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学苑出版社
学苑出版社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658,211
  • 关注人气:5,75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2020-09-23 14:24:36)
标签:

解放军

日本兵

分类: 历史
2019年9月25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在馆内为日本籍解放军老战士举行“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颁发仪式。中国驻日本大使孔铉佑、公使郭燕以及数十名日本籍解放军老战士和老战士代理出席。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中新社记者 吕少威 摄

中国人民解放军曾收编三万日本兵,这是一段几乎被湮没的历史。当年四野日本籍官兵都获得了中国解放纪念章,不少人还获得了各种军功章。回国时,中国政府考虑到当时日本政府追随美国的对华态度,出于保护这批日本战友归国就业、生计问题,决定收回这些各种纪念章、军功章,并说明将来条件允许时发还。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当天,有日籍老兵给周总理写信,要求补发或归还这些奖章。中国方面经过慎重研究,决定补发。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2010年,原解放军第38军日本老兵代表团访问中国


这些人都是在抗日战争期间及战后以不同途径加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日籍战士,阶段性参加了抗日战争,全程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新中国初期建设,为中国革命和建设做出了贡献。1953年至1958年期间,在我国的日籍留用人员分批返回日本。回国后,他们中的一些人相继发表了不少演讲、文章和回忆录,中国人民解放军日本籍老战士回忆录这套丛书所收录的是其中部分回忆录。在这些书中,日籍老战士以质朴的文字详细记述了他们在我国、在我军的经历,真实感人,具有特别的史料价值。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今天,我们分享丛书中《漫漫中国路》(学苑出版社,2019年11月出版,【日】元木和男 著,程津庆 译)里的一篇《为伤病员服务》的文章,作者曾为辽沈战役中解放军四野第29后方医院的一名炊事员。让我们通过这个特殊群体的视角,走进历史场景,回望那场跨越敌友、国籍乃至意识形态的转换历程。


为伤病员服务
文/元木和男

“为伤病员服务”,没有任何话语能像这句话一样,让曾在中国军队医疗部门工作的人难以忘怀。这句话时常回响在我们心中。评价一个同志,可以用这句话做标准。为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我花费七年多的工夫。最初接触伤病员是在五道江,那里天气寒冷,工作强度也十分大。在那里,日本人第一次得到了棉袄。肥大的棉袄上套着一件后背系带的白色罩衫,罩衫十分肮脏,简直像路边小饭馆里厨师穿的衣服。但那并不奇怪,譬如做一名护士,既要给患者治疗,还要劈柴、挑水、送饭、洗绷带、消毒器材及给病房生炉子,反正是什么活都要干。因此,尽管时常浆洗,罩衫也只能保持极短一段时间干净。离开五道江后,我们沿进军路线一路开设医院,收治伤员,这样的工作不断重复。医院名称其间经历了数次变更。先后有第9后方医院、第11后方医院、第29后方医院、38军野战医院等名称。

业务学习
同伤病员相处两三年以后,为伤病员服务渐渐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患者接受治疗的半个月到一个月之间,会同患者产生深厚友情,甚至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兄弟一样,有一种强烈的意识,希望把他们尽快从伤痛中解放出来,使他们早日康复。这种感情不知不觉对患者也产生了良好影响。当伤病员相继出院或医院没有病人的时候,医院内部就开展医务学习,努力使医护人员的技术水平得到提高。

这种学习运动通常是理论和实践紧密结合。譬如研究研制防止长期卧床的患者生褥疮的方法或器具、针对伤口化脓且脓多的患者利用蛆虫去除胀疼的疗法以及利用人胎盘身体埋入法增强病人与身体虚弱患者体质的疗法。一系列新疗法被开发出来,部队中掀起了一股研究新疗法的高潮。解放军的医院里不但缺少医疗器械,药品更是严重不足,在这种艰苦条件下进行医疗活动,人的创造性受到了充分重视。另外,医院对培养医务工作者也下了大功夫。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由医生负责的速成护士班培养了一大批专业护士,她们经过了严格训练,考试在众人面前公开进行。在这里需要明确的一点,医院人员由中、日、朝三国人组成。医生和护士全部是日本人,除院长、政委、各所所长及司务长以外,其他职务全部由日本人担任。组建一座能收容三四百名患者的医院,除中国人负责总务、朝鲜人负责陪护以外,电工、理发、杂役、炊事、护士、药房、化验室及医生等各项工作,均由日本人完成。因此业务学习实际上是日本工作人员提高医疗技术、业务水平的学习。

