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笔砚耕学苑,弓矛战天骄
荐

江上勇士——与八佰同在

转载 2019-06-27 09:25:12

上海,上海!

近来,一部讲述1937年淞沪会战时期据守上海四行仓库谢晋元团抗敌故事的电影《八佰》,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虽然该电影取消了原定7月5日的公映计划,但是,这段历史,这些牺牲的生命,我们不该遗忘。

八百壮士和无数的壮士在城内苦战,而潮水汹涌的黄浦江上,亦有英勇的将士以血肉之躯战斗到最后一刻,去守卫这个城市。今天,我们与大家分享《逆海——中华民国海军纪实》中关于淞沪会战的一段文字,这是历史的另一块碎片。

淞沪苦战

淞沪抗战,很快就进入了最艰难的时刻。

中日两国,都把上海滩视为一决胜负的战场。蒋介石把73个主力师派往上海前线,占当时他能够指挥的部队的三分之一还多。这些部队,大多是中国军队的精锐,陈诚、顾祝同、张治中、胡宗南、薛岳等所部,都投入了淞沪抗战。而日本方面也投入兵力20万、大炮300多门、战车200辆、飞机200架、军舰数10艘。日本军人高叫着“三个月结束支那战争”,必欲置中国军队于死地。

8月12日,日本海军军令部连续发布了第10、11、12号“大海令”,命令日军立即对上海发动进攻。8月13日,日本海军第十一战队、第八战队等舰艇向上海和吴淞口中国守军阵地开炮,上海会战的战幕正式揭开。

当天清晨,闸北、虹口、江湾等地中国守军阵地接连遭到日军重炮轰击,敌机也向阵地和上海市区倾泻着炸弹。狂轰滥炸之后,日本海军陆战队穿过硝烟,嚎叫着扑来。

当时,在上海的中国海军各部,由海军练习舰队司令王寿廷指挥协同陆军作战。为防止日军经黄浦江深入内陆,包抄我军后路,驻沪海军先期进行了沉船阻塞港口河汊的准备。14日,大型运输舰“普安”号被沉塞在董家渡航道,征用的“富阳”等10艘商船,以及扣押的日本6艘货轮,也先后被沉塞航道,在黄浦江口构成了三道阻塞线。

严格地说,驻沪中国海军已经没有了对日军实施攻击的力量。但是,战火中的中国海军官兵们还在努力寻找着决死一战的战机。    

14日的夜晚,轰鸣了两天一夜的炮声毫无停歇的迹象,不断腾起的硝烟火光时时照亮东方天际,原本密云不雨的天空愈加阴沉。这时的江阴内河上,一艘中国海军的鱼雷快艇正悄悄地前行。艇上的桅杆已经放倒,鱼雷发射管和机枪都遮盖着帆布,艇上没有旗帜,也没有灯光,暗夜中,快艇像幽灵一样掠过水面。

站在快艇驾驶台上的,是电雷学校快艇大队的副大队长安其邦。数小时前,他接到作战命令:率经过伪装的英制鱼雷快艇“史102” 艇和“文171”艇,由东黄泥港出发,直扑上海外滩,对日本海军实施隐蔽突袭!安其邦的目标,是日第三舰队旗舰“出云”舰。“出云”舰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一直是日本驻华海军的旗舰,其排水量9826吨,此时,正停泊在黄浦江上。如能一举将其击沉,在政治上和军事上无疑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日军“出云”舰

15日,安其邦的突击分队抵达上海龙华,但他只带来了“史102” 艇,另一艘快艇“文171”由于机械出了故障,未能赶赴战场。这并没有动摇安其邦的决心。16日白天,安其邦和“史102”艇的艇长胡敬端,在陆军的掩护下,化装后悄悄接近了英租界。昔日繁华旖旎的上海外滩完全变了样儿,到处是战争恶魔恣意涂抹的残破与凌乱。安其邦隔江侦察,发现日舰“出云”就在不远处停泊,三个大烟囱的外形标志非常明显。

“呸!”安其邦朝“出云”舰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当晚,突击行动开始。

20时,安其邦、胡敬端率“史102”艇,在夜色的掩护下悄悄穿过了海军在十六铺和董家渡江段设置的沉船封锁线空隙,朝前行驶。为了降低机声,“史102”艇两部主机一直开着低速。通过沉船封锁线后,前边出现了几只军舰的黑影,那是上海开战后滞留在中国的几艘英、法、意国军舰,在它们的周围,间或出现担任巡逻警戒的日军军舰。

 

“全速前进,冲过去!”安其邦压低声音发令。“史102”艇的艇猛地一翘,突然加速,剑鱼一样灵巧地从英、法、意国军舰旁边飞驰去,直扑外滩方向。

一瞬间,日军旗舰“出云”舰,已出现在800米的发射距离上了。但安其邦和胡敬端对视了一瞬,彼此会意,继续率艇高速接敌,力求在更近的距离给敌舰致命一击。

500米距离对快艇来说,只是一瞬间的航程。

水兵报告:“距离目标300!

