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简化版的电影《云图》:往前穿越到2011年,往后穿越到2017年

(2013-02-11 19:17:04)

历史:往前穿越回2011年

                    私募李驰:中国股市6年内能达到1万点

            www.eastmoney.com 2011年01月30日 15:23北京晚报丁文亚

 

$$$兔年投资:守株待兔
  抱着金融股等优质蓝筹股“睡觉”的一批价值投资者如今饱受市场人士的质疑和批评。这批价值投资者中包括了著名的私募明星李驰,也包括一些长期战胜市场的投资人。

  莫慌!此次主力仍然在假摔? 套牢的股票很可能有救了! 3月股市很可能发生巨变? 拉锯战背后暗藏的资金动向!

  但,关键的问题是,是市场决定投资,还是企业决定价值?时隔一年,《财道》再次采访了同威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李驰。

  “呼呼大睡”中的李驰还是那句“梦话”:守株待兔。

$$$洗脑+催眠

  2007年8月9日,媒体一篇题为《流动性造就高溢价》的报道说,市场人士给出大蓝筹不断上涨的理由是:市盈率不是一个问题。

  在文中,富通集团亚洲首席投资官罗纳德·陈有一句经典台词:“判断A股不谈市盈率,看流动性就行了。”针对工行高达43.7倍的静态市盈率,文章的结语说,“或许,想象力比流动性更能为工行提高全球市值排名作出点贡献。”

  坚信这句话的人,今天应该正在享受资产折半的滋味。

  时隔3年多,市场再次对蓝筹股提出新观点。不过,这一次不是寻找上涨的理由,而是始终不涨的理由。

  1月15日,有媒体刊文称:金融H股高溢价玄机的主因是人民币升值。

  作者认为,金融股的H股高溢价并不意味着其A股就构成买入机会,这很可能只是一种“货币幻象”。他建议投资者“不妨把A+H类金融股的两地价差看作是人民币和港元(美元)汇率变动的先行指标,因为内地金融股经营的就是人民币”。

  文章说,H股大幅度较A股溢价的真正原因在汇率方面,即“人民币升值”预期因素。作者最后的结论是:“一句话,金融股的H股溢价将长期存在,直到人民币升值过程结束。”

  或许蓝筹股就该这么低?

  但这位作者忘记了(或许是有意忽略了),在H股中溢价的还有鞍钢股份、中联重科、宁沪高速、海螺水泥等一系列的非金融股,占据H股溢价总数的一半。难道这些企业也在经营人民币?

  究竟谁比谁傻?

  《财道》:现在有一种观点,开始承认A股与H股的溢价合理,并将长期存在,直到人民币升值过程结束。也就是说,你之前提到过的“连通器”的原理失效了。你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李驰:3年前我就曾说过,新生事物的出现,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一开始拒绝,慢慢变得适应,最后习以为常,并以为应该就是那样。

  我以前举例说,十几年前还没有宽带,但今天的新住宅内如果没有配备宽带上网的接入口,就等于没有电源插座,住户会觉得是反常。但或许很快有宽带接入口的住宅也会很反常,因为以后很可能全部都是无线上网方式,不需要有形的接口了。

  蓝筹低市盈率这个新生事物现在对一些人开始变得慢慢适应了。市场正在为中国的股民“洗脑+催眠”,一旦全中国的股民对蓝筹低市盈率不是拒绝,而是适应,并以为永远应该就是那样,那市场就离新的平衡点被破坏的日子不远了。

  《财道》:很多人认为蓝筹股,特别是金融股跌到今天的位置还是有风险,你似乎并不关注此类风险?

  李驰:很多人都觉得股价波动就是风险,我认为风险与市场的波动无关,与股票价格波动的剧烈程度也完全无关。我自己的定义是“风险与未来一段时间内股票能够产生利润的肯定性成反比”。企业于未来赚钱的可能性愈大,这项投资的风险就愈低,反之则风险愈高。我们理解风险更多的是与公司的经营层面有关。

  《财道》:对于“抱着金融股睡觉”,市场上有很多反对的声音。对于金融股的各种利空您究竟怎么看?

