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爱子

(2006-07-22 15:30:30)
标签:

怀念龙儿的日子

分类: 深情回忆

图/文:粮食 
 
    我两个孩子,爱女(峰儿)医大毕业,爱子(龙儿)省交校毕业, (路桥系)著名的四平天桥于1996年重新建筑,他是建筑天桥的现场总指挥,天桥筑成以后,记入历史名册有7人,其中有一名是我的龙儿。
    龙儿曾经和我说过:妈妈,我最爱我的工作,我愿做一块砖,一块石头,一堆沙土,铺在路上,为人民造福。

龙儿身高1.82米, 长得标致,都说他长的象电影明星。尽管我们做父母的为他创造了优越的经济条件,但他仍然低调的生活着,委屈着自己,尽管已经出现了头痛症状,但是为了不耽误天桥的进度,他忍着病痛坚持着。直到天桥顺利完工,他才去医院检查,而此时他的病情已经恶化,一纸尿毒症的诊断断送了龙儿一生的梦想。

 为了挽救龙儿的生命,我们全家和女儿30几万元的财产,变卖个留光,买了两台血液净化透析机,维持龙儿的生命。我做母亲的,接受不了,眼看儿子要走在我前边的精神打击,我也病了,患了恶性乳腺癌,手术后,当我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我的龙儿,他用那要失去母亲的眼光看着我,我明白了,我明白我得的是什么病,趁没人时,我问他,你怕死不,他坚强的说:不怕,我就是死不起呀,我扔的老的老,小的小。我说:不要管这些了,天这么大,已经容纳不下咱们娘儿俩了,妈妈得这个病很好,妈妈能和你一起走了........

 不料,可怕的天哪!怎么安排他先走了。 

 2001年11月3日病魔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抛下了一个幼小的儿子、一个病母,一个老父,一个手牵手带大的妹妹。此刻,峰儿和他爸爸哭成泪人了,峰儿跪倒在父亲膝下说:“爸爸,我对不起你呀,我没有把哥哥抢救过来呀。”那一刻,天塌了下来......

其实,神人也不会将一个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患者抢救过来。看到龙儿时,我没有掉眼泪,并安慰他们说:“都不要哭了,我们对得起他就行了,病,治到了。”我一边说,一边摸摸龙儿的脸,好好正道一下他的枕头,理了理他的头发。那一夜,全家人守侯在龙儿的身边。

 第二天大清早,我提前躲开了这个火化的场面,尽管如此我仍然看到了揪心的火焰,缕缕青烟升起,我的灵魂和我的孩子一起飞向空中。

 亲人带着掏空了心的身躯,走进家门,在默默地无声地悲哀中,我趁没人注意,偷偷的跑到医院,把龙儿脱下来的衣服卷了起来,抱着衣服又跑到我日夜守侯的音像社,进屋关上门,我可以放肆的大哭了,我用颤抖的手抱着衣服象抱着龙儿一样惨叫着:“龙啊!你可把妈坑了,毁了妈妈了,快把妈妈领走吧............”顿时,天昏地转......

 这时,老头子追了上来,进屋急忙把我扶起“不要这样,咱们还有女儿,还有孙子,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啊!我还需要你帮助我维持几年呀!.................”。

 谁能把空中的雨顶得住?谁也解劝不了的事实,自己只好硬装做镇静回到了家。

 第二天,我站在路旁花池里,聚精会神的寻找、看大街上来往人群中有我的龙儿没有,一位邻居家老妹子过来和我打个招呼说:“你站在这干啥呢?”

 我“哇!”的一声大哭在街头......

 那些天,仿佛龙儿就在我的身边,天天与我在火热之中没完没了的聊,其实我明白,只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龙啊!妈妈永远和你的灵魂捆绑在一起了。

 

 

为了方便朋友们观看续集,现将续集及后记复制如下:

 

怀念爱子续集

 