安其邦一挥拳头,发出命令:“鱼雷准备——预备——发射!” 

“嗵”、“嗵”两声闷响,两枚鱼雷,如离弦之箭飞离快艇甲板,向“出云”舰扑去。

爆炸的声音好像来得很迟。随着那惊天动地的“轰隆”声,巨大的气浪水柱冲天而起,迸溅的水花已飞落到快艇驾驶台上。

日本舰群沉默了片刻,才从突如其来的爆炸声中清醒过来。一时,警号凄厉,人影杂沓,脚步凌乱,呼喊声四起。不知道哪艘军舰判断是遭到了空袭,炮兵操着高射炮朝空中“乒乒乓乓”盲目狂射起来。其他军舰弄不清真相,也跟着朝天空开了火,漆黑的夜空立刻被蹿起的曳光弹照成了一片怪异的蓝粉色。

“史102”艇在撤出战斗的时候,还是被日军发现了。日舰的机关炮朝“史102”艇撤退的方向猛烈射击。炮弹在“史102”艇的四周开花,也许只有几秒钟,“史102”艇上的油柜、机件、舱底均被击中,整个艇立刻失去了动力,横在了水面上。

安其邦下达了弃艇的命令,然后率领艇员跃入江中。

当他们在夜色的掩护下泅水到达岸上的时候,英雄的“史102”艇已缓缓沉没在九江路外滩的浦江码头附近。

“史102”艇

事后安其邦才知道:狡猾的日军在“出云”舰四周布设了一圈驳船,以防偷袭。“史102”艇的鱼雷并未命中“出云”舰,而是炸毁了它周围的一艘驳船和驳船拖曳的防雷网。

面对中国海军舰艇的主动性攻击,日本海军非常震惊。日海军司令部电示第三舰队:“中国海军用鱼雷进行攻击的行动,充满敌意,祈速考虑消灭上海方面的敌之海军为要。”三天后,日本海军对中国海军实施了疯狂的报复,驻沪海军练习舰队的司令部、江南造船所等,都遭到敌机的轰炸。正在修船的中国海军“永健”舰当时就停泊在高昌庙,单舰担负起保卫江南造船所的任务。面对敌机的轮番轰炸,“永健”官兵组织对空火力,顽强抗击数日,令日机轰炸造船所的图谋不能得逞。8月25日,大批日机飞临高昌庙上空,对“永健”舰疯狂投弹。“永健”舰官兵打光了最后一发炮弹,被炸沉没;失去保护的江南造船所也随之遭敌轰炸。“史102”艇和“永健”舰成为抗日战争中最早与日军接战并壮烈殉国的舰艇。

陈绍宽听到这些消息时,上海的战事已进行到最艰难的时刻。8月20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布了新的全军战斗序列,任命陈绍宽为海军总司令。同日,又发布《国军战争指导方案训令》和《第三战区作战计划训令稿》,规定海军的具体作战任务是:

淞沪方面实行战争之同时,以闭塞吴淞口,击灭在吴淞口以内之敌舰,并绝对防制其通过江阴以西为主。敌舰进入长江下游,企图强行登陆,或转用兵力时,应尽全力攻击之,以协助陆军作战,纵有牺牲,亦在所不辞。

而据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8月27日给国内的报告称,上海开战以来,他指挥的第十、第十一战队,第五水雷战队及海军陆战队,已经伤兵士7600人,死5800人;巡洋舰2艘、驱逐舰2 艘、炮舰4艘受伤,运输舰2艘沉没。飞机被炸毁和失踪42架,受重伤16架,轻创2架。坦克车毁4辆、伤12辆。8月30日,疯狂的日军舰群在吴淞口、浏河等处强行实施登陆作战行动。9月1日,吴淞失陷,日军在杨树浦登陆。5日,日军在宝山登陆。6日,日军进占上海虬江码头。7日,日海军飞机轰炸了上海市中心。

陈绍宽知道,在上海,他已经没有一艘军舰可以使用。但仗还要打!鬼子还要杀!他要寻找一切可以一试的办法,给敌人以打击。    

本来,由蒋介石和军政部一手控制的电雷学校,是中国海军一之制雷机关”,担负着研制国防急需的鱼雷、水雷兵器的任务。但是以电雷学校校长欧阳格为首的一伙政客,只知道奉行蒋介石的旨意,倾尽全力“内战”和“内斗”,以致“岁耗巨款”,“事事未经准备,几同虚设”。陈绍宽心里着急,海军部多次拟定制雷方案上报,但“又以国力支绌,未付实施,致两相因循,一时江防配备,几感束手无策”。直到战争迫近,海军部才“为亡羊补牢计,乃决然令海军新舰监造室赶速筹划,自行制雷应用,以挽危局”。

