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茗茗
胡茗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3,486
  • 关注人气:2,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胡茗茗参加诗歌讨论作品

(2014-05-08 16:32:34)
标签:

转载

胡茗茗参加诗歌讨论作品

 

[转载]胡茗茗参加诗歌讨论作品

简介:

     胡茗茗,祖籍上海,现居石家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第二十三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届高研班。获2010年度“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第三届“中国女性文学”奖、河北省第十一届“文艺振兴奖”、台湾第四届“叶红诗歌”奖首奖等。多次获《人民文学》、《诗刊》奖。出版诗集《诗瑜迦》、《诗地道》等四部。就职于河北电影制片厂。

十二夜(组诗)

胡茗茗

                 

                   我活着的每一分钟都必须考虑手往哪儿放,

                 我把手指往下按,却不敢相信听到和弦。

                           ——约翰.厄普代克



     第一夜
   
    开口之前,雷声轰传
    这寒凉让流水裹胁桃花
    左右为难
   
    轻轻一碰就迅速美丽的人
    没有名字,不甘心闭合
    二十一克重的灵魂走失多远
    也要震颤着往回飞
   
    上帝是不掷骰子的
    你的一生我只借走这十二夜

    之后,低头,笔走风沙
    我死去,你流芳百年
   
     第二夜  

    水,那么地犹豫
    穿过你的腿,温塘之上
    大雪飘飞
   
    一只鸟,缩进羽毛,心满意足
    另一只,指点江山,喋喋不休
    它们的祖先一定见过我们的相逢
    而子孙定会引领我们找到安居
    黎明即起,日落而息
   
    我们吃卷心菜的苦,喝野菊花的辛甘
    掀开石头数蚂蚁,依次是:
    快的、慢的、宝贝和我们       
      

 第三夜         

    我们互为弓箭
    射向对方亦被爱所伤
   
    曾经的相视一笑多么轻松

   而我们迅速攀至悬崖

 挥手、回头,纵身跳下

    像守护贞操一样守护煎熬

    没有盛进黄金盏的水
    不肯屈就
   
    亲爱的草帽盖在脸上,身下是米
    米下是酒酿,思想混为一体
    信仰浓重发酵,所有的灯光打过来
    我们不见,然而盛开

 

    第四夜

 

    那个下午,风筝高飞

 你脱口叫我___亲人

    天突然就低了,低到裹紧呼吸
    你一动,它就破

  

    你给我这个糖心娃娃穿袜子

    梳蓬松的椰菜花辫儿

    用播音腔调为我读书

    除了给女儿,这还是第一次

  

    别吻我的嘴唇,只吻额头

    我是你干净而易碎的早晨

    背上准备了四十年的翅膀

    ___再见,爸爸!

 

  

  第五夜

 

  手,虚弱地提不起花篮

  我被夏天的罂粟弄坏了

 

  眼睛盯紧你,还在想念

  扎进你怀抱,还怕风声

  那么小、小成你的婴儿

  你的细胞、若有若无的轻叹

  暴雨,以决绝的姿态压倒残苑

  多么美,雪白的根茎多么美

 

  第一次舍得先你而睡

  长亭接短亭,浮云翻卷 

       钟表于游鱼的滑动生出枝蔓

 

 

   第六夜

 

   玫瑰、莳萝、迷迭香、广霍香、尤加利

  依兰、天竺葵、乳香、快乐鼠尾草

     至上而下,你在我全身铺满鲜花
     它们吃我的星星小裙,吃我的泪水和舌尖

   吃我后背上的名字和脚趾图腾

  一万个花魂俯耳上来:飞吧,女人,别再回来

 

  有爱的女子,矛盾、性感、有无限可能

  像雨后的阳光缓慢醒来,燕子羽毛闪亮

  你的声音闪亮,那么多的金子流出来

  

     你的好,让两句话回归一首诗

  我的好,正让我自己脸颊绯红

    

第七夜
   
   

    怀抱锦绣的女子多么忧伤
    所有的路都打了结儿
    偶尔的梯子也是纸的
   
    风永远不敢从正面来
    察觉时已然变成双面刀
    拿去我的瀑布、雪崩、和砍伐
    拿去所有的悬疑与力比多
   
    时间本无答案
    天空何止是空
   
      

