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袁建国文坛快枪
袁建国文坛快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354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 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

(2006-11-27 07:32:57)
分类: 散文类:景物游记心得

散文: <wbr>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散文: <wbr>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散文: <wbr>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散文: <wbr>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

 

一个令人震撼的故事

 

                                             .文坛快枪.

 

女人,经历男人就是经历沧桑。

1984年在中国布衣百姓最喜庆的大年正月里,她与他结婚了。第二年有了女儿。20年过后,他因为染上了麻将瘾,在麻桌上有了那个女人,就丢弃自己家里的妻子和女儿,去几近疯狂地追逐、缠绵于那个女人。

他日不在家里就餐,夜不归来睡觉。就是节假日或放长假也是一样。整天跟那女人打牌、喝酒、唱歌、跳舞。就在她和女儿几次生病,发烧,几天滴水不进的时候,他也是“蜻蜓点水”,敷衍了之。——最后与2005年年初,结束了她的婚姻历史。

 

爱,是女人的天职,女人往往把爱当作事业去追求。

在她曾经在婚姻里担任过他所渴望的脚色时,她作为他的妻子,可她并不仅仅是尽的她当妻子的责任和义务。她关爱他,体现着母爱的天性;她侍侯他,尽着奴仆的卑贱的努力。

——每到换季时,她就早早为他知冷知热地收拾好应时的衣服。

——每到他上班或外出,她就为他整理好衣服。穿什么,套什么,怎么搭配颜色。

——每天她都在他入睡后为他擦皮鞋,出门时为他打领带。因为她不愿看见他皮鞋上有一点点的灰尘,也知道他从不会打领带(从结婚到现在,每次穿西装都是她给他打的领带,到现在他还是不会打领带呢)。

——她每天下班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急急忙忙进厨房,因为她想让他尽可能过得更舒服,更惬意一些。

那时,正是她感情史上最繁荣昌盛的时期。她精心经营着这个家,就象一个店主人经营着自己的店铺那样的无微不至,那样精心和敬业、情愿!她细心地呵护和守侯着自己的丈夫,就象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子,奴仆对自己的主子那样履行着自己的天职。

但她不知道,他天天吃了她端给他的饭,穿着她为他整理的衣服和带着她为他打的领带,穿着她为他擦得一尘不染的皮鞋去和那个女人搓麻、喝酒、唱歌、跳舞!

 

感情往往让女人丧失应有的判断力。

一次,她见他半夜没回来,就打电话给他。可他一会说在这儿,一会又说在那儿,让她跑了四个舞厅、酒吧、咖啡屋,最后在一个“小树林”的歌厅见到了。可是,找到的结果是她被他恼羞成怒地毒打了一顿。并从那天起,他发誓并警告她,如果今后她再找他、过问他,他就一次一次地打她。

 

爱,她享受了,但那个她爱的人却让她受不了。

一次,她从外面回来,进家以后,她看见了他和那个女人就躺在属于她的那个“席梦思”上。她欲阻拦,却被自己的丈夫奋不顾身地保护着那女人,让那女人从容地在她的怒视而无奈之中逃走的……

 

人生有许多难题,但就是没有解决的公式。

就在她发现他与那个女人在她床上的那出戏之后不久的2005年春节前一周的晚上,他的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丈夫和那个女人的儿子,在她回家的路上被拦截袭击了。先是她的女儿被那个女人的儿子用砖头连续猛砸几下,接着就是她的昏迷……当她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和女儿的头上,衣服上,路面上,以及她们母女俩手所触摸到的地方全是血!——那是她和她的女儿共同流的血……

就在她看到这些热血的同时,她还看到了一双只要野兽才具有的冰冷的眼睛在冷酷地注视着这一切。那就是他的丈夫——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任检察官!

这是为什么?那女人占有了自己的丈夫,为什么还要拦截袭击?尤其是为什么还要袭击她的女儿?为人之夫,为人之父的他为什么就不拦一拦或挡一挡?这让她永远想不通!

虽然如此,从昏迷中醒来的女儿却这样对她说:妈妈,要是能换回爸爸的回心转意,我们挨打也值了……

结果,女儿的心也冰凉了。

在她们母女俩生命垂危之时,他竟依然如旧!出院的那天,女儿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忍耐,说:妈妈,离了吧,没有希望了!

 

女人,围城意识是很浓的;女人,是迷恋婚姻的,对家有着天然的情结!但是,她对婚姻和家彻底死心了。

她的女儿和他曾长谈了一次,说;“爸爸,人生一世难免走弯路,只要勇敢面对,知道回头就好,你看看身边有多少爱你的人在为你伤心流泪,你已不在年轻,面对尘世间的纷扰,你总得有一个温暖幸福的港湾让自己来停靠,我不希望在今后我回来的某一天,在也看不见你的身影,在也听不见你的声音,我们一家和和美美的过日子不好吗?你醒醒吧,回来吧爸爸......”

年过了,婚离了,也开学了,头伤还没有好的女儿临走那天,不顾亲戚同学们在场的难堪,跪在了他的面前,说;“爸爸,你和任何女人在一起我都不反对,就是不能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因为我和那女人还有那女人的儿子已经成为两代仇人,因为她,我的小命差点就没有了,求求你了爸爸,难道你真的不惜让我成为孤儿抛弃我和我的仇人在一起吗?我已经伤痕累累就不要在让我雪上加霜了好吗?爸爸,爸爸...”撕声烈肺的哭声让在场的人们泪水难擒。

 

......故事并没有完。我的主人公还遇到了更多,更让人不可理喻的事情和问题。但我无论如何是不想写下去了,不是不能写,而是怕为我的主人公留下更深、更难忘的伤害啊!…….

在故事结束的时候,我猜想不出她今后该怎么办和能怎么办,因为这超出了我生活的经验范围。我只希望她能有克服伤心的能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