  李驰:我喜欢用一句“精确对称”来说明这种问题。

  2007年8月9日我在博客里转载了一篇文章,说的是为什么工行值40多倍的市盈率。现在又对照着贴出一篇解释为什么金融股相对H股溢价。涨的时候都认为值那个钱,跌的时候就认为不值那个钱,这些文章的观点可以说错误百出,可笑之至。实际上是跌了就没人买,涨了就没人卖,就这么简单。而主流媒体也在顺着这种错误一直不断“敲锣打鼓”。

  一致认为高估合理的时候,离顶就不远了;一致认为低估合理的时候,离底就不远了。这就是错误的精确对称,当所有的声音都完全趋于一致的时候,离大的逆转就不远了。这都是规律。

  我个人的经验,趋势大逆转的发生在媒体形成一致看法后一般超不过半年。经常关注市场信息的人可以提前从中“嗅到”这种味道,这不是瞎猜。

$$$等待是精髓

  “等待”在投资中一直有着特殊的含义,很多成功人士对此有深刻的领悟:

  财富在等待中悄然发生了转移;企业在等待中茁壮成长;资产在等待中发生质变……

  “一蹲再蹲,都是为跳起蓄势”、“上帝让我等,我就等”、“我等得,你等得吗?”李驰则用自己的投资幽默向人们诠释他所理解的投资。

  《财道》:现在中小盘下跌,二八风格转换喊了一年似乎也没动静,风格转换了吗?

  李驰:现在没有几个人敢提二八风格转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名词:另类风格转换。

  其实反常的事不可能一直反常下去,“市盈率均值回归”这件事一定会发生。只是我们有没有足够的耐心来等待它发生,或相信它一定会发生。

  等待是价值投资的精髓。

  对于价值投资者,有钱就等待恐慌出现再买入,已经持有的等待市场疯狂再卖出。关键是你等得及还是等不及。

  不作买入决定持现金等待在熊市与牛市都很难;买入优质股后不论它猛涨猛跌还是不涨不跌,轻易不动和持现金等待一样难;看大盘难,不看大盘也难;公开预测并按自己的思路办难;在股市里长期赚钱远比想象的难上加难。

  目前蓝筹的低市盈率时代不是终极,以后不久高市盈率的新蓝筹时代一定会再来到中国。

  《财道》:2010年对很多的价值投资者来说,都是不赚钱的一年。2011年还“不赚钱”吗?

  李驰:我是2010年不赚钱那一类。有很多媒体都在暗示“你错了”,暗示“神话”终结了。但2007年我为什么愿意离开市场,选择主动“踏空”,现在为什么选择“套牢”?这也是一种精确对称,很多时候大家都在笑话我,不过我们一直是在被嘲笑的过程中赚钱。

  2011年是兔年,巨傻之人总能用价值投资这固化不变的方法守株而等到撞上来的兔子。

指数万点背后的逻辑

$$$低估究竟有多长?

  2007年,市场人士为蓝筹股数十倍的高市盈率寻找到了各种上涨的理由,从流动性到想象力。随后而来的,却是雪崩。

  2010年,一面是滚烫发热的中小盘和创业板,一面是蓝筹股“冻死苍蝇未足奇”。财经表演艺术家和媒体也忙着为蓝筹股的低市盈率和金融股的下跌寻找各种利空消息。

  在李驰看来,这就是一种对称。

  几年一个轮回,价值终将回归,王者必将归来。届时,墙头草的市场人士又要忙着为蓝筹上涨寻找理由了。

  《财道》:网络股泡沫之时,巴菲特曾经被市场质疑落伍;在2004年、2005年,中国A股市场同样充斥了对价值投资的嘲讽。在您的投资生涯中,所遇到的价值低估的最长时间有多长?

  李驰:不超过五年。上一轮A股从2001年之后,高估的都是垃圾股,蓝筹混在里面,也一路不断地往下跌,到最后被低估。比如2005年的万科、招行,那个时候任何一天买的,也比现在它们仍然被低估的股价便宜得多,但低估的时间远比持有这类股票的投资人想象的长得多。

  《财道》:低估的时间长短和回报是否成正比?

  李驰:这样理解是可以的,也就是我经常说“梅花香自苦寒来”,讲的和人生的哲理是一样的。

  另外,如果你开始不赚钱,后来又怎么会亏损呢?这是完全精确对称的。

  为什么散户愿意炒股?炒股不显得容易赚钱他们怎么会买呢?开始他100倍市盈率买了,接下来还在往120倍市盈率涨,这不就赚了20%吗?如果都知道高估不能买,哪个敢在高市盈率区间买股票?正是因为短期内买了还可能马上赚钱,他就不问什么高估低估,什么市盈率反正我买了涨就是对的。最后,直到击鼓传花的游戏结束,才知道一切都是虚幻。这就叫先赚后赔。

  价值投资往往正好是先赔后赚。这符合所有成功的逻辑:“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坚持正确的方向一定会赚钱,但很多人还是倒在黎明前,所以在股市赚钱的游戏远远不像看起来那么容易。很多人可以与各类股票“同甘苦”,跌了抱着不动;却不能与优秀上市公司“共富贵”,涨回原值解套就卖。股市中可以说浓缩了所有的人间百态。

  《财道》:您个人曾经投机失败的经历是否也说明了坚持正确道路的重要性?