第八夜
   
    如果我没这把钥匙就不会进入这个门
    如果没进这个门就不会看到你
    如果没爱上你就不会丢了梳子
    如果没丢梳子更不会丢了手袋和细软
    现在家是回不去了
    最初的钥匙哪儿来的呢
    我焦急地问遍所有人,一脚揣醒自己
    谢天谢地一睁眼就能看到笑脸
    谢天谢地青春终于逝去      

       

     第九夜
   
    瓦屋纸窗,闲落桂花
    举七盏茗茶,洗十年尘砂
    等你,在夜的东端__晚安
    你的短信准时飞临,一双手
    抱紧我,再坚定地把我举在半空
   
    晚安,晚安,一道闪电破窗而来
    你用拇指制造光焰,纯粹的暖
    与温度无关。晚安,小驴奕耳
    晚安,娇娇宝贝,晚安,牛奶做成的孩子
    晚安,奔跑一天的街道,晚安,形而上的爱情
    形而下的生活,晚安,石家庄
    晚安,祖国
   
    晚安,我张开那么久,没有疆界的臂弯   

 

     第十夜
   
    如果驾驭了苦难,它就是美的
   
    转眼又是落叶飘零,我们在这
    一片接一片的巴望里——老了
    我将最后一颗樱桃拨进你碗中
    无限复杂吻你没了牙齿的嘴
    慢慢哭,你习惯性地叫我傻孩子
    十指相缠,坐进光的源头
   
    那已不是光,是完整,完全没有黑暗
    它超出语言和想象,超出父母之爱
    儿女之爱与性爱,全然的宁静与能量
   
   
    最初的温泉演义我们的安详
    它唤醒一条沟渠的重生
    宽恕着另一条冰凌的寒凉       

     第十一夜
   
    爱能延续爱,爱能终止爱
    而恨不能。你停下手里的编织
    突然发问——心是什么?
   
    蜜橘的影像,底版模糊
    我悬在半空,心,空了
    上帝给我铅笔的同时也有橡皮
    擦去我的洁白、铺天盖地的繁花
    好女人的好,留下罪孽与责罚
    当生活需要尊严,它便是虚构
    当爱需要表达,那么这些全是真的
   
    我们不断以分离的方式走向对方
    终将以给予的方式完全拥有
    像冰层下的冻鱼——缺氧
    暗暗欣喜和忧伤       

        

    第十二夜
   
    曾经飞至的顶峰,还将有无数
    而我已站在语言的尽头
    ……                        

 

 

一首古诗里的修辞格(组诗)

                            胡茗茗

 春:借代或者形容词

 

我为春天而心生的狂想

倍感耻辱。不配进食

不配将头探进花海放声大笑

我戴白色的布帽子,汗水淋漓的

脸庞有失体面。藏起苍白胳膊

很高,深渊万丈,纵身无数

很低,低到亲吻隐约脚印

 

丽日蓝天,湖水安详

而我那么小,那么轻飘飘

 

正是万物苏醒时分

我的春天我的爱

你要用多少绚烂的颜料

阻止我看到你的眼睛

去年栽下的葡萄已经发芽

它酸涩的小嫩藤,迎风摇曳

偶尔有野鸽子飞过

满地都是“咕咕”呀“咕咕”

 

江:映衬或者量词

 

从天上过来的水

总要回到天上去

江河、湖海,相互转换

人死了,而水活着

 

诗人从任何水域切入流水

都能做到左手上游、右手尽头

中间,裹胁多少前尘往事的泪水

——女人的泪水,东逝而去

顺指而过。而有时

白云和星辰也会瞬间冻结

随手掰下一块儿冰凌

内部都是千古风流

 

我与江水对望已久

两不相厌

谁被注视

谁即是深渊

 

花:比拟或者语气词

 

花这个词,要轻轻地发音

轻轻地撮圆双唇

缓慢松开

花,一层一层地给

一层一层地颓

一层一层开到春天底部

直将心事里的好

展示殆尽

 

花团锦簇的地表层细胞——

眼神复杂,静观

小心翼翼的树

接受地壳的挤压

直至成煤

 

即使时间因其温柔应声路过

也会退后三步

然后脱帽躬身

 

月:拈连或者动词

 

被月光抚摸,如

拇指抚摸瓷器纹理

其寒凉、其洁白

顺皮肤及至脚趾

你必须站立不动

必须如钉子。不然

这红色的月亮

会让整个夜晚肃然抖动

 

月光从不需要江山

更无须长城护卫

她手提长裙,漫不经心

所濯之处,莫非王土

胸中吐纳千古长河

 

