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地杂谈001
天地杂谈001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32
  • 关注人气: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无忧国奇遇记

(2019-12-10 23:06:13)
标签:

小说、无忧国、道长、

蓬莱仙境

 

无忧国奇遇记

题记:成年人的理想,大多在梦里!

谨以此文献给在生活中挣扎的你我他!

注:此文已获2019年七天网首届原创IP大赛季军,特向七天网平台致敬! 

 

会开到晚上9点才结束,甄士磊谢绝了同事们一起去吃饭的邀请,急急匆匆往家里赶。老婆下午打电话过来说小儿子发烧了,从幼儿园接回了家,让他早点回来。刚到门口,就听见屋里面大喊大闹的声音,头马上嗡的一下。一进门,只见书、本子、文具扔了一地,老婆指着二儿子怒吼着,二儿子则梗着脖子,一边大哭一边大喊,小儿子在床上吓得哇哇大哭。他知道这又是因为辅导作业引起的战争,不由怒火中烧,本想冲过去一顿拳脚。但听见卧室里嗵的一声,应该是小儿子滚下床了。夫妻俩同时冲进卧室,抱起小儿子哄了半天,又给吃了退烧药,才把孩子哄睡着了。等到出了卧室,自觉形势不妙的二儿子已经把地上的书本捡起来了,继续做起了作业。老婆走过去,一边训斥一边讲着错题。他刚想也过去看看,手机微信来了条新消息,是大女儿的。除了例行的问候之外,重点是要钱,这次的名义是要和几个同学联合创业。“创个屁业,”他在心里骂道。三年了,学了多少东西不知道,男朋友倒是交了不少。还没有挣钱,倒是挺会花钱。一年1万多的学费,每个月2000多的生活费,还不断巧立名目的要钱。想到明天一大早还要去医院,他就头疼如裂。老妈刚做了手术,住了半个月了,花了8万多,医院又在催费了。上个月疏忽了一下,晚了几天还房贷,被银行短信通知说逾期了,要记入征信记录。刚上楼的时候电梯口物业贴了通知,说要开始交暖气费了,交的早开通早。老婆处理完了二儿子的作业,过来说幼儿园明年的学费要涨了,可能得3000多了。你不挣钱还整天忙的不着家,孩子没人接,要找个托管班,一个月差不多得2000多。还有,二儿子报的新东方的课程除了语文、数学、英语外,还要不要再报书法班、跆拳道和架子鼓。甄士磊脑子都快炸了,随口应付着。不想老婆被他心不在焉的样子惹怒了,开始了例行的批判。从不会关心自己和孩子说到无能、死脑筋、不会挣钱,再到自己瞎了眼,跟了你个窝囊废受一辈子穷等等等等,滔滔不绝,如数家珍。甄士磊一时火起,怒吼一声,举起凳子,然后瞬间泄气又放下了。在老婆的骂声中摔门而去,来到了社区的公园里。初冬天气,寒气刺骨,他缩着身子坐在公园的凳子上,鼻子里有股呛人的味道,浓重的雾霾把他包围了。他突然想起有一天晚上,喝了点酒,在公园里醉眼朦胧,乱说乱叫,被保安提着领子,差点打一顿。后来又写了一篇狗屁不通的文章,叫《对草木六君文》。有人说好,有人说坏,老婆一句话给了总结:净搞些无用的东西,活该穷死。在公园里坐了许久,脚都冻得发麻了,这才回到了家里。老婆孩子都已入睡,他泡了一壶茶,喝完之后身体才暖和起来。抬头看墙上的表,已经过了12点,依然毫无睡意。索性到书房里拿了一本书,随手翻着,困意袭来……

 

突然间,电话响了,一看是朋友刘玄的。甄士磊顿时睡意全无,向刘玄诉起苦来,说到心酸之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刘玄听了,哈哈大笑,说既然这样,现在就带他去见一个世外高人,为他排忧解愁。本来甄士磊不想去,但一想白天千头万绪的事情,哪里再有时间。何况也睡不着了,不妨去散散心。刘玄是发小,情同手足,现在经营风水文化产业。人脉广阔,三教九流都有结交,不乏一些有些奇异功能的人物,以前也见识过。