  李驰:不经历投机失败,人怎么会走正道?

  没有在邪道上摔过跟斗,怎么能确定那就是邪道呢?凭什么我说自己走的就是正道呢?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邪道走得通,近道走得通,谁还走正道、走远道?这是必然的。最近一篇报道说“稳赚钱的生意”没得做了,机构才开始研究蓝筹股。“稳赚钱的生意”说的是什么呢?就是“打新股”。如果打新股永远是稳赚钱的生意,那么谁还去研究有风险的投资呢?

  《财道》:说到“打新股”,现在的新股破发潮是否意味着风格转换?

  李驰:风格转换误判的时间远远比想象的要早。我在去年12月提醒大家风格转换,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开始了,现在是正在进行时。不是简单的蓝筹涨上去,其余的跌下来,而是以蓝筹少跌,其余的大跌来完成的另类风格转换。

$$$正确方向

  坚持正确方向的价值究竟有多高?李驰用了一个德国狼狗的故事做比喻:

  国内有位商人很喜欢狗,特别是狼狗。为了买到最好的狼狗,他专程慕名前去香港造访一位店主。

  店主带着他参观所养的狼狗,最后他选择了两条自己认为最好的狼狗,向对方询价。店主说一条是德国种的,卖50万;另一条本地种,卖10万。他很惊讶,问:“为什么它们看起来都一样,价格会相差那么多呢?”

  店主说:“做个实验,就会看到不同了。”怎样实验呢?让两条狗跑100米,终点放一个目标,看谁先咬住目标。又在50米处道边蹲一条母狼狗。实验开始了,哨声一响,两条狗都似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过了50米后,香港狼狗慢了下来,时不时地回头看那条母狼狗。而德国狼狗却头也不回,照旧以最快的速度冲向目标……

  这位商人终于明白了两者之间为什么相差40万,原来是抗拒诱惑的能力

  《财道》:你的这个故事已经很直白了,做坚持方向的德国狼狗,这是否意味着代价?

  李驰:我们可以没有一个客户。如果客户不理解我们的理念,双方是无法合作的。时间永远是价值投资者的忠实朋友,价值永远是价格狗的主人。我们只是不断一直重复在做符合常识的理性投资,坚信结果也会是类似的重复。

  《财道》:为什么说可以没有一个客户呢?

  李驰:很简单,我敢这样说,是因为我自己的几乎全部资产也一直在市场中做投资。过去那么多年我们没有客户时,我们不也是一直都在做同样的投资吗?投资是用钱生钱的生意。客户的资金只是让我们增加了一些杠杆,但没有杠杆时我们也一直做着完全一样的事,就是理性的价值投资。

  我们不是仅拿客户的钱去投资冒险,我自己的几乎所有资产也在里面。

  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客户不理解我们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他们的资产,那我可以没有一个这样的客户。过往的业绩完全建立在选择优秀上市公司的基础上,用自己的资产投资做大做强。

  《财道》:客户对与资产管理行业是最为重要的,但您又曾说客户是老二,是什么意思呢?

  李驰:我们这个行业和所有的行业都不一样,客户和我们自己与员工都是老二老三老四,老大是谁呢?是我们选择投资的上市公司。我们所投资的企业如果不优秀,或我们买错了差资产或买贵了好资产,那么包括客户在内的所有人都亏钱。被投资的上市公司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我们赚到的每一分钱,都是那些优秀的上市公司帮我赚到的。这些最优秀的上市公司才是我们真正的上帝,才是老大。

$$$万点逻辑

  这是一个伪价值投资繁荣的时代。然而,股市的“迷你过山车”却总是让很多人不断落马。

  在指数仍然徘徊在3000点之下时,李驰却预言:中国股市6年内能达到1万点。

  A股1万点这不禁让人想起了2007年,在指数6000点浮沉之际,有著名市场人士提出了“万点猜想”。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万点猜想”之后,股指下跌到了1664点。

  中国股市六年内达到1万点的内在逻辑是什么?是不是仍然延续的是一个梦?

  《财道》:一些价值投资人不喜欢预测指数的涨跌,也不关心大盘的指数。您对此有何看法?是否经常预测,反而容易经常错误?