而美,岿然不动

繁华盛世,潮起潮落

临了,无非散淡一壶酒

杯影一月光

 

夜;递进或者叹词

 

这一声长叹

能引发地球另一端的风暴

 

正是午夜三点

黑在一寸一寸加深

一寸一寸接引我,触到

唐朝张姓诗人的美长髯

他正盘膝临水,衣袂飘飘

浪潮穿过他透明骨骼直接升空

与亲爱的月亮连成一线

再接通我,成公正的等边三角

 

我们三方对话

不用语言,无所不谈

纵横生死、古今、爱恨情仇

这样的对话并不会改变什么

我们不动

我们随时在动

 

谁能像一名舞者踩准每个舞步

在夜晚的掩护下,缺钙的灵魂

正因自省而模糊不清

席卷,弥漫

无始无终

 

 

  地 道

           胡茗茗

            苦难给我们恐怖,而我们用它来抒情

                                     ——题记

我们所要搭乘的路线:

七十年前、百年以后、公元前

乘客:男人、女人及其死者

方向:秘密、空缺、安全

司机:时间

……

 

 

每个人都是一处地道

我是自己,也是别人的

 

完善你的秘密

不然,就完善恐惧

白天我们是牛马,是烈火

夜晚是鼹鼠是三窟的兔子

我钻,我被钻

 

不要以为看不见我,我就不在

不要以为你们不在,其实正在

 

 

十月光芒倾泄而下

它怀抱村庄如怀抱婴儿

隐秘的事物被时间掩埋被往事打开

它有鹰一般的饥饿,目光幽深

枯草的手指虚掩洞口的潮湿

 

在秋风之上,老槐树旁

____钟声荡气回肠

它唤醒记忆沿岁月攀爬

捕捉冰凉闪电,将危险的警示

插入岩石和砖墙

 

同我一起生长吧,兄弟

只要你一开口,我就迅速沉默

迅速埋伏身体,只留刀枪

 

村庄的表面气定神闲

真正的杀气沉在地下

土褐色的血管流向四面八方

我们是蹲着移动的蛤蟆

我们要活着

 

 

触摸着死亡的紧迫和灼热

插进地球生殖力最强的部分

我们挖,我们挖

 

我们的祖先在这里,粮食在这里

男人、女人、后代在这里

不再抱着空旷的大地恸哭

我们挖,我们挖

 

藏起身体,只留耳朵

藏起牛羊,只留地雷

蹲着、爬着、挖着、捣腾着

不见天日,委屈中求以保全

我们挖,我们挖

 

 

挡都挡不住的土扑面而来

华北平原病了,冉庄疯了

几夜之间村子多了无数暗兜

她将接纳我们不被伤害

像一个女人接纳她深爱的男人

 

活与死,动与静,过去与现在

坟墓与被窝,我们一尺一尺挺进

一米一米接近安全

 

世上本无路,我们踩出了路

地下本没有洞,现在,它通了

 

 

连呼吸都是无谓的

连眼泪都是可耻的

所有的叩问都不再需要回答

我不是活的,也不是死的

 

总会在深夜徘徊树下

整座村庄的睡眠也压不住

一颗总想往外跳的心

老铁钟时刻睁大警惕的眼睛

既怕它响,又怕情况来了它不响

 

征服通过谋杀.秘密无所不在

我们与他人分别构成不同秘密

外表貌似平坦

暗中沟壑万千

 

以陷阱对付追踪

以“翻眼”对付毒气弹

以水的回流粉碎湮没

我以草根的不屈

对付黑白的屠刀

 

 

档案一:

那双朝上凝神的蓝色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忐忑与慌乱,期待与祈祷,仇恨与感激?

地道中的美军上尉艾斯·杜伦

你复杂的眼神被著名照片定格

 

地面脚步杂沓.敌人刀枪林立

一位中国母亲,为了不暴露坑道位置

用乳房堵住正在啼哭的孩子,孩子窒息而死

房东娄大娘拒绝供出你的去向

被敌人砍掉4个手指。民兵娄福荣被活活烙死

……

上尉你如果健在,现在应该是年过九旬

应该是子孙满堂,应该会在某个黄昏,

对着落日讲述你的中国战场

可你至今下落不明

 

 

麻雀快跑,蚂蚱快跑

我八个月大的孩子,你赶快逃

带着嘴角没擦净的乳汁

抡动没沾过泥泞和血污的小脚丫

你要逃离天气的突变,

还有___

来自母亲的谋杀

 