于是他下了楼,坐上了刘玄的越野车,一直向南进到了终南山中。他问刘玄,要去见什么人,为何半夜前往,刘玄一概笑而不答,说到地方就知道了。车子沿山路绕来绕去,不知走了多久,最后没路了。两人弃车步行,穿过一座小桥,沿着小路上山。借着手电筒的亮光,前前后后一片腾腾的雾气。他们磕磕绊绊的走着,寒风凛冽,树叶飘落,不时传来凄厉的鸟叫声,令人毛骨悚然。甄士磊问刘玄,还得多久,刘玄只是说快了。正在绝望之际,突然间山势一转,一座茅屋出现在眼前。

茅屋前有一座用几根木桩搭建的门楼,顶上写了几个大字“终南茅棚”。刘玄直接推开虚掩着的大门,进到院中,喊了一声:“未解尘缘事,烦忧满胸膛,红尘俗客拜访茅道长!”只听见屋里一人答道:“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施主请进!”刘玄拉着甄士磊进到屋里,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盘腿坐在炕上,面含微笑看着他们。刘玄忙介绍道:“道长,这是我的一个朋友甄士磊,长安城里一届书生。为人方正,满腹经纶,但却穷困潦倒,沉沦底层。人生多有不解,今日特来讨教。”道长笑道:“请二位先生上炕来,我们坐而论道。”于是他们两个脱鞋上炕,炕上有一个小桌,桌上放着一盏小煤油灯。借着微弱的灯光,甄士磊看清了所谓的茅道长,活脱脱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民。穿一件老棉袄,花白短发,胡须凌乱,但印堂铮亮,脸色红润,眼睛露出一道慑人的光。

甄士磊正要说话,道长却开了口:“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先生所来,无非名利熙攘,尘世纷扰,今日得缘,可一吐为快。”甄士磊道:“承蒙刘兄引荐,道长抬爱,但我所困之事,皆蝇营狗苟,恐道长耻笑。”一旁刘玄拍着甄士磊肩膀:“士磊啊,长安城里,雾霭沉沉,你混沌其中,苦不堪言。此时大山深处,空净明朗。道长乃世外之人,你我乃生死之交,何用顾虑,尽可道来,道长自会为你解忧。”“既然这样,那我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甄士磊放下顾虑,敞开了话题:“我从小就生长在秦岭山下,在农村中长大。我们的村子是典型的关中平原,土地肥沃,一马平川,山清水秀,瓜果飘香,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小时候上幼儿园,是我们生产队自己办的,不收钱。农忙的时候,拾麦穗上交,还会发本子和糖果。等到上小学和中学,都是在村里。一大帮孩子自己去上学,由哥哥姐姐带着,从来也没有让父母接送过。放学后和小伙伴们到地里去玩,爬树、游泳、钓鱼、捕蝉、捉蚂蚱、抽陀螺、丢沙包、滚铁环、下象棋,大家交换着看连环画。农忙的时候帮父母干活,割草、拾柴、割麦子、扳包谷,身体结实,从不生病。那时候父母从来也没有给我辅导过作业,都是我自己完成的。从来没有上过辅导班,我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作文都是老师当堂宣读的范文。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几块钱的学费,父母从来没有为学费发愁过。我们住的都是土坯房,夏天凉快有穿堂风,冬天冷了有土炕,坐在炕上赛过神仙。那时候村子中间一条小河清澈见底,大家都在那里洗菜、洗衣服、淘小麦,一年四季不断流。”