   龙儿去了,妈妈的心也碎了,邻居们默默无言的望着我,说也怪,有个邻居家的小伙子长的特象我的龙儿,所以,我每天总是去他家眼睁睁的看着他,他们小夫妇看着我精神不太正常的样子,可怜的说:“大姨!信主吧!走进天主教堂,你就不会那么想了......”邻居家的老姐老妹也用温馨的眼神告诉我说:“神会保佑你,让你忘掉一切困扰,还会保佑你的孩子去美好的天堂”。“是吗!怎么信?能让我忘掉就行。”我迫不及待的等待她们的回答,一位老妹子指向二楼一家姓李的窗户说“你每天九点准时到她家去聚会就知道了。
    第二天,我准时来到聚会这家,一进门,果然如此,满屋子人,先是集体祷告,然后各自发言(其实也是在祷告),我发现有一个统一的尾语,就是最后的一句话都是用“阿门”结束,看来他们很有步骤、有规律的安排这项活动,聚会结束前,集体还认认真真的唱个基督教歌曲;我看到这场面,听了这歌曲,心烦的了不得,尽管如此,我还是强制自己去了几次,为了能找到自己摆脱困境的地方,我去了国家开办的正规天主教堂,好大的会场,隆重的仪式,我找到了一个位子坐下,我好奇的看到大讲台上还摆放着一个大钢琴,祈祷的人一个接一个的循环在舞台上,当唱起基督教歌曲时,我简直控制不了自己,猛站起,大踏步的迈出会场。我是否离开人间能好些呢!出家吧!于是,我去了辽源著名的龙首山,既猴山,猴山上有好几座庙,其中有个姑子庙,我直闯进去,看到一个老姑子,便问道:“妹子,你好!这能收留我吗?我想出家。”她打量一下我的上下,便回复道:“现在不收了”然后她指了指教堂说“今天是讲佛教日,既然来了就去那里听听吧!”“哦!外人也让听吗?”“让!很多外人,他们总来听的。”哦!我看了看她指向的房间,便走了进去,原来他们是在看电视讲佛教,我也找个地方坐下,没有五分钟,我象疯了似的,急忙离开现场,天哪!哪里能把我的心留住呢!我走下山坡,来到树林旁,眼睁睁的看到我的龙儿从树林里大步大步的跑来,“龙!龙啊!龙!”“妈妈!妈妈!回家吧!回家吧......”我急忙拽着龙儿想坐下,可是,我扑了个空,是自己一个跟头坐下了,傻傻的独坐到日落,朦朦胧胧似乎还睡了一觉.....

 

怀念爱子后记

 

龙儿是在二OO一年阴历九月十八、阳历11月3 日走的,是个落叶飘尽的日子,妈妈为了摆脱精神上的创伤,信奉基督没有信成,求佛没有求成;自从去龙首山(当地的佛山)下来以后,我回到家一头扎在床上,不愿意看见任何人,也不想和任何人说话,身患癌症也拒绝了治疗,气候一天比一天冷了起来,很快进入了寒冷的冬季,妈妈从来都是住自己的房子,可今冬却住在一个租用的小房间里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妈妈就是在这间房子里变成了白毛女。女儿看到妈妈整天精神恍惚,眼泪泉水似的流下来,她揪心的望着妈妈说:“妈妈!你要是疯了,我就得整天的看护你,那么,我就不能工作,我如果不能挣钱,哥哥扔下的孩子和我的孩子,就不能上学了,我们也就吃不上饭了......”几句话打动了妈妈的心,是的,女儿说的多有道理,妈妈用那两只失神的眼睛望着女儿,然后轻轻的把脸贴在女儿的脸上,泪水在母女的脸上尽情的挥洒,轻吻一下女儿似乎满足一下掏空了的心,是啊!我还有女儿,还有未尽的责任。“妈妈!我领你去洗个澡吧!然后我们上街去走走”于是妈妈跟着女儿去了浴池,站在淋浴头下,我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泪水将脸上冲下来一层厚厚的皴,这才知道已经好久没有洗脸了......

    女儿为了让妈妈转移思路,调整妈妈的精神状态,特意买回一台电脑,妈妈只听说过电脑,还真的没见过呢,“哦!原来电脑就是这样啊!”妈妈好奇的问,说也快,我很快学会了打字;其他什么都不会,幸亏遇见一个青年作家,将妈妈领到一个文学论坛,妈妈由此写下了一篇“怀念爱子”一文,发表以后,赢得了广大网友的同情、爱戴和好评并齐声含泪叫我“粮食妈妈”妈妈别想了,我们都是你的孩子,你就是我们的妈妈......。

    由此,是叫我粮食妈妈的这些孩子们使我摆脱了困境,铺平了我心中的忧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