我会代替你去回答野狼的嚎叫

鲜活的生命好比玉米颗颗剥落

每天都在死去不止一次

我换你的,你换他们的

 

我用双手猛力捶打胸口

咚咚,咚咚,不能哭

 

 

记得你臭香臭香的尿布

记得你挤在一堆的小脸难看的哭

记得你的小嫩手,吃一只乳房还要

霸占另一只,两轮月亮交替上升

 

记得你的胎动,肚皮隆起樱桃

记得你神奇的孕育,跑得最快的孩子

上面雨水,下面花园,中间是诗

箭与弓的美好

 

记得未出生的你、早夭的你、成年的你

全家福的右边——我老态龙钟的背后

有一个空缺,永远为你留着

 

 

档案二:

你曾在我身上种棉花, 我的丈夫

种红艳艳的辣椒,鼓溜溜的毛豆

粘掉嘴巴的棒子馇

 

你用取之不尽的井水洗我的头发

洗我们的吹灯拔蜡,结结巴巴

你打很响的呼噜放很响的屁

你让我闻到了低海拔的爱情

地下也有大海吗? 是的!

几乎是边缘,几乎是脚下三步

我们曾如此接近幸福

 

我以为打破的咸菜坛子你会抱回个新的

我以为两根筷子的支撑足够品尝一生的酸甜

我以为你送粮的路上摘朵野花马上就回来

我以为那个告发你的汉奸能良心发现

以为你身中十处刺刀还能坚持游街三趟

还能抱着被挑出肚皮的肠子一边说着:

“ 中国人是杀不完的! ”一边踉跄着回家

那独自上升的霞光熠熠的采云者

划破天空的鸽子,怀揣梦想又打碎梦想的信使

倒挂在槐树上的头颅___李连瑞,

 

你,再也没有回来

 

十一

 

轻,再轻,到处都是征兆

我必须放慢语速和步调

以免踩疼睡去的亲人

 

地上的人群熙熙攘攘

地下的人群来来往往

彼此的巴望将土层抻得薄如塑料

我看得清你的泪,那埋在掌心的脸

一遍遍呼唤——亲人,亲人!

 

还有什么能比半夜咬住被角的哭泣

更令人揪心,心里的萝卜

连根拔起,碗大的伤疤必须修复

上苍让我们存活自有他的道理

 

眼看着锯子日夜不停地切割

那散落一地的碎屑!时间啊

轻轻,再轻轻

 

 

十二

 

档案三:

“鳞伤遍体做徒囚,山河未复志未酬。
    敌首逼书归降字,誓将碧血染春秋。
    人去留得英魂在,唤起民众报国仇。”

                            ——张森林《就义辞》

土房灰瓦,老藤映墙

我年轻的姥姥盘在炕头

对着曾贴花黄的镜子

缝补儿子被偷回来的的尸体

这是肩头的枪眼,这是胃部和腰的刺刀

这是被活埋时鼻孔里的黄泥

这是血衣中发现的《就义辞》

她每天在斑驳中辨认伤口

疼痛如枪声一响再响

她低下头去一缝再缝

 

在一个有雾的早晨,风正清清

我年轻的姥姥终于睡去

带着她在心里缝补不停的衣裳

头也不回地冲进敌群

拉响了自制的土手雷

 

十三

 

那么多的秘密掩盖那么多的苦

黑色的蚂蚁进出蓬松的洞

 

你在黄土的这头,我在那头

中间隔着一口青花瓷碗

我们轮流喝里面的水和复杂

遥远的钟声隐约震颤

 

月亮忍不住探进头来,它要看看

那在人心里被悲欢离合炸开的空洞

——到底,有多深

 

十四

 

档案四:

现在,放下武器,挨着坐坐,玉宝哥

黑洞的温暖让人头晕——呼吸

深深深呼吸,你看不清我的美

绷直的后背,微微咸腥

 

在逼仄的坑道里想象伸进天际的麦田

沿疯狂结果的蓖麻丛,掏挖白菜的芯

剥玉米的衣裳越剥越嫩,嫩到几乎生吞

我的农民啊,你浪费了两个人的口粮外加

半生以后的冷黄昏

 

呼吸,已无法呼吸

平躺在墓穴的胸口

用十种以上的语言吞饮双份的毒

“多静啊,就这样睡去吧”

 

十五

 