“是啊!那时候的天是蓝的,水是清的,蔬菜水果都是自己种的,人们虽然缺衣少食,但是都很简单快乐。”刘玄插话道。“谁说不是呢?农村人都羡慕城里的生活,觉得城里高楼大厦,商场林立,环境优美,马路宽阔。”甄士磊顿了顿,继续说:“等我好不容易到了城里,才发现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在城里,我们活得太累了。辛辛苦苦攒了10多年钱,买了一套房子,每月都要还月供,至少要还20年,一辈子都给银行打工了。现在工资不涨,房价飞涨,买一套房子亲戚朋友四处借遍,省吃俭用供房子。生个孩子,从小奶粉要吃进口的,吃了一般的怕影响孩子的智力。稍大一些要上幼儿园,每个月至少二三千元,这还算是便宜的。到上了小学,要给孩子辅导作业,老师全部把这些布置给家长,要家长监督。还有做手工,名义上是锻炼学生,其实全部都是家长做了。要上好的学校,全部都是民办的,一学期学费至少得1万多。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给孩子报各种辅导班,报各种艺术班和特长班。从3年级开始,就要报奥数、语文和英语,不然孩子想考名校门都没有,光报这些班一年就得好几万。幼升小、小升初、中考、高考,那一关都像是鬼门关,劳心劳力,费神费钱。不光是这些,现在的学校和孩子不知道怎么了,老师说孩子难管,不敢管,管了不听,管了怕孩子自杀跳楼家长闹事。孩子说老师抱怨待遇低,压力大,无心教学,一心想着在外面兼职挣钱。师生情绪对立,校园暴力频频发生。现在的情况是孩子没有童年,只有作业和辅导班。家长累死累活,咬着牙供孩子上学,但还得不到孩子的理解。孩子苦不堪言,家长更是苦不堪言,社会充满了戾气。现在大家都是在揠苗助长,幼儿园学小学的课,小学学中学的课,都怕输在起跑线上,恨不得让孩子把所有的班都报了,把孩子培养成百科全书和十全天才。但结果呢,小学就开始叛逆了,中学谈恋爱,大学睡觉吃喝打游戏。不懂得感恩,不懂得节俭,大学毕业眼高手低,很多还要啃老。这就是我们的教育现状,这就是大家都在焦虑,都在付出,都扛着压力苦心孤诣得到的结果。我是百思不得其解,现在的教育是怎么了?物质发达了,科技进步了,教育反倒退步了!把一个孩子从小养到大,直到大学毕业,把心血都熬干了。但身体还不敢垮,医院更是进不起。现在一个感冒就得上百块,药店里面就没有平价药,很多药换个包装就翻了好几倍。普通老百姓不敢有个大病,一得病那就是灭顶之灾,一场大病会把一个小康家庭变成一穷二白。生不起,死不起,活不起。现在的社会,金钱统治了一切,人与人之间关系淡漠了,道德退化了,环境变差了,空气污染了。不光是教育病了,道德病了,人心病了,整个社会都病了,到处都是病相报告。世界上这么多药厂,这么医院,这么多医生,但病毒却越来越多,病人越来越多,病种越来越多,痛苦越来越多,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道长笑了:“先生雄辩滔滔,质朴激切,所陈俗世之弊病,皆切中要害。至于如何医治,我带先生赴海外仙山,蓬莱诸国游历参观,其境良药颇多,诸多困惑,皆可迎刃而解。”

“海外仙山,蓬莱圣境乃是传说之所,仙人所居,我乃凡夫俗子,如何去得?”甄士磊疑惑的问。没等到道长开口,刘玄插话进来:“兄弟有所不知,道长近日偶获一秘籍,研习成玄幻之术,可使灵魂出窍,暂时脱离肉身,意念云游,无拘无碍。此法刚刚习练完成,必须是在立冬之日,午夜寅时,方能施法。因为你被俗事所困,忧郁愤懑,所以专程带你来拜访道长,邀你同游太虚幻境,解你困惑。你是受用此法第一人,千载难遇啊!”甄士磊听了欣喜若狂,正准备说话,道长一抬手:“此法初成,我曾试用几次,其余均可,惟时间不可控,变幻不定,或长或短,还看先生缘分了。”甄士磊点头称是,道长一口吹灭了桌上的油灯,两只眼睛在黑暗中发出荧光,像两颗夜明珠,屋内如有朦胧月光照射一般。

