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歌德不想巴赫
歌德不想巴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964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收藏——两个秋天之间的爱情(小说)之二

(2006-12-03 18:09:07)
分类: 回首旧时光

   (接上文)

 

    我相信,有些人会在注定出现的时候出现,而之前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等一场演出,一场偶然的永恒。

    若青的第一次到来是在一个夏末的午后。来的原因已然记不清了。我总是忘记很多事情的缘由,这让我的回忆充满了琐屑的片断而无法串联。我记得结局,却忘了开始。

    那天我坐在寝室窗前的书桌上写一首诗,实际上我更应该在写一篇矫揉造作的散文或是阴冷晦涩的小说,可我在写诗,清清楚楚地记得。屋子空荡而安静,只有我一人。窗子半开半掩,温热的风从空隙中挤进来。蓝色窗帘随风轻摆。无数阳光渗过高大法桐的间隙,荫凉的落在白净的稿纸上,留下一片片的光斑在跳舞。我就在这些光斑轻佻的舞步间写下一行行的诗句,并且下意识地让这些黑色墨水写就的文字成为后来的谶语。

    那首诗的题目叫《爱在秋天结束》。

    我听到一声清脆如风铃的少女嗓音在喊我的名字,那个双音节词在走廊灰暗的空间中由远而近飘来,在班驳的墙壁上磕磕碰碰,重复着,落在脚边,倏然陷进地板,消失。打开门,一个依稀的身影站在楼梯口。阳光还有些烈,透过走廊尽头的大窗户斜射进来。她站在逆光里,看不真切,于是我眯起眼睛朝着虚空说了一句:

    你来了。

    她从逆光里一步步走来,像是从幻境走向现实,来到我身边。后来看过的许多电影经验地告诉我:逆光是用来制造神奇与梦幻的。

    而爱情的本质就是一场幻觉。

 

    那天她穿纯白的无袖翻领线衫,及膝的牛仔裙。半长的头发随意披散,发端微微蜷起,发丝柔软,松松垂在肩上。赤脚穿平底休闲凉鞋,她的足踝看起来很漂亮。这是一个清爽的女孩子。

    我们就坐在靠窗的床边,屋里弥漫着斯汀的歌声。我偏爱这个和我一样属于天秤座的老男人的音乐,是一种有节制的伤感。在那温暖沙哑的嗓音中,我们静静聊了整个下午。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侧影和久违的笑容。只是那笑容并不轻松。

    这是一个颇具情调又意味深长的下午。我从她的眼睛里读出来。

    当天送她回去的路上,她突然问我,刚才聊了那么多,你怎么不问问我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呢?

    一时愕然。女孩子的头脑向来不讲逻辑,你既然想说,又何必问我。

    有必要吗?那是你的事。我笑笑说。

    哼,你总是这样,装着无所谓!她调皮的皱皱鼻子,朝我笑笑。

不是装,是我知道,不管怎样,你还是原来的你。我说。

她盯着我的眼睛说,有时你也会寂寞吧?有空的时候可以做些事情呀,比如,谈个恋爱什么的。

  我看着她又黑又亮的眸子,说,听说比较费神的,如果可以的话,试试也无妨。

  她轻咬着嘴唇,慧黠的眼神闪烁地笑,神情稚气。那一刻不禁使我想起童年,很蓝很亮的天,很绿很高的树,还有很美的邻家小女孩。

  我清楚地记得她转身的一刹那,耳后竟有些异样的红,那片红映在城南那朵夕阳照不到的灰白天空,忘不了。

    而后的交往莫名其妙的频繁起来,我们用脚步丈量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角角落落。这是一个惯于直露的年代,而我们似乎总在默契地保持某种沉默和小心翼翼,谁都没有对谁表示过什么。我们制造并习惯了一种暧昧的空气。两个人的习惯。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恋爱,还是害怕拒绝?

  后来才明白,其实不是害怕拒绝,而是害怕失去。

 

  冬天的第一场雪姗姗而来。

  天空阴沉的要滴下水。我和她从阴霾走进幽暗。电影院的大厅。

  放映的是王家卫的《花样年华》。

  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带我一起走?

  暧昧到郁闷的空气,猩红的地毯,颓废的灯光,华丽的旗袍秀,嘈杂的麻将声,还有似有若无的隔着板壁的爱情。梁朝伟在倾斜的镜头前温温柔柔地说这句台词时,我实在受不了这样一个男人忧郁到忧伤的眼神,侧眼看她,眼睛里竟有些亮亮的光在闪,怜惜的握起她的手,手心冰凉,潮湿。

  出来的时候飘起偌大的雪花,已近深夜。一路默然,走到附近的一个公交车站时,她抬起头,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笑容在唇边一闪而过,很认真的样子,说,怎么,舍不得我走?

    这时才发现,她的小手依然被我握着,湿湿的。

  后来终于明白那句话隐含的只可意会的东西,遗憾的是,即使当时就明了,也还是没有什么用了。

  我一怔,感到手上有种温柔的力度,竟不觉有些缠绵。那力度不是来自我,而是你,若青。

  你的手好暖,她似笑非笑的说。

  许是当时的夜色太撩人,许是她眼神的澄澈,我突然冲动的一把将她拥进怀里,紧紧

的,隔着厚重的衣服感到她的身体轻颤了一下,便顺从的交给我。拨开她耳后的头发,几滴雪水兀自悠悠滴下,落在掌心,冰凉。凑到耳边告诉她,若青,喜欢你。

  她闭着眼,像极一只归家的小鹿,不说话。

  然后吻她。有一滴水落在唇边,有点热,有点咸。

  那是在一片巨大的黑色天幕下,站台上的路灯犹如舞台追光,罩住两个人,雪花无声飘落。

  世界很大,灯光安静。

  这的确是一种适合表演的气氛,

  而这样的演出却不能重现。

 

    若青是个不事张扬的女孩,她的性格像她的眼神那样干净自然。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清爽温柔,稚气狡猾,让我倾心其中。我相信世界上有两种时间,一种记录历史,一种记录心情。因为和她在一起,时常觉得时间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逝。

    可是隐隐不安,似乎一种刻意的疏离隔在两人中间。

    是谁呢?

    她,还是我?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