技术进步是解放战争不断向有利方向发展的基础。在业务学习活动开展初期,日本人的思想分为两种倾向:一种人专心医务学习,努力希望使自己成为专业护士;一种人不积极学习,她们压根不想成为护士。前者以那些女子学校尚未毕业或中途退学的人居多,后者以拥有女专以上学历,以前家庭富裕或出身于有一定社会地位家庭的人居多。后者作为专业主妇瞧不起护士那种职业,她们满足于护理或杂役的职业。也就是说,尽管日本已经失败,但她们仍抱有很强的差别意识及难以丢弃的虚荣心。按过去的说法,她们仍认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随着业务学习的深入,最初阶段的各种思想杂念被摒弃,她们终于顺应了时代潮流。那也许是政治思想学习所起的作用。

在日本人医务学习中付出最大努力的是已故的近藤医生。在他的带领下,山田、布施、武田、小杉、竹内、泽田、福井、池田等医生也付出了积极努力。当时连同医务不沾边的炊事杂役人员都参加了医务学习,背记了很多令人费解的医务用语及疾病名称,“法定传染病”“潜伏期”“症状”这些词汇,常常使人回忆起当时的学习情景。业务学习告一段落后,为防止一味向技术方向发展,又开始了政治学习。

政治学习


政治学习由民族干事负责。通过学习搞清提高技术的目的是为什么。学习的总目的是为伤病员服务,它是我们的行为准则。如果丧失目标,一味崇尚技术至上主义,那德国纳粹集中营的大量杀人事件,日本法西斯在哈尔滨进行的人体实验,以及美国在广岛实施的原子弹爆炸,无一不是科学技术进步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历史证明,那些都是在没有明确为什么要提高技术的前提下,单纯发展技术所带来的结果。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在解放军内部进行政治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为“人民大众服务”“为伤病员服务”的思想。并不是简单地用嘴反复说,而是为了弄明白应该用什么心态去做。如果不精通自己的业务,“为伤病员服务”“为大众服务”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例如,一个手术技术低劣的医生、再加上一个不善注射和处理伤口的护士来治疗患者,不但会增大患者的痛苦,必定还会使病情恶化,这样就达不到“为伤病员服务”的目的。有些身体和内心曾受到伤害的伤病员脾气暴躁,即使是医疗上小小的失误,他们也会异常不满,有人甚至用皮带殴打护士。

尽管那样,护士们流着眼泪,依然心平气和地继续治疗。有些患者一见注射器撒腿就跑,护士还得给他们做思想工作。治疗那些不习惯西洋医学的老百姓出身的患者,非常不容易。要想早日完全治愈伤病员,需要超出常人的爱心和勇气。尽管具备高超的医疗技术,如果思想不成熟的话,他的技术就不能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相反,尽管对伤病员的情谊比山还高、比海还深,如果技术不过关的话,只有眼睁睁地看着病人死去。两者必须紧密结合起来。同时,根据客观情况,灵活判断两者谁是主要,谁是从属。用政治和经济的关系同样可以验证这一法则。政治是经济的基础,经济因政治的发展而变化,它们两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立功运动

这样,业务学习同政治学习同步进行,日本工作人员在技术上和思想上也有了进一步的提高。这一时期,军内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立功运动,即为人民建功的运动。内容分为小功、二小功、大功三个层次。我们医院也展开了此项运动。在军人大会上通过评价一年期间所付出的努力,来决定谁能立功。

但被在军人大会上评价要经过好几个阶段。首先,由各班选出候选人,从班到排,从排到连,从连到营,然后才是军人大会。要能成为候选人,不能仅是工作努力,最重要的是要有特殊业绩或曾取得典型成果。这是因为中国人、朝鲜人、日本人以及伤病员共同参与审议,必须要得到大家共同的认可方能过关。因此,立功的条件是曾经取得了了不起的成果。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有的人,中国人的评价很好,日本人说不好;还有的人,日本人评价很好,朝鲜人却说不好。因此,这是一项程序非常复杂的运动。这项运动一直持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日本人分散到各个部队为止。开展运动的结果,日本人中也出现了立小功、二小功、大功的人员。这让日本工作人员在工作上信心倍增。

曾经救过患者性命、发明褥疮预防器、受到广大患者及同事充分信赖,并因没有民族差别感而被全体人员亲切称为妈妈的小川护士,发明高压锅为医疗器械消毒做出卓越贡献的石本,还有为改善患者饮食而付出巨大努力的炊事员桥本等众多的立功人员得到了部队表彰。同时,这些功绩很多是在“为伤病员服务”的思想还没有经系统理论的学习,思想还不成熟的情况下取得的。尽管那些努力是无意识的,但它们是回归人类本来面貌的具体实践的表现,这充分说明日本工作人员在加入解放军后,取得了长足成长进步。不久,众多的日本工作人员开始有目的、有意识地为治疗伤病员而加倍努力,立功人员的范围也开始不断扩大。

