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塞上老道
塞上老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832
  • 关注人气:1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九兰

(2016-10-20 22:37:34)
分类: 散文天地

 

九兰

 

田砚林



 九兰

 

 九兰是个乳名,大名叫拓祝兰,我家乡的人。她既是我的干姐姐又是我小学初中高中的同学。九兰姐姐,如我一般,严肃,冷酷,不语,恶毒,争强好胜,从不服输。说来也是奇妙,这样的两个人就是能够走在一起。小时候,人们都叫我们是“狗警队”。

 

 

 

但我们从来都不说对方,从来不夸奖对方,因为我们都爱自己,因为我们都难以启齿相同的毛病,难以启齿与自己相同的美丽。我们也在恨对方,恨对方总能一针见血地说透自己,恨对方太了解自己而造成的尴尬冷场。你不语,我也不语。其实谁都心知肚明。九兰姐姐,如我一般,看人不爽就骂回去,看见比自己高超的人就是自卑到冷酷无情。这种表面的纸老虎,其实我们也是看着对方想着自己。你为何的这么像我?你又为何完全不是我自己?这样的两个人,说实话,活在一起,就是骄傲地不可一世,就是在别人眼里如同一首歌的存在,就是别人跟我们说话都是轻声细语。我们享受着,谁都不落下谁,可谁都想将谁踢掉,可谁似乎都离不开谁,就连我这样一个自私自利,虚情假意,冷酷无情的人,都一瞬间想亲手把对方拉入自己的世界,分享与我一样的王位。

 

  九兰

 

说到九兰姐姐,我曾一度怀疑她是来自一个叫快乐无忧的星球。她身高170cm,用她自己的话说:“满门里满门出。”她清秀俊美,穿着朴素大方,显示出那个时代的活泼和时尚。如果用绝代芳华,倾世容颜来形容她,未免言过其实,难避吹捧之嫌,但说她身姿绰约,妖娆妩媚,还是很恰如其分的。倘若要用一种花来比拟她,她一定不是那开得雍容华贵的牡丹,也不是清冷孤傲的梅花,也更不是那开得馥郁芬芳的茉莉,她应该是那开得如火如荼,热情似火的玫瑰。她最大的魅力在于无论是多么尴尬冷清的场合,只要她出现,就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就能让你我他去见证奇迹的时刻,她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瞬间点燃全场,气氛顷刻间嗨到爆。当然她的性格中既不失女儿家的细腻周到,温婉娇柔,更兼具男儿的豪爽耿直,肝胆仗义。记得上个月我害病——带状疱疹的时候,我和刘老师闹了点小矛盾,离家出走了。谁知刘老师报告给她后,她着急的满大街找我,最后来到我家,狠狠地骂了我一顿。如她这般待我,不是我的专享,对身边姐妹她都如此。故而每每想起她,心里总是暖暖的感觉。她有着非同凡响的号召力,只要振臂一呼,一定是一呼百应的,朋友姐妹们总是紧密地围绕在她身边。很多时候,大家在一块儿,就是聊天也是有意思的,只要她在。这姐们表情丰富,语言幽默,偶尔夹杂些诙谐的方言,总是让我们捧腹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的,和她一块儿,笑肌总能得到最好的锻炼,就是我这样和她呆了多年的姐妹,也总避免不了有时笑到抽筋的尴尬境地。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怎么退得出。”以我说“有她的地方就有欢笑,怎么哭得出。”我常想我若为男儿身,我对她也会是“拱手让江山,低眉恋红颜。”“惊鸿只一瞥,爱到死方休。”我和众姐们对九兰姐姐的感情,应该就如这首歌名《喜欢你》,也许这还不能淋漓尽致的表达我们的心声,我只能说“九兰姐姐,你何时回你的星球,记得带上我们吧!”

