隐痛,哪还能睡着片刻,这几夜便都未曾合眼。
    这日夜里,沈云天思量了半夜,耳畔听着哀猿声声,觉得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煎熬。想着自己和师妹自小便一处长大,虽没有说过喜欢师妹的话,但在心中却无时不存着这两个字,自己只当师妹也是如此,这些话便不说也罢。谁知又冒出个祁寒来,竟不知如今师妹是何想法。无论如何,也要找师妹出来,问问她是什么意思。只要她亲口说一句喜欢那祁寒的话来,自己便再也不做这样的非分之想了。打定主意,沈云天便走出舱门,想去找姜浣沅出去说话。
待沈云天来到姜浣沅的房间,却见房门大开着,她也并不在房内。他心中一动,又走到祁寒的房前,见也是房内空空,便以为是他们约好出去了。沈云天头脑一昏,几乎没有晕倒。待他醒过神来,心中却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杀了祁寒!
    沈云天回到舱去拿了剑,下得船来,左右找了一圈,却没见着姜浣沅和祁寒。正恨恨不已时,忽听见远处似乎有打斗的声音,便奔了过去,恰好见着彭老生和祁寒交手,姜浣沅正站在一边。沈云天心中不禁暗道:“他们果然在一处!”又见祁寒手中拿得赫然是去年师妹生日时,自己送给她的那柄短剑,愤恨之下,竟将手心里也攥出血来。
    沈云天见到姜浣沅为了祁寒,竟不肯先走,而是硬要和他在一块儿,心中越发如刀搅般难受。虽见祁寒在彭老生手下已是勉力支撑,却哪还想到要上去帮忙,就是明明知道那老者来意不善,心中也希望他能将祁寒一掌劈倒在地才好。
    待他见到姜浣沅竟要上前帮忙,心中不知怎的,还是一急。正也要上前,就见祁寒飞出手中短剑,将那老者阻了一阻,拉了姜浣沅的手,就向自己伏身的这块岩石奔了过来。
    沈云天正想着究竟是先杀了祁寒,还是先将他们救下再说。就见彭老生已追了过来,一掌抓向姜浣沅。沈云天想也未想,大喝一声,便一剑向彭老生刺去,这才将彭老生逼退。
    彭老生见姜浣沅喊那年轻人师兄,知道他多半就是姜大先生的徒弟沈云天,便冷笑道:“一正来了也好,也省得我一个个找了。待我将你们都捉住了,看姜大先生怎么说!”
    姜浣沅在一旁道:“师兄,你怎么来的?”沈云天也不答这话,只将长剑一立,对彭老生道:“要捉住我,先得看我手中这把剑答不答应!”说罢,将长剑往前猛挺,便向彭老生扑去。
    彭老生从沈云天方才那一剑中已看出他武功虽比姜浣沅强些,却还在祁寒之下。有意要卖弄一下自己的工夫,想让这几个年轻人心服口服,束手就擒。便站住不动,待那剑快到近前,手掌才不经意得一挥,虽是后发,却比沈云天的剑先至,划向沈云天咽喉。
彭老生早已算好,沈云天惟有回剑自救方有可能将这一招化解,可若是他一回剑,自己的手往下一压,就可以将他的剑夺过来。自己再以他方才他使出的这招将他制住,也让这些无知后辈懂得什么叫高深,什么叫莫测。
    彭老生想得正好,却见沈云天象没看到他的手向自己挥过来一般,连半点回剑自救的意思也没有,一剑直挺挺的向自己刺来。
彭老生不知道沈云天见师妹和祁寒为救对方都是不顾自己的性命,又见两人携在一处,模样亲密,心中便已如死灰般,此时心里所念叨的只是:既然他们可以不顾性命,我却要这性命作甚!便想着要将这条性命抛在在师妹的面前,这样虽然自己口不能言,也要让她知道自己可以为她去死,要让她知道自己对她的一番心意。
    彭老生自忖自己这一掌虽然能先杀得了沈云天,胸前也免不了被长剑刺中。而即使他们都上来,自己也能对付的了他们,犯不着和现在这小子性命相拼。想到此处,彭老生猛一收招,身子纵起,在空中一扭,落在一边。
    谁知彭老生立足还未稳,沈云天持剑又扑了上来,一连三剑,剑剑指向彭老生的要害,且都是进招,绝无防守的意思,竟都是拼命的架势。饶是彭老生武功高强,也给他逼了个手忙脚乱。彭老生心道:“怎么今日见到这两人都象是不要命的一般?”又暗悔方才不应该托大卖弄,若是一上来就将他拿下,也就不用如此麻烦了。
姜浣沅见沈云天双眼血红,如喝了酒一样,脚下步子凌乱,手中剑却又大开大阂,状若疯虎,忖道:“师兄这是怎么了?往常可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心里有些害怕,便对祁寒道:“祁大哥,我师兄他……”
    祁寒见沈云天如此,也正奇怪,又想到必是沈云天知道即使已我们三人之力也不是彭老生的对手,这才一上来就已性命相博,好让自己和姜姑娘先走。但自己又怎能看着他一人在此涉险。想到此处,祁寒便对姜浣沅道:“姜姑娘放心,我和沈少镖头在这对付他绰绰有余,你快回船去告诉姜大先生一声。”
    说罢,松开姜浣沅的手,腾身来到二人近前,对沈云天道:“沈少镖头,我来助你!”谁知话音刚落,沈云天猛得转过头来,切齿道:“谁要你助!”也不去管彭老生就在对面,掉转剑锋,一剑分心而刺,就向祁寒袭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