回顾青春
从大雪纷飞的五道江出发已经过了整整六年,离开冰天雪地的东北,一直到暑热难当的南方城市桂林、柳州、南宁以及海南岛,最寒冷的时候,棉衣外边还要裹着厚重的毛毯,让人难以区分是男是女,走在无尽的道路上,越过高山峡谷,在沙漠中哭泣,被病魔侵扰,同蒋匪斗争,还要专心致志治疗伤病员。那漫长的岁月像一幕难以捉摸的人生戏剧,永远留在了中国。
十五六岁就参加中国内战的年轻女孩们都已经年过二十,最美丽的青春年华同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一起成了过去。出生在那个年代,人生没有二度的青春,在太平洋战争时期萌发出美丽枝芽,但那枝芽因战争而枯萎了。“人生”二字越想越让人慨叹。在那令人辛酸的青春年代,作为一个人,如果说从什么事情上曾经得到满足,那就是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救治被伤痛困扰的解放军战士,为实现中国解放的伟大事业,同别的民族一起奋斗,同时,从同甘共苦的日本工作人员中找到了自己一辈子的友人。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在中国大陆克服万难努力生存的青春时代似乎已经成了很久以前的梦,但又似乎刚刚发生在昨天。青春时代的故乡中国,现在正在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实现现代化而举国奋斗。那些通过治疗而获得重生的军人们,现在大都已年近六旬,当时上了年纪的士兵也许现在已经告别人世。共和国自诞生以来转眼过了32个春秋,当年降生的婴儿现在已是33岁。他们正是新中国的中流砥柱。时代在变化在发展。我们的青春时代随时光流逝,也许已经被世人忘记,也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过去的那段岁月,但这些都无所谓。青春时代我们在中国努力生存,
壮年时代我们依然会在祖国日本同困难搏斗,度过余生。

想起了年轻时鼓足力量高唱的那首歌:“啊,青春的血在燃烧,顺着真理的大道行进,学习吧同志,前进吧年轻人,我们是步伐豪迈的年轻先锋队。”怀念超越了年轮,虽发生在久远的过去,却记忆犹新。



《漫漫中国路》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作者元木和男,日本四国德岛县人,曾为辽沈战役中解放军四野第29后方医院的一名炊事员,著有《漫行中国》一书。

译者程津庆,西安外国语大学日语系本科生、研究生毕业,长期从事日语口、笔译工作,现任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外联处处长。主要译著有《日野原重明健康系列丛书》,获中国西部地区优秀科技图书一等奖。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长按识别二维码
进入购买通道





《八路军中的日本兵——延安工农学校纪实》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作者前田光繁,又名杉本一夫,1916年生。1937年到中国东北,进入“满铁”公司。1938年被八路军俘虏,在我党政策感召下,1939年1月加入八路军,成为最早加入八路军的日本人之一。同年11月,前田等人发起成立了日本人在中国最早的反战组织“日本士兵觉醒联盟”,积极参加对日军的宣传工作。1943年,被选为“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华北联合会会长”。1944年,“反战同盟”发展为“日本人民解放联盟”,前田在联盟总部任领导工作。抗战结束后,曾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总队政治部日工科科长、东北老航校日工科科长,负责日籍人员的思想教育和管理工作,1958年返日。

译者聂春明,军事学硕士毕业,现任工程师。主要译著有《全球作战无人机》等。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长按识别二维码
进入购买通道





《十四岁男子汉》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王贤才 著
本书是作者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小说。讲述了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不久,三个14岁孤儿(给托克托旗王爷放羊的汉族少年黎柱子,给苏尼特旗王爷放马的蒙古族少年图布新,以及从伪满逃出的学生大川),怀着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深仇大恨,历经艰难,加入八路军,参加抗日战斗的成长故事。在一起寻找八路军的过程中,小伙伴们发现,大川的真实身份竟是日本烈士的遗孤......小说充满了崇高、乐观和奋发向上的励志精神,展现了那一代少年儿童在艰苦岁月里坚毅勇敢、不屈不挠的优秀品质。作者希冀通过对那场战争、那段时光、那代人的青春的记录,让今天的孩子们记住那段峥嵘岁月和先辈们的付出。


版权合作/投稿请发送至邮箱
xueyuanpress@163.com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学苑出版社公众号

解放军中的日本兵,曾为伤病员服务

学苑天猫旗舰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