 

 

 

她走路稍微猫一点腰,走得很紧,眼睛盯着地,和谁擦身而过也顾不上打招呼。人就揶揄的说她,“你看,你看,你九兰赶的这么紧,紧盯着地,想拾钱包子呀。”她这才转过头,露出童真的一笑:“拾个钱包顶个啥,能装几个子?,咱是紧跟老邓的部署,奔小康呢!”人们听了,都呵呵笑着逗她,“你奔小康,小康都在你前头奔着呢!”“看你失急慌忙的,咋还是撵不上么!”九兰幽默的说,“那就不撵了,圪蹴那儿等着,它转一圈子过来,我把它腰搂紧了,我就小康了。”

 

 

 

九兰姐姐是个心气极强的人,对人很诚恳,无奈运气不好。高中刚毕业,我俩就在裴家湾九年制学校当民请教师,三年后,我转正为公办教师,她却由于孩子出事耽误了转正考试。后来,她只好自谋职业。她干过好多发财好过的门道,都是手艺活。她胆大,早年赶集市卖服装,谁都卖不过她。她能吃苦,会考察市场,进的服装,价廉物美。很受当地人们的喜爱。不几年,她从乡镇来到子洲县城,转行开了个煤气灶门市。她做生意,都是赶着时尚走。因此,煤气灶生意又做的红红火火。后来听说去靖边县、银川做生意去了,做什么生意,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俩分别36年了。今年夏天,在高中同学庞义会家才见的面。时间,疯长得飞快,快得一眨眼又是几十年不同的光景。当我再次见到九兰姐姐,她的模样,还是和当年一样让人难以忘怀;她的笑容,还和当年一样让人暖心窝心;她的气息还和当年一样让人倍感亲切。无论她经历了如何的爱恨情仇,风花雪月,她依然深深镌刻在我心里,一直未能抹去,青春年华里,她是我不曾忘记的最美丽的风景,最深刻的回忆。九兰姐姐告诉我,她做过月饼、在榆林苏庄则开过干洗店……她做生意,薄利多销。赚了很多钱,子洲县城买了一套豪华房子。榆林市附近的苏庄则买了一亩多空地,准备修房子起二层。在老家裴家湾买了一套大房子,后来听说嫌邻居为人不地道,就转卖了。在她婆婆家进寺沟花了二十多万元又修了一院房子。

 

庞义会家聚会这天,她给我道出了一肚子的苦衷。她心酸的给我学说:“我一儿一女。在榆林市大街二完小旁边租赁房子看一个外孙女,一个家孙子毛小。毛小的妈妈和儿子闹矛盾,去年就不管孩子了,你说我有多痛苦呀!……”

 

 

 

我就说她,你不知道我的命有多苦——家破人亡(略)。她竟然也告诉我说:“我二弟海娃也在四年前出车祸去世了。”

 

……

 

她一下子把我说的晕晕乎乎。这一天,我俩把36年的话快啦完了。

 

 

 

原来,我俩从去年春天到现在,一直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只是谁也不知道谁罢了。

 

 

 

看她那让岁月淘汰的凄凉,我不能不纠结。她勤劳,善良,诚实,乐观,灵魂里还有着一些高尚的念头。但是,却真的输了。

 

 

 

我们今年高中同学八月聚会期间,我一直觉得我的同学说的不对,他那样说,是因为他不了解九兰姐姐。她在一些人眼里,是变成了贤妻良母,端庄文雅,雍容华贵。但是在我心里,她还是那个调皮、倔强、有着男孩子洒脱豪气的她。其实,她不知道,她在我心里,一如既往的有着四十多年前的纯真。

 

 

 

在我的心里,依旧是她穿着简单的蓝色裤子,从教室的最后面跑出去的身影。在我的心里,依旧是一起逃课走在学校脑畔后偷看发现的那个七张厚的“情书”,叙说着一个年少轻狂的秘密。在我的心里,依旧是住在我家那个坚实而又温暖的土炕上,她说笑着她家的推棉花的故事……

 

 

 

在我的心里,无论经过多少年,她依然不失曾经的纯真;在她面前,永远是我想说什么都不用深思熟虑的人。我们一样的高大,或者一样的卑微。

 

 

 

其实,这只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说明她在我心里,依然年轻,即使时过境迁,我们或许经历沧桑,或许年轻不再,但是心,依然光亮如初!

 

九兰,她真的是我的好姐姐,尽管我们都严肃,冷酷,不语,恶毒,争强好胜,从不服输。

 

 

                20161019日写于榆林苦陋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田砚林简介
后一篇:成才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田砚林简介
    后一篇 >成才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