  李驰:预测只是我们的益智游戏而已。我很早就讲过,2008年后一直都在强调。

  我们不会因为预测指数的涨跌就卖出或者买入,指数不是个股,指数未来肯定上涨并不代表每个股票都会上涨,指数近期下跌也不代表每个股票都将下跌,所以我们常常仅将预测指数涨跌当成是益智游戏。

  尽管指数上涨时赚钱容易,但牛市中的许多人赚钱是碰巧中了大面积开奖的六合彩,牛市中只有少数人赚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钱,下一次下跌一定会让赚得不清不楚钱的许多人把前一次赚的吐回去。“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这句话在全球范围内适用并仅适用于这类人。

  《财道》:不过很多人可把这些预测当真了,还以此证明是你曾经犯过的严重错误?

  李驰:如果买个股票两年半不动,抱着金融股睡觉,这只不过是偶尔锻炼锻炼大脑而已。在我们喜欢的熊市中买对或换对低估的优质股票才是赚钱的惟一途径。在这个意义上,到处充斥的预测近期市场涨跌的任何文章(包括我的),全都可以扔进碎纸机。

  指数的上涨看似有许多理由,跌也似乎有许多理由,但真正的大涨与大跌就一个理由,那就是原来长时间以来涨得太多了或跌得太多了。“大象沿原路回头狂奔”的非洲民间故事既然适用于暴跌,就也同样可以适用于暴涨。

  《财道》:现在提出6年“万点”,又基于什么理由?

  李驰:逻辑很简单,现在低估的大多数是对指数影响大的权重大的金融股,它们每年增长20%是目前券商给出的很保守的估计。我们不用20%来计算,打7.5折按增长15%算,你看6年后它们的利润是多少?盈利会增加多少倍?1.15的六次方是2.3倍,现在的2700点到时候就变成了6200点。那时的估值银行还会是8倍市盈率吗?如果市场热闹时银行的市盈率提高到13倍,那指数就刚刚好达到一万点了。如果蓝筹整体仅仅给12倍市盈率,指数到第六年简简单单也就到了9300点。其实市场一旦疯狂起来,十三倍十四倍的市盈率简直是小菜一碟。我们只是用数据说话,给出的是最保守的预测。但现在听起来简直像痴人说梦。

  当然这个假设也隐含了一些前提条件,就是中国经济稳步增长,不出现大的倒退。

  《财道》:你这个“万点”是不是“痴人说梦”,2007年就曾经有过“万点猜想”,此时与彼时有什么不同?

  李驰:2004年、2005年林园说招行到40块钱都有可能,有人问我怎么看,我说有可能。我壮着胆说只要市场一疯狂,招行赚100亿的时候按40倍估值,就是这个价位。结果后来招行盈利远远不止100亿,现在一年赚300亿,是我当初最乐观估计的3倍。

  可是大多数人跟我们做的是相反的事情。很多人在招行涨到30多块的时候才相信招行是全中国最好的银行,但是我们说这个的时候是在2005年,7块买的招行。如果你在30元买招行,就会陷入成长性陷阱。

  我们一直是在股市低迷期怀有梦想、持有信念,做成长的梦,很多人是涨完之后再去做万点不是梦的“白日梦”。同样是梦想,但时点正好错位。

  《财道》:最后再推荐一幅你欣赏的漫画吧!

  李驰:我选择那幅《播种正当时》,主题是冬天种树。这么冷还去播种,跟推荐现在的时点买优质蓝筹正好吻合。

简化版的电影《云图》:往前穿越到2011年,往后穿越到2017年

 股市冬天正是播种的时候

                                                                       作者:丁文亚

(责任编辑:Newshoo)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现在:  
 
    明知道市场低估的时间可能长达5年,但当这次市场真低估了近4年后,我们几乎接近于向市场屈服了:不涨有不涨的道理,在市场没有适度回暖之前,所有曾经的乐观预测都接近于春晚小品中的童话故事。
    一根足够松软的绳子,左端钉于空间里3000cm高度,如果横坐标是6年的时间间隔,绳右端钉于10000cm高度。但在这6年时间坐标内的某年中,软绳下垂低至1949cm,那其后谁还看得见绳子右端高挂于10000cm的上方?
    理性、常识是投资致胜的利器,而情绪正是蒙在投资人双眼上的黑纱。
    股市里的市盈率变化规律,其实比电影《云图》易理解得多;但欲将股市当提款机,非先将自己变成无血无情的机器人不可。
 
    2011年初的万点梦做得实在是太早了,如果现在醒来,梦定消失得无影无踪。
    蛇年伊始编织一篇驰人说梦般的文字,与《云图》主角们一起再穿越个几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未来:往后穿越到2017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