陈绍宽把希望寄托于海军新舰监造室,他了解该室的主任曾晟,认为那是一个有能力、有血性的少壮派军官。

曾国晟,字拱北,1899年生,是福建长乐人。对于省城福州来说,长乐算是个“乡下”。但它却和福州一样著名的“海军之乡”。曾国晟也生于一个海军世家,他的祖父在沈葆桢主船政的时代,就入求是堂艺局,开始了海军生涯。他的伯父曾宗巩子承父志,少年从军。甲午战争中,曾宗巩任“扬威”舰的千总三副,和管带林履中一起率舰浴血苦战。此人后来成为20世纪初叶著名的翻译家,曾与林琴南一起翻译过《鲁滨逊漂游记》。曾国晟十六七岁就离开家乡,投考了烟台海军学校,后随学校转隶吴淞海校。1921年5月,他和安其邦、周应骢等一批青年一起毕业,开始在军中服役。

曾国晟是个有心人,他早年虽是学航海出身,但对舰艇机械、武备,特别是鱼、水雷兵器格外留意,在监造军舰等长期实践中,他慢慢使自己成了这方面的专家。接到陈绍宽的命令后,曾国晟抓紧时间搜集有关水雷的资料,采购炸药、雷管、钢材等物资。为了保守机密,他特意选择了上海南市区的一座破庙作为秘密地点,展开了水雷的研制工作。

十天奋战,双眼熬得通红的曾国晟,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第一批水雷。但他手中没有军舰,怎么才能让水雷接近敌舰?曾国晟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靠士兵的血肉之躯,泅水推送水雷击敌!

9月7日深夜,夜色掩护下,两位英勇的中国海军特务队水兵悄悄跳进了黄浦江。初秋的江水已经有些寒意了,但两个特务队水兵头也不回,推着水雷朝浦东的日占三井码头游去。此时,三井码头上堆着大量日军的煤炭,码头旁还靠着一艘装满汽油的日军趸船,已具有明显的军事价值,要想尽办法击毁之。

浑浊的江水,昏黑的夜色,远远近近,停泊着不少日舰,舰上雪亮的探照灯光时时划过江面,特务队水兵的耳边除了不息的江声浪响,还能清晰地听到一串串哇哩哇啦的日语从日舰甲板上传来。

 

岸上的曾国晟等人更是焦急。但仅仅过了几分钟,特务队水兵就完全融进了黑夜。半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回音;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回音。曾国晟心急如焚: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黄浦江的潮水“哗哗”地涨着,每个人的心里都和着这江潮上下翻腾。就在这时,远处三井码头附近先是猛地亮起一片红光,然后“轰隆”、“轰隆”,爆炸的声浪才传了过来。再后来,则是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声,越来越大的火光逐渐照亮了整条黄浦江。

“成功了!”身材瘦小的曾国晟激动得跳了起来,身边的战友也互相抱在了一起。

三井码头被一片大火吞没,原来,码头旁的趸船装满汽油,被炸后迅速燃烧起来,熊熊大火烧了几个小时,三井码头成了一片废墟。据民国海军总司令部的《海军战史》记载:

 (当时)爆炸声闻全市,火光远近可见。翌日,沪上各报纸纷登其事。后,敌改用海军码头登陆,又炸之,军用品毁者尤多;并炸沉敌之运输汽艇。

初战得手,曾国晟又开始准备新的行动。躲过了安其邦快艇袭击的日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的旗舰“出云”舰还在黄浦江上,要炸,就炸它!

但敌人也是相当狡猾的。为了防止中国军队的袭击,“出云”舰把停泊地点选在了靠近外商工厂的区域。我军因外交关系,远离该区域,这给偷袭增加了极大的困难。曾国晟先后几次试探攻击,“每因缺乏策应,功败垂成”。

9月28日,曾国晟决定再次行动。他选派的海军特务队水兵,一个叫王宜生,一个叫陈兰藩。入夜之后,他们来到春江码头。曾国晟指着远处的敌军“出云”舰对王宜生、陈兰藩说:“好兄弟,今天就看你们的了。有情报说,‘出云’舰上可能会召开重要军事会议,鬼子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等都在那艘舰上。”

王宜生、陈兰藩点头道:“那就给他个一勺烩吧!”

“来!”曾国晟从肩头摘下德国造的军用水壶,拧开盖子递给王宜生说:“江水越来越凉了。这壶酒,还是开战前在打浦桥买的,喝几口暖暖身子,也算是给你们壮行!”