只见道长缓声道:“盘腿,屏住呼吸,双手叠放,手心朝上,置于腿上。”刘玄和甄士磊赶忙照做。“均匀呼吸,摒除一切杂念,达到空明无我境界。”过了片刻,道长又说道:“听我诵读,脑中形成画面。”二人屏住呼吸,耳朵中听到似乎从天外传来的声音。

“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白露横江,水光接天。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大风扬积雪击面。亭东自足下皆云漫。稍见云中白若摴蒱数十立者,山也。极天云一线异色,须臾成五彩。日上,正赤如丹,下有红光,动摇承之。或曰,此东海也。回视日观以西峰,或得日,或否,绛皓驳色,而皆若偻。”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甄士磊和刘玄觉得自己身轻如燕,似乎已经悬浮到了空中。只听见道长依然在吟诵:“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听了这几句,二人犹如醍醐灌顶,脑中似乎有一道亮光射来,身体已经消失了。此时,茅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洞穴,他们随着道长在幽暗的洞穴里飘行。飘行许久,突然陷入一个漩涡之中,下堕后又急速上升。一瞬间,来到了一个陌生境界。

 

只见三人所处在一座高峰之上。此峰孤耸入云,直插天际。峰上天朗气清,红日当空,奇花异草遍布,珍禽瑞兽出没,流水潺潺,松涛阵阵,云雾飘渺,真是个世外之境。道长指着云海中若隐若现的一座座山峰道:“此乃我所云之蓬莱仙境,共计九九八十一个仙岛,各岛皆有所长。现所处乃天地峰,为诸岛中最高者,其余各岛均环此岛分布,欲往各岛,须从此岛通行。”甄士磊和刘玄被岛上景象吸引,连连称奇。听道长一说,忙问:“此处都有哪些岛屿,请道长指教。”道长微微一笑:“八十一岛中,此岛乃原始岛,为诸岛之祖。天地初辟之时赖以柱天,下通地脉,上通天庭,故而以天地命名。东面有无忧岛、阔儒岛、名医岛、名将岛等;南面有玉女岛、太极岛、画师岛、诗歌岛等;西面有黄金岛、佛陀岛、禽兽岛、优伶岛等;北面有帝王岛、基督岛、工匠岛、名臣岛等。”二人又问:“各岛都有何特色?”“说来话长,简而言之。”道长答道。“东面无忧岛上衣食丰足,无忧无愁,轮回生死,祥和快乐;阔儒岛上皆为博学宏才,健硕大儒;名医、名将岛上均是历代名医名将;南面玉女岛上皆是绝色佳人,艳若桃李,美如天仙,到此可尽享齐人之福;太极岛乃道教祖岛,岛民均为道家弟子;画师岛与诗歌岛上俱是中外驰名之画家诗人;西面黄金岛上遍地黄金珠宝,奇珍异石,文物古玩,应有尽有,珍珠如土金如铁,天下财富汇聚于此;佛陀岛上均为僧人,高僧大德,梵音袅袅;禽兽岛上皆是各色珍禽猛兽,互相残杀,皆由五行之中罪恶之人轮回而来;优伶岛则乃是历代名伶汇聚,生旦净丑,济济一堂;北面帝王岛上皆是历代帝王,有明主圣君,也有无道之主,到此可呼风唤雨,指点江山;基督岛上俱是基督教民,无一其他外教之人;工匠岛与名臣岛上皆为能工巧匠与历代名臣将相。八十一岛中,今日列举只是十之二三,我带二位可慢慢游历,遍览诸岛风情。”甄士磊忙说:“敢问道长,我们先去那个岛游览。”道长向东一指:“人无百岁寿,常怀千岁忧,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无论富贵贫贱,男女老幼,皆不能逃脱忧愁二字,故而人生无忧最为宝贵。我等先访无忧岛,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甄士磊和刘玄忙点头称好,又问此处都是奇峰天堑,如何过得去。道长笑而不语,只见从怀中掏出一物,状如土块,随手一抛,土块瞬间变大,填满山谷,成了一座桥梁。二人目瞪口呆,道长笑着招手:“请随我来。”三人跨上桥,甄士磊好奇问道:“这是何物,如此神奇?”道长边行边说:“此乃息壤,大禹治水时所遗宝物,可大可小,变幻无穷。”甄士磊追问:“息壤从何而来,为何能到道长手中?”“此乃天机,先生勿问!”道长疾步向前,二人紧跟在后面。奇怪的是,桥就像会动一样,他们走过之后就在他们身后消失了。等到了对岸岛上,道长手一伸,息壤又回到了手上,整个大桥无影无踪了。二人正在感叹的时候,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三人身处一片茂密的森林之中。森林之中古树参天,葛藤垂吊,遮天蔽日。林中有草坪,河流,瀑布,各种各样不知名的野花。阳光从树丛照进来,一群小鹿在林中奔跑,小鸟在树枝上跳跃。大草坪上许多孩子在玩耍,老人在林间小路上散步。这里的人和他们三个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目光纯净,面容平和,眼角眉梢透露出满足和快乐。奇怪的是他们人人都身轻如燕,像鸟一样可以在空中飞翔,而且即停即走,十分自由。三人顺着林间小路,一边观赏,一边前行,走了许久,出了森林,来到了一座城堡前。