爱情是什么?我的孩子

她不是你整夜盯着天花板的思念

不是会蹦跳的小路会缠绵的小草;不是

香甜粘稠的气息;火山的舌头和颤栗

也不是你随处可见的伤心

甚至不是你躲在毛巾里的嚎啕

不是近在咫尺又生死两茫的残忍

 

不用脸红,我的孩子

真正的爱情是激情褪去后的灰烬

是沉默,是隐约

是你播下的种子没有发芽

你忍不住翻开泥土

既怕它不在

又怕它还在

 

十六

 

档案五:

“医院、报社、电台、兵工厂、瞭望孔、射击孔、

通气孔、陷阱、活动翻板、指路牌、水井、储粮室

以十字街为中心呈4条主干线,24条支线

2条连村地道和2条突围线,户户相通,长达万米”

______《冉庄地下工事图》

 

去看看田里的庄稼

去看看大地长出不妥协的尖刺

塌陷的天空,沦陷的家园

如果罪恶得以宽恕

地面将无路可走

 

我们把村庄搬到地下

我们把战争搬到地下

我们使无险可守的平原

变为坚不可摧的要塞

 

“各小组注意,各小组注意”

那手持竹筒电话的人是你吗?

嘿!我说,神出鬼没的伙计!

别以为你钻进你家的炕洞我就

不能从我家的灶台底下找到你

马槽子的饲料堆下钻进去的脑袋

出来时手竟然会搭在井沿上

洞口筑陷阱、埋地雷、插尖刀

洞内挖“棋盘路”、卡口、翻板和防水门

 

时而摸黑前进,时而弓身而行

高高低低,细细粗粗

进可攻、防可守、退可走

多么富有想象力的民族

冀中平原出现了奇幻战争

 

十七

 

"地道战,嘿!地道战

埋伏下神兵千百万!"

……

土褐色的血管继续延伸

智慧和勇气继续延伸

我要把地道挖到你家去,鬼子!

挖进你的碉堡和岗楼,月黑风高

趁你没来得及对掳来的少女扒开裤子

率先砍掉你的腿,争分夺秒

趁你没对孕妇挑开肚皮,手起刀落

趁你正发出“八格牙路”的哀嚎

尾音落地,人头落地

 

我们把地道挖遍中国,四亿人的力量

跨黄河、跨长江、沿日本海过富士山

直挖进低矮的塌塌米,放牧我们的羊群

当然那只是严正警告和小小的教训

还要挖过太平洋、挖过大西洋

把那个叫罗斯福的可爱老头

接过来吃我们的烙饼卷大葱

 

十八

 

生死之间没有通道,有的只是钟声

一代接一代地敲

 

温顺的羊群被谁的鞭子驱赶

朝着共同的归宿,边死,边生

 

以为遥遥无期的山谷其实脚下即是

有人以减法计算它的开裂,有人

以乘法的热度行走——革命——伟大的爱

 

死,是一截一截到来的,仿佛阶梯

上下任选,不能停留,否则出局

 

一道门关上,一道门打开

一阵风过去,另一阵又来

 

十九

 

苦难给我们恐怖,而我们用它来抒情

 

在时空转换中我不停转换角色

农民、战士、诗人、理想与现实主义

手中的锄镐、刀枪更是挥洒的笔锋

打开或者封闭;掏挖或者填充

热气腾腾的我都在这里,都在这里

我们互为工具互为战场互为友敌

 

大雨倾盆而下,瞬间落红无数

有信仰的人们从上面走过

天地洪荒、混沌

道路有无限可能

 

二十

 

今夜,我驾驶一辆忧伤思域

在空旷的街道泪流满面

红色闪电直插黑夜心脏

它有多幽深,我就有多幽深

 

我在两个世界来回游走

不同的年代,不同的疆域,相同气息

泥土,我在你的醇厚里蜷缩或怀念

滴滴细雨,大面积杀伤,而我

必须用浮土将洞口掩埋

 

有多少条生命就有多少条地道

它们是否应该存在?在这个夜晚

我突然对此产生疑问

 

二十一

 

又是一个爱恨情仇的秋天

我再次相信总会有细小的事物

将填满各种坑道和孔洞

在痛苦面前扭过头去?

在历史面前闭上眼睛?

追随者、想念者或者寻找者

记忆之门有力地洞开

 

两棵老槐树,如今它们死了

留下干枯枝干无言伸向天空

仿佛战争遗留的标本

而钟声依旧回响,反弹

好比一根钢针自头顶穿下

至地表,至地心

至有形或无形的隐秘所在

……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