王宜生接过水壶,仰脖儿灌了几口,交给陈兰藩。陈兰藩接壶在手,却不喝,只是往手心倒了一点,仔细地擦在胸口上,然后递还水壶:“曾主任,留着给我们庆功吧。”

最后仔细检査了一遍装备,王宜生、陈兰藩无声地潜入水中,推着水雷,朝敌舰游去。

民国海军的《海军战史》对这次袭击,也有过简单的记载:

该(“出云”)舰防卫甚严,周围均绕铁驳,下布(防)雷网。欲迫近舰体,是势须将雷网破坏,然后乃能将雷挂于舰尾车叶上,发雷爆炸,则未有不成齑粉者。不幸我特务兵正在破坏之际,突被发觉,敌开探照灯四射,并派汽艇搜索。我以时期急迫,急发电炸之。终因距离较远,轰然一声,只伤舰尾及警戒环绕舰旁之铁驳四艘、小火轮一艘而已。

尽管如此,正在“出云”舰上举行重要军事会议的日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和到会将领,还是被爆炸震得东倒西歪,狼狈不堪。

此后,曾国晟又接连组织了两次对“出云”舰的水雷袭击,遗憾的是都没有成功。10月3日,中国海军改袭日本海军第十一战队司令官旗舰“安宅”号。两位英勇的特务队水兵越过敌数道防雷网和水中障碍物,躲过敌巡逻艇,冲破封锁线接近敌舰。正当他们将要贴上“安宅”号时,过大的划水声惊动了敌舰哨兵。敌舰上的机枪立刻向江中狂扫,两位特务队水兵壮烈牺牲,鲜血染红了黄浦江潮。

1949年曾国晟(右三)与张爱萍上将(右四)合影

中国海军的频繁袭击,引起日军极大的恐慌。长谷川清不断下达命令,要求“哨戒各地附近,尤其对中国高速鱼雷艇用机雷奇袭,更需要严密警戒”。在黄浦江中的日军,草木皆兵,稍有动静,便盲目射击,并频频移动舰位。

上海抗战的最后阶段,战事进行得越来越艰苦。为尽快结束上海战役,日军决定以华东为主战场,大规模地从国内和华北抽调兵力南下,日军以第六、第十八、第一百一十四师团等部另行组成第十军,并以第十六师团入列上海派遣军。11月5日,日军第十军三个师团的兵力、军舰80余艘,利用浓雾、大潮之机,在中国军队防御薄弱的杭州湾金山卫一线登陆,从背后包抄过来。金山卫与全公亭的少量中国守军,虽英勇杀敌,终因兵力不足,无法阻敌,致使上海方向中国守军的侧后遭到攻击,防线开始动摇。同时,敌上海派遭军突破苏州河一线。中国守军第六十二师、独立第四十五旅、第七十九师、第六十七军前往金山、松江堵截,但兵力不足,部队分散,未能形成有效的遏阻。

11月8日,守卫上海的第三战区中国守军已经开始向后方的吴福、锡澄国防线转移。但这次后撤组织得非常混乱,战场部队众多指挥关系复杂,加上通讯落后,久战不利的部队很快就成溃败之态。直到10日,中国军队才正式撤退,放弃上海。日寇趁机进通,11日,日军以死伤五万多人的代价,苦战三个月,最终占领了上海。

然而就在淞沪沦陷的当日,电雷学校的总训练官马步祥还率“史181”快艇,乘夜色向下游机动,谋袭敌舰。次日晨4时半,马步祥在金鸡港江面发现敌舰,并立即施放了鱼雷。但鱼雷为暗滩所阻,未能击中敌舰。快艇反遭敌舰炮轰,“史181”快艇中弹后沉没,马步祥和轮机兵叶永祥壮烈阵亡。

这是整个淞沪抗战期间,海军进行的最后一次突击。


舟欲行、黄传会 著

长篇纪实文学

《中国海军三部曲》

《龙旗——清末北洋海军纪实》

《逆海——中华民国海军纪实》

《雄风——中国人民海军纪实》

荣获国家五个一工程奖

新闻出版总署纪念建军80周年重点图书

全书以报告文学文体,通过大量史料和图片,生动形象地记述了从中国近代兴办北洋海军开始,到人民海军现代化建设的百年海军建设与海防斗争历程。其中涉及主要战役战斗近百次,重点描写的人物近百人,包括李鸿章、左宗棠、丁汝昌、邓世昌、萨镇冰、陈绍宽、陈季良、林遵及人民海军将领等,是目前唯一一部系统描写中国海军历史的报告文学长卷,引发对中国海军历史与命运的思考。

 

京东自营店购买链接:

《龙旗——清末北洋海军纪实》https://item.jd.com/10098878.html

《逆海——中华民国海军纪实》https://item.jd.com/10443448.html

《雄风——中国人民海军纪实》https://item.jd.com/10759959.html


扫码关注更多精彩内容

 官方微信公众平台Book_001
天猫官方旗舰店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瀛﹁嫅鍑虹増绀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20,479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