只见城堡十分高大雄伟,门楼上写着三个大字“无忧国。”虽然这里的人都会飞行,但大家进城之前全都落地,依次进入,秩序井然。进入城堡,这里街道宽阔,但没有车辆,只有行人。空中不光是单人飞行,也有两人、三人或更多的人结伴飞行。街道两边,商场、超市、酒楼、剧院、酒吧、商店林立,大家进进出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三人跟着人流进入超市。超市里面货物如山,琳琅满目,却发现这里所有物品全部不要钱,随人取用,但并没有人多拿多占。酒楼里面各色美食饮料,应有尽有,任由人点选,吃完即走,无需买单,但并未发现大量剩饭剩菜,偶尔有剩余也会打包带走。剧院里各种剧目正在上演,可按需要观看,不需买票,观众均屏息观看,没有一个人高声喧哗。街道上人虽多,但一个个都遵守秩序,礼貌谦让,彬彬有礼,面含微笑,一派祥和欢乐的气氛。

三人一边感叹,一边前行,进入到一座医院。医院里面科室齐备,但人并不多。来到内科,看到病人不分男女老幼,医生根据病情,处方一开,无需挂号、交费、取药,护士即捧上丹药一枚。病人拿了即服用,马上药到病除,欢天喜地的走了。又来到外科,只见医生正对一个缺了左腿的人做手术。病人只需把腿伸进一个筒子里,旁边一个机器便制作出一条腿来。把断腿和新腿放入一个箱体中,过了几分钟,病人的腿已经接上,复原如初。扔到拐杖,直接回家了。旁边一个手术室,一个头被压扁的人被医生把残头割掉,换上了一个新头。几分钟后,头颅一新,活动自如,向医生道谢后离开。甄士磊和刘玄看了惊讶不已,道长也沉吟着:“有如此复生之术,真乃奇观!”

离开医院,继续前行,来到一所学校。学校分为蒙童园、少阳园、弱冠园。只见蒙童园里都是3-6岁的孩子,正在老师带领下唱歌、跳舞、做游戏。快放学前老师给每个孩子服用一粒药丸,一些不会的孩子全都会了,整齐划一的表演了一番。又来到少阳园,这里都是7-15岁之间的孩子。他们有的在打球,有的在游泳,有的在下棋,有的在画画,有的在弹琴,有的在练字,有的在唱歌,有的在跳舞,都有老师在指导。放学了,大家纷纷走出校门回家,并没有人背书包。再来到弱冠园,这里都是一些大孩子,有的在操作机器,有的在修剪果树,有的在收割庄稼,有的在抡勺炒菜,有的在计算实验,有的在擦窗拖地,有的在练功习武,有的在化妆盘头,有的在模拟护理,有的在设计服装,有的在制曲酿酒……看了这些,甄士磊喃喃自语:“这不像是学校,倒像是工厂。”

