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开封 开封(组章)

转载 2016-09-19 16:23:17

开封 开封(组章)

◎李俊功

《珠玑巷,棂星门,瞻仰孔子像》

每于夜幕,乘着灯光,我们瞭望星空。与天相齐的深思者,望见我们的脚步。

身后的家园比守望阁更高。

城。矗立的具象。

需要多少串红红的灯笼才能照亮历史的纵深处?

画满外文字母的男女扭捏作态,视觉造假,她遮蔽了多少双迷蒙的眼?

绿竹,夜风伴奏。把所过浮尘过滤一遍。

悬挂天际:一抱青铜经卷,像突然打开的江河,月亮的扁舟徐行。

回头。仰头。那些活着的文字喊我。

那些河水汹涌。行于其上。

掌舵者不言。却用时间说话。

我亦不言。只用眼睛和内心说话。

读经的人,内心开辟河流,筑高山。读经的人收割着诗句的血、骨头和铁,春华气息。

市声低伏,折腾日子的人群渐已疲惫。

塑像其高无比,像夜幕一样安静。

《西湖湾志:9月16日》

就像诺言的清醇与真情

斟满八千亩光芒。

一湖水赶赴舒缓有致的布谷声声,和铁汁般融化的静宓霞光。

怦然之间,我已然爱上了你的澄澈,扩大之域,便是柔润无极。

杲杲秋阳,伴着我的脚步,远涉你细浪的泠泠七弦。

是如何深入骨髓的风吹涟漪,

是如何悄然醒梦的内心沉默?

依然是湖岸绿草谦卑的俯望和上善若水的翔舞。

我已为某些哲辩和活着之水感怀许久。

清凉之水,洗无穷日子的皱褶。

与一滴水不满不溢的姿态保持平衡:它足以抱紧日夜大地,容纳自己,并找到。

细密,或者浩荡,安坐阳光,一座大湖迎送扑面清风。

我在其间收获它花开的分量,以近以远,以逐渐自然的情感,观水,

我若,

听到青鸟之鼓翼声。

我若,

以水的柔软而存在于天地空旷。

《御河听琴》

初暮的河水在倾听。

北宋女子,绸衣飘垂,弦上指尖舞蹈,时间以鲜活而追古。

撑船男子一弦一弦行旅情深,舟止忘棹。

弦上疆场:骏马,霹雳,蝉鸣,奇葩,苍鹰,繁星,……巍巍雪片飘落寂山……

指腕上的春秋:水榭,银河,佛殿,戈壁,驿站,熙攘老街,守望的月,……摘樱桃的笑语翻飞……

月光的大道,故乡的灶膛,从容的蓓蕾,灿亮的玉米,黑夜的泡桐枝条挑起乡村的一窗烛光……

这时,你的容颜已像夜色一样透明而涌动!

你在等待一个完整的自己,仿佛等待一个音乐浸染的时代。

幻梦蜿蜒的御河安静若隐。

灯光里瞭望,不语的花树和花树一样轻松的几人,以及巍然一座气脉昂然的龙亭。

当夜晚融化,我感念于你。

我如此卑微,一直预言石头开花,繁星如莲,这连续的弹奏,是我的漂泊,是我杂念皆无的再度合掌。

剔除多余的废话,望见万般透彻。

那夜,数弦音乐随着徐徐流水,融入无限月光,仿佛,整座古城,倾听历史安静的内心。

开封男子,独自悠远相思,为一句句宋词般经典,陶醉。

《珠玑巷:频频回首望》

珠玑巷:冉冉走出的数人,走出的家,和距离的相思。

谁会识见路途上的梦想。

听到有人说:路啊,带我走!

响着昼夜的节奏:是的,重新体验攀爬,人生的低处或者高处。独辟的小径上,黄沙流逝着呼号,乌云翻卷内心,抱紧经卷的手,终将劈碎冰刀雪剑,维护根、血、楼阁和回忆。

黄土浸染的同脉姓氏,存活于方言深处,和365种孤独的心间。

必然是珠玑巷一角的瞩望。

必然是孔子像之下的一页论语。

传诵之口,呵护的火焰文字,炙烤着潮湿的自卑、无知和恐慌。但愿一章章分行的情感,都是不分行的手手相牵。

请允许,对此深情地千里拜望。一滴,一滴眼泪敲开的情感大门,黄河奔腾,长江汹涌,一万里豪情热血贲张。

台阶登临,仍然一级一眼泪,多少个我,在频频回首望!

“当我们的天空连成一片,家宅就有了屋顶。(艾吕雅)”

如果是一个个寒冷的夜晚,雪让世界彻底照亮。

没有什么比思念更能表现无限空间的紧张战栗,饱含的痛苦。但,

我已用珠玑巷黄土为其奠基。

我已望见峻拔故土。

望见,搬去心中久积的石头。感觉到金黄色的温暖,不仅仅是目光。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鏉庝繆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24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