参观完学校,来到一个广场上,这里正在举行一个盛大的典礼。广场中央搭建了一个巨大的舞台,舞台后面的背景画面上写着:“贾老先生五行轮回庆典仪式。” 舞台中央,一个老人坐在一个透明的塔内,赤身裸体,一丝不挂,面含微笑。穿着晚礼服的乐手正在演奏着喜庆的音乐,老人的儿女亲属朋友们都穿着盛装,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穿着花裙子,一个个喜气洋洋。参观的人一个个面含微笑,合着音乐的拍子轻轻拍手哼唱。音乐声渐小,主持人上场。宣读老人生平事迹,善行功劳,宣布老人已圆满活完99岁。人生无憾,喜乐祥和,大道轮回,五行归一,即将在乾坤塔中化为无形。最后,主持人高声宣布:“让我们欢呼三声,送老先生回归自然!”众人齐声欢呼,广场上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此时,乾坤塔内传出婴儿咯咯的笑声。大家再看时,老者已不见踪影,一个粉妆玉砌般的婴儿出现在塔内。老人亲属将婴儿抱出来,交给在一旁等候多时的一对年轻夫妇,典礼就结束了。甄士磊看完对刘玄道:“这个岛上真是奇特,生死的事情竟然如此办理。只不过这里的人死一个生一个,人口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岛上人要自己生产,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到时候岛上恐怕住不下了。”没有等到刘玄回答,道长说:“世间万物,春生秋杀,皆有平衡之法,先生不必担忧。”

离开了广场,再向前行,太阳落山,暮色四合。城堡里华灯璀璨,霓虹闪烁,街市如流,人如潮涌,一派繁华升平景象。三个人流连忘返,东顾西看,走累了,坐在街边的椅子上休息。甄士磊向刘玄和道长说:“天色已晚,我们晚上到哪里住宿呢?”道长向前一指,甄士磊扭头一看,不远处一座建筑上写着“馆驿”二个霓虹大字。三人快步来到馆驿之中,只见一个年轻姑娘在前台笑脸相迎:“三位客人衣着打扮不像本国人,敢问从哪里来?”道长说:“仙姑有所不知,我等乃东胜神洲华夏国人氏,因仰慕贵邦,故而结伴参访游览,不觉时辰已晚,欲投宝地一宿,可否方便?。”姑娘听了笑道:“昨日,我国国师给我传话,说今天会有外邦客人到访,让我好好安排,果不其然就是三位,请随我来。”三人随着姑娘来到后院,只见亭台楼阁,花树葱郁,中间一个大草坪。姑娘掏出一个别墅模型,朝草坪上一抛,顿时一座别墅拔地而起。姑娘邀约入房参观,三人正疑惑踟蹰间。只见另外一个人带着几个客人,同样一抛,在旁边也升起一座别墅,带领客人进了房子。三人这才打消疑虑,进了别墅。只见里面有三个房间,每个房间床铺座椅洗漱用品齐全,豪华布设远超五星级酒店。甄士磊和两人道晚安后回房休息,虽然身体乏累,但却怎么也睡不着,回想今天所历所闻,简直是像做梦一样。一晃间就天亮了,起床梳洗后,姑娘把三人带出房间,拿出一个遥控器一按,别墅立刻变成了模型。姑娘收回了模型,草地如昨晚一样,恢复如初。甄士磊大惑不解,正要发问。姑娘笑着说:“先生想问我什么,我已经知道了,待到用完早膳后,国师会过来拜访三位,到时候有什么疑问,尽可以向他提。”

 

三人在姑娘安排下吃完早餐,坐在一个大厅里喝茶,等候国师到来。过了一会儿,只听见地板咚咚响,从外面进来一个人。此人身材高大,虎背熊腰,豹头环眼,满脸络腮胡,进门就喊:“那几位是华夏国贵客?”道长忙起身相迎:“我等三人就是,请问阁下可是国师?”国师爽朗笑道:“正是在下,各位贵客远道而来,招待不周,还请谅解,今日我带各位参观游览敝国,以尽地主之谊。”甄士磊忙说:“多谢国师费心,我等昨日进入贵国,所见诸多奇异不解之事,还请国师指教。”国师说道:“敝国与贵邦远隔万里,风土民情自然迥异,有何疑惑,但问无妨,我知无不言。”甄士磊道:“贵国民众和我等近似,但却能够自由飞翔,是何原因?这是第一问。贵国财货丰富,物品汇集,但却没有货币,衣食住行,消遣娱乐均随心所欲,自由支配,是何原因?难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是第二问。贵国民众优雅平和,谦恭有礼,不贪不占,不抢不夺,无私无欲,无忧无虑,所到之处秩序井然,安乐祥和,此等民众之素质如何养成?这是第三问。贵国学校儿童游戏玩耍,少年不学正课,青年技能训练。所谓学校,无正课,无作业,不考试,不补课,如此教育如何能够培养学生?这是第四问。贵国医院药到病除,器官瞬间可以克隆,医术如此高超,但却分文不取,如何养的住医生护士,医院如何经营运转?这是第五问。昨日所见贵国老人轮回仙逝,众人不悲反喜。而且老人去,婴儿来,人口不增不减。但贵国民众若再有生育,子子孙孙,长此以往,人口愈来愈多,国家怎堪重负?这是第六问。昨日下榻此馆驿,并无客房。仙姑用一模型即可变幻成客房,用完即收回,节约环保,不污染环境。既然有如此妙方,为何不推广开来,让贵邦民众居者有其屋,均能安居乐业?这是第七问。昨日以来,我等所到之处,气候温润,草木葱荣,空气澄明,百花盛开,山清水秀,阳光灿烂,人与飞禽走兽和谐相处,其乐融融。请问有何良方可达此境?这是第八问。除此八问,还有最后一问。”甄士磊正要继续提问,道长却招招手:“此问我来讨教。此岛叫无忧岛,此国叫无忧国,岛有多大?国从何来?何为无忧?寻根溯源,请国师为我解惑!”

国师听完,微微一笑:“三位乃世外高人,能到敝国来访古寻幽,体察民情。所发九问,均为国计民生,一片拳拳之情,令人动容。现请诸位和我一起到街市中,边游边答。”于是,国师带着三人来到了馆驿外面,登上了一座高塔。国师指着莽莽苍苍的岛国景观,说道:“此岛叫无忧岛,故而此国叫无忧国。岛不知其有多大,国也不知其有多久远。天地玄黄,日月洪荒,鸿蒙岛国,不知其详。何为无忧,无忧者,无欲也。无忧国子民,诞生之日,便会服一丹药,曰忘忧丹。此丹乃太上老君于炼丹炉中用三昧真火炼制而成,服后心智澄明,拙朴归真,无欲无求,喜乐无忧。及至幼童,则入蒙童园,开蒙启智。游戏喧闹,无拘无束,每日服一丹药,曰永益丹。此乃神医华佗所研制,服后每日所学皆存入脑中,永生无忘。再至少年,入少阳园。演习琴棋书画,韬略六艺,礼仪伦常;培养善性良习,磨炼意志,健体强魄。毕业时,只须服用一丹药,曰博学丹。此乃神医李时珍所研制,服用后文理诸科均可融会贯通,永生无忘。再至青年,入弱冠园。研习百业之术,开启立身之本,培养专项特长。此阶段,苛责甚严,有懒惰者或不专心者,处罚尤甚,不得毕业。如经勤奋学习,考试通过者,则服一丹药,曰百艺丹。此丹乃名匠宋应星所研制,服用后则百艺俱通,永生无忘。有此循序渐进之培养学习,敝国民众均是大智若愚,多才多艺,儒雅博学,谦恭多礼。敝国地大物博,物产丰富。经教育培训之民众身通百艺,奉献在先,索取在后,故而百业兴旺,财富汇聚,物资取用不尽。敝国学校、医院、剧院、酒楼、商场等所有衣食住行均不收费,人人按需取用,不需交易,则无货币。敝国民众职业不分高低贵贱,一律平等,且人人都经通百艺,职业可定时交换。再者,敝国民众素养极高,极其自律,绝无偷鸡摸狗,作奸犯科之事。故无警察、法院、军队、政府、党派,无强制之制度,一切自由平等,随心而行。至于生死轮回之问,敝国医学发达,药到病除,生命可永续。但为除旧布新,优化种源,生生不息,敝国规定,每人只可活99岁。生命最后一日,便举行盛大仪式。遍邀亲朋好友,歌其生平,颂其功德,放入乾坤塔中转化轮回。生死乃天地大道,五行轮回,天道归一,乃是人生大喜,故而不悲。至于人口膨胀之忧,无需多虑。敝国民众虽具阴阳之器,但无生育功能。故而只享阴阳交合之乐,而无生育分娩之痛。若想育儿,则在轮回之时,抱回新生之婴儿抚养即可。如此,人口不增不减,不漫不溢,无忧人口过剩矣。至于飞行之事,凡敝国民众,均有五彩霓裳羽衣若干。此衣乃飞天神女所研制,穿上此衣,即可飞行,来去自由,靠意念控制。远看则通明无物,实则冬暖夏凉,通风透气。此衣有单人,也有双人、多人,均是按需取用。再则,诸位可曾见敝国物品运输?”三人连连摇头。“我岛乃海外仙境,所用之物皆地下运输,空中只许人员飞行,地面亦无车辆。至于房屋之事,敝国民众居无定所,随身携带房屋模型,只须选择平地即可瞬间搭建完成。不用则收回,自由自在,随时迁移,节约环保,不污环境。昨日诸位看到馆驿之事,民众皆已实行,安居乐业,无须担忧也。至于气候温和,空气优良之问。敝国幻术发达,可控制阴晴雨雪,调节自然天气。需雨时则行云布雨,天寒时则艳阳高照。若需四季分明,则春夏秋冬四季轮回。若需四季如春,则常年春暖花开。若需秋高气爽,则凉风吹拂天高云淡。若需踏雪寻梅则瑞雪纷飞腊梅绽放。因气候可自由调节,加之敝国民众甚是自律,环保之念甚强,敬惜环境,拒绝污染。故而天蓝水清,气候宜人,鲜花遍地,绝无雾霾。以上所答,可解九问之惑,不知诸位满意否?”

听到国师这一番言论,三人拍手称是。道长言道:“国师所论无忧国之富足无忧,追本溯源乃教育之功也。教育兴则人才辈出,人才辈出则百业兴旺,百业兴旺则物产大丰,物产大丰则取用不尽,取用不尽则公平自由,公平自由则无欲无求,无欲无求则无忧无愁,无忧无愁则为无忧国之魂也。”甄士磊与刘玄同声赞叹:“道长所言极是,无忧国教育之法,若能实施于我华夏国,则一切疑难杂病皆可治愈也。”

 

接下几日,国师带领三人游览无忧国,每天都会见到许多奇人奇事,时之日久,便见惯不怪了。不知过了多少天,终于游完了无忧国。三人便辞别国师,回到了天地峰。此时,甄士磊早已忘记了长安城的烦心事,一心还想游历其它仙岛。道长便问:“继而欲往何岛一游?”甄士磊一时没了主意,一会想去玉女岛,一会想去帝王岛,转念又想去黄金岛,正犹豫不决间,突然耳边一声惊雷,“啊”的一声跌落深渊。一睁眼,原来是老婆怒目圆睁,拿起一本书拍在了头上:“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睡觉。娃又发烧了,赶紧起来喝了你的小米粥,送娃去医院。”甄士磊喃喃自语:“到底先去那个医院呢?”从地上拾起书一看,是一本镜花缘。再看桌上,一本书上被打湿了一片,不知是泪水还是口水,湿的地方是一首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20191111

长安墨耕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登王顺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登王顺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